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已有2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家庭教会
·SOS:西安访民康素萍在北京的求救信
·北京“爱契”家庭教会遭骚扰 “圣爱团契”遭取缔长老致函两会
·陕西西安康素萍在京被截纪
·陕西西安康素萍在京被截纪
·恐怖维稳,康素萍连续遭房东驱赶
·徐永海: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徐永海: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徐永海: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基督徒于艳华遭受警方重复处罚
·徐永海: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北京家庭教会带领人徐永海 确定遭刑事拘留
·涉通州教案 张海彦精神病医院获释
·声援许志永刑拘加精神病院,张海彦获释后感谢党的培养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
·维权人士赵广军、王素娥从丰台看守所获释 
·徐永海: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蒙难者徐永海的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居小玲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徐彩虹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吕动力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张海彦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张海彦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取保候审决定书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1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2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3
·教案蒙难者杨秋雨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2)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3)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2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2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3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4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5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6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7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8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9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9
·辽宁上访维权人士王春梅被逮捕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0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0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1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1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2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3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4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5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6
·大连访民王亚新意外死亡,北京维权人士葛志慧呼吁关注
·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2014-5-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2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3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4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4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5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6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7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8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9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9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0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0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1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2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3
·胡石根长老近一年来的施洗圣礼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您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和祈祷的照片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6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7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8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9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已有2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已有2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3年7月11日
     
     今天,董继勤弟兄来到我家,表示要代替正在狱中坐牢的妻子、中国著名维权人、已经三次坐牢的倪玉兰姊妹,在《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上签名,为此,到现在为此,已经有21人参与公开信的联名了。
     
     自7月1日,我写了《已有1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并将它和《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发表后,至今10天过去了,在这10天中又有10人参与联名,现已有21人,在这21人中,既有信主多年的主内肢体,也有刚刚来到教会的慕道友朋友。即有北京的主内肢体,也有外地的朋友。
     
     在这10天中,也有一些批评的意见,如一个名为“dancingdoves”的朋友(也可能是肢体)就写到“在徐永海这篇文字有些啰嗦了,而使得重复多次,又好似葛培理一人好心做坏事,这种好心办坏事的表达方式,会让人感到中国基督徒很难满足。再者,驻华大使怎么能参合免费资助圣经的用款渠道呢?大使的权限,能让美国宗教界改变原有资助中国圣经的做法?这符合政教分离原则么,表示疑问。”
     
     对这位“dancingdoves”朋友说到“啰嗦”的意见,我很是感谢,为此我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一文做了极大的修改。他说到“会让人感到中国基督徒很难满足”,我想美国的主内肢体不会有这样的想法,葛培理、东门国际事工不会有这样的想法,这些主内肢体是真心地爱主,所以他们致力于中国的福音工作。他们看到我们的这封信,应当一定很高兴,能让更多的中国人看到《圣经》,没有一个基督徒会不高兴的。他说到“大使的权限”,我想,“dancingdoves”这位朋友把我们想的太正规了,我们就是普通的基督徒,向另外一个基督徒(美国大使多是基督徒)述说如何让更多的中国人看到《圣经》,作为基督徒,他(美国大使)自然应当尽自己义务,来帮助我们转达。他说到“政教分离原则”,我想,“政教分离原则”与“维护宗教信仰自由”是不矛盾的,不然美国国务院就不会出《国际宗教自由报告》。
     
     对“dancingdoves”朋友的意见,我还是很高兴的,从他的意见中,我们看到,我们应当感谢美国的主内肢体。确实我们应当感谢,在中国,已经印了1亿本圣经,据说每一本《圣经》的成本不会少于5美元,这样就是5亿美元,这都是美国及其他海外主内肢体的奉献。还有,这么多年来,为了使中国人读到《圣经》,很多肢体通过坐飞机来给中国的主内肢体运送《圣经》,这就更付出了极大的人力、物力,我们不能忘记这些主内肢体。我们要为他们祈祷。
     
     还有,在这些年来,由于在中国,《圣经》得不到公开出版,在书店里不能卖《圣经》,《圣经》如同是非法书籍。一些海内外基督徒,他们就私下印刷、运送、发放《圣经》,并且因为私下印刷、运送、发放《圣经》,而使一些基督徒被抓、被罚款。仅我们身边的,就有高约翰弟兄,为此,他被抓去坐牢5年;蔡卓华夫妻被抓坐牢;还有袁相忱老弟兄的大女婿也曾被抓过。我们不应当忘记他们,我们要为他们祈祷。
     
     总之,我们要祈祷,要为《圣经》在中国能够公开出版,在书店里公开出售,不再是非法书籍,而祈祷。为此,在这里,我们邀请海内外的主内肢体们、慕道友朋友们,参与这个联名。我们相信通过我们的公开信,一定能够开启《圣经》在中国公开出版的旅程,最终一定能够使《圣经》在中国得到公开出版。当《圣经》在中国得到公开出版后,必会使更多的人接受耶稣。
     
     如您愿意参与联名,请发电子邮件给我,我的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如果可以,请您附上您的联系方式。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
     
         中国部分基督教家庭教会的基督徒慕道友
     
            2013年7月11日第二稿
     
   尊敬的美国驻华大使:
     
     我们是一些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的基督徒慕道友,现就《圣经》在中国应当公开出版一事致信给您;因为《圣经》在中国不能公开出版,美国也负有重大责任,美国的某些教会(基督教机构)也负有重大责任。
     
   1、在中国圣经不能公开出版,美国也负有重大责任,美国的某些教会也负有重大责任
     
     据说,在80年代,美国葛培理领导的“东门国际事工”来到中国,表示提供一切费用来帮助出版《圣经》,为此“三自”包揽了此事。由于美国提供了一切费用,“三自”印刷的《圣经》卖得是非常便宜,而使得所有正规出版社都没有了竞争力来出版《圣经》。可是“三自”又不去办理图书出版权(可能不够条件),而使得在中国《圣经》一直没有得到公开出版,而使得在中国的书店里不能卖《圣经》,而使得在中国《圣经》如同是非法书籍。
     
     这些年来,在中国的书店里,可以买到伊斯兰教的经典——《古兰经》,可以买到佛教的经典——《金刚经》、《坛经》、《心经》等,而只是单单地不可以买到基督教的经典——《圣经》。我们中国这个国家应当不会有这样的法律法规“只许在书店里出售其它宗教的经典,就是不许在书店里出售基督教的经典”。那种认为“就是因为政府有特别规定,所以《圣经》才不能公开出版”,可能是一种误解。当然,我们还需要向中国国家有关部门申请信息公开,来了解到底有没有这样的法律法规,来了解这件事情的真相。
     
     当年,美国的某些教会(基督教机构,东门国际事工)应当是抱着美好的想法,希望中国人买得起《圣经》,作为中国基督徒我们表示感谢。可是,结果却是,使得在中国,《圣经》得不到公开出版,在书店里不能卖《圣经》,《圣经》如同是非法书籍。这些年来,美国的某些教会是帮了倒忙,是好心办了坏事。那么美国的某些教会就应当换一种方式来帮助中国人读到《圣经》;如在美国,很多基督徒是通过购买大量《圣经》,来无偿地捐赠给需要的人。其实《圣经》又没有版税,一般人应当都买得起,基督徒更应当舍得买。
     
   2、只要美国改变做法,圣经在中国就可以公开出版,在书店里就可以公开出售
     
     据,自有“三自”就在三自管理的缸瓦市教堂工作的,现在唯一能说能写健康健在的,90多岁的李克老牧师说,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新华书店曾计划出版、发行、经销《圣经》。可是“三自”不干,全国“三自”负责人丁光训说,《圣经》的版权属于“三自”。(没有当代注解的和合本《圣经》早就没有版权了)。后来美国的某些教会来到中国,表示提供一切费用来帮助出版、印刷、发行、销售《圣经》,“三自”更是独自包揽了此事,而使得《圣经》在中国不能公开出版,在书店里不能公开出售,如同是非法书籍。
     
     在上个世纪50年代“三自”是用来打压基督徒的,如同当年“反右”是用来打压知识分子的;只是现在不敢再用“反右”来管理知识分子了,可是现在依旧还再用“三自”来管理基督徒,实在是太欺负我们基督徒了。在上个世纪50年代“三自”是用来打压基督徒的,“三自”不愿意公开出版《圣经》,是不奇怪的。可是美国、“东门国际事工”却在配合着“三自”这样做,应当是上当了。为此,我们希望美国、“东门国际事工”改变原有的做法,来使《圣经》在中国成为合法的书籍,能够公开出版,能够在书店里公开出售。
     
     只要美国的某些教会(基督教机构,东门国际事工)改变原有做法;即,或者不再给“三自”提供“帮助出版、印刷、发行、销售”《圣经》的费用(这些费用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来帮助中国人读到《圣经》),来使得所有正规出版社都有竞争力来出版《圣经》;或者要求“三自”去办理图书出版权,并要求“三自”出版的《圣经》可以在书店里出售(三自也曾承诺要公开出版圣经)。最终,在中国,一定能做到,《圣经》可以公开出版,《圣经》在书店里可以公开出售,《圣经》不再是非法书籍。
     
   3、为了圣经在中国公开出版,我们致信美驻华大使,来使美国改变原有做法
     
     《圣经》的核心是耶稣,《圣经》主要是,让我们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人们只有具有了大爱的心,才会真心的关心他人、爱护他人,尊重他人的权益,才会带来真正的民主、自由、人权。如果人们没有大爱的心,甚至追求“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杨朱学说),甚至追求这一类的当代学说,人口众多、资源匮乏所带来的阶级矛盾、民族矛盾就会越来越尖锐,就会使得社会走向不安、动荡、动乱。因此说,我们中国最需要《圣经》,最需要耶稣,最需要十字架上的真理。
     
     《圣经》是全球范围内发行量最大,翻译成语言种类最多的书,也是第一本被带进太空的书。可是,在中国《圣经》却不能公开出版,在书店里不能公开出售,如同是非法书籍。从而使得人们不得不认为,在中国基督教是受到特别限制的。由于某些政府工作人员、某些公安人员是这样认为,从而使得他们可以肆意地打压基督徒。一些海内外基督徒是这样认为,他们就私下印刷、运送、发放《圣经》,这样即花费了极大的人力、物力,并且因为私下印刷、运送、发放《圣经》,而使一些基督徒被抓、被罚款。
     
     美国年年都公布《国际宗教自由报告》,来支持宗教自由。如在2012年《报告》中写到:“……国务院、我们的驻外使团……,充分利用美国政府的各种工具,促进和保护世界各地的宗教自由。……。美国驻外使团的官员和各国政府及大小宗教团体的代表定期会晤,讨论宗教自由问题……”。为此我们这些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的基督徒致信给您,希望通过您,来使美国的某些教会改变原有做法,来使《圣经》在中国得到公开出版。作为一个普通基督徒,您也应当有能力帮助我们来转达,这些教会的主内肢体也应当接受我们的意见。
     
     
     
     (各位主内肢体、慕道友朋友:我是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的徐永海弟兄,为了圣经公开出版,我写了这封公开信,望大家参与联名发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