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激情托起的彩虹]
藏人主张
·西藏境内外的决心探讨会
·西藏无处不在的恐惧
·嘎玛桑珠爱人的博客日记
·中共對藏統治徹底特務化
·西藏一杰出青年终生监禁案引关注
·《人民日报》藏文版欲覆盖藏区
·藏传佛教寺院不受境外干涉
·
藏中交流
·藏中交流一瞥
·西藏將是我筆下永遠的體裁
·達賴喇嘛與華人學者交流觀點
·中國流亡人士致函達賴喇嘛
·达赖喇嘛会北美各界华人的讲话
·中国民间研究揭密西藏危机真相
·达萨和北京互相指责谈判诚意
·达赖喇嘛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
·从达赖喇嘛“窜访”说起
·《寻找共同点》—国际藏汉讨论会
·贡噶扎西谈“国际藏汉会议”
·藏中专家在国际藏汉会议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藏汉对话
·参加藏汉会议的高兴和悲哀
·对比为何西人支持西藏的视角
·藏人代表在“中共60年悼念”集会上的发言
·“中美应在西藏问题上建沟通交流机制”
·北京向西藏实施“大外宣”
·西藏问题是藏汉两族之责
·未來藏中會談已無讓步餘地
·達賴喇嘛特使談中藏對話
·青海“循化事件”始末
·藏人向你告诉西藏的地位
·中国对西藏的入侵与统治
·中国对西藏的移民和控制藏人人口
·社会 经济状况及殖民主义
·社会 经济状况及殖民主义
·西藏的环境状况
·军事基地与地区的和平
·西藏人权全球最差
·中国军事基地与地区和平
·西藏自古是中国的一部分”吗?
·翻譯误导了中国人对西藏的了解
·西藏危机是中国革命的起点
·仿苏格拉底追问西藏问题
·桑傑嘉和他的心事
·三江源与文明的嬗变
·从《大藏经》出版的新闻报道引起的一些联想
·辛亥革命与汉藏关系
藏印动态
·達賴喇嘛致印度政府及人民的感謝函
·为何西藏感冒就印度发烧?
·中国可能在2012年前攻击印度
·象龙之战非一日之始
·印度经济能否超越中国?
·印度即将失去自家的活动权
·达赖喇嘛将按计划访问中印争议地区
·达赖喇嘛达旺之旅背后的中印关系
·印美领袖有望将讨论西藏问题
·印度從未承認西藏是中國一部分
·西藏水坝计划引发印度担忧
藏人有话说
·朱瑞:专访阿嘉活佛
·公主出山任重道远
·“和谐奥运”真的“和谐”吗?
·西藏學者呼籲西藏流亡政府重新審視對華政策
·疯牛:藏族人民的心愿
·可怜的藏人
·西藏三作家“炮轰”李敖
·人民的灾难就是共产党最好机会
·“西藏”是什么?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达赖喇嘛前侍卫长答多维
·保护藏语就是保卫藏族文化
·圖博的代溝不是鴻溝
·谁敢说这不是即将来临的种族冲突?
·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開通
·中國五千年文明剩多少?
·反藏神笔华子落马内幕
·迟来的悼念
·2008年西藏的第二戰場
·達賴喇嘛對農曆新年賀詞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一个藏人的童年》(暂名)
·从藏獒热谈起
·西藏為什麼要高度自治
·评近期达萨和北京互动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中国作家镕畅剽窃藏人作家小说
·西藏前政治犯向國際法庭要求懲治中共高官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透视一名西藏年轻作家的“失踪”
·談《西藏之水救中國》一書
·藏、藏人、藏语
·雪莲: 我们要回家!
·藏人反批《西藏一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激情托起的彩虹

   激情托起的彩虹
   ——《自由在落日中》序
   
   安乐业
   


   《自由在落日中》是当代蒙古人反抗中共暴政文化性种族灭绝政策的英雄史诗。“心灵的痛苦是文学的永恒主题”,作者袁红冰用他的笔使当代蒙古人心灵的痛苦升华为生命的哲理和不朽的文学魅力。
   激情托起的彩虹

   《自由在落日中》封面
   
   《自由在落日中》作为一部 “文史结合”的小说巨著,可与东方文豪泰戈尔的长篇小说《戈拉》(1910)相媲美。二十世纪初叶的印度命运和二十世纪中叶的内(东)蒙古命运比较相近,同样处于外来统治者的掌控之中。统治者的手段虽有温和(民主)和极端(专制)的区别,不过两个民族的文化都一样在弱肉强食的压制下苟延残喘。
   
   第一代中共高层在权力斗争以及重新洗牌的过程中,对内(东)蒙古实施了铁幕下血腥的种族性灭绝政策,具体表现为在“反右”、“大跃进”、“文革”等重大政治运动中,使十余万名蒙古族精英被迫害致死,自由勇敢的蒙古之魂至此消逝于千里草原。《自由在落日中》这部巨著通过描写中共专制之下蒙古人的心灵苦难,举起血洗的内(东)蒙古高原为蒙古英雄男女献祭。注视着蒙古高原的落日,作者袁红冰在书中刻画出古老蒙古英雄用战刀划破茫茫星空的壮美和蒙古美女眼里永不褪色的殷红落日,为蒙古寻魂,塑魂。
   
   作为游牧民族的蒙古人,向来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与风赛跑,热情好客,马背是蒙古人梦和想象成长的摇篮。但是,中共控制内(东)蒙古之后,实行大规模盲目垦荒,把水草丰美的草原在短短几年中改成农田,农田逐步变成寸草不生的沙漠。从此昔日生机勃勃的内(东)蒙古高原步入万里沙漠的深渊——骏马不再奔驰,牛羊不再肥壮;蒙古人眼里只剩下燃烧的落日和苍白“无色的虚无”。
   
   《自由在落日中》以激情的高度,在当代历史的深处,用唯独历代文豪才具有的雄烈笔触,托起一个马背上的民族的悲怆命运,为内蒙古高原划下一道绚丽的彩虹。自屈原以来的中文华美之风在《自由在落日中》达到一个新的意境。这既是一部“后超现实主义”之作(此概念从这部巨著开始诞生),又是照亮蒙古人战无不胜的民族精神之作。她承载着内(东)蒙古高原的辉煌与悲怆,美丽与苍凉,向世人张开了柔情万丈的双臂,傲视懦弱者的眼神。
   
   在文学语境中,“夸张手法”是注入通篇著作的“激情”,是带动“灵魂”(主题)起舞的节奏。传统藏蒙文学对“夸张手法”的运用达到了巅峰。蒙藏独特的广袤壮阔的人文环境,长年累月与生存竞赛的现实需要,使高原人“想象中插上了翅膀”,赋予高原人“性格上烙印了长风”的豪迈,所以,他们能够创作出一代又一代不朽的佳作(多半为口头文学)。不过,由于地域的界限,语种的制约,藏蒙文学未能跨出高原,走向世界,从而使很多人难以欣赏其超前语言风格的魅力。《自由在落日中》不仅超越了这些局限,而且提炼出“激情”的精华,使“激情”本身跨出了物性的逻辑,在华语文坛和世界文坛上,搭建了一座史无前例的金塔。
(2013/07/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