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越南所面對的困難選擇]
悠悠南山下
·越共政治局內對戊申新春戰役的爭論(一)
·越戰視頻片段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1)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2)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3)
·看美國是如何出賣越南和台灣
·尼克松對西貢逼簽1973年巴黎協議
·前南越駐美大使對最近解密尼克松資料的表述
·越戰“美萊大屠殺”軍官首次道歉
·南韓關於越戰的爭議
·越戰紀錄片(視頻)
·關於越戰間諜大師的新書出爐
·美國的“越南教訓”
·美國名導演約翰-福特越戰紀錄片《越南!越南!》
·美國人帶你遊歷西貢今與昔的旅程
·尼克松和基辛格越戰時期的反間計
·北韓兵士和越南戰爭
·1973年巴黎協定卅九年後
·美國人筆下的巴黎和平協定
·美國錯估1968年前中國對越的援助
·‘河內之戰爭’
·中共大使奠祭越戰陣亡中國士兵
·重現越戰(圖輯)
·1975-4-30:勝利或罪過
·為何要逃離和平?
·美國越戰紀錄片:1968年新春西貢順化戰役
·日本紀錄片:胡志明小道
·美國和1961年美國派兵抵越的問題
·越戰最後一名CIA情報員離世
·1975年4月:南越瓦解
·各方領袖與越戰(圖輯)
·從水門事件至西貢崩潰
·一名美國中央情報局人員在越南
·珍-芳達後悔無限
·為何北越可以勝戰?
·戊申戰役英文新書與美國讀者見面
·4-30:未完成的勝利
·關於越戰情報資料解密
·1973年巴黎協議:南北越皆有叻矗�
·“第三力量希望為越南帶來和平”
·南北韓與越南戰爭
·越南戰爭真相
【 紀念越戰結束卅五週年文章 】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一)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二)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三)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四)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五)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六)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七)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八)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九)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一)
·中國援越抗美(1964年-1965年)
·卅五年後越南人對越戰的認識
· 兩大國握手,越戰便結束?
【 越戰:紀念巴黎協議四十週年專輯 】
·越戰:驚恐的聖誕時節已是四十年
·昔日的光環不可使經濟轉好
·河內重溫抗美勝利
·越戰時期和現今的越中蘇關係
·究竟河內擊落多少架B-52型美機?
·可怕的尼克松遺產
·安全逃遁之距離:1973年巴黎協議的醜陋真相
·巴黎協議:黎筍的失敗
·巴黎和談之歷程
·巴黎和談之歷程(續完)
< 紀念越戰結束四十週年文章 >
·四月三十日的代價
·四十年後的越南還存有幾分共產?
·“不要幻想美國保護”
·也許你不知道的越戰(資料)
·為何美國在越南失敗?
·美國最新越戰紀錄片:《在越南最後的日子》
·前南越總統阮文紹訪談錄:和平的墓地
·美國在越戰如何戰敗?
3.第一次印度支那衝突 ( 法越戰爭 1945 - 1954 )
·中國與奠邊府戰役 --- 武元甲回憶錄中的記載
·中國軍事顧問在奠邊府 ( 1950—1953 )
·引向日內瓦之路
·日內瓦會議之演變
·印度支那戰爭大事記 ( 1946 – 1954 )
·美國對印度支那戰爭之態度
·美國試圖在印度支那移植“朝鮮模式”
·奠邊府戰役以及其他視頻選輯
·讀《1946年之越南:戰爭是如何開始的》
·關於《中國援越抗法軍事顧問團史實》所引起的爭議
·越南軍隊自從奠邊府後之轉變
·美國在奠邊府戰役中做了甚麼?
·奠邊府戰役中的德國士兵
· 1954年日內瓦協議的歷史教訓
·日內瓦會議留下什麼教訓?
【 越南縱橫 】
1.越共政務人物探討
·山姆大叔與胡伯伯初次“擁抱”
·前越南共產黨領袖呼籲民族和解
·對越共歷屆黨大會回顧與評述
·評析越共黨第十次大會前後越南的情況
·“ 共產黨視甚麼亦是反動的 ”
·越共十屆黨大會政治報告作了甚麼改變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越南所面對的困難選擇

   
   作者: 武德卿( Vũ Đức Khanh )

   
   寄自加拿大, 2013年7月24日
   


   
   越南國家主席張訊生訪美之行正成為熱門的話題,吸引公眾輿論的注意。

   
   特別在越南國家領導人不久前於6月19至21日訪華對結果的失望後, 再一次處於世界上最強大又日愈呈現出激烈搏鬥的兩個超級大國之間敏感位置的越南又被拿出來解剖。
   
   面對著中國,一個正不斷崛起而日益清晰的顯露出其瘋狂擴張的野心,首先其意圖獨佔幾乎整個東海 ( 即南中國海。譯者註 )包括黃沙和長沙群島在內的海域, 越南正日愈感到孤單和為這場不稱力的博弈尋找盟友。
   
   印度和俄羅斯曾同時皆與越南保持傳統的親密關係並也不顧中國的反對,進入東海,但是他們又只關心在東海的商業利益多些而已。
   
   面對中國的挑戰,單獨的越南與菲律賓聯手,因為兩國都以在東海和長沙群島上有著共同的利益,可是, 這是一種夥伴而人們常稱為 “ 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 ” 的合作。
   
   轉來轉去, 越南最可能夠選擇足以抵擋中國的盟友又是一個在越南領導人心裡從不願稱為 “ 朋友 ” 的國家:美國。 美國曾是越戰中越南共產黨的舊敵,還未說美國是自由世界國家的代表,它所倡議的價值是越共領導人每次聽來常感到刺耳的自由、民主和人權的聲音。
   
   
   
   “只有永遠的國家利益”

   
   
   前英國首相、世界歷史中最重要的一位領導人溫斯頓-邱吉爾( Winston Churchill,1874年至1965年 )曾說過:“ 這個世界沒有永遠的朋友和敵人,只有永遠的國家利益。”
   
   星轉月移, 世事變幻。 四十年前浴血戰鬥的宿敵在為其本身利益時又互相找到對方。
   
   美國不但只需要保證在東海上的自由航行, 而且更為重要的是意欲箝制一個棋逢敵手、威揚耀武地挑戰美國的世界第一強國地位的國家。
   
   能夠使美國達到這個目的的國家不多,那只是越南,至少越南也是保持中立的姿態。
   
   越南不但反對中國獨佔東海的政策,保持其正在控制長沙群島的原狀, 以致進一步要求中國歸還非法佔領的長沙群島和整個黃沙群島,還意欲阻止中國以不同形式,從經濟、政治、社會以及國家安全、國防等方面上吞併越南的企圖。
   
   唯一一個國家能夠協助越南達到上述目的的也只有是美國。
   
   然而,此時的問題是究竟美國願意與越南攜手同行會走多遠, 尤其是美國此時還有其他的選擇呢?
   
   越南仍然是一個共產獨裁、人權聲譽日愈嚴重敗壞的國家。 那種關係提升溫度就特別令越裔美國人感到不舒服, 他們仍然擔心對越南正擴展商貿活動便需要付出失去人權的代價。
   
   此外, 美國還須保護其本身最重要的軟實力的徹身利益: 正因為自由和民主的價值,使美國成為自由世界國家的象徵, 是世界上億萬被壓迫的人們,其中包括上百萬越南人所感召的源泉。這一點便是與其他敵手不同之處,尤其是中國。
   
   
   
   中國的盤算

   
   
   越南和美國有著共同的一個難解的算題:中國。 越南領導人希望以多方參與方式的基礎來解決這些海域爭端。
   
   與此同時,對東海和在該海域中各島嶼提出大部分主權的中國只想以雙方的形式來與各國解決爭端並反對任何國際的干涉。
   對越南不幸的是它處於一個常懷併吞意圖的鄰居的身傍。 即使美越的關係獲得改善,然而,河內仍未有如菲律賓那樣獲得一份雙方的國際協議可作依靠。
   
   一旦被拒絕售賣武器給予越南,若戰爭發生,尤其是抵抗中國的戰爭, 也難以得到美國的保證將出手保護越南。
   
   越南走近美國和西方是必然之事, 而且也容易理解,因為當被迫需要站起來抵抗中國之時, 越南不可單獨站穩。
   
   誠然, 最理想的是越南不應成為此國反對彼國的工具。
   
   鄰居永遠是鄰居,而且中國 --- 一個在越南傍邊的敵人顯然並非是越南的好事, 因為戰爭的威脅是對所有各方都是災難。
   
   抑制和靈活的外交活動是必要的, 並使越南走上與美國加強關係,同時仍然須與中國維持有效和警戒的關係。
   
   
   
   改變是為了存在

   
   
   美國人曾多次表示他們隨時願意提升與越南的關係,只要越南能夠證明其改善人權狀況,尊重民眾自由表達政治意見的權利和保證政治改革,以全體人民廣泛參與修改憲法的進程來達到實行國家的自由和民主化。
   
   值張訊生主席將要訪美之際,越南駐美大使阮國強( Nguyễn Quốc Cường )曾對新聞記者表示:“ 越美需要確立新的兩國夥伴關係框架的時候到了 ”, 但又提出的條件是美國必須 “ 尊重越南的政治制度。”
   
   那就是說將沒有什麼自由、民主、多元化、多黨制或人權,而只有共產黨而已!?
   這是難以令人接受。 在國際邦交中, 不一定需要兩國都是同一的體制; 根據每一個國家和民族的特性,每個國家可以有其不同的政治體制,也不一定需要百分百的抄襲一種體制。
   
   重要的是一種全人類都正是認同的共同價值,那是聯合國人權憲章中所表明的個人基本權利, 以及有各種政治力量參與和實現憲法賦予程序的自由選舉制度等等。
   
   那就是在越南沒有的東西和也正因為如此造成越美關係的差異和阻礙。
   
   即使是困難,但若想被美國視為朋友,而且更為重要的是, 若想擺脫現行政治體制下所產生的必然產品 --- 目前政治、經濟和社會上的重大危機,肯定的,越南不能不進行改革。
   
   究竟將要在7月25日張訊生和奧巴馬的白宮會晤裡可否為越南編寫出新的、雄壯的歷史篇章呢?現時的答案仍然似乎是一切皆在前方…… 以及是在越南領導人 --- 張訊生主席的一方。
   
   
   
   嶺南遺民譯

   
   2013年7月24日
   
   資料來源:BBC 英國廣播電台
   

此文于2013年07月2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