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姜维平文集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王歧山讲人话,何以震惊天下?
·孙荫环,是一个有爱心和良知的亿万富豪
·李剑铭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重庆法院的霸道和傲慢
·李剑铭打了孙政才一记耳光
·不要胡吹胡春华
·九十老翁不寂寞,笑谈今昔薄熙来
·《南周》事件表明媒体人士对习近平抱有希望
·利益驱动,李剑铭成了变色龙
·“爱心妈妈”与冷血贪官
·由谷开来想到袁宝璟
·李剑铭打压民企有绝招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李俊惊呆了,讨薪民工砸乱食堂
·黄奇帆的厚脸皮与薄熙来的幽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深远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唐慧案一审败诉时,我很生气,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欺人太甚永州蛇》,言辞激烈了一点,但义愤具有代表性,明显的地方司法不公,如果在二审还被维持着,那么,中国就没救了,所幸,“永州蛇”未成为“湖南蛇”,今天,据人民网报道说,上午9点,唐慧案二审在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唐慧胜诉。这令我感到欣慰,也使我对国家的未来还有一点信心,毫无疑问,唐慧案不是一个普通的个案,她的胜诉有助于缓解官民,警民矛盾,对多年来上访者与截访者都是一个有益的启示:国家信访部门应当取消,司法应当独立,判决应当公正,法官应当职业化,社会理应和谐有序。
   当然,二审虽然胜诉,但不尽如意,判决书不仅残留着政府权力的傲慢和狡辩,而且赔偿金额惊人地过低,报道说,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对于上诉人提出的书面道歉申请,没有法律条款依据,故法院予以驳回。对上诉人提出的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元,和要求永州市劳教委赔偿侵犯人身自由的赔偿金1641.65元予以支持。这一拍一打,集中反应了法院的矛盾心理和正义的脆弱,一方面迫于上级指示与社会與论的压力,不得不改错纠偏,另一方面也尽力安抚地方劳教委,免去政府道歉的尴尬,特别是故意压低赔偿金额,抵消民告官的积极性,这等于在说,唐慧不如与劳教委私了,还可以拿到10万元,由此看出中国司法的弊端。
   不过,人们期待的“习李新政”刚开始,已有类似浙江的张辉,张高平案,河南的李怀亮案等获得平反,今日又增一例,确有一点新的气象,有理由放平心态,静观其变,依笔者之见,如同重庆壁山县法院宣判重庆系列劳教受害者之一的黄成城,获得平反和经济赔偿一样,司法的纠偏不是结束而是开始,尽管唐慧案留了尾巴,当地政府鸭子嘴硬不道歉,但毕竟是一起民告官最终获胜的奇案,对地方政府黑社会化是一个打击,对永州地方官是一个警示,对成千上万的访民是一个巨大的鼓舞,对司法独立和公正判决,也是一个善意的呼唤,与其让万千访民行走在无望曲折的路上,激化社会已有的如同火山待发的矛盾,不如断然取消各级信访办,还司法独立和法律的尊严,引导公民和官员都依法办事。


   但目前中国处于转型期,司法独立和公正还远远地做不到,报道说,今年1月,唐慧向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要求永州市劳教委赔偿侵犯人身自由的赔偿金1463.85元,书面赔礼道歉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元。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4月12日经公开审理,当庭判决驳回唐慧的诉讼请求。唐慧向湖南省高院提出上诉,5月15日,省高院受理该上诉案。之所以两级审法院不同步,是因为地方基层政府还沉浸在高压维稳的思维中,跟不上新的形势,而省级领导的干预,来自他们有条件更便捷地领会习李有关“依法治国”的新观念,这显示了中国细微的变化,也暴露了积重难返的老问题:由政法委操控的法院没有独立性,在揣测上级领导意图时,不得不垮越千山万水。永州地方官的押“宝”押错了,丢尽了脸,而湖南省领导的押“宝”已胸有成竹,但他们也不敢彻底地得罪下级。所以,“上访妈妈”得到了迟到的公正,但却没有一声道歉,因为上下级官员都是一家人,不过是“官大一级压死人”而已。
   其实,“永州11岁幼女被逼卖淫案”发生在2006年,根据公诉机关的指控,已经真相大白,不仅情节恶劣,而且后果严重,社会关注度相当高,如果法院能公正处理,就不会出现“上访妈妈”的遭遇故事。据报道,受害人母亲唐慧希望法院判处七名被告死刑,但该案审理几经波折。直到今年6月5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才做出终审裁定,秦星、周军辉被判死刑,陈刚、刘润、蒋军军、兰小强被判无期徒刑,秦斌被判有期徒刑15年。最高法院正在对秦星等人的死刑结果,目前正在进行复核。在我看来,不必判决那么多年轻人死刑,那样将使更多的妈妈心碎,不如少判死刑而致力于制度改革,比如,废除死刑,延长刑期或对一些罪大恶极的囚犯终身监禁,不得假释,等等。
   更为重要和迫切的问题是,目前在北京还有大量的访民云集,它集中表现了地方官的霸道和法院的不作为,以至美国纽约的联合国门前也有出现,有时一些接待的官员对待他们较之以前,有些善意,而更多的时候则是打压和抓捕,这说明各级的信访办已经形同虚设,根本没起什么正面作用,国家在利用一台搅肉机,折磨着访民的身心和精神,消耗着大量的民脂民膏,近年来因截访导致的侵犯人权的案件不绝如缕,与其这样恶性循环下去,不如彻底取消信访办,而加强民主法制建设,比如,按照《宪法》规定,公民有游行示威之权,在各个省市都可以于市政府办公楼附近开放一块实验区:对某一件事,某一个官不满的访民,可以申请和平抗议,这样既可以节省进京的路费,又可以让近在咫尺的官员感受到压力,既可缓解社会矛盾,又可以渲泄访民的胸中块垒,百利而无一害,何乐而不为?
   与此同时,再果断进行司法改革,学习主持公正的湖南法院的本次判决,让法官站在访民的一边,多判几次弱势群体获胜,那么,猖狂的类似“永州蛇”的贪官污吏,就抬不起头,没有了胡作非为的市场,官不欺民,民也就安居乐业了。但我的愿望是渺茫的“中国梦”,还远不是现实,如同上述的情况,这是一架专制的国家机器,上下左右连为一体,就算所有的省级领导都能开明地较正判决也不行,更多的地方官员深藏在市县区村,他们都依靠政法委,在操控公检法,对批评他们的“草民”打击报复。单靠个人品质和思想觉悟,杜绝不了冤假错案,因此,“上访妈妈”上诉获胜只是黑夜里的烛光,它给成千上万的访民以寒夜里的温暖,但不足以照亮生活的道路,中国民主转型的希望,来自党内改革派与类似唐慧这样“草民”的不屈抗争,二者的合流必得从制度变革开始,其路漫漫,不知何时成功。
   2013年7月15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7月8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邮寄地址: 5576 Yonge Street P.O. Box 10024 North York ON M2N 0B6 Canada
(2013/07/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