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激情托起的彩虹]
藏人主张
·雪莲谈心念治病
·
“中国政府”
·藏族学者呼吁敏感年不要折腾
·一位藏族高干这样看西藏问题
·毛泽东预言达赖2019年回家
·青海考录公安机关特警和民警公告
·北京围堵西藏运动的新招
“西藏本土”
·西藏五十年纪念从理塘开始
·回归与坚守
·唯色著作译文推介会在巴塞罗那举行
·用发展的眼光解决西藏问题
·苏老,请闭嘴吧!
·尴尬的三月
·藏人反抗逼迫自杀
·藏中大辩论
·西藏著名作家遭中共逮捕
“中国人”
·中国人解读西藏问题
·中国大众论“藏青会”
·谈中共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
·中国八十后一代谈西藏未来
·胡锦涛不可能解决西藏问题
·西藏文化的命運列入中國文化國際研討會
·读唯色新著《鼠年雪狮吼》
·认知误区让普通事件升级为民族冲突
“流亡社区”
·阿嘉仁波切谈西藏五十年
·拉加寺告急寺主出面呼吁
·达赖失马焉知非福
·藏人也敢说“不”字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为何中国不高兴就玩枪?
“对比口水战”
·境内藏人回答《七问达赖喇嘛》
·达萨和北京斗智斗口
“国际视野”
·西藏倍受国际媒体关注
·BBC中文网西藏大事记
·華盛頓郵報评西藏反抗50
·没硝烟有热血的京藏战场
·西藏的战略地位
·中国涉藏宣传效果不彰
·西藏通桑德斯在香港演講
·美众院授权驻华使馆设西藏事务处
·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涉藏条文法案
“总结与展望”
·秋后算账考验国际援藏界
·谈中共的“西藏农奴解放纪念日”
·我们比西方对西藏更了解吗?
·西藏问题有解吗?
·达赖特使在欧盟外事委员会发表演说
·駁中共媒體達賴圖謀大起義
·歷史上的中藏關系
·写在第一个“农奴解放日”
·中国会取消少数民族区域自治?
东土耳其斯坦问题
·一个古老文化被推走了
·《搏龙斗士》与热比娅
·东土耳其斯坦囚徒的曙光
·维吾尔人的前途和大国的考量
·透露维吾尔人"没听说过基地组织"
·东土耳其斯坦局势紧张
·东土耳其斯坦危机的背后
·谁在逼迫东土耳其人绝路?
·学者探讨乌鲁木齐示威游行原因
·维吾尔群众抗议大揭密
·達賴喇嘛對
·维汉民族矛盾源自于专制主义
·北京非調整疆藏政策不可
·为何刮起“取消民族自治“风?
·中国人论东土耳其斯坦危机
·为什么会造成东土流血事件?
·达赖华人事务处前处长谈“七.五”(上)
·达赖华人事务处处长谈“七.五”(下)
·东土戒严与真相大白
·图伯特给博讯记者王宁
·热比娅女士谈民族自决
·热比娅在锥心术前的风度和警示
·专访热比娅解析真相
·夺权是否引发维中冲突的背景?
·中国政府挑起新疆民族冲突?
·北京抗议中达赖喇嘛会晤热比娅
·熱比婭旋風在台灣
·世维会抗议判7维人死刑
·19省市瓜分新疆加速汉化
·新疆乌鲁木齐气氛紧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激情托起的彩虹

   激情托起的彩虹
   ——《自由在落日中》序
   
   安乐业
   


   《自由在落日中》是当代蒙古人反抗中共暴政文化性种族灭绝政策的英雄史诗。“心灵的痛苦是文学的永恒主题”,作者袁红冰用他的笔使当代蒙古人心灵的痛苦升华为生命的哲理和不朽的文学魅力。
   激情托起的彩虹

   《自由在落日中》封面
   
   《自由在落日中》作为一部 “文史结合”的小说巨著,可与东方文豪泰戈尔的长篇小说《戈拉》(1910)相媲美。二十世纪初叶的印度命运和二十世纪中叶的内(东)蒙古命运比较相近,同样处于外来统治者的掌控之中。统治者的手段虽有温和(民主)和极端(专制)的区别,不过两个民族的文化都一样在弱肉强食的压制下苟延残喘。
   
   第一代中共高层在权力斗争以及重新洗牌的过程中,对内(东)蒙古实施了铁幕下血腥的种族性灭绝政策,具体表现为在“反右”、“大跃进”、“文革”等重大政治运动中,使十余万名蒙古族精英被迫害致死,自由勇敢的蒙古之魂至此消逝于千里草原。《自由在落日中》这部巨著通过描写中共专制之下蒙古人的心灵苦难,举起血洗的内(东)蒙古高原为蒙古英雄男女献祭。注视着蒙古高原的落日,作者袁红冰在书中刻画出古老蒙古英雄用战刀划破茫茫星空的壮美和蒙古美女眼里永不褪色的殷红落日,为蒙古寻魂,塑魂。
   
   作为游牧民族的蒙古人,向来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与风赛跑,热情好客,马背是蒙古人梦和想象成长的摇篮。但是,中共控制内(东)蒙古之后,实行大规模盲目垦荒,把水草丰美的草原在短短几年中改成农田,农田逐步变成寸草不生的沙漠。从此昔日生机勃勃的内(东)蒙古高原步入万里沙漠的深渊——骏马不再奔驰,牛羊不再肥壮;蒙古人眼里只剩下燃烧的落日和苍白“无色的虚无”。
   
   《自由在落日中》以激情的高度,在当代历史的深处,用唯独历代文豪才具有的雄烈笔触,托起一个马背上的民族的悲怆命运,为内蒙古高原划下一道绚丽的彩虹。自屈原以来的中文华美之风在《自由在落日中》达到一个新的意境。这既是一部“后超现实主义”之作(此概念从这部巨著开始诞生),又是照亮蒙古人战无不胜的民族精神之作。她承载着内(东)蒙古高原的辉煌与悲怆,美丽与苍凉,向世人张开了柔情万丈的双臂,傲视懦弱者的眼神。
   
   在文学语境中,“夸张手法”是注入通篇著作的“激情”,是带动“灵魂”(主题)起舞的节奏。传统藏蒙文学对“夸张手法”的运用达到了巅峰。蒙藏独特的广袤壮阔的人文环境,长年累月与生存竞赛的现实需要,使高原人“想象中插上了翅膀”,赋予高原人“性格上烙印了长风”的豪迈,所以,他们能够创作出一代又一代不朽的佳作(多半为口头文学)。不过,由于地域的界限,语种的制约,藏蒙文学未能跨出高原,走向世界,从而使很多人难以欣赏其超前语言风格的魅力。《自由在落日中》不仅超越了这些局限,而且提炼出“激情”的精华,使“激情”本身跨出了物性的逻辑,在华语文坛和世界文坛上,搭建了一座史无前例的金塔。
(2013/07/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