百家争鸣
谢燕益
[主页]->[百家争鸣]->[谢燕益]->[和平民主运动研究发表五周年记!]
谢燕益
·法制日报“舆论主旋律的一面旗帜!”
·《信息权利保障法》的立法建议书
·反腐第一步:依法论处陈-良宇
·解放思想--网络首当其冲!
·《台海和平协议》(马胡会2010)瞭望
·市场政治论
·与李劲松打赌:杨佳保证会被顺利核准执行死刑!
·只要一个人被奴役,所有人都不自由!
·我不相信打压谷歌是胡温的选项!
·贵州警察杀人案中最大的新闻!
·卢武铉------一个让人敬佩的人!
·唐吉田、刘巍律师吊照门事件的后果!
·劳教信息公开行政复议申请书
·劳教制度列中国十大反法之治首位!
·首届中国劳教节网上启动!
·司法部对本人提出的劳教信息公开申请书的答复
·劳教信息公开申请书
·佛教人什麽?
·关于设立中国劳教节的倡议书
·致国务院劳教信息公开行政裁决申请书
·律师制度改革的倡议信
·空前绝后的政治遗产----国家大剧院
·此人不诛,中华必亡!
·温家宝最后难免心死,中国没有出路!
·自由仁义
·和平民主希望之所在
·政改破题——人大代表直选!
·美元加速贬值或将促进中国变革!
·清心为治本
·赵连海解除律师手续无效
·向秦永敏致敬!
·宪政第一诉发起五周年纪事!(一)
·2011年新年祈愿!
·彻底废除公有制纪念钱云会之死!
·纪念钱云会彻底废除公有制!
·对福州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王鑫等刑事控告专函
·北海维权村民何显福无罪辩护词
·自 白
·紧急召开联合国大会应对日本核危机中国公民呼吁书
·我的十篇国内封杀网文录:
·中国正在揭开土地兼并的大幕!
·用一百字揭开马克思主义的谬误!
·李庄案渎职侵权调查建议书
·北京饶乐府选举案维权村民无罪辩护词
·民主是一种生活习惯
·九十年的结论——宪政中国!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二)
·信仰无罪张建平二审辩护词
·自制!自省!
·今 夜 举 事!
·今 夜 举 事!
·
·关于选举与革命回应徐水良先生!
·回应徐水良先生再驳!
·选举正在和革命赛跑!
·我是如何纪念辛亥革命的(一)
·北京四季青拆迁维权自焚案法律意见
·和谐作品自选集目录
·美元加速贬值或将促进中国变革!
·《信息权利保障法》立法建议书及说明
·金正日之死将促中国变革!
·致铁道部长——实名制侵犯人权
·转折2012——理想与责任!
·实名制的背后!
·2012多元主义政治的奠定!
·大真大伪活雷锋!
·论自由!
·论信仰!(一)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三)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三)
·信仰之路!
·错失和平民主将致暴力崛起!
·柔性政权刚性人权的宪政之道(一)
·耶稣复活之后
·和平民主形势分析——中产者的使命!
·废除政审制度致教育部长袁贵仁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发表四周年记!
·谁是国家的真正敌人?
·在大革命风暴来临之前(一)!
·在大革命风暴来临之前(一)!
·胡温或许是改变中国历史的关键角色
·笑看十八大阵前左右之争
·作者自序
·关于实名制致铁道部信息公开申请书
·用光明照亮黑暗!
·宪政第一诉纪事(一)(修订版)
·胡总裸退的政治后果!
·宪政 第一诉(纪事一)
·向秦永敏再次致敬!
·历史的真相!
·和平民主文化研究的几个任务
·自喻
·2013年农历新年祈愿!
·致全国国宝兄弟一封信
·关于房产税政府信息公开申请
·看习李如何履行使命?
·论信仰(二)
·禹州截访案致朝阳检察院
·评王全章事件—让作恶者付出代价良善才不会死亡!
·天理与神
·人民币升值与美元贬值背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发表五周年记!


   
    2008年7月7日,《和平民主运动研究》一文在互联网公开发表。嗣后《和平民主希望之所在》、《九十年的结论——宪政中国暨和平民主运动研究二》、《信仰之路——和平民主运动研究三》、《中产者的使命——和平民主形势分析》、《救救共产党——和平民主前景之展望》等系列文章先后在互联网发表。回顾百年中国,人们对自由、民主、正义的追求未曾停步,从宋教仁冰与火般执着,坐论起行选举组阁的尝试努力、孙中山“和平民主奋斗救中国”之遗嘱到国共合作第三条道路探索、右派争鸣反右运动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四五运动、西单民主墙、民间办报、86学潮、89民运到九十年代组党风潮、2000年以来此起彼伏的各种维权运动、0 8宪章的政治主张、茉莉花等等无不展现出和平民主的人民意志、和平民主运动的历史主线。毋庸讳言,和平民主是当今中国朝野双方的共同需要,无论现在还是将来,以人为本树立共和精神、共建宪政民主,从不做恶做起,有底线的政治斗争,各政治势力“进之在朝、退之在野”以谋求国家未来、民族福祉,追究自己的利益、地位实现其理想主张,真诚宽容、相互妥协、和平民主应成为根本的和最广泛的共识、历史的全新起点,国家之幸、民族之幸惟其如此!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
   
    民主的最低成本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
    Research of peaceful democracy movement
   
     本文通过对民主发展规律的历史与现实分析,认为在中国当前国情之下,和平民主运动或者说以和平方式实现民主目标是低成本并现实有效的,探讨中国民主道路的 策略问题。全篇分为:序言;一、民主转型实例分析------“枪杆子里出政权”将被现代政治文明彻底摒弃;二、和平民主运动的背景、阶级现状;三、和平 民主运动的宗旨、策略方法;四、后果。
   
    序 言
   
     大家都知道,中国现在和将要处于转型期,民主是一个趋势。可是,在现实背景下无论是自上而下的明君择断,还是自下而上一波又一波的各种不同形式的民主诉 求,既没有一个突破旧有体制既得利益、战胜文化观念惯性、社会痼疾的恰当方向又缺乏其社会基础。社会化组织久绝于世,其无力软弱的状况还将持续较长一个时 期,社会中坚力量尚难达到相对统一之前多元化就已到来,不解决好组织问题,不把力量相对集中起来想实质性的有所改变好比望梅止渴。多元化未必是成本的增 加,但其带来的不确定因素却正在与日俱增。相对开放的政治环境的到来,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相结合的政治转化、移转权力,最终决定于社会理性的成熟度。执政 高层有意愿放盘对社会有期待,而社会更要有力量接盘,接好盘。NGO担当起历史使命不可避免,那末,走民主道路时,社会可能的最大共识在哪儿?具体的价值 观诸如:理性、民主、开放、自由、法治、人权等等还远不够具体,需要首先掘发更具体的方案来争取社会的更大共识、全社会的行动力。它就是和平的民主或叫做 和平民主运动。阶级现状或者说社情民意决定了,现阶段谁都希望温和的、渐进的、持续的民主改革的方式。最高领袖如此,官僚权贵亦如此,愿意接受此改革方案 所面对的现实以保证其利益及安危。贫民草根也还没有被压迫到最后的吼声。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知识精英、商业精英等中产者更存有这一理性期待!这就是 社会基础。如果再向前发展一步,恐怕就会被或左或右的情绪所打破。更为重要的是,和平民主运动不仅是打破旧有生产关系、制度体系的手段,更是建立全新生产 关系、制度体系的途径。转型期要解决的问题、面对的困境,破解官僚权贵阶级格局以实现社会公正,政党放盘,社会接盘,逐渐建立民主宪政、公民社会。从现代 政治文明来看,任何民主宪政的进步都不可能从暴力中产生。以暴易暴、对暴力的后果、军事力量作为国家公器等方面的认知公众还普遍缺乏。毫无疑问,危机,十 分有助于新的集权的产生,人们在转型过程中往往会寻求依靠、过分依赖于极权、强权而回到老路上去,可是,和平民主运动一开始就需要以非同寻常的勇气和意志 持续向惰性人格、堕落文化开战!
     
     一、民主转型实例分析——“枪杆子里出政权”将被现代政治文明彻底摒弃。
   
     从现代政治文明来看,任何民主宪政的进步都不可能从暴力中产生!19世纪以前,最早进入资产阶级革命的欧洲尚未走出人类社会统治的传统模式---“暴力通 吃”。拿破仑是其中最好的例证。拿破仑在总结其最高军事原则和政治原则时曾说:“集中优势兵力,选准进攻方向,全力歼灭敌人!”但敌人始终存在,他一生几 乎在征战中渡过。
     随着工业革命、启蒙运动的完成,生产力得到大大的发展。物质财富不断扩大精神文化也日益丰富起来。无论在经济上还是精神上,人身依附关系的社会状况空前改变。多元力量的崛起,当吃掉对方、消灭所有敌人成为不可能时,尽可能联合多的力量则成为明智的选择。此时人们发觉,理性的政治斗争更容易实现自己的利益诉 求(包括物质和精神的)。合作、妥协、组织日益成为政治中的关键词,政治统治需要政治信用的支撑、多元利益诉求的满足与协调。社会的多元、开放使信息成 本、合作成本不断降低。民主宪政起源于对抗强权的需要,经过不断发展完善,则成为全新的社会治理模式,强权此时却处于新的位置:“强权最终要被真理所驯 服,军人绝对服从文官,服从宪政民主准则”。政治市场使理性的力量逐渐彰显出来,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孟德斯纠的《论法的精神》为公共治理提供了理论框 架,在此之下,马克思没有忘记提醒人们“阶级”在政治生活中的真实存在,但实践的理论并非理论的实践!
     没有政治信念的社会最终将沦为没有政治信用的社会。在开放的社会环境之下,愚化、奴役变得越发困难。民主是目标,和平正是手段。和平本身包含了正义的价 值,始终站在道义的制高点上,累积力量。敌人用武力镇压、暴力强制,而民主主义者则始终以理性、智慧、和平的斗争方式回应之!跟任何斗争一样,牺牲在所难 免,经过较为漫长的时期驯化强权。即便具体的宪政规则、宪政程序或有无章可循之时,人们只要坚守政治道德、正义取向、程序正义,借鉴全人类民主宪政的所有 历史经验始终以和平民主理性的方式开拓前路,道义和权力最终将不可避免地实现统一,历史证明了这一点,历史还将继续证明!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始作俑者印度民族运动领袖甘地在反对英国殖民统治的运动过程中不仅创造了民族独立斗争的全新历史也产生了民主宪政的积极后果。非暴力 不合作从一战后至40年代初,曾掀起3次全民运动始终贯穿着民主的、理性斗争的价值取向,对人们的民主自觉意识产生了重大的推进作用。宣布要以和平的合法 的手段取得自主,并提出一个包括几个连续阶段的不合作运动措施。面对强大的敌人,英国殖民者及其代言人印度贵族、官僚阶级,甘地提出的惟一斗争武器就是坚 持真理与非暴力。斗争提出的目标上,首先是“自治”,在以后的“非暴力”运动中逐渐提出“独立”;所谓“自治”就是在隶属于英国统治的情况下,民族资产阶 级行使一些权力。这不能简单理解为它的妥协性。从其后果上看,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最终不仅赢取了民族独立,并直接成为“自治”民主宪政运动的开端。
     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成立之初,在一个长时期内主张非暴力斗争。1960年,非国大在反对“通行证法”的“沙佩维尔事件”后,被当局宣布为“非法”组织,它 的一些主要领导人流亡国外,国内组织则转入地下。此后,非国大提出了进行武装斗争的主张,并于1961年12月建立了军事组织“民族之矛”,由曼德拉任司 令,领导武装斗争。
     1962年,曼德拉等领导人被捕入狱。非国大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坚持斗争,获得国内外的广泛同情和支持,成为南非最有影响的黑人解放组织。1989年非国 大调整斗争策略, 提出政治解决南非问题和灵活处理制宪谈判的主张。1990年2月11日曼德拉获释。曼德拉出狱之后,他并没有带着一种复仇的心态,他寻求的只是一种社会的 公平、公正,这对南非的种族和解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同年5月和8月,他同政府进行谈判,双方一致同意朝着和平方向共同努力,非国大宣布停止武装斗争。非国 大在争取民主宪政的历程中,始于和平、终于和平,坚持和平民主理念,始终站在正义立场、道义制高点,最终赢得了社会各阶级一致的支持而成就其历史使命。
     与此同时,另一些国家诸如:缅甸、泰国、巴基斯坦、黎巴嫩、印尼以及南美一些国家,历史上甚至于今天都产生过或延续着军人干政、暴力政治、政治公信力遭到 摧毁后带来恶性循环的灾难后果。2007年12月27日,有“花蝴蝶”、“政坛常青树”美誉之称的巴基斯坦前总理贝布托遇刺身亡,巴国看似平静的民主之路 至此变得更加扑朔迷离、前程未卜。她曾经说:“我没有选择这样的生活,是这样的生活选择•了我。生在巴基斯坦,•我的生活反映了这里的动乱、悲剧与胜 利”。如果说贝布托的死是穆沙拉夫的噩梦,那末更是巴国民主的灾难,穆沙拉夫靠军事政变走进权力中心自此也走上了暴力邪恶争斗的火山口,他陷入了威权走向 民主的悖论深渊。民主的成本因贝布托遇刺而急剧升高,朝野走向平衡、可预知的局面被彻底摧毁,没有政治信念的社会将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即便穆沙拉夫在民 主的道路上挣扎着选择脱掉军装出任民选总统努力扮演“合法”“正义”的角色,在错综复杂的国际风云、民族矛盾、阶级矛盾以及权贵倾扎之时,从威权走向制衡 的民主之路人力难为!而此时只有道义才真正具有话语权,依靠军事政变上台者搞民主带有天然的道德缺陷,在道义上总是弱不禁风,手段和目的统一在此体现着民 主宪政的规律。
     从比较成熟的民主宪政国家来看,统治者、强权早已被关进了笼子。公民的权利和自由则十分显要。美国的军队,在国家机器中缺乏代表。尽管美国总统是海陆空三 军统帅,但总统不得为军人。国防部长是海陆空三军的直接上司,也未必是军人。更为关键的是:总统和国防部长,与军队无法建立起任何家族式集团化的关系。与 此同时,美国宪法规定,军事力量,只用于国防,限制于内政,动用军队干预国内事物是非法的,只有警察才能维护治安。华盛顿曾说:“军事力量在任何形式的政 府之下都是对自由不利的。”这印证了200多年以前美利坚合众国在《独立宣言》上的誓言:“我们认为以下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 某些不可转让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民主制靠民选来完成最高权力的转移,其它社会的国家政权基本上是通过军队或暴力胁迫 来完成权力的转移。武力可以颠覆一个国家、一个政权、一个制度,但绝不能制造出一套民主制度。因为民主制度的建立不仅需要以私权为基,而且需要妥协、宽 容、合作、理性作为原则,经较长时间、复杂过程培养形成。采用武力解决问题与民主的原则背道而驰,通常暴力局面往往需要更强大的武力来控制,直到最大的军 阀建立起新的专制,社会才再次平稳。第一任美国总统华盛顿,下决心要建立一支非政治化的军队,军队不得带有政治色彩,军队不得坚持自己的政治主张,隔断军 队和政客之间任何可能的联盟,从而杜绝美国成为一个军国主义国家。同样,以色列开国首相本.古里安,也塑造了一支职业的以色列军队,选拔没有政治主张的将 领作为统帅,同时建立民主宪政的国家结构。这样做的最大的好处是:防止人民的军队,成为个别官僚的私家武装,杜绝了军队名义上属于全体人民,本质上却效忠 于个别人的危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