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满族从部落到国家的发展》前言]
满洲文化传媒
·满洲族名著《红楼梦》中满族旧俗
·罕见的满洲民族史诗《乌布西奔妈妈》
·瑞典皇家工程科学院满族院士吴季松
·满洲族著名大钢琴家郎朗
·大清国
·大清国通缉令
·满洲族松花江祭江大典盛况
·2009满洲族祭拜圣山长白山
·大清国末期忠烈满洲五虎将
·一个外来政权创造的历史奇迹
·铁血八旗满洲人的开疆拓土
·滿洲人的不歸路~~~
·满洲民族传统宗教萨满教变迁
·中國的版圖是這些人奠定的!!
·独具魅力的满族舞蹈欣赏
·毛泽东割让满族圣山长白山及其他割让给朝鲜的领土的问题
·【七子之歌】满洲版----献给所有飘零在外的满洲族人
·萨满教与北方原住民族的环保意识
·满洲老人----富育光
·后金國昭陵(皇太极陵寝)圖賞
·朝鲜见闻;贫穷就是社会主义
·满洲地区萨满教文化遗产保护
·汗水入土悄无声——忆满族文化传承人傅英仁先生
·满洲民族炕头上的艺术风景——满族刺绣幔帐套
·滿洲聖山長白山圖賞
·滿洲文門牌您見過麼?!
·后金国天命後期八旗旗主考析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五)
·满族说部文本及其传承情况研究
·作秀都不做能抢救满族语言文化吗?!!
·满族女子马蹄底鞋大有故事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二)
·满洲鸭绿江上的被炸断桥
·溥仪书法:日益康强
·通古斯学
·满族说部中的历史文化遗存
·《满语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满族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
·论满族说部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二】
·后金国皇太極的繼承汗位  
·滿洲族姓氏人名探微
·滿族文學與滿族民族意識
·恭亲王之死
·清国初年雅克萨战役之始末
·發揚滿族的傳統精神
·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
·滿洲民族之源流
·女真民族興起之淵源
·满族作家文学述概
·滿洲族人吃食拾零
·女真大酋長李之蘭在朝鮮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三)
·满族说部《恩切布库》的文化解读
·满洲八旗中高丽士大夫家族
·满洲语谚语
·满族石姓穆昆记忆中的萨满教信仰体系
·满族说部《雪妃娘娘和包鲁嘎汗》的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飞啸三巧传奇》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萨大人传》采录纪实
·俄占外满洲海参崴掠影
·满族说部的文本化
·满族宗教信仰和口头叙事中的丧葬习俗与仪式疏举
·浅谈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组图】恭亲王府掠影
·《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我的家族与“满族说部”
·大清国满洲十二皇帝朝服像
·中国虚假历史中的真实秘笈
·朝鲜掠影
·满族说部《乌布西奔妈妈》中的动物研究
·满族家族祭祀活动的文化透视
·满洲民族传统节日知多少
·满族的糠灯
·通古斯民族原始的萨满教
·萨满舞蹈的艺术魅力
·解读盘锦满族人家宴俗
·满族木屋:木刻楞
·满族说部:到哪里去找“金子一样的嘴”
·努尔哈赤与皇太极亡明辨
·苏联拆运满洲机器设备评说
·散失在境外清国档案文献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六)
·满洲民族饮食习俗礼仪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传统狩猎活动
·丹东满族剪纸——民间艺术的一朵奇葩
·满族的马蹄底鞋
·吉林满族民间文学
·《清代满蒙汉文词语音义对照手册》(精)出版
·後金國的八王共治國政制
·《满文老档》讲述后金国故事
·满洲の沧桑--哈尔滨老道外掠影
·赵玫:我的祖先
·俄国著名通古斯学者史禄国
·『尼山薩滿全傳』簡介
·滿洲文碟子
·满族资料图片集【八】
·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成书纪实
·日本国收藏满文文献概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族从部落到国家的发展》前言


   
   《满族从部落到国家的发展》前言

    满洲族是继蒙古族以后,在我国历史上又一次建立起统一王朝的东北亚外来民族,在清国近三百年统治中起过重要的作用。研究满族从部落到国家的发展,是满族史的重要课题。满族建立起的清朝,继承了历代王朝的大量遗产,但是又带有不同于前代的许多特征,对于这些特征,如果不联系满族的早期历史,往往难以说明。清初满族虽处在社会迅速变革的阶段,但作为一个统治民族,它的某些落后性,对中国社会的发展又曾一度产生消极影响。因此,研究满族的早期历史,对清朝制度史、政治史研究也具有重要意义。
   

     长期以来,国内外满族史、清史学界发表了不少有关明代女真和清入关前满族历史的论文论著,但大多偏重某一专题的研究,如何从制度史的角度,对元末以迄明季三百余年间满族从部落到国家的形成进行比较系统的说明,仍是一个有待努力的工作。由于满族的历史特点和资料隐讳缺略,本书研究的课题难度较大,专门性很强,笔者为从事这项工作,以较大的功力作了理论准备,并广泛利用了目前所能  见到的汉文资料和满文文献,参考了前人有关本课题的研究成果。
   
     满族的先民女真,几乎没有留下关于自身历史的文字史料,考察这段历史主要依据当时外部明朝、朝鲜的一些记载,以及后来清朝满族统治者对其祖先业绩的追述。
   
     朝鲜世代与女真民族为邻,历史关系悠久。与明朝同期的朝鲜,由于国力比较单弱,对东北境剽悍的女真部落不能不持有强烈戒心,比起以泱泱大国自居而目空一切的明朝来,显然更关注女真社会的动向。因此,在研究女真史和满族兴起史方面,朝鲜史料具有最重要的价值。《朝鲜李朝实录》(简称《朝鲜实录》),是朝鲜李氏王朝用汉文记载的官修史书。李朝建于1392年,止于1910年,基本与中国明清两代相始终。《朝鲜实录》大量记述明代女真在东北和朝鲜沿境的活动,特别是关于女真社会内部的调查和报告,是我们在明朝官私史籍中绝少看见的。《朝鲜实录》卷帙浩繁,全阅不易,日本学者从30年代初开始整理《朝鲜实录》,并从中摘抄女真(满)、蒙古史料,直到1954年《满蒙史料》才陆续出版,至1959年共15册全部出齐,这部史料的重要价值在于对各种版本认真校勘,并编有人名地名索引,为研究者提供了便利。1980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吴晗辑录的《朝鲜李朝实录中的中国史料》12册,全书三编,上编收明代女真史料。
   
     朝鲜申忠一《建州纪程图记》和李民突《建州闻见录》是考知满族兴起之际社会状况的两部珍藏,以往流传甚稀。1939年日本稻叶岩吉将《建州纪程图记》收入所著《兴京二道河子旧老城》,使珍本得以传布。1978年至1979年,辽宁大学历史系将两书收入《清初史料丛刊》印行。
     明代汉文史料首推《明朝实录》,其中系统记录了明朝与女真诸部交往、战和的历史,有关卫所设置、贡敕制度的资料尤为翔实,但殊少对女真社会内部状况的报告,其中对少数民族的歧视,因不同文化背景而导致的隔膜更摭拾可见。1940年江苏国学图书馆影印本共500册,讹夺颇多,今以1962年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出版的王崇武、黄彰健等人的校勘本为佳。日本京都大学的学者从30年代初着手《明朝实录》的校勘整理,从中辑出有关满蒙史料,1954年至1959年全部出齐共18册,内《满洲篇》8册,颇便使用。
   
     《明会典》是汇录明朝一代典章制度的书,始修于弘治年间,目前通行的是万历十五年(1587)的重修本,其中涉及女真、女真卫所制度、朝贡回赏等内容均分门别类,便于考索。《辽东志》、《全辽志》是有关明代东北的两部志书,前书为嘉靖十六年(1537)重修本,后书成于嘉靖四十五年(1566),实即《辽东志》第三次修定本,所载辽东马市、陆路交通、女真诸部风俗习惯的资料弥足珍贵,金毓黻将两志收入《辽海丛书》,并进行了认真校勘。《皇明经世文编》是成于崇祯十一年(1638)的一部明人文集汇编,所收奏疏记述了不少明代女真与满族肇兴时期的史事,可补正史缺文,1962年中华书局据明刊本影印。
   
     明末时女真族崛起于辽东,形成对明统治的巨大威胁,记载辽东或女真史事的书籍迅速增多,有官修也有私撰。谢国桢先生曾著《清开国史料考》,于有关书籍钩稽排比,介绍其作者,概括其内容,指明其优劣,乃至馆藏版本情况,读者至今称便。
   
     谢先生指出:明人对于满族先世之记载,当以明十三朝《实录》较为准确。万斯同修《明史》,主要凭借实录。明末边事日急,朝野喜谈兵事,凡奉使边事者无不有著述。[1]明季记女真(满族)史事之书按性质可大致分为以下几类:
   
     记女真史事之书:马文升《抚安东夷记》、苕上愚公《东夷考略》、天都山臣《女直考》、张鼐《辽夷略》、海滨野史《建州私志》等;记辽东形胜地理民族之书:《辽东志》、《全辽志》、冯瑗《开原图说》等;
     筹辽方略之书:程开祜《筹辽硕画》、于燕芳《剿奴议撮》(附建州考)、喻德龙《秘书兵衡》、张一龙《武库纂略》、熊廷弼《按辽疏稿》等;
     记辽东战事之书:鹿善继等《督师纪略》、王在晋《三朝辽事实录》、彭孙贻《山中闻见录》、傅国《辽广实录》。
   
     此外有明代著述而兼记辽东事者:何乔远《名山藏》、严从简《殊域周咨录》、陈建《皇明从信录》、沈国元《两朝从信录》、茅瑞徵《皇明象胥录》、方孔炤《全边略记》、瞿九思《万历武功录》、李逊之《崇祯朝纪事》、谈迁《国榷》、陈子龙等辑《明经世文编》。
   
     以上诸书内容丰富,体例不一,在清代同遭禁毁厄运。谢国桢先生对此等书之研究价值评价甚高,曾说,“如能别而出之,则明代对辽东史事之真像大略可见矣”[2]。其中,对本课题研究较有参考价值者有:
   
     张鼐《辽夷略》1卷。明末诸书于辽东蒙古及兀良哈三卫分布地、牧放及市赏地点等多混淆不明,而是书无不条分缕析,记述甚明。记建州女真各部及海西女真情况,也并非陈陈相因语。所记海西哈达、叶赫两部世系,可与清官修《满洲实录》诸书彼此参证。记清太祖努尔哈赤家世,也有参考价值。清皇室以爱新觉罗为姓,而明人记载则谓努尔哈赤父、祖姓佟。“佟”与“爱新觉罗”究竟是什么关系,长期以来聚讼纷纭,迄今未有定论。是书记努尔哈赤长男洪把秃里即洪巴图鲁褚英,贵英把秃里即古英巴图鲁代善、忙哈大即莽古尔泰、黄台住即皇太极、把卜台即巴布泰、阿卜台即阿巴泰、把卜海即巴布海,与清官修史书记载同。努尔哈赤杀长子褚英及杀弟舒尔哈齐二案,均为清官修史书和《清史稿》所讳莫如深。是书明确记载两人系努尔哈赤所杀,可见所记多为信史。惟是书题名“辽夷”,而于努尔哈赤之先世未能言明,不无缺憾。
   
     苕上愚公(茅瑞徵)《东夷考略》4卷。作者因任兵部职方郎中,熟知四方职贡和边疆诸族情况。本书首篇《女直》,记秦汉以来女真部族历史沿革;次篇《海西》,记南北关王台、祝孔革部族之发展;第三篇《建州》,记王杲、阿台之事迹,迄努尔哈赤之兴,至万历末年而止。首有《辽东全图》、《开铁图》、《开原控带外夷图》、《沈阳图》、《广宁图》、《海运饷道图》,足资治史者参考。
   
     作者记努尔哈赤为建州之支部,及并有诸部、蔑视明廷之事,海西哈达、叶赫两部兴废之迹,确切可靠。记明正统三年(1438)征建州董山之役,马文升之抚辽东,以及杨镐之四路丧师,无不绘声绘色,脉络详明。
   
     管葛山人(彭孙贻)《山中闻见录》11卷。是书记辽东史事,上起明初,下迄明崇祯十七年(1644)吴三桂引清军入关。记明与后金(清朝)战事系统、详实。第一卷至六卷为建州;第十卷为西人志,第十一卷至十三卷为东人志。此处“西人”指蒙古,“东人”指女真,包括建州和海西诸部。
     王在晋《三朝辽事实录》46卷。作者虽任事平庸,但勤于著述。是书系他任辽东经略期间,“广搜群议,衷以管窥”,“博采奏章”,“集诸邸抄”编就。纪事上起明万历四十六年(1618)四月,清太祖努尔哈赤攻取抚顺,下迄天启七年(1627)十二月,清太宗皇太极改元崇德进攻锦州之前。载明神宗万历、光宗泰昌、熹宗天启三朝间辽东史事。叙事溯源详流,首《总略》,次编年及奏议。十余年之事,记载详实,保留了有关满族建国前后的若干珍贵史料。
     瞿九思《万历武功录》14卷。《东三边》11卷,载有《王台列传》、《虎儿罕赤、猛骨孛罗、康古六、歹商、温姐列传》、《逞加奴、仰加奴列传》、《卜寨、那林孛罗列传》、《王兀堂、赵锁罗骨列传》、《奴儿哈赤列传》、《王杲列传》、《阿台、阿海、阿革、来力红列传》,也是有关明末女真酋长及其活动的基本史料。
   《满族从部落到国家的发展》前言

    《开原图说》的作者冯瑗万历末年曾任辽东开原道,其以当时人记当时当地事,史料价值很高,特别是有关开原沿边防务及边外蒙古、海西女真诸部的资料,弥足珍贵。
     它如海滨野史《建州私志》述女真诸部源流,方孔炤《全边略记》第十卷《辽东略》记明朝对东北地区的经营和对蒙古、女真等族的治理,程开祜《筹辽硕画》卷首《东夷奴儿哈赤考》述努尔哈赤事迹以及建州女真情形,都有参考价值。
   
     满族在国家形成过程中从毗邻各先进民族得到不同的益处,特别在早期,蒙古文化的影响尤为显著。蒙古文史籍除记载两个民族密切交往的历史外,还保留着有关满族早期历史的一些宝贵片断。大约成书于17世纪初叶的蒙古族重要史籍《蒙古黄金史纲》以及罗卜桑丹津著《蒙古黄金史》,是两部最重要的珍藏。
     罗福成类次《女真译语》,贾敬颜、朱风合辑《蒙古译语女真语汇编》,金光平、金启棕撰《女真译语研究》,金启琮撰《女真文辞典》,在考证女真名物制度等方面也有参考价值。
     清代满汉文献是可资利用的又一大宗史料。清朝官书往往抹杀早期历史实情,对与明朝、朝鲜的关系忌讳尤甚。清修《明史》对女真史实少有记述,或者语焉不详。乾隆年间官修《满洲源流考》,将满洲世系上溯先秦肃慎,但于明代女真活动反竭力遮掩,无此通病者有《满文老档》。
   
     《满文老档》指满族入关前用无圈点老满文书写的编年体官方史书,乾隆年间复用新满文重抄。原本残缺,今存天命前九年(明万历三十五年,1607)至清崇德元年(1636)部分,是研究满族兴起史的第一手原始资料。1918年,满族学者金梁招聘人员翻译老档,1929年将部分译稿以《满洲老档秘录》名义刊布,其后又将部分译稿在《故宫周刊》连载,题称《汉译满洲老档拾零》。金梁译文只求达雅,信则不足,为后人所病,其实首事之功不可泯没,可惜此后数十年间老档在国内几无人问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