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老面兜》 长篇小说]
赤裸人生
·质疑革命
·“极品女人”遭遇“海归博士”:
· 七夕断桥边:一个跨洋越海的亲情传奇
·苍天无眼空垂泪,地狱有门谁作俑?
·科学的盲点
·百合传奇
·浅谈文化批判意识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北京街头“骗嫂”的“高超”技艺
·“倒掉的王朔和站起来的西蒙”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三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五章
·《老面兜》 长篇小说
·《老面兜》 之二
·《老面兜》 之三
·《老面兜》 之四
·我的狱警兄弟丁春田
·《老面兜》 之五
·《老面兜》 之六
·《老面兜》 之七
·《老面兜》 之九
·《老面兜》 之十
·赤裸人生第二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八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三十章
·囚犯作家向党国的“认罪”书
·自由亚洲的文学禁区节目
·不怕黑社会 就怕社会黑
·答复读者咨询
·庄晓斌再次向“党国认罪”的声明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著书只为稻梁谋
·身正不怕影子歪
·线人”给“特务”画画像
·《哀悼刘晓波》
·关于郭文贵爆料的真与假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一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二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三章
·海外民运圈的水真深啊!我要崩溃了
·英雄情结和爱惜羽毛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四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五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六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七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八章
·信仰和良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面兜》 长篇小说

庄晓斌:老面兜(长篇小说·之一)(上)
   
   作者:庄晓斌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56 更新时间:7/17/2013 11:06:27 PM
   引题
   

   老面兜是我在中国大陆龙江省革志监狱服刑时,结识的一名囚犯。他的真名叫赵宝财。这个名字在中国大陆的农村里,是很普遍也极平常的一个名字。假如做一次统计调查的话,我确信,在中国名字叫赵宝财的人该是成千累万。但是老面兜却只有一个。据说在中国大陆上现今仍有几百万囚犯在监狱里服刑,在这几百万囚犯其间,叫赵宝财的囚犯可能也会有几十个吧?但我依然确信,再不会有老面兜这样的囚犯了。不仅现实里不会有,以后也不可能再有。即使回顾上下数千年的世界历史,也找不到像老面兜这样荒诞的罪犯了。真是可以叫做“空前绝后”啊!老面兜这样荒诞的罪犯也许只有在“史无前例”的文革中才会有。用素描的纪实笔触把老面兜的“罪行”勾勒出来,这会是让人类都为之赭颜蒙羞的。这是我选择了用小说来铺陈这个故事的一个理由。
   
   老面兜的罪名是“反革命破坏生产罪”。是由龙江省百泉县军管会以“百泉县军字1968——第45号”刑事判决书判处有期徒刑20年的囚犯。老面兜在监狱里被监禁了整整12年,到了1980年的夏天,才通过申诉得到平反获释。笔者和老面兜在一个大队里服刑,在一个饭槽子里觅食,在一条大通铺上共眠,一起度过了2000多天时光。对他的音容举止可以说是体察入微。(在这里我只能使用音容举止这个相对蹩脚的词汇,而不能用音容笑貌这个惯常的成语了。这不是因为在2000多天里老面兜就从来没有笑过,而是因为老面兜在表示喜悦时的呲牙咧嘴那不能算是笑,而实在是比哭还令人心酸的一种表情)而且笔者就是有幸为他代写申诉的黑律师。对于他的故事可以说是了如指掌的。所以这部小说的后半部,说是纪实文学也未尝不可。
   
   在那2000多天里,老面兜确实没有和我谈起过他的家世,(不但对我,对任何人他也从来没有谈起过)。因此这部作品里对老面兜家世的有关描写就是作者根据判决书里提供的一些线索和在为老面兜代写申诉时他的几点叙述主观联想而成的。这也是我把这部作品定位为小说的另一个理由。
   
   而最能诱惑我动笔来写这部小说的则是老面兜这个文学形象绝对是一副崭新的面孔。笔者恬为作家,自己“毕生心血一本书”,可称之为作品的可能只有那部《赤裸人生》了。在那部书里,我自信是成功地塑造了几个比较鲜明的文学形象。但自己总觉得,这几个人似乎在其他的文学作品里也似曾见过。而这个老面兜就截然不同了,他太珍稀了,珍稀到我只能把他雪藏在自己沉痛的记忆中而不肯轻易示人。这多年间,老面兜时常从我的记忆中跳闪出来,和夏洛克、葛朗台、哈姆莱特、堂吉诃德、卡西莫多、阿Q等这些早已在世界文学画廊里占位立定了的经典人物争辉相映。以至于让我不能不有些贪婪的遐想。刚走出监狱的头两三年间,老面兜虽然时常来冲击我记忆的橱窗,不止一次地引起我创作的冲动。但那时的我或恐连最起码的素描功底也不具备,几次欲动笔,想想又搁置了。我曾在心底里许下这样一个诺言:“假如二十年以后,老面兜的形象在我的记忆中还是如此鲜明,那时我就是再不具备文学写作的功底,也要把老面兜的形象勾勒出来。那怕就算是交出一篇小学生作文,也要把这篇蹩脚的作文呈献于世。”
   
   我许下的诺言现在应验了。二十多年过去了,老面兜的形象不但如此鲜明,而简直就是刻骨铭心!再不把这个刻骨铭心的形象发掘出来,我是会坐卧不宁,寝食不安的。
   
   我甚至聊以自慰,认定了老面兜这个文学形象能赤裸裸地出现在我面前,这绝对是上天对我这个历遭苦难的“囚犯作家”的恩典。有了老面兜,我那十七年的炼狱生涯就值了!这就是苦难给予我的最丰厚的回馈!然而,恩典是赏赐,又何尝不是重负?丰厚的回馈是得天独厚的实惠,又何尝不是肩担了一种义不容辞的责任!
   
   倘若,我这个“囚犯作家”写小说的技法不算是最末流,我叙述故事的语言不是特蹩脚特不堪入目,我的这支秃笔虽未达到出神入化,但搞搞素描也绰绰有余了。那么我坚信:老面兜这个文学形象就绝对可以让世人耳目一新的。在姹紫嫣红的世界文学画廊里就增添了一副崭新的面孔。这副新面孔有个中文名字——老面兜。这是我这个“囚犯作家”的幸运,但又何尝不是中国文学乃至世界文学的幸运呢?
   
   以上轻狂的豪言壮语是为引题。下面书归正传。
   
   一、老面兜的家世
   
   年方15岁的赵宝财(此时他还没有得到老面兜的绰号,所以只能直呼其名)仰面躺在绿茵茵的草地上,凝视着远方天际间的几朵白云。他身下是一件已经穿了整整6年了的老式羊皮袄。这件羊皮袄是他娘亲手为他缝制的。娘说:“羊皮袄冬天能御寒,暑天能防雨,是放羊娃一年四季都离不开身的衣服。”他听了娘的话,此后这件老式羊皮袄就一直伴随他度过了2000多个日夜。可为他缝制这件羊皮袄的亲娘却在5年前就离开这人世,把他一个人孤零零地遗弃在这人间了。
   
   赵宝财的家在中国大陆龙江省百泉县华光乡赵荣海屯。赵荣海就是赵宝财祖太爷的名字。他居住的地方就是以他祖太爷命名的一方黑土地。
   
   百泉县位于龙江省中部偏西,松嫩平原北部,县域版图略呈方形(东北缺角),南北长55公里,东西宽66公里,全县总面积3599平方公里。南与明水县为邻,西与依安县接壤,北与克山、克东县毗连,东与北安市和海伦市相接。
   
   百泉地名是由本地著名的巴拜明水泉子而得名。百泉的旧名为“巴百泉”(讹作八百泉),为蒙语,其全称为“巴拜布拉克”,“巴拜”为“宝贝”、“贵重”的意思,而“布拉克”为“泉水”,合称为“宝贵的泉水”。放设治时便以此作为地名,沿用至今。百泉镇、旧名巴百泉。
   
   早在远古时为肃慎之地;战国时燕园东方有杂胡数种,接东胡北部即今黑龙江全境,百泉应属东胡北部。秦灭燕国,百泉随之归属泰国;西汉时百泉为匈奴左部;东汉时属鲜卑;辽金时代,属上京会宁府的西境;元时属合兰府;明洪武永乐年间,边外归附设奴尔干都司,之后又设虎尔、文卜颜、木兰诸卫,拜皋即在三卫境内;前清开国始,百泉为索伦蒙古各种族游牧之地,此时尚无汉人踪迹,追至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开始把民开垦,至三十一年(1905.年)里民日益增多,三十二年(1906年)十二月十三日开始设百泉设治局,于元字六甲太平山屯,并与海伦、青岗、伯河等划界,三十四年(1908年)冬移驻大泡子,并改名巴拜县。民国三年(1914年)称百泉县,划属龙江省龙江道;民国十八年(1929年)东北政务委员会成立,废道制,县归省直接管辖,百泉属龙江省,为一等县;伪满大同元年(1932年)公布了省公署官制,确立东北为五省,百泉仍归属龙江省,为甲类县;康德元年(1934年)十二月实行地方行政机构改革,划东北为十四省,百泉划属龙江省;康德六年(1939年)元月在原十六省的基础上,又增设东安、北安两省,百泉属北安省;东北光复后,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六月五日公布东北新省区方案。将伪省合并为九省,百泉又划归龙江省,沿续至今。赵宝财的家就是在和海伦市相接北部地段上,上溯到100多年前,赵宝财的祖太爷赵荣海原是山东省莱州府潍县(既现今的潍坊市)寒亭镇刘彦庄的一个穷苦农民。大清帝国光绪五年(1879年),一场持续达百日的旱灾饿毙了赵荣海的双亲,当时年仅17岁的赵荣海肩挑着一副箩筐,随乡邻们一道踏上了闯关东保活命的逃荒行程。一路乞讨,徒步走了几千里旱路来到松嫩平原的境地。那时的松嫩平原还是一片荒凉的野草滩。闯关东的饥民们来到这里,加入了垦荒的行列。这里的野草滩虽然很荒凉,但也并非是无主的产业。大清帝国早已把这里一切荒地敕封给有军功有爵位的八旗子弟了。有钱的汉民用很少的银两就能从大清帝国的王公勋爷手里买到一大片荒地,然后再把这些荒地租赁给闯关东的饥民来开垦。自己做地主来收取地租。开垦这些荒地的名称叫“耪青”。赵宝财的祖太爷赵荣海就是由“耪青”开始了自己在松嫩平原上的创业。那个年月,地主对“耪青”者还是有很多优惠条件的。比如“耪青”的头三年免交地租,“耪青”者也可以在有限的范围内开垦一点属于自己的自留地。可以说比文革时期共党要彻底地割掉农民的“资本主义尾巴”还相对宽容仁慈得多呢。赵荣海开始就是给一位刘姓地主“耪青”,才来到现在叫赵荣海屯的渺无人烟的野草滩的。也正因为他是来到这里的第一人,所以这个地方就有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一个村落。年轻的赵荣海有一把子力气,几年光景下来,野草滩变成了一片片春种秋收的耕地,赵荣海自己的家业也一点点地积攒起来了。赵荣海之所以能成就事业,也还得益与刘姓地主的慈善。刘姓地主家有一个名叫庄如春的使唤丫头,她也是个从山东闯关东来的饥民。当时这个才14岁的女孩与家人走散了,饿晕在海伦镇(当时海伦还是镇而不是市)的一家私人客栈的门前。恰好刘姓地主那时正住在那家客栈里。刘姓地主好施行善,便把庄如春救醒过来,了解了她的身世后决意收留这个奄奄一息的女孩。他把庄如春带回到百泉县自己的家里,收留她做了自己的干女儿(实质也就是使唤丫头)。几年后庄如春出落成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相似的命运使庄如春对同是刘家佃户的赵荣海心生好感。刘姓地主洞观其详,也乐意成全这一对新人。他不仅置备了一笔丰厚的嫁妆,还慷慨地赠送五晌好地给了赵荣海做为干女儿的陪嫁。由此,赵荣海发迹了。
   
   赵荣海、庄如春都是苦水里泡大的孩子,他们夫妻俩勤俭持家,积铢累寸,到了赵宝财的爷爷赵传祥这辈,赵家已经有了百十晌地,是赵荣海屯首屈一指的大户了。赵家的族谱是按“荣、禄、传、家、宝,祥、义、时、则、长”这十个字排列顺延的。赵家的家业日益鼎盛,但人丁却并不兴旺。几代都是单传。为此赵宝财的爷爷赵传祥甚至有违祖训,又纳了一方比他小了20多岁的小妾,但也无多出,还是正房给他生下了赵家富这个唯一的嫡子。赵家富也就是赵宝财的父亲。赵家富年四十才有了赵宝财这根独苗。赵家富对赵宝财这根独苗当然是呵护有加,每当他从田间地头劳作归来,都要让小宝财骑在自己的脖子上,然后不停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对了,这里应该交代一下赵家富为什么也要到田间地头劳作了。崇尚阶级学说理论的人一向言称“所有的剥削阶级都是好逸恶劳的。”其实这话说的一点都不精准。赵家富这个家业已经达到有几百晌地了的大地主,最大的嗜好就是到田间劳作。而且他到田间地头劳作那可绝不是做做样子的。据赵荣海屯的贫雇农们揭发,赵家富这个地主有一身蛮力气,出力气干活那是他天生的。他根本就不像个地主,而倒像个“打头的”(这是东北农村对带工劳作的头的称谓),他干起活来,简直就不是干活,那仿佛就是拼命。耪地,一般劳力一天最多只能耪一亩;可赵家富耪一亩就像玩似的,用一个上午就能耪完的。夏收割麦子那更能彰显赵家富的绝活。一个强壮劳力,一天割完一亩半地这就算是顶尖的了。可赵家富一天一个人割完两亩地麦子,那也是常事。而且他的活干得绝对利落,不仅很少散落麦穗,而且田里也会给你拾掇得干干净净的。捆出的麦棵子齐整划一,几乎就像一个模子铸出来的一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