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姜维平
   大连人把精神病患者叫成“大飙子”,上个世纪,薄熙来大权独揽,谷开来是第一妇人,他们配合得不错,一个捞钱,一个骗名,不仅名利双收,而且还徇私枉法,谁要是不顺从他,他就骂人家“飙乎乎的”,谁要是挡了他的仕途,就会被他整成“大飙子”,原大连土地局副局长赵某就是一个典型,只不过那时商场官场的不少人知道,谁也不敢公开质疑,如今谷开来成了杀人犯,给薄熙来顶罪;惯于下毒杀人害人的薄熙来,也将面临审判,在墙倒众人推的新形势下,尘封了很久的赵某由一个精明强干的副局长,变成“大飙子”的故事就揭开了内幕。目前移居海外的原大连双城房屋开发公司老总包颖披露说,薄熙来是不是下毒的犯罪分子,中纪委应当查清事实,依法处理。
   
   为什么把廉价土地批给邓质方?

   
   90年代初,薄熙来当上大连副市长,市长之后,经常去北京,与中南海一些高官密切交往,一方面知道国家土地政策的变化,一方面知道“六四”后官员及家属敛财无忌的心理,就首先用大连的土地和项目拉拢邓小平的家人,那时邓朴方因办公司搞“官倒”而臭名昭著,邓质方虽有首钢的经理周北方案顶罪,也是声名狼藉,但他在大连巧取豪夺经济利益的丑闻却鲜有耳闻,薄熙来为了巴结邓小平,在密谋操控谷开来插手生意的同时,也给邓家一块黄金地皮,其位于大连城乡结合部,是原大连华侨果树农场所在处,方圆上百亩,知情的大连双城房屋开发公司董事长包颖说,薄以低敛的价格给了邓质方,既便如此,他所在的公司也无钱开发,但薄与其勾结,玩出空手道。邓质方立即转售给王某的房地产公司,一瞬间邓质方发了大财,赚了数千万,成了邓小平所言“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
   
   薄熙来名义上讲,大连土地属于国有,由市政府房地产开发办依国家政策集体审批,但实际上,他提拔的魁儡是官场“马屁精”,原大城建开发公司副经理郑某,郑是军队干部子弟,科级小干部,先巴结城建局副局长邱某,后转副市长李某旗下,又经本人引见,认识了市委副书记卞某而高攀走红,最后卖身投靠薄熙来,薄利用他言听计从,趋炎附势的性格特点,任命他为处级,后为副局级的主管房地产开发的领导,薄与其暗中勾结,拿大连的土地和优惠政策向中南海权贵投怀送抱,一时间,李铁映之子,“瘸子老板”李力践拿到了原大连歌舞团旧址建“帝王大厦”,后改名“远大大厦”,陈云之子拿到大连原海港医院附近的地皮,搞了别墅区“山屏花园”;李瑞环秘书的朋友,号称“欧洲花生米大王”王某,搞了荷华大厦;王震的儿子王某,以深圳中海直的名义,在大连开发区搞了“五彩城”,薄熙来的心腹,原政府官员李信搞了长江广场;谷开来勾结商人曾某搞了“金座大厦”,几经倒手,骗取银行贷款数千万而成了“烂尾楼”,等等,薄熙来担心自已贪污受贿被政敌抓住把柄,就先把邓质方拉下水,再与中南海的权贵之子结成贪腐联合体。
   
   曹伯纯出手,郑某逃往海外
   
   由于中南海高层的权斗,原湖南省株洲市委书记曹伯纯曾在90年代中期调任大连市委书记,与薄熙来分赃不均,两人争斗不息,曹知道郑惠是“舌头”,就下令以贪污受贿罪而抓捕了他,但薄熙来是从金县起家的“地头蛇”,不畏“强龙”的威风,立即找他爹薄一波的关系,打通省纪委而把事件摆平,释放了惊慌失措的郑某,此前,郑某与谷开来,吴文康相勾结,不仅囊括了大连土地拍卖招租,海外招商的所有生意,而且开始把不义之财,通过新加坡,伦敦,珞杉矶转向海外,郑还把家人全部移居到美国西海岸,当郑某被专案组放行,薄熙来吓出一身冷汗,立即叫郑某辞去了公职,以应聘北京某公司董事长之名,逃往珞杉矶,包颖说,她因与沈阳部队某领导做公司生意,那个期间去过珞杉矶,与接近郑某的人士多有来往,知道郑某花了80万美金,购买了一栋位于风景区的洋楼,薄熙来一再告诫他别回去,回去就必死,所以,郑某四十多岁就赋闲了,当时,中共基层官员能一下子出资80万买房的不多,郑惠从此成了“寓公”,但这些钱是大连老百姓的血汗钱啊。
   
   所以,美国的珞杉矶自此就变成大连贪官奸商洗钱的一个窝点,薄熙来扶持起来的一大批大连的商人,贪官,几乎都在美国的西海岸购置产业,有的把银行的钱骗走,在那里的唐人街办公司;有的把三奶,N奶留在那里,当小猫小狗类的宠物养,隔三岔五地回去玩个新鲜;有的通过工厂改制,兼并,入股等名堂,把国有资产大肆掠夺,逐步转移到美国;甚至有的还入股收购了某中文报纸,把薄熙来将要当外交部长的假消息整得漫天飞。消息人士说,薄谷把离上海距离较近的旧金山,珞杉矶等地当成大本营,和洗钱天堂,还经常秘密邀请各省市级的中共高层官员及亲属,公款旅游,尽享资本主义的声色犬马,只是薄熙来的死党郑某多年不敢回大连,后来“曹小个子”没斗过薄,而调离滨城,先任辽宁省委副书记,后去广西做官,郑某才松了一口气,再次回到大连,颇有死里逃生之慨,但他看到薄熙来手下的贪官靠批文件继续发财,比他贪腐百倍,有点失落感,多有抱怨,薄熙来及其死党,副市长刘某担心他叛变,又给郑某新的生意,把高楼大厦顶上的射灯采购权给了他,昔日的贪官摇身一变,成了吃喝玩乐的外商,又在大连重温黄金梦,但薄熙来不太高兴,他深知中共官场内斗惨烈,像房地产开发办领导这一角色,必得是自己人,但知情者一旦叛变,就剑伤自身,所以取代郑某者的人事安排,使他伤透了脑筋。
   
   赵某是被害的老实人
   
   据包颖披露,大连房地产开发领导小组的负责人,名义上有这样几个人,张国安,赵某与包玉琢,但实际上大家都看组长薄熙来的脸色办事,谁都知道,薄是事无巨细全部操控一身的大贪官,他深知土地批发,一本万利,是交朋友拉关系的“大肥缺”,所以,他紧紧地抓住房地产开发办的大权不放,基于郑某跌宕起伏的教训,他千方百计地鳞选新的领导,把政府官员找个遍,最后选中张国安,因为他原为大连玻璃厂厂长,做国企老总多年,与郑某关系好,又由吴文康推荐,而吴原也是该厂职员,与郑,谷等人暗渡陈仓,没少捞钱,就任命张国安继位,当然他不会惊曝郑某的黑暗底牌,也会继续与吴谷等合作,但张国安不懂土地农业等政策业务,薄熙来颇费思量,又选了赵某,因为赵表面看是沉默寡言的老实人,浓眉大眼,中等微胖身材,脸堂有点红,不善交际言辞,他不仅有文凭,而且多年供职大连农牧业局,是土地畜牧业方面的专家,有良好的人脉关系,薄原本是想叫赵某和包玉琢当“摆档”遮人耳目,但偏偏赵骨子里有点原则性,于是,老实人的悲剧就发生了。
   
   大连人喜欢把厚道本分的人叫成“老实人”,说赵某是这样的人,我有点发言权,1974年我下乡时,大连正搞“厂社挂勾”,即父亲单位与我插队的青年点联为一体,接受知识青年劳动改造,我下乡在新金县泡子公社谷泡子大队,管理我们的有贫下中农代表,也有厂企选派的干部,正好,家父在市农牧业局任保卫科长,赵某是我爸的老同事,他下派担任了一年时间的“带队干部”,他365天都与我们在一起吃喝拉杂睡,故我对那时的赵某了如指掌,赵为人纯朴善良,但有点少言而较真,他认为不对的事非坚持己见不可,这在青年点没有问题,但后来回大连得到薄熙来重用,当上了土地局副局长,就有点麻烦。
   
   消息人士包颖说,90年代中期,为了搞到好地皮,她曾聘请与吴文康关系密切的马某当总经理,马去找吴,吴给他找薄打通关系批了地皮,但吴不是省油的灯,索贿数十万元人民币,买了一台沃尔沃走私车给谷开来,为了遮人耳目,叫他二哥吴惠康进双城房屋开发公司当董事,又搞了假聘书,假合同和假文件,以吴惠康贡献大,给与奖励为名,买了上述轿车,这车后来,被谷开来驾驶了一段时间,不知所踪,但包颖保留着相关证明文书,这些白纸黑字足以说明包颖不是胡编乱造。我在《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一文中有过描述,在此不重复。
   
   更惊人的黑幕是后来的故事:薄熙来带领大连一批人去香港招商,在港马不停蹄地结交了不少商界精英,主要目的炒卖大连的土地,那时,邓质方的第一桶金已赚到了手,更多的商人官僚互相勾结,想仿照他发大财,但薄熙来的胃口大,不择手段地要把整个大连卖了,于是,代表团里缺不了大连土地局副局长赵某,因为向外商介绍土地项目如数家珍,所有的数字,指标都装在赵副局长的脑子里,由于过度疲老,老赵有点头晕,在回程的飞机上睡了一觉,就自我感觉良好,赵亲口对与其过从甚密的包颖说,薄熙来对他的身体健康非常重视,异乎寻常地要他去北京治病,这让老赵受宠若惊。
   
   大连知情者说,黄鼠狼给小鸡拜年,岂能安好心?此前,在邓质方买地的项目上,赵某是唯一的会上反对者,也是第一个顶撞薄熙来,而让他重新认识赵副局长的人,据参加会议的人回忆,当薄熙来亲口提出要把上万亩土地,一句话恭手交给邓质方的时候,没有任何审批手续,邓也一分钱没出,纯粹是“空手套白狼”,赵某说,这样不行,邓应当先打报告,土地局审核上报,薄市长批示,然后邓要交“出让金”,才能考虑批复办手续,即然土地是国有的,就得走程序,这是为了防止腐败。。。。。。。薄听了脸色大变,他当场打断赵某的话,命令其他领导先办理,后补相关手续,就这样,邓质方发了家,老赵倒了霉。
   
   在一段时间内,薄熙来装作大度包容,不动声色,但以前坐牢的经历使薄熙来变得冷酷无情而阴险狡猾,他把赵某的事放在心上,但整肃他,需要找到打击报复的有力时机,而赴港招商是最好的平台,薄故意给赵施加压力,叫他疲于奔命,当他略显疲惫时,再以关心下级,推荐医院为借口,把赵某送进了北京的一家部队医院,说是治病休养,实则暗害出气,部队医院是薄熙来及其死党的领地,不仅秘书,特务车克民是部队出身的,而且谷开来的父亲也曾在部队任职,惯于投毒杀人的谷开来在部队医院如鱼得水,于是,原本小病大养的赵某从此变得飙乎乎的,包颖说,住院前,她见过赵副局长,赵视其为知己,还想让包与其弟合作生意,这种近亲朋友交叉发财的事非常普遍,赵还从香港给包带回了小礼品,可见他们关系很熟,所以,赵有心里话不避讳包,曾与包讲过邓质方拿地的事,并对薄的恼怒和霸道有点恐惧,接下来的奇闻便使包颖惊骇不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