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国家信访局为访民画饼充饥]
刘逸明文集
·河北官员自杀背后有哪些疑问?
·唯有实行宪政民主制度才能堵住官员失踪与外逃路径
·冤死呼格的冯志明该不该以死谢天下?
·令计划为何倒在丁书苗案庭审之后?
·河南美女官员自杀背后的隐情
·巨贪被判死缓为何还要鸣冤叫屈?
·令计划是传说中的冷血动物?
·朝鲜士兵枪杀中国夫妇该当何罪?
·什么东西让广州“巨蝇”不敢升官?
·“反贪局长”搂着女人如何反贪?
·章子怡不愿再拍动作戏有何隐情?
·看A片、强奸如何成为优秀教师?
·王岐山怒批书协预示谁该小心了?
·季建业法庭陈述的最大漏洞
·61岁官员逼25岁美女结婚底气何来?
·中纪委女处长为痛批干部隐瞒婚情?
·河北高官梁滨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好?
·令计划之妻吃空饷害惨了毛晓峰?
·银行行长惨死背后有何隐情?
·中纪委官员空降安徽谁该发抖?
·两干部车震,到底是强奸还是通奸?
·朱镕基变身慈善家让谁蒙羞?
·中国富人为何要到法国巴黎嫖妓?
·春晚小品涉嫌抄袭让冯巩晚节不保?
·“寡妇年”到底能不能结婚?
·王菲在大昭寺前磕头目的何在?
·“京城首贪”遭遇“李鬼”背后的疑问
·吴王孙权为何迷恋鄂州?
·习近平回击一大流行谬论让谁汗颜?
·少将谈郭正钢剑指其父母暗示什么?
·《家暴法》将让中国女人的遭遇更惨
·高官遭记者冷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谢新松和仇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岳飞的《满江红》是如何写就的?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梁子湖之美方能成就武汉之大
·郭正钢为何爱上不漂亮的吴芳芳?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山西高官病亡后被踢出党警示了谁?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侯耀华等明星为何做虚假广告上瘾?
·郭伯权自己为何不主动下课?
·湖南纪委暗访消息泄露又因“内鬼”?
·湖南官员办公室里向女性“开火”?
·业主维权惨遭镇压说明了什么?
·苏树林的妻子何以身份成谜?
·习近平致金正恩的贺电藏何玄机?
·李东生跟周永康有啥特殊关系?
·赖昌星获保外就医会不会犯众怒?
·层出不穷的爆炸暴露了中国体制性弊端
·拔掉校园KTV的底裤怎能放过嫖客?
·点评《刑法修正案》中的五大罪
·郭伯权被二度免职意味着什么?
·中海油纪检组组长缘何猝死?
·“广西虎”余远辉跟令计划妻什么关系?
·周永康弟媳为何能使唤市委书记?
·上海首虎落马后韩正为何要这样说?
·中纪委为何在光棍节拿下北京母老虎?
·哲人其萎,浩气长存——深切哀悼和缅怀于浩成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家信访局为访民画饼充饥

   从今年7月1日开始,国家信访局全面开通网上信访服务,在开通之前,中国国内媒体便提前对此进行了预报,这使得原本并不知晓这一信息的访民如获至宝,纷纷在开通之日涌向信访局网站反映情况。实际上,早在2008年底,新华社就曾报道称国家信访局将在次年元月1日开通网上信访服务。直到今天才全面开通网上信访服务,足可见得中国官方机构办事效率之低下。
   
   中国的访民早就数不胜数,几乎每天都有新的访民出现,这就导致信访部门的接待任务日益繁重。只要是工作日,在国家信访局门前以及其它机构的信访窗口前排队的访民就犹如长龙,很多访民需要等上大半天的时间才能得以跟工作人员面对面,一些访民在排队的过程中就被截访人员拧走。
   
   现实信访的确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访民需要舟车劳顿,很多都是千里迢迢地赶往京城,其间需要花费不少差旅费。而信访部门则是需要安排大批的工作人员负责接待工作,即使工作人员很多,可对于庞大的访民队伍而言仍然是杯水车薪。虽然部分访民的问题得到了信访部门的重视,但是,地方政府依然我行我素,这就导致了访民的重复上访,旧访民没走,新访民又来了,访民数量不与日攀升才怪。


   
   互联网给中国带来了新气象,如今,网络诉冤、网络反腐风生水起。一大批贪官因为网络反腐而乌纱不保和锒铛入狱,而网络诉冤者问题得到解决的却寥寥无几。前几年,国家预防腐败局的网站开通举报功能,结果跟国家信访局网站一样,第一天就因为访问人数过多而瘫痪。
   
   据《第一财经日报》6月30日报道,此前国家信访局的国家投诉受理办公室的受理范围,基本围绕“三农”、社会保障和城乡建设等方面,放开投诉受理内容之后,将依据信访条例的规定,放开到所有事项。报道同时引述信访局局长舒晓琴表示,此举旨在拓宽上访渠道,增强信访局的公信力,将做到“事事有着落,件件有回音”。开通网络信访,的确是顺应时代需要的举动,能节省很多资源,值得舆论肯定,但其效果却广遭质疑。
   
   众所周知,在当今访民群体中以中老年人居多,能熟练掌握电脑使用方法和运用互联网的访民所占比例很小。很多访民都只知道写信、面对面反映问题,用电话反映情况时的表达能力都很差。国家信访局网站刚开通网上信访功能就遭遇瘫痪,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可以肯定的是,在偌大一个中国,遭遇不公正待遇的民众数量远比访民数量庞大,很多访民在蒙冤受屈之后都选择了忍气吞声,因为他们还要工作,要养家糊口,实在没有闲暇远赴京城上访。如今,看到国家信访局开通网络信访,自然会感到眼前一亮,上去注册和反映问题就顺理成章了。
   
   面对国家信访局网站的瘫痪,网上充斥着冷嘲热讽。一些网友称,网站瘫痪是由于潜在的访民数量众多。而另一些网友则认为,政府使用的服务器在第一天就无法处理网络流量,这是没有诚意的表现。而更多民众的担忧来自于对这个实名系统的质疑,以及访民的隐私能否受到保护。
   
   中国国家信访局的主要职责是处理国内民众和境外人士来信来访事项;反映来信来访中提出的重要建议、意见和问题;综合分析信访信息;协调督导解决重要信访问题;指导全国信访工作。由此看来,这个机构作用很大,但是,事实上,没有多少访民可以正真通过它解决问题。
   
   其实,打从国家信访局成立的那一天起,很多人便料定,不管其负责人是否愿意,这个机构都注定沦为一个花瓶机构。因为该机构没有实权,地方政府想买账就买账,不想买账你也没辙,遭遇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可以说是必然的。国家信访局的成立,其实已经说明了中国没有民主,没有人权,没有法治,而所谓的人民政府也只是为人民币服务的政府,与“为人民服务”无关。
   
   如今的中国,之所以访民如恒河沙数,根本原因还是因为官员的权力不受监督和制约,官员与民争利。要解决访民的问题,就意味着要剥夺官员们的既得利益。利益这东西,官员吞进去容易,要他们吐出来比登天还难,更何况还有可能让他们丢掉乌纱帽呢?信访部门绝对不可能为大多数访民解决问题,因为要解决问题最终还是得地方政府点头。
   
   国家信访局的尴尬处境,可以说是众所周知的,其负责人应该更是心知肚明。既然这样,他们为何还要开通网上信访呢?显然,不外乎两种原因,一是在现实中接访已力不从心;二是要帮助新一届领导班子打造亲民形象。只可惜,出师未捷身先死,网络信访刚一上马就因为技术问题偃旗息鼓,亲民形象没打造出来,反而打造出了丢人的形象。
   
   虽然国家信访局的网站被挤爆了,但是,据北京维权人士邢建深观察,在京访民与以前相比并没有出现人流减少的情况,而网上信访对于老访民的帮助也并不大。其实,要说网上信访有什么好处,最大的好处可能就是避免了访民遭遇暴力截访,而效果绝不可能比现实上访好,解决不了的问题即使得到了高层官员的关注也未必能解决。
   
   网上信访实际上是国家信访局给访民画饼充饥,不仅不是访民的福音,还可能为地方政府按图索骥搜集访民信息提供便利。从中央到地方都有信访部门,景象蔚为大观,然而,事实证明,这种机构既不能治标更不能治本,要标本兼治,还是得实行宪政民主,让民众票选官员,当官员的政治生命不由上级官员决定时,他们还会将访民当贱民对待,当皮球踢来踢去吗?还需要信访局这种花瓶机构吗?
   
   2013年7月2日
   
   原载《民主中国》
(2013/07/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