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小议马云触碰六四]
江棋生文集
· 关于希望在国内自然科学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的申请
·春 华 秋 实
·历史将记住这一幕
·给司法部长张福森的一封信
·给儿子的一封信
·给母亲的一封信
·给狱政科长的一封信
·一生说真话——我的保证书
·附记: 出狱纪实
·五、文 选:两小段节录语
·重要的是奠定民主社会的基石——六四5周年感言
·一部分人先自由起来
·中国需要更深刻的思想解放
·在全美学自联2003年度自由精神奖颁奖典礼上的答词(中、英文本)
·我所亲历的八九民运片断
·写在六四15周年前夕
·也说邓小平
·附录一:捍卫汉语世界中人存在的尊严 傅 国 涌
·附录二: 在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2001年度杰出民主人士奖颁奖典礼上的致词 童 屹
·附录三:江棋生何罪之有! 王 丹
·中国有人公开挑战杨振宁诺奖成果
·江棋生本人简介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
·江棋生:有人第二次冒用我的邮箱对外发电子邮件
·江棋生本人简介(英文)
· 说真话的自由
·一个持不同政见者的思考
·台湾政治转型意义试析
·台湾选举制度及大陆选举制度变革刍议
·也论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
·《和平宪章》之我见
·在清明节的光天化日之下
·诉诸公民意识 争取首要人权
·欲 与 王 山 对 话
·让我们尊重逻辑
·为不稳定性正名
·建 设 性 断 想
·从陈希同下台说起
·中国社会正在自我解放
·一封给友人的信
·拒绝谎言:灵魂的生存权
· 我看一国两制与中国统一
·天怒有余 民魂不足
·致联合国人权工作小组的公开信
·江棋生访谈录
·善待中国的母亲河——长江
·公民运动:通往自由之路
·五四前夕读报随想
·就科索沃问题我说三个不
·江泽民的新衣
·聊 说 十 六 大
·神州之大缘何容不下一个鲁迅?
·我的心路历程(一)
·我的心路历程(二)
·我的心路历程(三)
·我的心路历程(四)
·一幅老照片
·给何频、高文谦先生的信
·公民意识、公民行动与中性互动
·呼唤良知 打破沉默
·人权、特权与分权
·蒋医生,我在等你的电话
·悲情悼紫阳
·一次迟到的吊唁
·从官方拒不批毛说开去
·给伯恩斯坦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和台湾同胞说个事
·怀念耀邦 拥抱自由
·痛悼宾雁先生
·猴年马月搞普选
·汲取文革教训 不容践踏人权
·人自重 人重之
·就林牧先生猝然逝世发出的唁电
·林老与三份历史性文件
·与林牧、马晓明和汤致平在大雁塔下的合影
·大雁塔见证了一段难忘的经历
·岁末读书随想
·为邬书林一辩
·再评温家宝的《同文学艺术家谈心》
·法国记者并没有误解温家宝
·一个老三届人的春日感怀
·拒绝遗忘:我与六四抗暴者的二三事
·回首,为了重新出发
·关注六四抗暴者
·一国良制 人间正道
·与“左派”过招,和谢老商榷
·评点历史唯物主义
·老包,一路走好
·包遵信葬礼缺席者声明
·周钰樵先生的这段话与事实不符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一生说真话》——江棋生文集
·一吐为快迎新年
·让奥运宗旨长驻中国
·庸医马克思
·写在“两会”前夕
·简评温家宝答记者问
·左得出奇的青岛二中校方
·黄金72小时中的痛上加痛
·我与天安门母亲共命运
·六四夜,我们抗议警方对刘晓波先生施暴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改变自己的活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议马云触碰六四

   
   
   
    江棋生
   


   
    今年5月30日,香港《南华早报》记者刘怡对中国互联网风云人物马云作了专访,该报中文网于7月13日刊出相关访谈笔录,内中引述了马云的话:
   
    一家公司的CEO,无论是阿里巴巴事件也好,无论是支付宝的拆分也好,你在这个当口上,好像邓小平在“六四”当中,他作为国家最高的决策者,他要稳定,他必须要做这些残酷的决定。这不是一个完美的决定,但这是一个最正确的决定,在当时是最正确的决定。任何时候,一个领导者是必须要做这样的决定。混日子,那谁都可以不做决定的,那就这不叫管理了。
      
    马云这段话激起千层浪之后,美国《华尔街日报》根据阿里巴巴集团提供的录音材料,于7月22日刊出马云谈话如下:
      
    一家公司的CEO,无论是阿里巴巴事件也好,无论是支付宝的拆分也好,你在这个当口上——好像邓小平在“六四”当中,他作为国家最高的决策者,他要稳定,他必须要做这些残酷的选择——我上次讲的,这不是一个完美的决定,但这是一个最正确的决定,在当时是最正确的决定。因为你不做这个决定麻烦就大了。任何时候,一个领导者是必须要做这样的决定。混日子,那谁都可以不做决定的,那这就不叫管理了。
      
    对照上述两个版本,《华尔街日报》版比《南华早报》版多了两句话:“我上次讲的”,和“因为你不做这个决定麻烦就大了。”鉴于迄今未见《南华早报》编辑部对《华尔街日报》版提出异议,我将怀着应有的善意,把《华尔街日报》版作为依据,来展开自己的分析和论述。
    7月13日的《南华早报》版,让人们板上钉钉地见识的是那样一个马云,他以堪比当年何新的调门,高分贝地赞扬邓小平的六四镇压决策。那样的一个马云,其引爆众怒、自招拍砖,乃是当然之事。而审视《华尔街日报》版,则的确存在对马云的本意作出不同解读的空间。因为他“上次讲的”,很可能就只是指他本人于2011年所作出的商务决定,那个决定“不是一个完美的决定,但这是一个最正确的决定,在当时是最正确的决定。”这样一来,说马云无耻地赞扬六四屠杀“是一个最正确的决定”,说他这么做是向当局刻意示好、出卖灵魂,的确就站不住脚了。
     除了多出那两句话之外,《华尔街日报》版的其余内容,可以说与《南华早报》版完全相同。那么,《华尔街日报》版给出了一个什么样的马云呢?《华尔街日报》版清楚地表明,对待六四镇压,马云并不持谴责反对的态度,而是持理解肯定的立场。关于这一结论,谁都能从文本本身直接读出来;此外,还可加上一个至为简单的推理:如果马云对六四镇压持谴责反对的态度,他怎么可能在刘怡仅仅要他在商言商的时候,主动地去拉一党专政大师兼六四屠夫——邓小平为自己站台呢?
     六四事件24年来,人们并未见到中国当局对六四镇压怀有什么罪感;但是,官方那一付干了缺德事、亏心事因而一直躲闪、掩盖六四的样子,是任谁都能看出来的,智商不低的阿里巴巴前首席执行官马云当然并不例外。然而,在公开场合一向对六四三缄其口的马云,这一次为什么会主动去触碰六四呢?
     《美国之音》的海涛先生对此给出了他的看法。海涛说,在阿里巴巴集团筹备海外IPO时期,马云这个精明的商人故意去触碰六四这个敏感话题,是他惯用的一种吸引眼球的商战公关策略。我和海涛是多年的老朋友,不过,我愿意坦率地说,我不这么看。我觉得更为可能的是,马云在接受系列专访自诉心曲而致弦动情动时,没有管住自己的嘴巴,不经意间滑离在商言商的既定套路,脱口而出,直触六四。当然,我这么说并不意味着马云对邓小平六四决策的肯定,是心血来潮时的突发之念;相反我认为,这是他内心早有定评后的真实流露。我相信,他在私下场合早已作过类似的表述。
    关于邓小平的六四决策,我和马云一样,也早有定评,并有公开言说。不过,我的认知与马云的认知根本不同;我认为,动用全副武装的军队去屠杀手无寸铁的平民,无论当时还是现在,都没有任何理由,也不能找任何借口。我的论证就是一句话:如果为了局面的“稳定”,邓小平可以残忍地下令屠民清场,那么,为了人种的“优化”,希特勒岂不就可丧心病狂地剿犹灭犹?!
    人类文明已经迈入这样的时代,在对种种深重的人性灾难进行深刻反思之后,一种普世的共识已在全球形成和传播,那就是:每一个人仅仅作为人,就应享有不可侵犯的尊严和权利;不能允许任何人以各种崇高的名义去践踏人的尊严和权利。不少人都在说,当下中国迫切需要达成基本的民间共识。我认为,上述共识就是最为根本、最为紧要的了。而且我确信,这条共识在中国的真正确立,将成为中华文明进化史和复兴史上一块空前伟大的里程碑。试想,当这条共识被确立之后,文革那样的极权灾难还会被遗忘和扭曲吗?还会有那么多国人为文革叫好和招魂、为薄熙来鸣冤叫屈吗?当这条共识被确立之后,六四屠杀那样的反人类罪行还会被掩盖和淡化吗?还会有马云等人为其涂上“合理性”和“正当性”的油彩吗?当这条共识被确立之后,还会有迎合当局、舔菊权贵的胡鞍钢等“学者”公开为“集体总统制”唱赞歌,为“人民社会”披彩袍吗?……当这条共识被确立之后,还会有那么多国人去做明君梦、清官梦和侠客梦,而不是去做公民梦、自由梦和宪政梦吗?
    最后,关于“麻烦”问题,我的看法也与马云截然不同。我认为,只要一天不确立上述基本共识,不解决“中国现代性的最根本问题,即建立民主宪政制度的问题”(郭建教授语,见《炎黄春秋》2013年第7期第39页),中国的“麻烦就大了”,就会一直很大,很大。
       2013年7月27日 于
       北京家中
   (自由亚洲电台7月29日播出)
(2013/07/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