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姜维平文集
·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孙中山成了一杆旗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我来加拿大转眼已是近5年时间,写了不少文章,但关于本地新闻的重大事件,涉及的很少,主要是语言障碍所致,由于近期投入比较多的精力学习,有了一点点进步,故有条件第一次跟踪采访了6月30日的同性恋大游行。为了稳妥地了解情况,我提前一天深入会议筹备地点初步体验现场氛围,尔后在30日,几乎一整天都泡在人群中观看和拍照,虽然疲劳而饥渴,但心情如同早晨的阳光,明亮而温暖,从同性恋大游行,我看到了加拿大的朝气和活力,也深深地感受到了它的包容和文明,我相信总有一天,中国也会融入世界民主潮流,但愿我的家乡大连也能举办同性恋的大游行。
   

   警察设立第一个摊亭
   
   加拿大的同性恋游行,是一年一度的热项,多伦多警方有丰富的应对经验,但他们依然不敢轻视,为了保证大游行的安全,警察几天前就在游行的始发地做了布置,我在教堂街的一条大约千米的路上,首先看到了由滑铁卢市公安局搞得一个摊亭,他们免费发放宣传品和纪念品,其中的一支油笔非常独特,它不仅颜色类似警服,而且上面还印有警察局的电话号码,我请教了一位警官,为什么要突出滑铁卢,他说,因为我们知名度不是太高,想通过这次活动,让人们进一步了解我们。我想起中国记者以前在国内采访的情况,几乎所有的会议,既使是职业记者,也要向地方宣传部提出申请,获准后再办理记者证,然后要把它挂在脖子上才能入场,而且稿件发表前还得由领导审查,事后还有可能受到批评,处罚和监禁。
   
   他说,这里有一些活动,出于安全的考虑,也要求办理证件,比如“20国峰会”;有的不要,比如现在,你想采访谁,就请随便,你发表什么都是自由的,但涉及个人隐私的部分,却要小心,有可能成为被告。所以,我拍摄同性恋者时,总要征求他们的意见,不料,他们都非常高兴,没有一例拒绝的,问他们可否公开发表,都说太好了。在游行正式开始之前,警察设置了护栏,但豁口处依然有少量的人走来走去,两个警察站在马路边,我请求与其合影,他们欣然同意,我说,可否把此照刊登在媒体上,他们都说悉听尊便,这令我惊喜,无疑地在中国,这不是一件随便可以拍摄的小事,总的感觉,群众和保护他们的警察一样,都活在阳光里。
   
   这使我想起90年代初的旧事,当时毕锡祯担任大连市委书记,他教师出身,比较廉洁,有一次他批评公安局长说,我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人民警察人民恨?你们说“为人民服务”,为什么被服务的群众背后总骂你们?局长哑口无言。。。。。。。当然,这件事是毕书记在私下和小范围场合讲的,为了维护中共的统治,他没有在大会上讲,但新闻媒体的记者都口耳相传,实际上在中国,由于高压维稳,越维越不稳,警民对立的情况越演越烈,等到薄熙来当书记时,更是警察与老百姓势不两立,薄熙来从来都是站在警察一边的,绝对不会再重复毕书记的话了,公安局成了他私下的专政工具,冤假错案比比皆是。我想,究其原因不仅是人品问题,而是领导体制造成的,从加拿大游行过程中警察的作用看出,司法独立的重要性,在中国,地方领导人操控公检法司,警察的主要任务是按照他的意志,镇压人民;而加拿大恰恰相反,多伦多的报纸天天骂市长福特,他很生气,但不可能操控公安抓人,警察则是保护人民的,也没人理他。当然警察也会有滥用职权的,但群众不怕,可以把他告到法院。法官是独立的,是终身制的,他会依法裁决。
   
   所以,在教堂街附近,我看到这样一个有趣的场面,有一辆参加游行的花车,经过警察身边时,车上的一个年轻人用喷水枪故意向警员扫射,绿色的塑料喷嘴把一连串的水珠,准确地洒在三个正在执勤的警察身上,他们转过头来,看到那人调皮的笑脸,也跟着笑起来,一边拍打着水珠,一边用手里的矿泉水回击,但显然效率不如喷水枪,他们甘心吃亏。这件小事在本地稀松平常,但如在中国,你试着看看,警察如果不抓你或打你个半死,才怪呢。
   
   以前,我在多伦多大学的校园,经常和一些“富二代”,“官二代”聊天,他们有的父母就是某些省市的主要领导,或公检法司领导,我说,你们为什么不把加拿大的民主法制的事告诉家长,叫他们有所改变,他们有的说,怎么不告呢,讲了父母也不听,因为社会制度不一样啊,但他们也承诺,到了他们这一代说了算,中国总是要改变的。因此,我认为,不久的将来,很可能是在我死后的若干年,中国的司法会独立,警察也会真正地爱人民。
   
   裸体上街游行也没事
   
   游行是6月30日下午开始的,但裸体或半裸体的同性恋者,早在上午就活跃在教堂街一带,我看了一圈,大都为男性,但到了游行队伍走出时,既有男性,也有女性全裸的,但保守的加拿大人,对其相当包容,假如有男裸出现,便有许多女性与其合影留念,赤裸者有求必应,不仅神情坦荡,而且精神愉悦,令我叹为观止。我发现,不论是在花车上的兴奋扭动的男女,还是在游行队伍里手舞足蹈的人们,都不乏半裸者,全裸的十几位男性,都是50岁以上的长者,而年轻英俊的小伙子,一个也没有。至于女性全裸者,只有两三位,其中那个年纪较大的,肥硕的乳房下垂厉害,象空荡摇晃的口袋,实在不雅。为什么这样呢?我想,这可能和性心理有关,年过半百的老人,明显地衰老了,青春已经流失,性器官在萎缩,吸引力在减弱,故加倍地渴望爱,这里包括同性爱和异性爱,如此而已,我问一位六十多岁的赤裸者,他把白色的金属环镶在阴茎上,这是为什么,打眼是会疼的啊,他回答:为了美观,旁听者大笑起来,但一位年轻的女性和他密切合影,她的男友还站在身后,她的行动和表情认同了他的想法。
   
   毫无疑问,这种西洋景在中国是不可想象的,在我的印象里,有大量的地下同性恋场所存在,但没有一例这样的大游行发生过,假如有人一丝不挂地走在大街上,必被群众扭送公安局,不抓也得被制止,或被送进神经病医院。当然在加拿多的其他公开场合,也不允许赤裸,但这次游行是特批的,正如男女同性恋者身穿奇装异服尽情表演一样,他体现了民主社会的包容性,你可以不是同性恋或双性恋,但你应当尊重别人的选择和权利。我第一次现场目击了同性恋的火爆场面,心里别有一种奇特的感受:有的女孩非常漂亮,但却找了同样美丽的同性结婚成家;有的男子非常英俊,如果和美女站在一起,是最佳组合,但他却找了一位潇洒的男士做伴,当然也有面貌丑陋不堪,情趣相投的,但不论什么肤色,不论什么长相,不论什么观点,性情,志向,但都能欢快地走在一起,生活得轻松愉快,真实明亮,的确是人间奇迹。
   
   我记得80年代初,在大连的体育场的公厕里,曾发生了多起同性恋事件,有的男性在那里做爱,当时公安认定是“耍流氓”的鸡奸大案,和强奸一样,是犯罪的,搞得兴师动众的,有人被抓,判了刑,内部还发了警戒告示;后来人们性观念有了变化,不仅性开放流行,而且同性恋者越来越多;90年代后期,在大连西岗区黄河路附近一家浴池里,出现了半公开的同性恋场所,公安派出所密切关注,但没有强力取缔,同时对黄河路地下停车场旁边的男女性交易场所,则暗中保护,这些事件都表明了社会思潮的变迁,显然,中国政府对同性恋也变得比过去宽容,但象加拿大这样,同性恋可以举行大游行和公开聚会,还可能要等很久。我并非同性恋者,对其也没有太多的了解,但我确信,象加拿大这样,通过法律的形式,保护和确定他们的权利,倾听他们的呼声,关爱他们的生活,则是社会文明进步的象征。
   
   每个游行者都代表一个有趣的故事
   
   游行参加的总人数大约在几千人,分这样几种类形:大部分是男女同性恋者,另一些是服务人员,绝大部分为义工,此外还有一些交通工具的操作者,比如,消防车,彩车,摩托车,自行车,等等,这些车都是公司赞助的,但员工可能要支付薪水,不过,我在29日采访了一位把守筹委会大门的人,他介绍说,这次活动的组织服务人员很多,不论你来自何方,只要愿做义工,就可以加入,唯一的报酬是两件文化衫。上面印有纪念活动的标志,参加者可以得到义工证明,这一点对大学生非常重要,所以,义工里学生很多。以前我在多大的一次义工活动里,有幸结识了小Q,他至今还在为我管理网站,也是做义工。这回,在同性恋游行队伍里,我又认识了几位新朋友,不料,他们大都看过我写的文章,有的还愿意帮我做义工。他们说,既然网络发稿大都无稿费,我们愿意帮助你。
   
   所谓筹委会,不过是临时租用的场地,它位于一条胡同里,大约有一两百平方米,有人搭了帐篷,靠着一棵大树,摆了几个桌子和十几把椅子,桌上放满了宣传品,警察在入口处站岗,来了人就问:想做义工吗?然后同意的人就放进去,不一会排起了长龙,很多人都加入了免费为他人服务的队伍。一位工作人员说,每年都是这样,回回应接不暇,我看到领取文化衫的人们表情兴奋而自豪,他们走进简陋的活动式公厕,换上了新衣服,立即面目一新。与其邻近的是许多公司开设的办公点,最大的是TD银行的,很多人在免费发放安全套和小纪念品,我得到了一件文化衫,上面印有文化局的字样,还有一枝漂亮的铅笔和一块橡皮。我数了一下,大约有二三十个摊亭。每个都在散发有关同性恋的宣传品。
   
   不过,真正的最具有震撼力的抛撒宣传品的行动,是在午后的游行过程中,其队伍分为两列,一队是花车,由西向东,一队是人群,由北往南,在教堂路与央街的交汇处集合,依次走出,在警察的保护下,先是一辆花车,接着一队人群,如此井然有序地循环,直到最后一列,虽然,全裸者得到了包容,但毕竟有违常态,故其安排在队伍的后面,我想,可能是游行时间较长,等看到此处,孩子们大概也累了吧。身穿各种各样服装的人,做出令人捧腹大笑的动作,贯穿游行的始终,相比较,年轻的同性恋者感情非常奔放,他们成双成对的,落落大方,有的还手挽着手,不停地互吻,爱得死去活来,就像台湾小说家琼瑶写得那样沫沫唧唧的。几乎所有的花车上,都有载歌载舞的人们,他们还不时地向两旁观看的人流抛出纪念品,有的是样本广告,有的是念珠和泡泡糖,但更多的是安全套。
   
   我请教一位义工,他做了连续几年的类似工作,比较有见识,我问,为什么要赠送如此之多的安全套,他说,异性恋的人占大多数,人们对性事的安全意识较强,科学知识也普及了。但同性恋比较薄弱,对女性同性恋来说,她们口交和使用性用品较常见;对男同性恋来说,则一般采用肛交,但不论男女,都面临感染病毒的问题,所以,我们的宣传品不仅讲解同性恋存在的合法性,而且要强调防病和治疗的必要性,所以,各种包装的安全套成了首选的纪念品。明显地,公开承认和包容同性恋,有助于防病于未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