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72)]
拈花时评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zt-前苏共腐败没落的内幕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中国农民调查(1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72)

勞動節告全國勞工同胞書
   
   ——————————————————————————–
   
   內容來源:卷三十三 書告

   
   隸屬章節:書告\中華民國四十三年
   
   版面原件:第83頁,第84頁
   
   〔第83頁〕
   
   ——中華民國四十三年五月一日——
   
   〔要旨〕
    一、自由區勞工同胞,歷年來對於反共抗俄的貢獻,值得嘉慰。
    二、勞工同胞應以兄弟急難與手足相依之情,來解救大陸的奴工同胞。
    三、自由區勞工同胞,應增產反共;大陸淪陷區勞工同胞,則要怠工反共。
   全國勞工同胞們!
   〔本文〕
   
    今天是中華民國四十三年的「五一」勞動節。我們自由區勞工同胞,歷年來擁護政府,奉行國策,辛勤增產,努力肅奸,對於反共抗俄戰爭的貢獻,實與我國民革命軍戰士在戰場上犧牲奮鬥的功效,是一樣的偉大,這是值得特別嘉慰的。
    但一眷念到我大陸淪陷區的勞工同胞,慘遭朱毛奸匪「勞動改造」,奴役迫害,竟使神聖的勞工,成為待決的流犯,甚至更以「連續號碼」來代替每一勞工與其生命相聯結的人名,抹殺我們中華民族五千年來血統所繫的姓氏,都要在他奸匪所謂「五大工程」的鞭笞之下,接受他重壓垂死的苦役,並以不可計數的丁口,輸送到俄境西伯利亞與東歐共產附庸國,出賣其汗血,乃至斷送其整個的生命。勞工同胞們!我們今日的大陸,不只成為慘酷無比、暗無天日的「奴工營」,而且已成為世界上販賣人口「毋須取償的勞動力」的所在地。奸匪朱毛從前以欺騙勞工為其擴張叛亂、出賣民族的資本,現在竟與我全〔第84頁〕國勞工專心為仇!而對我大陸勞工同胞的出賣、轉售、迫害、屠殺,更是變本加厲了!我自由區的勞工同胞,應該知道,我們勞工的生死安危與利害榮辱,是與大陸陷區的勞工同胞,休戚一體而不可分的。我們必須以「兄弟急難」與「手足相依」之情,來解救其在朱毛奸匪壓迫垂死的奴工同胞,使之還我自由勞工之身,都能共同享受此神聖光榮的佳節,纔算是盡了我們自由區勞工同胞的責任。這是我們今日紀念勞動節的時候,人人所應抱定唯一的目標和最大的決心。
    中正今日所要為我自由區勞工同胞勉勵的,就是我們為要達成以上解救大陸淪陷區的勞工同胞的目標,只有一個方法,就是增產反共!增產反共!更要為我大陸淪陷區勞工同胞勉勵的,亦只有一個方法,就是怠工反共!怠工反共!
    總之,自由與奴役的把柄,皆操在我們勞工同胞的手上;光明與黑暗的抉擇,亦繫於我們勞工同胞的自身。務期我們全國勞工同胞,共同一致,協力互助,增產報國,肅奸反共,來達成我們拯救大陸全體同胞的使命。
   
   為救濟大陸水災難胞告海內外同胞書
   
   ——————————————————————————–
   
   內容來源:卷三十三 書告
   
   隸屬章節:書告\中華民國四十三年
   
   版面原件:第85頁,第86頁
   
   〔第85頁〕
   
   ——中華民國四十三年八月二十五日——
   
   〔要旨〕
    一、此次大陸遭受空前未有之水災,千萬同胞瀕於家破人亡的痛苦絕境。
    二、國內外同胞要軫念大陸苦難同胞,以實際行動積極展開拯救工作。
   〔本文〕
   
    中國大陸同胞現正遭受近百年來空前未有之嚴重水災,江、淮、河、漢以及珠江等沿岸產米區域,均遭淹沒,即共匪亦不諱言各災區域內千百萬人民業已無家可歸,亟待救濟。此次災情以長江流域最為慘重,該區武漢水位竟超過以往之一切紀錄。
    此次水災之造因,無庸贅述。千萬同胞業已家破人亡,在水災繼續汎濫中,遭難人數更將激增。我大陸同胞生活本已嘗盡迫害壓搾之痛苦,在共匪厲行徵糧計畫之下,所有農民存糧,均被攫奪無餘,故其此次遭受災難更為慘烈。
    我大陸災胞救濟總會,鑑於此次大陸災情之嚴重,業已發起捐獻糧食及其他賑品運動,藉以援助急待救濟之災胞,並正會同各慈善團體積極進行,務期以最迅捷之方式,將各項賑品送發汎區災胞。
   
    余謹以至誠,籲請國內外之各地同胞,軫念我大陸同胞之慘境,務對中國大陸災胞救濟總會予以一切之支持;吾人平日對於在水深火熱中之大陸同胞,固無時不在懷念之中,但今日更須以實際行動積極拯救。
   
   〔第86頁〕
   
    余更願本人道立場,向我外國友人及國際各慈善團體呼籲,對吾人分送汎區災胞之賑品,設法假以援手,務使我大陸受災同胞,均能獲得迅速之救濟,則感激之懷,實不啻中正身受而已。
   
   中華民國四十三年國慶
   紀念告全國軍民同胞書
   
   ——————————————————————————–
   
   內容來源:卷三十三 書告
   
   隸屬章節:書告\中華民國四十三年
   
   版面原件:第87頁,第88頁,第89頁,第90頁,第91頁,第92頁,第93頁
   
   〔第87頁〕
   
   ——中華民國四十三年十月十日——
   
   〔要旨〕
    一、大陸同胞,更加深陷入了奸匪的血淵。江淮河漢四大流域的億萬同胞,正漂沒無依。
    二、匪所謂的過渡時期總路線,就是要把大陸同胞,過渡到更黑暗、更奴役的一條絕路。
    三、奸匪正推向一個新的戰爭。
    四、奸匪覆亡的開始。
    五、全體軍民趕緊要從戰鬥中動員起來。
    六、光復時期政府所堅持的民主自由的基本原則:
      (1)根據憲法,保障人民一切自由和權利。
      (2)現有農地,準其繼續耕種。
      (3)積極扶植勞工組織,保障勞資權益。
    七、勉勵大陸同胞,忍痛待變,擴大游擊武力,建立敵後政權,配合國軍反攻。
   〔本文〕
   
    自從 國父領導國民革命,創立興中會,到今天已經是六十年了。辛亥革命開國直至今日反共抗俄的戰爭,也有了四十三年!大家都知道,我們這次反共抗俄的戰爭,乃是國民革命決定成敗的最後一次戰爭,也就是我們國家存亡、民命續絕所繫的最後一次戰爭,現在這一個戰爭,就將要臨到決定的關頭了,我們全體同胞,必須以同仇禦侮的愛國精神,和堅忍不拔的革命行動,來爭取這最後勝利,以發揚我們中華民國雙十節開國的無上光榮!
   
   〔第88頁〕
   
    我們在今日國慶紀念日,首先所想念?的,就是今年這一年,大陸上同胞,以及自己的父母子女、兄弟姊妹、親戚朋友,更加重了「水深火熱」地陷入了俄寇傀儡——奸匪朱毛的血淵之中。此種悲痛憂憤,不知所止的無限心境,真是不可言喻。
    五年以來,奸匪始終得意忘形地宣傳其學習他主子俄共的經驗「根治淮河、黃河與長江的偉大工程,永遠不遭水災」;到今夏卻使這江、淮、河、漢四大流域的洪水,同時決堤崩潰,十二個省區以上,都變為一片汪洋,億萬同胞,饑凍待斃,漂沒無依。悲乎!今日匪區裏這樣天怒人怨造成了空前未有的天災人禍,究為何故?同胞們!這就是他們所謂「代表和維護人民切身利益的共產黨,正領導著人民建設自由幸福的生活所創造的奇跡」,亦就是他們所誇耀的所謂「農田水利建設偉大的成就」,和「人民物質生活水平的提高」。
    正當大陸遭遇到這樣悲慘無比的災禍時候,奸匪朱毛對我們苦難同胞,當然是無動於中,但是萬不料他喪心病狂,還要強迫我們男女同胞,走它一條所謂「過渡時期的總路線」。大家知道,他所謂「過渡時期」,所謂「總路線」,就是要把我們大陸同胞,過渡到更黑暗更奴役的一條絕路,使他更進一步地成為俄帝所謂「蘇俄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是「牢不可破」「緊密聯合」的一個整體。換句話說,這就是奸匪朱毛要把我們大陸的人民和土地,整個的過渡到共產帝國——歸併為蘇維埃聯邦之一的赤色屬地!同胞們!我們就能讓它這樣「過渡」下去嗎?我們竟能忍受著這樣亡國滅種下去麼?不,我們一定要趕緊起來,團結奮鬥,迫使其過渡到他俄匪共同覆亡滅絕為止!
   
   〔第89頁〕
   
    五年來臺灣海峽和大陸沿岸,我們固然是沒有停止過反共戰爭,不過以往的這些戰爭,乃是一個長期的戰鬥中連續的局部戰役而已;可是現在奸匪不惜冒著一個新的危險,推向到一個新的戰爭,正在對著我們臺灣外衛金門和大陳各島嶼挑起戰爭,而且他們正在大聲地喊著「一定要解放臺灣」,而俄共頭子們也明目張膽的正為奸匪「盡力支援這一戰爭」來幫腔。俄共頭子說:「解放臺灣的願望,對蘇俄是親切的」。這個戰爭為什麼對他蘇俄是「親切的」呢?用它自己的話來說,就是它因為最怕臺灣成為進攻他在中國大陸的赤色殖民地,以及反抗其奴役亞洲十一億人民的軍事基地,因此俄共頭子們更要強調地說,它們要支持奸匪「為進一步鞏固和發展而鬥爭」。它這個所謂進一步發展,進一步鬥爭的範圍,它決不只是「解放臺灣」吧!它必將發展到「解放亞洲」各個民族,乃至於「解放全體人類」,這「解放臺灣」只不過是「先給整個世界重重的打一鐵鎚」而已。大家回想一下,五年以來,正由於大陸被俄帝傀儡朱毛竊據以後,即有韓戰的突起,後來,又由於韓戰的停火,旋即就有越戰的擴大,最後復由於越戰的停火,他們馬上就爆發了金門和大陳戰爭的火花。
    同胞們!奸匪究竟是為什麼要挑起今日金門與大陳的這樣戰爭火花?這個火花,究竟是奸匪發展的信號呢?還是奸匪覆亡的喪鐘呢?須知這是奸匪朱毛受他主子俄帝的指使,三十年來,他們處心慮積要想併吞整個中國的最後一?,因為金門、大陳以及臺灣、澎湖等百餘個島嶼,如果其中有一個不能被他併吞,就是他不能併吞整個中國。這樣,不僅是他們不能真正統治中國,而且他們侵略亞洲的陰謀顛覆和「解放進軍」的「世界革命運動」終將為我們所擊破,而他們在亞洲唯一的走狗——共匪朱毛最後自必〔第90頁〕為我們國民革命軍所剿滅。因此,他們無論主奴都不惜冒著任何危險,必須侵略這亞洲和太平洋民主前哨的堡壘。把我們中華民國加以最後一擊,將臺灣及其外衛島嶼整個被他吞沒以後,方得甘心,否則,他們終是如芒在背,朝夕不安的。而且在實際上,今日已演成了他們這樣朝不保夕的現狀,這亦就是他們前面所謂「為進一步鞏固的戰鬥」之所由來者。由他這一句話裏頭,更可證明其傀儡共匪今日不祇是沒有統一中國,而且亦不能統治大陸,乃是一個極不鞏固而搖搖欲墜的「假草人」。這是他們俄共頭子自己所明白承認的事實。如果他對我們這最後一擊不能成功的話,那他們三十年來侵略整個中國的「偉大成功」,就將要一旦付之東流,化為烏有了。所以我以為它們侵略臺灣及外衛島嶼,雖是冒險的,而且明知這是他死路一條,但是他要實現其併吞亞洲統治世界的傳統政策,除此冒險之外,再無其他途徑可尋了。可是他這一冒險,必然是他們覆亡的開始,也是他們侵佔大陸五年的一個總結算。因之,我還要對全體同胞說一句話——這句話,亦是你們每一個人所存在心頭,要問我的事——就是「奸匪朱毛究竟什麼時候滅亡」?我可以簡單的答覆說:奸匪朱毛滅亡的時辰,就是他公然的進行其所謂「解放臺灣」的一天;奸匪滅亡的道路,也就是他大舉地來侵犯我們這個反攻基地的臺灣,以及我們臺灣外衛一連串島嶼的「解放進軍」路線上。同胞們!他們為著要完成統治工作,亦為著與消除其對我們反攻大陸的恐怖,所以他們是一定要來進犯我們的,而且是一定會來進犯我們的;如果有人看共匪叫喊「解放臺灣」為一種虛聲恫嚇,甚至看作是共匪「夜行吹哨子」的話,那一定是會陷入嚴重的錯誤,必致引起不測的災禍。須知共匪是早有準備,而且是亦有這個力量,因為他們裏面就是俄帝,如果這一次他們來侵犯〔第91頁〕我們只看作是共匪的單獨行動,那我們真是太簡單,太不認識敵人的真相了。尤其是今日的武器與交通進步的程度,如果拿上次太平洋大戰開始時期比較,仍把今日的金門和大陳認為僅是臺灣的一個前哨站,那我們真是太天真,太不瞭解這次戰爭的實質了!若是大家這樣不警覺不透徹的看法,那就會重蹈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時期的覆轍,將被敵人先發制人的來一個致命的打擊。但是大家不要因此誤會,以為我們害怕敵人來進犯,所以我作此警告,應該知道我們不只不怕敵人來進犯,而且我們熱望著他們能早一天來進犯,就可使他們能早一天得到安心瞑目。所以我們今天所怕的,倒是他們竟不敢冒險,不肯渡海來犯,那將如何?同胞們!漢奸必亡,侵略必敗的原理,是永不會改變的;奸匪朱毛倒行逆施賣國害民的萬惡罪行,其滅亡的命運,是早已注定了!絕對無法逃避的!遲早不過只是時間問題,而這個時間是不會過久,亦不會太遲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