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已有2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家庭教会
·大连访民王亚新意外死亡,北京维权人士葛志慧呼吁关注
·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2014-5-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2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3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4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4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5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6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7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8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9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9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0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0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1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2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3
·胡石根长老近一年来的施洗圣礼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您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和祈祷的照片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6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7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8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9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7
·徐永海自荐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8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9
·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2014-5-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6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7
·看望出狱的胡石根与牵挂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望大家来帮助在天安门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6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7天
·回归圣经回归耶稣回归十字架——2014-5-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在天安门被抓的徐彩虹何斌祈祷——2014-6-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8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9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0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1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2天
·为出狱后不久就来教会的胡石根长老祈祷
·为出狱后不久就来教会的胡石根长老祈祷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3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4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5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6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7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8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9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0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0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1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1天
·请为我们教会为公义受苦的肢体祈祷——2014-6-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2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3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3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4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4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4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5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6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7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8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9天
·为失去自由的徐彩虹何斌岳爱玲王春梅张文和祈祷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30天
·我们教会正在经历患难请为我们祈祷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应竭力为信仰争辩——2014-7-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为信仰如何争辩——2014-7-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面对信徒被抓十字架被拆我们要为信仰争辩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更要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
·我们立志一生走在十字架道路上——2014-8-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事赔偿决定书
·我们一起学习圣经参与家庭教会没有罪——2014-9-1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北京一良心犯无粮断食绝食抗议禁食祷告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一天
·因为耶稣如何我们在这世上也要如何——2014-9-1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二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已有2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已有2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3年7月11日
     
     今天,董继勤弟兄来到我家,表示要代替正在狱中坐牢的妻子、中国著名维权人、已经三次坐牢的倪玉兰姊妹,在《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上签名,为此,到现在为此,已经有21人参与公开信的联名了。
     
     自7月1日,我写了《已有1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并将它和《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发表后,至今10天过去了,在这10天中又有10人参与联名,现已有21人,在这21人中,既有信主多年的主内肢体,也有刚刚来到教会的慕道友朋友。即有北京的主内肢体,也有外地的朋友。
     
     在这10天中,也有一些批评的意见,如一个名为“dancingdoves”的朋友(也可能是肢体)就写到“在徐永海这篇文字有些啰嗦了,而使得重复多次,又好似葛培理一人好心做坏事,这种好心办坏事的表达方式,会让人感到中国基督徒很难满足。再者,驻华大使怎么能参合免费资助圣经的用款渠道呢?大使的权限,能让美国宗教界改变原有资助中国圣经的做法?这符合政教分离原则么,表示疑问。”
     
     对这位“dancingdoves”朋友说到“啰嗦”的意见,我很是感谢,为此我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一文做了极大的修改。他说到“会让人感到中国基督徒很难满足”,我想美国的主内肢体不会有这样的想法,葛培理、东门国际事工不会有这样的想法,这些主内肢体是真心地爱主,所以他们致力于中国的福音工作。他们看到我们的这封信,应当一定很高兴,能让更多的中国人看到《圣经》,没有一个基督徒会不高兴的。他说到“大使的权限”,我想,“dancingdoves”这位朋友把我们想的太正规了,我们就是普通的基督徒,向另外一个基督徒(美国大使多是基督徒)述说如何让更多的中国人看到《圣经》,作为基督徒,他(美国大使)自然应当尽自己义务,来帮助我们转达。他说到“政教分离原则”,我想,“政教分离原则”与“维护宗教信仰自由”是不矛盾的,不然美国国务院就不会出《国际宗教自由报告》。
     
     对“dancingdoves”朋友的意见,我还是很高兴的,从他的意见中,我们看到,我们应当感谢美国的主内肢体。确实我们应当感谢,在中国,已经印了1亿本圣经,据说每一本《圣经》的成本不会少于5美元,这样就是5亿美元,这都是美国及其他海外主内肢体的奉献。还有,这么多年来,为了使中国人读到《圣经》,很多肢体通过坐飞机来给中国的主内肢体运送《圣经》,这就更付出了极大的人力、物力,我们不能忘记这些主内肢体。我们要为他们祈祷。
     
     还有,在这些年来,由于在中国,《圣经》得不到公开出版,在书店里不能卖《圣经》,《圣经》如同是非法书籍。一些海内外基督徒,他们就私下印刷、运送、发放《圣经》,并且因为私下印刷、运送、发放《圣经》,而使一些基督徒被抓、被罚款。仅我们身边的,就有高约翰弟兄,为此,他被抓去坐牢5年;蔡卓华夫妻被抓坐牢;还有袁相忱老弟兄的大女婿也曾被抓过。我们不应当忘记他们,我们要为他们祈祷。
     
     总之,我们要祈祷,要为《圣经》在中国能够公开出版,在书店里公开出售,不再是非法书籍,而祈祷。为此,在这里,我们邀请海内外的主内肢体们、慕道友朋友们,参与这个联名。我们相信通过我们的公开信,一定能够开启《圣经》在中国公开出版的旅程,最终一定能够使《圣经》在中国得到公开出版。当《圣经》在中国得到公开出版后,必会使更多的人接受耶稣。
     
     如您愿意参与联名,请发电子邮件给我,我的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如果可以,请您附上您的联系方式。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
     
         中国部分基督教家庭教会的基督徒慕道友
     
            2013年7月11日第二稿
     
   尊敬的美国驻华大使:
     
     我们是一些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的基督徒慕道友,现就《圣经》在中国应当公开出版一事致信给您;因为《圣经》在中国不能公开出版,美国也负有重大责任,美国的某些教会(基督教机构)也负有重大责任。
     
   1、在中国圣经不能公开出版,美国也负有重大责任,美国的某些教会也负有重大责任
     
     据说,在80年代,美国葛培理领导的“东门国际事工”来到中国,表示提供一切费用来帮助出版《圣经》,为此“三自”包揽了此事。由于美国提供了一切费用,“三自”印刷的《圣经》卖得是非常便宜,而使得所有正规出版社都没有了竞争力来出版《圣经》。可是“三自”又不去办理图书出版权(可能不够条件),而使得在中国《圣经》一直没有得到公开出版,而使得在中国的书店里不能卖《圣经》,而使得在中国《圣经》如同是非法书籍。
     
     这些年来,在中国的书店里,可以买到伊斯兰教的经典——《古兰经》,可以买到佛教的经典——《金刚经》、《坛经》、《心经》等,而只是单单地不可以买到基督教的经典——《圣经》。我们中国这个国家应当不会有这样的法律法规“只许在书店里出售其它宗教的经典,就是不许在书店里出售基督教的经典”。那种认为“就是因为政府有特别规定,所以《圣经》才不能公开出版”,可能是一种误解。当然,我们还需要向中国国家有关部门申请信息公开,来了解到底有没有这样的法律法规,来了解这件事情的真相。
     
     当年,美国的某些教会(基督教机构,东门国际事工)应当是抱着美好的想法,希望中国人买得起《圣经》,作为中国基督徒我们表示感谢。可是,结果却是,使得在中国,《圣经》得不到公开出版,在书店里不能卖《圣经》,《圣经》如同是非法书籍。这些年来,美国的某些教会是帮了倒忙,是好心办了坏事。那么美国的某些教会就应当换一种方式来帮助中国人读到《圣经》;如在美国,很多基督徒是通过购买大量《圣经》,来无偿地捐赠给需要的人。其实《圣经》又没有版税,一般人应当都买得起,基督徒更应当舍得买。
     
   2、只要美国改变做法,圣经在中国就可以公开出版,在书店里就可以公开出售
     
     据,自有“三自”就在三自管理的缸瓦市教堂工作的,现在唯一能说能写健康健在的,90多岁的李克老牧师说,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新华书店曾计划出版、发行、经销《圣经》。可是“三自”不干,全国“三自”负责人丁光训说,《圣经》的版权属于“三自”。(没有当代注解的和合本《圣经》早就没有版权了)。后来美国的某些教会来到中国,表示提供一切费用来帮助出版、印刷、发行、销售《圣经》,“三自”更是独自包揽了此事,而使得《圣经》在中国不能公开出版,在书店里不能公开出售,如同是非法书籍。
     
     在上个世纪50年代“三自”是用来打压基督徒的,如同当年“反右”是用来打压知识分子的;只是现在不敢再用“反右”来管理知识分子了,可是现在依旧还再用“三自”来管理基督徒,实在是太欺负我们基督徒了。在上个世纪50年代“三自”是用来打压基督徒的,“三自”不愿意公开出版《圣经》,是不奇怪的。可是美国、“东门国际事工”却在配合着“三自”这样做,应当是上当了。为此,我们希望美国、“东门国际事工”改变原有的做法,来使《圣经》在中国成为合法的书籍,能够公开出版,能够在书店里公开出售。
     
     只要美国的某些教会(基督教机构,东门国际事工)改变原有做法;即,或者不再给“三自”提供“帮助出版、印刷、发行、销售”《圣经》的费用(这些费用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来帮助中国人读到《圣经》),来使得所有正规出版社都有竞争力来出版《圣经》;或者要求“三自”去办理图书出版权,并要求“三自”出版的《圣经》可以在书店里出售(三自也曾承诺要公开出版圣经)。最终,在中国,一定能做到,《圣经》可以公开出版,《圣经》在书店里可以公开出售,《圣经》不再是非法书籍。
     
   3、为了圣经在中国公开出版,我们致信美驻华大使,来使美国改变原有做法
     
     《圣经》的核心是耶稣,《圣经》主要是,让我们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人们只有具有了大爱的心,才会真心的关心他人、爱护他人,尊重他人的权益,才会带来真正的民主、自由、人权。如果人们没有大爱的心,甚至追求“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杨朱学说),甚至追求这一类的当代学说,人口众多、资源匮乏所带来的阶级矛盾、民族矛盾就会越来越尖锐,就会使得社会走向不安、动荡、动乱。因此说,我们中国最需要《圣经》,最需要耶稣,最需要十字架上的真理。
     
     《圣经》是全球范围内发行量最大,翻译成语言种类最多的书,也是第一本被带进太空的书。可是,在中国《圣经》却不能公开出版,在书店里不能公开出售,如同是非法书籍。从而使得人们不得不认为,在中国基督教是受到特别限制的。由于某些政府工作人员、某些公安人员是这样认为,从而使得他们可以肆意地打压基督徒。一些海内外基督徒是这样认为,他们就私下印刷、运送、发放《圣经》,这样即花费了极大的人力、物力,并且因为私下印刷、运送、发放《圣经》,而使一些基督徒被抓、被罚款。
     
     美国年年都公布《国际宗教自由报告》,来支持宗教自由。如在2012年《报告》中写到:“……国务院、我们的驻外使团……,充分利用美国政府的各种工具,促进和保护世界各地的宗教自由。……。美国驻外使团的官员和各国政府及大小宗教团体的代表定期会晤,讨论宗教自由问题……”。为此我们这些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的基督徒致信给您,希望通过您,来使美国的某些教会改变原有做法,来使《圣经》在中国得到公开出版。作为一个普通基督徒,您也应当有能力帮助我们来转达,这些教会的主内肢体也应当接受我们的意见。
     
     
     
     (各位主内肢体、慕道友朋友:我是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的徐永海弟兄,为了圣经公开出版,我写了这封公开信,望大家参与联名发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