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聂树斌与王书金谁是真凶?(五)]
石三生
·陈瞎子的二难问题
·依法治国必须公审陈光诚法办陈光诚
·依法治国必须公审陈光诚法办陈光诚
·李开复为何给马英九与韩寒拉皮条
·捧韩寒的台湾立法院顾问是个骗子
·某法大师诗《选择》解读
·巧家爆炸案为什么“巧”
·胡锦涛主席引用韩愈诗赏析
·不得了,被环球网潜规则了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
·第一回外交部私通邪教凯风网鸡刀杀牛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从新华社记者“自宫”说开去
·从新华社记者“自宫”说开去
·骗子律师高智晟 白痴作家刘三妹
·高智晟满门皆骗士反邪教中共布疑阵
·全世界都在看美国与诺贝尔奖有多蠢
·诺奖尚未揭晓 瞎粉们已内讧
·外交部颠倒时空造假为哪般?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五回)
·奥巴马在等什么?
·顾晓军主义催生绝世神功
·你想要一个怎样的政改?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六回)
·陈瞎子能否“开天目"?
·美国智囊被噤声陈瞎子利空思变
·打通“任督二脉”符合脑子进水的症状
·顾晓军“入常”致“法拉利车祸”易主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送女上学很无聊
·在绝望中制造希望“法拉利车祸演绎的危机”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骑车送女是作秀无疑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真是富庙穷和尚?
·陈瞎子再被狙击 奥巴马装聋作哑
·询六四惊现共济会 翻薄案搜出一何新
·詹云超副市长给我出了个难题
·世纪阳谋转基因与薄熙来的末日之谜(引子)
·顾晓军与七个局中人
·骆家辉大使真的很猥琐
·又一个瞎子轰动海外
·李旺阳生的矛盾死的蹊跷
·李旺阳之死的N个可能
·美国、香港Google李旺阳
·全球扫盲之上吊常识
·李旺阳是装死!
·李旺阳的死活与《一盘更大的棋》
·周强何不请顾晓军去揭李旺阳之谜
·安监总局局长骆琳去职另有隐情
·黑客与李旺阳及“六四”事件
·李旺阳上吊为何能成谜
·温家宝总理支持“民评官”
·香港立法会梁国雄偷渡会见李旺阳?
·李旺阳上吊的四个现场
·那些不知好歹的香港人
·那些不知好歹的香港人
·李旺阳与棺材仓酷刑
·从黄胜落马看山东美玉其外
·孔庆东反应迟钝发三炮指西打东
·黑龙江与广东成事故多发地
·百度微软皆混蛋:温家宝石三生=敏感词
·中央政法委也有恐惧时
·香港《明报》原来是张瞎报
·于无声处听惊雷
·詹云超副市长为何怕百度扬善?
·李卓人与梁国雄是好同志
·说黄胜卖官潍坊副市长买官是造谣
·潍坊副市长买官有假买文凭或是真
·石三生与部长PK言论自由
·科技部是个不懂常识的弱智机构
·“三个代表”与“三讲教育”互殴
·张德江亲手捧起了“一坨屎”
·什邡钼铜项目或本就是骗局
·给脑残的韩寒李承鹏讲点什邡的常识
·给脑残的韩寒李承鹏讲点什邡的道德
·韩寒李承鹏不是人
·给脑残的韩寒李承鹏讲点什邡的计谋
·给脑残的韩寒及90后讲点什邡的阴谋
·天津大火唯恐人知 什邡事件惊天动地
·药房天津大火生变 须范冰冰陪睡一晚
·药房天津大火生变 须范冰冰陪睡一晚
·张高丽处理火灾的手段很像事故
·张高丽处理火灾的手段很像事故
·公开邀约中宣部大人笔战
·两个副省长落马现瞒天过海的伎俩
·就潍坊市委书记的三盲请教李源潮
·中纪委高调呼应石三生辟谣内幕
·民主维权是个圈儿
·夫妻党
·北京大雨与高层政治
·感谢顾晓军感谢党质疑四人帮
·公开邀约“影响中国百名博客”自曝才艺
·郭金龙书记边健忘边铭记边恐吓
·奥运会只有野蛮没有文明
·北京天津水深火热 启东什邡接踵登场
·司马南被夹之后看不懂启东事
·点破启东反排海事件的破腚
·人民日报缺心眼儿
·中国面对质疑叶诗文有点抓狂
·央视解围奥运会上的小聪明也有大道理
·奥运悲剧之青年导师李开复成流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聂树斌与王书金谁是真凶?(五)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三百二十一
   
   新中国入史,似以“党治时代”更为准确。中共自诩推翻了万恶的封建社会。但冷眼旁观加切身经历,“党治”之恶更胜“人治”万倍。
   
   封建社会固然是家天下,但倘若遇到明君,如唐宗宋祖之流,人民安居乐业不说,时代文明程度也是远非中央电视台的一个臭老头的呓语----“超越了汉唐盛世”可妄比。再不济,到了腐朽的“人治”时代---号称“三年清政府,十万雪花银”的清朝末期,昏庸的清政府依然能还杨乃武与小白菜一个清白。盖人治虽恶,到底难脱得一个人性。若滥杀成性的朱皇帝,也有良知发现时:撤了困城大军,并把粮草散给敌方军民。以此比某党困长春之行径,简直是天上地下也!


   
   为何清政府数年之后开棺验尸,依旧能冤案昭雪;百年之后的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却至今难有定论呢?当初到底是谁作主从严从快对聂树斌执行了死刑?若党不掺乎其中,至于造就如此二十年来都洗不清的奇案吗?
   
   王书金显然是个试图替人顶罪、又贪图多活几天的骗子,尸体附近的那一串钥匙便是证明:因为按照他所说的与受害者拉扯、奔跑并摔倒在路上的情节,死者的那串钥匙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尸体附近。受害者如果当时情急生智想给别人提供一个线索,她就应该将钥匙故意扔在路上。而如果是王书金发现了受害者扔掉或缠斗中掉在路上的钥匙,他又怎么可能故意捡起来放到尸体附近?如果是故意为之,王书金又怎么会忘记了交代呢?
   
   中国既然是党天下。那些狗屁律师是如何断定王书金的供词不是有人预先教习的呢?
   
   实际上,仅从该案有两个互否的作案时间,而河北检方又无法证明其伪,也可猜测出这是一桩抛尸案。只有“抛尸”才能解释钥匙、连衣裙、死者颈部的花衬衫等悬念:钥匙是抛尸时布置的;受害者没穿连衣裙,是因为死前就裸体;勒在颈部的花衬衫是有意栽赃(不排除聂树斌参与其中,但那个年代,他一个小青工,显然不具有抛尸或移尸的工具---汽车)。只有“抛尸”,才能解释了受害者为什么没施展自己的防身术。
   
   当然,也只有“抛尸”,才能解释清为什么聂树斌家雇佣的公益“律师”会与王书金的辩护律师异口同声----都希望王书金是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的凶手。
   
   为什么媒体与律师都咬着聂树斌的口供不能公开不放呢?若口供就能让沉冤昭雪,河南赵作海一案会真相大白于天下吗!
   
   【石三生 2013年7月15日星期一 06:02 梦之国】
(2013/07/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