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散文] 艾老师]
罗列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想起我的老板
·记一位邻居的死
· 那草叫落地生根
·我看陈光诚与高智晟事件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 燃烧的罂粟》序
·2006年我最感谢什么?
·2007年我最想读的十本书
·我为什么会在声援陈光诚先生的请愿书上签字
·燃烧的罂粟[1—5]
·燃烧的罂粟[6——10  ]
·燃烧的罂粟[11——15 ]
·燃烧的罂粟 【16——20】
·燃烧的罂粟 【21——25】
·燃烧的罂粟【26_30】
·燃烧的罂粟【26_30】
·河,车,吉米•卡特及其它
·燃烧的罂粟【32——35】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散文] 艾老师

罗列

    好多次我都想写一下艾老师,可每一次拿起笔,我又不得不放下,我想起为尊者讳这类古训。

    艾老师是个子矮的那种,不到1米60,说话很有些东北口音,二十多年前他教我高中语文且是班主任,那时我知道他文笔很好,写过一首诗曾在省电视台获奖,那首诗和抗联有关,全诗我没读过,现在看,那首诗政治色彩很浓,可在中国这个环境,不这样写获奖的可能性极小。他自己告诉我们,当时我们这里的电视台想调他去,但教委不放他。

    听别的老师说,艾老师的经历很是坎坷,他一出生,父亲就已经死了,是活动在我们这一带共产党郑家力部1946年执行的。——他自己说,他母亲告诉他,他父亲活着的时候,曾帮共产党抗联武装李延禄、赵尚志部弄过药品和粮食,李延禄冯仲云在我们这一带活动时还曾到他家吃住过。事实上,别人告诉我,他的父亲在抗战胜利后曾任我们这里国民党第一任书记,而且也主要是这个原因被共产党所弃——我曾经推测,他父亲极类黑白两道都混得开的人物——共产党郑家力的翻脸,很可能是想掩盖某种事实,因为据说共产党在我们这里活动的部队,曾经与土匪或者是日本人达成某些秘密协议,牵头者就是艾老师的父亲。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后期,艾老师高中毕业后,因为家庭成分的关系,无法被大学录取,只能回乡务农——后来先小学、后初中、再高中的当老师,他教我且当班主任时是1989年,那一年北京城山雨欲来,当然也会波及到我们这里,艾老师劝诫我们,“现在千万别分心,你们面临的首要任务是考大学,高考就在你们面前……”

    2005年,艾老师退休了,最大愿望还是平反自己的父亲,他经常来往于史志办图书馆和档案办之类,经办他父亲案子的人证物证都极少——共产党定的案子,一般老百姓能翻过来吗?

    退了休的艾老师在社区溜溜达达,捡些矿泉水瓶和废纸壳之类的东西卖,我劝他,“有你的退休费够我师母你俩用就可以了罢!还捡这玩意干啥?”艾老师说,“反正闲着也没事,顺手捡了些,我也不管别人怎么说——”

    可是有一天,别人告诉我,“你看艾老师,平时捡些废纸壳也就拣点吧,怎么还把身子探进垃圾箱里掏东西——”刚开始我听到这消息时还不太相信,直到有一天我亲眼看见,我赶紧从垃圾箱旁绕过去!而且,从那之后我还听说,艾老师因为捡矿泉水瓶,与下面社区一个靠吃低保生存的老太太吵吵起来,那老太太不满地说,你还老师哪!不嫌磕碜,与我抢这点东西!……

    因为同住一个社区,和艾老师见面的机会也较多,一般情况下,我是和他打完招呼马上就离开,要不谈不几句,他就会把话题转向旧事,“我得赶快把我的父亲的事写出来,他太冤了,历史上岳飞袁崇焕都很冤……”

    每次我想到或看到艾老师在垃圾箱旁扒拉垃圾拣废品的身影,我都会感到悲哀,为他,为我自己,也为这个时代……他能把他父亲的事都写下来吗?写出来后又会怎样?我想问他,又不忍!

    ——初稿于2013年7月10日

    ——2013年7月25日录于《博讯》博客

(2013/07/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