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系列--关于冀中星首都机场自杀性爆炸案之我见]
金光鸿文集
·打桥牌可以救中国--兼论战争的策略和艺术
·我再给同盟军支一招:用脑子打仗!
·果敢人不打果敢人?--兼论蒋介石为何丢掉大陆
·治军先治心--军事笔记四
·枪杆子里面不能出人权?
·谁是今日中国之甘地/孙中山/华盛顿?
·也谈暴力革命
·守土有责
反抗策略
·革命是唯一的选项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似的革命 --我对中国目前时局的分析系列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二)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三)
·压垮中共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把监狱填满
·谁有能力接管中国?
·当今天下,舍我其谁?!
·不要寄望于当政者 --我的一点说明
·建议各省独立建国,再造共和
·告共军官兵起义书
·告全民起义书
·大丈夫斗智不斗力--写给我的律师同行们和反共战友们
·从维权人士到革命者的转变
·从杨佳袭警和内华达民兵起义说开去--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我对越南“暴力反华”事件的几点看法--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非暴力不合作--全民起义方略之一
·关于解决六四问题的具体方案
·警惕自乱阵脚
·谁通谋略?
·我们的目标
·《把监狱填满》续
·全民争普选权--金光鸿律师告大陆同胞书
·必须解体中共 --我对法轮功学员诉江的一点看法
国策建议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二周年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系列--关于冀中星首都机场自杀性爆炸案之我见
·反腐乃不智之举 --致习、李、王公开书
·敦促中共“还政于民”的呼吁书
·强烈建议废除重婚罪和一胎制
·一个非常有害的治国理念
·一言可以丧邦
·马英九习近平二零一五年新春贺词点评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二)
·强烈呼吁台海两岸中国政府联手对菲律宾实施军事打击
·中国需要马里兰大学这样的大学和杨舒平这样的大学生
台湾问题
·全民争自由--致马英九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中华民国何去何从?台湾何去何从?……
·中华民国是扶不起的阿斗
·强烈要求中国国民党向全体中华儿女谢罪
·偏安还是共和?
·民意是民主政治的基石--关于台湾反服贸抗议脸文汇编
·就“太阳花学运”案提请台湾同仁注意
·金光鸿律师告台湾同胞书
·奉劝马英九总统辞职以谢台湾同胞
·金光鸿律师严重关注马政府遣返大陆异议人士
·关于『习马会』我的一点看法
·劝马英九先生起兵反共书
·海峡两岸关系探讨
·请中华民国总统府郑重考虑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提议
·良知是最高的法律 --对台湾高等法院认定四名大陆异议有罪一案的解读
·台湾人民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好的人民 --谨以此文献给2016西洋愚人节
香港问题
·谋万世还是谋一时 --关于香港局势我的一点看法
·谁能决定香港的命运?
新加坡
·没有亚洲价值,只有普世价值 --盘点李光耀先生遗产
果敢相关
·支持果敢独立建国
·领袖的远见最重要 --向果敢及缅甸掸邦众民族进一言
·何以安中缅边境?
·缅甸同部分反政府武装的停火协议是城下之盟
·缅甸军政府涉嫌种族歧视,搞民主乃欺世盗名
·决不止是果敢必须独立建国的心理学探讨
·强烈支持克伦人民争取民族自由的愿望
·强烈关注果敢单方面宣布停火
·究竟是谁在祸国殃民? --果敢问题系列
·呼吁全球解体缅甸军政府
·再论缅北问题之出路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致缅北各少数民族书
·如何安南缅之修内才能安外
·建议克钦诸邦再造联邦
·肉食者鄙
·我必要踏平缅甸!
·金光鸿律师支持缅北联军的军事行动
国际战略
·呼吁全球解体俄罗斯
·一个自由的、统一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
·一个自由的缅甸符合中国民主派的利益
·中俄友好的前提
·金光鸿律师告四邻书
·中国必收回安不纳(“纳土纳”)群岛主权
·中国的真正对手是俄罗斯 --我的中国远东战略和世界格局构想之一
·中国的第二个对手是日本 --我的中国东亚战略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二
·中國的第二個對手是日本續--我的中國
·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 --我的中国亚洲战略思维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四
·我对人类未来政体的构想
·谁的领土也不是多余的 --我看普京七言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最愚蠢的选择,是懦夫行为
·支持琉球独立建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系列--关于冀中星首都机场自杀性爆炸案之我见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系列
   
   关于冀中星首都机场自杀性爆炸案之我见
   

   金光鸿律师
   
   【大纪元2013年07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北京时间20日晚上6点20分左右,北京国际机场T3航道的B出口处发生爆炸,爆炸前,有旅客目睹一坐轮椅的残疾人大喊大叫,随后就发生剧烈爆炸,目击者称场面很恐怖。据悉残疾男子名叫冀中星,79年出生的山东菏泽人。05年在广东东莞,被治安队殴打导致瘫痪、下身溃烂,并欠下了10多万元外债。这些年多次上访申冤都没有得到很好解决,属于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绝路状态,所以才去首都机场搞了这个爆炸案。
   http://www.epochtimes.com/gb/13/7/20/n3921710.htm
   
   象这样自杀性抗议事件在中国已经不是一起两起了,
   
   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张翠报导,截止2013-07-21 22:24:53 《又一僧人自焚身亡 境内自焚藏人达120》,http://soundofhope.org/node/373182
   据大赦国际组织收集了从2009年到2011年汉人用自焚来抗议房屋强拆的案例大约41起。http://www.amnesty.org/en/for-media/press-releases/china-rise-forced-evictions-fuelling-discontent-2012-10-10
   
   2004【大紀元1月8日報導】《河北民工追討薪資憤而縱火五死》“民工以跳樓等極端方式索要工資的慘劇層出不窮,防不勝防”
   http://www.epochtimes.com/b5/4/1/8/n445508.htm
   
   另一方面,舆论界“以暴制暴”的呼声也不绝于耳,杨佳的“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成了网络名言。其它诸如“冤有头,债有主,前面右转是政府”之类的煽动暴力的词句比比皆是。也有法官和政府官员被杀的报道,但类似杨佳这样报复性杀人的案例少之又少,所以我们看到的是,目前在中国,真正以暴制暴的案例是非常罕见的,大多是温和、理性地抗议。
   
   与此相应的是,权力继续续为恶,非法监禁、酷刑折磨、司法不公、暴力维稳等一如既往。
   
   根据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公布的信息的不完全统计,从二零一三年一月一日至二零一三年六月三十日,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43人,被绑架达2101人,被非法劳教14人,被非法判刑(包括非法庭审)445人。也就是说,2013年上半年,在中国大陆,每个月有7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每2天有23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每2天有将近5个大陆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非法庭审)。http://goo.gl/NFglP5
   
   今年四月,温和的赵常青等十君子因要求官员公示财产被捕,日前,同样温和的许志永博士在软禁三个月后被逮捕。
   
   一方面是受迫害民众温和地、理性地、合法地与暴政抗争,捍卫自己的生命、自由、财产和最基本的人权诸如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即使是暴力抗争,也仅伤及自身。
   
   另一方面是权贵集团视民众自由、生命、财产和最基本的人权如草芥,他们要么作出和维持为恶的决策,如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及其政治局常委,要么执行为恶的法律和命令,如警察、城管,要么替为恶的命令和法律辩护,推波助澜,如李光耀、马云。
   
   问题出在哪?
   
   一句话,权力为恶是人类的本性,古今亦然,中外亦然!
   
   这个权力为恶不仅仅表现在利用政治权力和国家公权力为恶,也表现在滥用优势地位为恶。
   
   前者不难理解,也不难发现,后者则比较隐蔽,比如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和马云用所谓中国的经济繁荣来肯定中共屠杀学生的合法性和合理性,还有如何作庥、司马南之流,利用自己的公众知名度和媒介为中共杀人体制辩护,为中共镇压法轮功辩护、造势,也属于权力为恶,
   
   《纽约时报》5月7日报道,美国五角大楼5月7日公布的研究数据显示,美国军队的性骚扰案依旧不断增长,2012年共有26,000人遭到强奸,较2011年同期增长19,000人。这也是属于权力为恶,男性利用自己的优势地位,或者是政治权力,或者是经济地位,甚至或者是体力优势,都属于权力为恶的类型。
   
   还有一种权力为恶更隐蔽,比如,自杀性抗议。无论是自杀性捍卫自己生命、自由和财产,还是捍卫自己的人格尊严也好,虽然没有伤极无辜,仅及自身,但也是值得否定和谴责的恶行。姑且不论这个自杀性抗议要达到目的正当与否,由于人是善恶同在的,仅仅自杀性抗议本身就足以刺激和煽动人类内在的血腥和暴力冲动,从而有可能导致大面积的暴力冲突,其罪就不小,更何况人类所有正信的宗教都认为自杀是有罪的,是违背天理的,从人伦角度讲,“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孝经》),何况一个背后还有无数与之关联的有缘亲人,所以自杀性抗议绝不仅仅是一个伤及自身的问题,往小了说,伤害的是一个家庭,往大了说,伤害的是整个社会!
   
   根源何在?政治破产!道德破产!宗教破产!
   
   何谓政治破产?
   
   请看易中天教授《文明的意志与中华的位置》“我先讲一个故事,民国初年,大概在1912—1913年之间,四川广汉地区不太平,因为当时有一条交通枢纽,一个重要的交通干道叫川陕大道,从四川到陕西。这是商旅非常多非常繁忙的一条大道。但是在广汉路段出现了土匪,开始是小股的土匪,然后土匪越来越多,土匪拦路打劫,使得商人和行人感到生命和财产没有安全,惹不起,咱们躲得起。商旅们开始绕道而行,川陕大道就冷落下来。结果是什么呢?结果是土匪没有了经济收入。于是从来互补往来的各股土匪召开了经济工作联席会议,会议做出了一个决定,组成土匪联盟,分段承包川陕大道广汉段,广汉的土匪张麻子承包一段,李麻子承包一段,王麻子承包一段,赵麻子承包一段,分段承包,统一收费,比如一条盐收五毛,背包袱的收一块,如果赶车的可以计价。无论这个行人和商旅从哪个路段进入川陕大道广汉段,那么收了过路费的土匪要开一张收据,凭这张收据,商旅可以在广汉段任何土匪的路段畅行无阻。其他土匪第一不得重复收费,第二不得改变收费价格,第三必须提供保护。如果做不到这三条,商旅可以向土匪经济工作联席会议投诉。然后由其他的土匪来整治这个不守规矩的土匪。”“ 这是一个互利双赢的方案,我们知道民国初年兵荒马乱,所有人都没有安全感,你交五毛钱,你雇了保镖了。而土匪们第一不用担风险,第二有了固定的经济收入,皆大欢喜。川陕公路修复了往日的繁荣。”“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的是什么呢?是文明来自野蛮。文明是对野蛮的改造。当年土匪栏路抢劫,这叫野蛮。现在分段承包,合理定价,童叟无欺,统一收费,这叫文明。文明就是客客气气地收你的钱。为什么过桥米线比较贵,因为收了过桥费。文明就是收费。”“这其实是我们人类历史的一个缩影,因为我们人类无论世界上哪个民族,在原始时代都是土匪,我们是土匪的后代”
   
   易中天是我尊敬的老师之一,也是国内比较有思想比较有正念和正见的学者,1986年, 我在武汉大学曾经听过易老师开讲的《中国美学史》,后来在厦门大学任教时再次受教于易老师,亚里士多德有云,吾爱吾师,吾尤爱真理!因此我不能不说易中天老师对文明的解读,对政治的解读是失之偏颇的,我认为这是政治、道德和宗教破产后的产物。
   
   我们不是土匪的后代,我们是神传文明的后裔,远古人类是依神传给人类的道德加上一些惯例和习俗维系着社会关系,只有很少的法律,学法律的人都知道,法律缘于道德和惯例并且不得违背善良风俗,国家,政府和法律的出现是因为人类有了私心,道德和习俗不足以维持社会关系的时候出现的,人们成立政府,制订法律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保护人们的生命、自由和财产,可不是为了让这个易教授说的“土匪”政府有收入而成立政府的,政府的财税收入仅限于维持公共开支,原始人类不是土匪,是思想单纯、道德境界高的正常人类,这方面我是比较认可卢梭在其《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中的观点的。
   
   易教授的观点是现代人类政治、道德和宗教破产后的主流观点,在这样观念的支配下,政府可以堂而皇之地与民争利,疯狂掠夺,暴力、谎言,无所不用其极,还美其名曰我是在维护社会稳定!什么社会公义、法治、人权、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司法独立、公民权利、公民社会……我们不讲这个!
   
   何谓道德破产?
   
   人类没有了道德心法的约束,维持了中国两千多年的儒家道德破产,代之以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学说和阶级斗争理论,就包括易教授这么有正见和正念的学者也是言必称马列,西方的基督文明一部分归顺中共成了中共的附庸,一部分成了地下教会,被中共强制镇压,根源于中国传统儒、道、佛文化的法轮功及其修炼群体成了国家的敌人,遭遇种族灭绝的命运,反道德的法家功利主义和马克思主义三个起源之一的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进化论成了维系社会关系,约束人们行为的准则。
   
   何谓宗教破产?
   
   和尚不好好修行,集体嫖娼,争名夺利,热衷政治、金钱;基督教宗教神职人员也是屡爆性丑闻;穆斯林教徒宣扬“圣战”,度人回天国的宗教也成了名利场和罪恶渊薮之地。
   
   政治破产,政府为私为我,枉顾民生和社会公义,人民没有出路,又没有道德心法约束,被马克思称为“精神鸦片”的宗教也不能为受害人提供心灵庇护,只好以死相争,正应了老子所说:“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此其一也!
   
   其二,受害民众多存受害者心理,自杀也好,自焚也好,无外乎都是希望以死明志,或者以死相争,用生命来引起社会关注,或者使自己或自己民族的问题得到解决,或者使社会公义得到实现,这些人要么是有信念的,要么是有道德底线的,否则,他们就不是伤及自身了,而是会殃及无辜了!没有信念,没有道德底线的暴徒在哪里?读者都比我清楚。
   
   解决途径:
   
   一、权力制衡,用权力来制衡权力,用宪法和法律来约束权力,军队国家化!让权力不再成为一匹没有约束的野狼!
   
   二、司法独立,法官无上司,法官只服从宪法和法律,让受害人有说理讲理的地方。
   
   三、公民自治。我在美国,去拜访一个在美国生活了二十多年,一直从事人权工作的校友,她嫁个洋老公,她住的那个社区早些年就向美国政府申请自治了,具体自治权限我不得而知,只知道他们修建、改建房屋要政府同意,可能关乎纳税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吧,我想。我还遇到一个美国七十五岁的老太,在一个关心低收入人群的非政府组织从事人权活动。
   
   四、社会关怀。让受害人得到心理关怀和救治,因为很多问题不是法律和法官能解决的,在美国,有心理疾患和抑郁症的也不是一个小比例,据说有1500万,占人口的5%, 但没有多少反政府和反社会的行为,前段时间有个有心理障碍的美国人制造了一起枪杀案,但跟中国比起来,是少之又少了,因为美国有完善的社会关怀机制和心理诊所,有149000心理学家,人人都关心弱者,中国人现在普遍的看客心理,根本没有关怀和救济心理和机制,很少人会去关心弱者的心理健康,政府和民众都迷信金钱和权力,认为金钱和权力可以解决一切,出了问题,政府暴力高压维稳,民众则唯恐天下不乱,唯恐戏台不够高。没人去关心冀中星,没人去关心自焚藏民,没人去关心法轮功学员,没人去关心许志永,除了少数的人权活动人士,网友留言,一片骂声,冀中星自杀性爆炸,有网友会出主意,好歹去炸几个贪官。没人关心冀中星的痛苦,没人关心如何确定谁是贪官,只有一片喊杀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