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理查德, 火车晚点 ]
井蛙文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理查德, 火车晚点

   理查德, 火车晚点 井蛙
   
   就像蝴蝶在光影下跳裸体舞
   看见自己的身体不断向右
   


   让麻痹的手指够得着墙上一幅静物
   理查德就在翅膀的右边
   
   一只静止的卑梨还在相同的地点忘记时间
   
   那些从来不被看重的颜色是不存在的
   时间不在城市的中心也不在边缘
   
   每个夜晚理查德一人躺在沙发上喝茶
   这样的夜晚一杯茶想象没有颜色的火车在赶路
   
   理查德噩梦醒来的凌晨两点谁都不在黑暗里与他碰面
   他一人紧紧抱着葡萄牙吉他疲倦入睡
   
   晚点,晚点
   来不及赶到蝴蝶飞舞的地方天色已暗
   
   在这光亮结束前它又飞往另一处光亮
   理查德最终没能遇上蝴蝶
   
   他低下头辨认左边与右边的缝隙究竟藏在何处
   你,为何总是忘记时间究竟在哪里
   
   不是晚了就是太早
   他醒来时还是凌晨两点没有一辆火车经过
   没有一个人像他那样在等时间过去也在等它回来
   
   火车笛鸣而过时一定会留下动听的葡萄牙乐曲在蝴蝶的翅膀上
   即使一切颜色丧失但还有声音可被捕捉
   
   理查德一定能挽救所有看不见的色彩
   只要火车在恰当的时间与蝴蝶在影子下重叠成另一个理查德
   
   这样就能找回火车丢失的记忆
   谁在哪个方向上静止成一幅静物卑梨都会在墙上继续活着
   
   耳朵都能听到葡萄牙人的音乐在水中响起
   
   不再只是慌乱的飞虫无从着落
   一盏灯亮了另一盏也会亮起
   
   火车在理查德熟睡的影子下看见蝴蝶向着自己奔来
   死亡最终没能与时间好好呆上一会儿
   
   凌晨两点的沙发上无人喝茶
   
   一个人像一只鸟与另一只鸟互不相识
   
   
   2013年7月3日
   CHINA HILL
(2013/07/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