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滿族文化民俗面面觀 (以滿洲吉林省烏拉街為例)]
满洲文化传媒
·满洲语歌曲Erecun
·我们不叫“东北人”!!
·中共对东北地区敲骨吸髓地毯式的经济掠夺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二)
·满洲礼赞
·川岛芳子诗一首:蒙古姑娘
·川岛芳子诗一首:驼铃
·满洲民族医药及其特点浅析
·振兴东北经济必须得靠满族精神
·满洲民族兴起的精神力量
·满洲古民歌
·满洲语歌曲:我的八旗
·我们为什么要重新建立满洲社会民族组织?
·女真民族英雄阿骨打的风度
·满族资料图片集【五】
·大清国号不是来自汉语
·满洲姓氏古今对照
·《女真--满族建国研究》出版发行
·大金国女真人创立的猛安谋克制度
·通古斯民族信息传递中的萨满教意识
·满洲民族对北京的文化奉献
·拿什么来保护满洲民族医药遗产??!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三)
·北京满族的百年沧桑
·背叛民族忘记故乡者的可悲下场
·满洲民族婚姻制度及其礼俗
·组图:冰雪长白山
·阿布凯恩都里
·满族家谱综述
·哭泣的吉林,出海口哪里去了?!!
·重振满洲,找回民族尊严之路!
·满族资料图片集【六】
·满洲人要象保卫生命一样地保卫自由意志
·满族人刘忠田375亿元成中国新首富
·满族人陈丽华华裔女性世界首富
·岳飞大侄子你来过满洲吗?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四)
·中歐的女真族文物
·烏鴉喝水(gaha muke omiha )
·刘亚洲:甲申再祭
·恢复使用满洲姓名的倡议
·视频:满洲萨满教背灯祭
·滿洲時代(manchu time)
·流传在方言中的满洲语
·满洲民族居室设计装饰特点
·满洲族著名学者苏绍智
·从心理学的角度看满洲民族文化
·满洲族建筑大师童寯
·丧钟为谁而鸣
·日本出版《滿洲語入門20講》
·滿洲舊影
·滿洲族人先祖的傳說
·满洲民族的神话传说与鸦鹊崇拜
·滿洲文字牌匾圖賞
·定义民族文化边界很困难
·民族自决与国际社会的反应
·女真之魂海
·滿洲文《聖經》約翰福音3章16節
·乾隆御笔满洲文缂丝对联
·满洲文"吉祥如意"白玉牌
·滿洲族扳指兒(Fergitun)欣賞
·满族资料图片集【七】
·牡丹江地区满洲语地名来历
·满洲语的思念
·内蒙古满洲里掠影
·满洲民族生活习俗琐谈
·滿洲時代(Manchu Time)二
·滿洲語常用基本口語會話
·大清国宫廷的满洲萨满祭祀
·怎样理解“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通古斯满洲族史前文物集
·满洲语地名初探
·满洲族美女大集合【一】
·满洲族美女大集合【二】
·清国八旗驻防将军兼统绿旗的问题
·满洲文六言诗:致彭德怀同志
·满洲民族崛起肇兴发祥的摇篮———新宾满洲家族民俗背景探查
·满洲语教学基地在吉林挂牌
·“我不会让母语满洲语消失”---一个满洲语自学者的执着求学路
·荡气回肠的蒙古国歌曲:为的祖国
·韓國的大清皇帝皇太極功德碑
·郎平,满洲族人的骄傲!!
·滿洲文書籍印刷卅年甘苦談
·满洲文字字型简介
·满洲族歇后语
·大金國皇帝世系表
·大清国满洲皇帝世系表
·滿洲實錄圖選
·《扬州十日记》是日本人伪造的!!
·《满江红》根本不是岳飞写的!!
·薩滿(SAMAN)
·明朝对女真人的七次种族灭绝屠杀
·明朝对女真人的民族政策与镇压屠杀
·满族民族禁忌
·满洲的贞德
·通古斯滿洲古代遺跡
·滿洲族高雅華麗的旗袍
·《满语365句》一天一句学习满洲语O(∩_∩)O~
·如何寫滿洲文書法
·努爾哈齊「七大恨」探討
·滿洲民族的生育習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滿族文化民俗面面觀 (以滿洲吉林省烏拉街為例)


   滿族文化民俗面面觀 (以滿洲吉林省烏拉街為例)

   滿族文化民俗面面觀 (以滿洲吉林省烏拉街為例)
   (伊爾根覺羅*連博編輯整理)满洲吉林市龙潭区乌拉街满族镇(简称乌拉街镇)位于吉林省吉林市北30公里,全镇西临松花江,幅员面积188平方公里,乌拉街镇现有27个行政村、1个街道、总人口7.1万人。“乌拉”是满洲语,翻译成汉语的意思为“沿江”。乌拉街原称布拉特乌拉,是明朝属地。明朝建立后,对边疆少数民族地区采取“以夷制夷”,分而治之的羁縻政策,因而在乌拉街所在地设立乌拉卫。明代中叶,海西女真势力逐渐崛起,其中乌拉部相继吞并了附近的女真诸部,建立了乌拉王国,以乌拉街为都城。后乌拉国屡与建州女真首领努尔哈赤争斗。1613年,努尔哈赤灭乌拉国,并在这里养精蓄锐,向中國进发,继而得天下。
   

   因此,清顺治皇帝定都北京后不久,就封禁乌拉街方圆五百里,把它尊为“本朝发祥之圣地”。清顺治十四年,乌拉古城设立了打牲衙门,负责向皇家供奉东北特产,和苏州、南京和杭州一起,成为清朝贡品基地之一,赢得“乌拉城远迎长白,近绕松江,乃三省通衢”的赞誉。乌拉街镇是满族主要发祥地之一。远在五千年以前的新石器时代,满族人的祖先肃慎人就生活在这里。乌拉街镇历史悠久,古迹传闻众多,曾是明朝海西女真乌拉部及清朝三大贡品基地之一的打牲乌拉总管衙门(负责进贡土特产品的经济特区)所在地。清代十二任皇帝,有五任在这里留下过战迹、足迹、墨迹。被清王朝封为“本朝发祥之地”,有“先有乌拉,后有吉林”之说。
   
   清國征服中國前,后金天聪三年(1629),皇太极就着手筹建打牲乌拉城,编旗拨户,成立打牲“上三旗”了。自清顺治十四年(1657)农历三月初五日开始,改“乌拉地嘎善”为“打牲乌拉总管衙门”,使其成为全国“四大朝贡基地”之一。截止1911年清王朝终灭,打牲乌拉朝贡计255年。乌拉街镇位于吉林市北部"二松"冲击平原上,幅员面积是188平方公里。全镇生活着满、汉、朝、蒙、回等8个民族。共有人口71200人,其中农业人口58000人,非农人口13200人,镇政府所在地人口15100人,乌拉街满族镇的水资源十分丰富,松花江在镇内流程29公里,张老河在境内流程29公里,流经富尔、万家等14个村,充足的水资源为发展工农业生产创造了有利条件。矿藏资源有沸石、磁石、珍珠岩、澎胀土等。有旅游资源,乌拉街镇曾是满族的主要发祥地之一,曾是明朝海西女真的扈伦四部之一的乌拉部治所,也是清朝打牲乌拉总管衙门的所在地,其中比较著名的有乌拉古城遗址、白花点将台、圆通楼、后府、保宁庵,魁府,萨府等。乌拉街镇满族民俗风情浓郁,闻名省内外,其中满族文化、萨满研究在世界上占有重要地位。
   
   乌拉街镇种植业历史悠久,农业特色突出,是吉林市的蔬菜基地。这里拥有百亩中华寿桃园、千亩奥运苗圃、万亩无公害蔬菜园区、七大特色农业基地。乌拉街的大白菜、大蒜、小毛葱等农产品闻名国内外,乌拉白小米更是清王朝独一无二的“贡米”。下面就詳細說明烏拉街滿族文化民俗的方方面面~~~
   滿族文化民俗面面觀 (以滿洲吉林省烏拉街為例)

   滿族文化民俗面面觀 (以滿洲吉林省烏拉街為例)

   之一 海东青一直在翱翔
   
     一大早,吉林市乌拉街镇的鹰把式汪经宏便带着他的“宝贝”们进了山林里。大约一个小时功夫,汪经宏左手拎着一对野鸡,右手拎着一只野兔,笑呵呵地从山林里走了出来。他的“宝贝”们就蹲在他的肩膀上。
   
     这些“宝贝”就是海东青。
   
     海东青,其实就是猎鹰。《契丹国志》中曾提及:“女真东北与五国为邻,五国之东接大海,出名鹰,自海东而来,故名海东青”。
   
     鹰作为狩猎工具,可以追溯到唐代。到了明清时期,便有满族人以其为职业,成了“野鸡差”和“鹰手”。
   
     据汪经宏描述,海东青在追捕大型猎物时,会闪电般飞离主人手臂,直扑猎物头部。它们锋利如钢钩般的爪子紧紧抓进猎物皮肉,趁其尚未回过神,迅速将其双眼啄瞎。奔跑中突然失明的猎物往往就一头撞死或者撞伤在树上,此时主人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拿下猎物。而对于野鸡、野兔之类的小型猎物,海东青可以直接将其抓到主人身边。
   
     海东青攻击猎物时,和主人可以配合得天衣无缝。但海东青训练起来却也颇为费功夫,光训练步骤就分为蹲鹰、熬鹰、过拳、跑绳等好几个。汪经宏说,为了捕到好的海冬青,猎人们会在山坡上找一片开阔地布好鹰网,拴上一只活鸡(最好选择色彩较为鲜艳的公鸡)作诱饵,自己则蹲在附近,手拽连结鹰网的拴绳,鹰网落下时即将鹰罩住。鹰捕到了,把它缚在鹰架上,几天几夜不让它睡觉,这叫“熬鹰”,以此磨掉它的野性。接着驯鹰,通过喂食,使它与主人建立感情。待鹰逐渐习惯站在主人臂肘上时,主人将鹰带出室外训练,这个叫“跑绳”。反复练习后,鹰即可远飞,听到主人呼唤,又立即返回。训练一只海东青至少要半个月时间。为了让鹰能感受到主人的气味,驯鹰人还经常给鹰喂自己的唾液。如此长时间反复训练,既保持了海东青鹰眼锐利、飞翔迅捷的优势,更保证了其捕猎时机、和主人配合的精到。
   
     顺治14年,京师内务府在今满洲吉林市龙潭区乌拉街设立了打牲乌拉总管衙门,辖区面积7000平方公里,专司采捕朝廷贡品。同时设立了“捕鹰丁”,专事负责贡鹰差事。当时的乌拉街,猎鹰文化十分繁盛,东北地区所有的贡鹰都需经此上贡至皇宫。而为了满足朝贡猎物所需,乌拉鹰猎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
   
     清帝康熙喜猎尤喜鹰,曾赋诗赞美自己的爱鹰:“羽虫三百有六十,神俊最属海东青”。清帝乾隆也曾作诗《海东青行》:“鸷鸟种不一,海青称俊绝”。继康熙、乾隆之后的几代皇帝也都有喜猎和豢养把玩海东青的嗜好。
   
     1911年,随着清王朝的结束,“贡鹰”的习俗也就结束了。在民间捕鹰、驯鹰、放鹰的习俗也很少见了。
   
     然而,作为清代“捕鹰丁”基地的乌拉街却很好地保存了鹰猎文化,至今仍有不少人在世代传承着这一习俗,既作为一种生活情趣,也可以通过鹰猎补贴家用,最重要的是,人们逐渐意识到了这一习俗的巨大文化价值,保护鹰猎文化思想正渐渐深入人心。
   
     前不久,作为乌拉鹰猎文化的一个代表,渔楼村成为了吉林省第一个鹰猎文化保护传承基地。而在渔楼村之外,在广大的古乌拉大地上,还有更多的海东青在翱翔。
   滿族文化民俗面面觀 (以滿洲吉林省烏拉街為例)

   滿族文化民俗面面觀 (以滿洲吉林省烏拉街為例)

   
   滿族文化民俗面面觀 (以滿洲吉林省烏拉街為例)

   滿族文化民俗面面觀 (以滿洲吉林省烏拉街為例)

   滿族文化民俗面面觀 (以滿洲吉林省烏拉街為例)

   之二 嘎拉哈声还在响曳
   
     提起“嘎拉哈”,恐怕大多数人都对这一词汇感到陌生,甚至不知道它是动词、名词、还是形容词。然而,对于满族人来说,这个词语太亲切了,至少对于二三十岁以上的人是这样的。
   
     那么“嘎拉哈”究竟是什么意思?“嘎拉哈”在满语中指动物的后腿膑骨,就是连接腿骨和胫骨的那块骨头。通常见到的嘎拉哈是猪、羊、狍子等的膑骨。“嘎拉哈”游戏是满族人发明的,在满族中十分普及,不分男女老幼都可参加。
   
     前不久,乌拉街满族镇中心校组织了一次“嘎拉哈”游戏比赛,有超过百名学生参加了游戏,不少学生身手敏捷、动作灵活,足见平时经常玩这种游戏。据组织此次活动的老师表示,比赛目的在于让一代代满族人能够记得这些容易被忽视的本民族文化,希望更多的民族文化现象得以传承下去。当然,这种游戏也能对学生的学习压力起到很好的调节作用,有益参与者的身心健康。
   
     玩嘎拉哈的人通常把嘎拉哈叫做“子儿”,以四个子儿为一副,可多副一起玩。每个嘎拉哈有四个面,根据每个面形状的不同,分别叫做“针儿、轮儿、肚儿、背儿”(音)。嘎拉哈的玩法有很多种,最为普及的有两种,一种叫“欻(chua)嘎拉哈”,一种叫“弹嘎拉哈”。欻嘎拉哈,通常还要配一个小布口袋,布口袋是由六块布缝合而成,大小不同,一般比拳头小,里面装上粮食或是细沙,装绿豆的口袋最好用。玩的时候只能用一只手,先把一副嘎拉哈随意甩在地上,用手抛起口袋,快速用手指尽量把四个嘎拉哈都摆成特定的某种形状,接住口袋。根据摆放的嘎拉哈的形状不同,得的分数也不同;然后再次抛起口袋,快速把符合标准的几个嘎拉哈抓在手里,接住口袋……直到失败为止,再换一个人玩。失败的标准是抓嘎拉哈的时候碰倒不需要抓的那个,或抓起嘎拉哈没接到口袋。弹嘎拉哈则是先将每个人出的“嘎拉哈”集中在一起,散在炕上、桌上或者地上,然后挑选同类的嘎拉哈相弹,如是背即弹背,是轮的即弹轮,两个相撞后,选其中一个捡出归己。如弹时碰到了第三者或未弹中,为之失败了,由第二人再弹剩下的“嘎拉哈”。
   
     关于嘎拉哈曾有这样一个传说。相传,大金国开国皇帝完颜阿骨打的大儿子金兀术从小任性淘气,习文练武,一事无成。阿骨打决定让金兀术到松花江畔的深山老林中学艺。金兀术路遇仙人,指点他如果能追上一只泡子,取来它的嘎拉哈,他就能成为最灵巧的人;如果射死一只野猪,并取来它的嘎拉哈,就能成为最勇敢的人;如果扎死一只熊,并拿来它的嘎拉哈,就可以成为天底下最有力气的人。后来金兀术做到了,并且真的如仙人所说,在大金国声名鹊起。女真人各家为了使自己的孩子将来有出息,就把各种嘎拉哈收集起来,让他们朝上扔着玩,后来成人也参加了这一游戏。于是“嘎拉哈”游戏就成为了满族传统的体育和娱乐活动。
   
     如今,人们谈起嘎拉哈游戏,大约都是在回忆二三十年前的事了。随着人们娱乐活动种类的增多,嘎拉哈正在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好在,乌拉街的人们还较好地延续着这种满族文化现象,通过不定期的举办嘎拉哈游戏比赛,将其传承了下来。如今,走进乌拉街,很多人家里都还保留着或多或少的嘎拉哈,即便搬了新家,即便有了新的娱乐选择,最终还是舍不得丢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