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埃及经验]
藏人主张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发布公开声明
·索巴仁波切自焚前录音的遗嘱
·写在藏人频繁自焚时
·藏汉交流及关注西藏局势
·中国无法避免阿拉伯之春
·雪域血红自由火
·西藏为何压不下去?
·世界对中共已深切愤怒与失望
·从藏人的反抗看中共的绝望
·未知死,焉知生?
·《一个藏族党员的公开信》
·懸在各民族頭上的一把刀
·西藏发生两起藏人自焚事件
·藏学家罗伯特谈藏人自焚
·青海军警向藏人开枪 一死二伤
·独立是争来的,不是恩赐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博士在西藏抗暴起义五十三周年纪念集会上的讲话
·三名藏人在聯合國總部對面絕食抗議已進入了第21天
·阿坝和北京同一天发生燃身抗议
·潘秘书长担忧绝食藏人及西藏发生第28起燃身抗议
·生与死的震撼!—悼念撕开黑暗的殉道者
·西藏路在何方?
·澳驻华大使拟前往西藏调查藏人自焚事件
·当前藏区紧张局势的历史渊源
·联合国官员承诺派特使前往西藏
·自焚不是终点站
·印度警方在胡锦涛到访前围捕藏人
·一位国内青年有关西藏问题的对话
·流亡藏人谈连串自焚事件
·西藏政治领袖日本之行取得成果
·“2000名藏人自焚之时……”
·三十颗流星划过
·胡锦涛谋杀班禅大师内幕
·藏人自焚为何发生在西藏周边省区
·藏人焚身抗议事件增之第38起
·悉尼召開自由在烈火中
·亡者的政治生命
·国际西藏论战开幕
·罗伯特谈西藏问题与焚身抗议
·虫草、藏药与西藏的全球化
·中共证实两名藏人在拉萨焚身抗议
·西藏若干问题的思考
·藏人焚身抗议在急剧增长
·拉萨局势紧张抓人数百
·人身体里流淌的是鲜血,不是汽油
·美议员批政府对西藏问题软弱
·青海天峻县九名僧人被捕
·图伯特话题
·藏人焚身抗议升至第44起
·自焚不是絕望是政治訴求
·又两名藏人焚身抗议
·希望北京新领导人更善待西藏
·甘孜一藏女示威遭拘捕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访澳期间同各界华人举行会晤
·高僧和侄女又焚身逝世
·再次发生藏人焚身抗议事件
·西藏伊斯兰教徒迎接达赖喇嘛
·四川阿坝18岁喇嘛自焚身亡
·藏人自焚后吁全球向中国施压
·藏区加大采矿威胁藏民生存
·藏人除了自焚别无选择
·藏人在四川甘孜单独抗议遭殴打
·又两藏人焚身抗议
·藏人又焚身抗议中共当局
·雪梨孔子学院拟发表反达赖演说遭在澳藏人炮轰
·西藏同步出现焚身和示威游行
·四川阿坝又传一藏人焚身抗议
·美国严肃关注新一波藏人自焚事件
·藏僧传播自焚消息被判刑七年
·敘利亞屠殺與西藏屠殺
·藏人焚身尼姑拘捕
·日本不做第二個“西藏”
·西藏流亡政府声明关注藏人自焚
·顿珠旺青荣获特別獎
·藏区再有多名藏人被捕
·正义火焰燃在悉尼
·不要与全体藏人为敌
·胡温离开前还杀藏人
·敦促国际社会成立西藏问题接触小组
·青海艺人索楚西热被捕失踪
·中国将西藏变成巨型监狱
·青海尖扎一藏人自焚未遂被捕
·2012西藏問題國際研討會
·藏人对习近平抱有期待不切实际
·青海玉树藏区又有一名藏人自焚抗议
·藏人自焚当局加强安全控制
·藏人博客写手自焚抗议
·国际社会为何在西藏问题上不敢得罪北京?
·甘肃合作市一藏人桑杰嘉措自焚身亡
·青海尖扎自焚未遂者遇害
·甘肃又一藏人自焚死亡
·今天,如果你生为一个藏人
·再发生藏人自焚抗议事件
·一名藏人在名寺附近自焚身亡
·西藏行见闻
·甘肃本周第四名藏人自焚身亡
·藏人自焚上周出现高峰
·联合国促中国当局尊重藏人权利
·同一天5名藏人焚身抗议
·《送别》祭雪域英灵
·新西兰举办藏汉文化交流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埃及经验

   何清涟:埃及经验:民主化“所能”与民主化“不能”
   
   07.04.2013 美国之音
   
   埃及民众7月4日庆祝最高法院首席法官曼苏尔宣誓就任临时总统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
   
   近日埃及的军事政变再次将这个古老国度推至世界媒体的聚光灯下。
   
   *认识埃及民主化于中国的意义*
   
   对埃及这场政变的看法人言人殊,有人认为这是不尊重民主程序,并担心埃及军方卷土重来,操纵政治;有人则将其称之为“好政变”,因为它符合民意(2200万人联署要求穆尔西下台),并预测埃及军方将如同土耳其的凯末尔将军一样,让军队在正确的时候干政,成为国家的守护神,成功后悄然身退。
   
   前一种看法符合民主制度的程序正义,但目前的埃及反对派不可能接受;后一种看法则有点一厢情愿。无论如何,这场政变将埃及拖入了不可知的未来。
   
   中国也在讨论埃及政变。官方媒体纷纷趁机发表批评“西式民主”的文章,新华网发表“埃及局势动荡挖了‘西方民主’墙角”,再次贩卖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鞋脚论”,其他官媒也纷纷指责民主化是导致埃及政治动荡、经济衰退和民众不满的主要原因。不少网民相信这种解说;另一些人不相信,认为这是丑化宪政民主,但也说不出更多的所以然。
   
   其实,埃及2011-2013年间两度发生的政治反对运动,主体都是埃及青年。分析他们到底想要什么,想要之物能否通过民主化立刻得到,以及得到这些东西的可行途径究竟是什么,有助于人们理解埃及发生的一切,比简单地否定或肯定民主化要好得多。
   
   *埃及青年要回了权利,却仍然没有工作*
   
   2011年掀翻穆巴拉克宝座的主力军是以青年为主体的政治反对派;今年4月底开始的反抗运动,发起者是五位在反对派新闻媒体工作的青年巴德尔、阿布德拉吉兹、沙辛、瓦巴、海卡尔。他们在以往的政治运动中结为朋友,今年以经济崩盘、国家没尊严、贫民无立锥之地等为诉求,号召连署要求穆尔西下台、提早改选总统。
   
   埃及青年人不满意这位总统其实从大选时期就开始了。青年们多是世俗民主派,他们不满意穆尔西的穆斯林兄弟会的背景,穆尔西不得不改变策略,承诺成为全民总统,并宣布退出该组织,以此表达不推行“穆斯林兄弟会”路线的诚意。但穆尔西登上总统宝座后,他所属的伊斯兰势力在国会占了多数,制定的新宪法不仅扩大总统权力,同时倾向把埃及变成伊斯兰宗教化国家。这引起埃及世俗化各派的愤怒。再加上埃及经济较穆巴拉克时期更加恶化,失业人口总数多达350万,占总人口比例为13.2%。失业人口中,33%的人有大学文凭,45%的人受过中等学校教育,导致人们对穆尔西的统治日益不满。
   
   埃及人反对穆巴拉克,是因为这个国家什么都没有给青年人,“没有工作,没有发展,没有值得骄傲的地方”,他们想“要回属于自己的权利,拿回属于自己的国家”。但穆尔西执政的一年当中,埃及青年发现他们仍然没有工作,没有发展。更让他们不平的是,新政府里面没有他们的位置。于是,极度失望的青年人一直怀念过去解放广场上的光荣岁月,于是他们再度行动,发起“反叛运动”,有了本文开头的结果。
   
   *埃及青年反抗活动家们为何未能参政?*
   
   青年反抗者的代表人物Dalia Ziada曾将埃及的三股政治力量称之为“两个魔鬼与一个天使”:“两个魔鬼”分别是掌握很多资源与就业机会的军方,以及有80余年历史、在埃及与阿拉伯世界拥有广泛社会基础的穆斯林兄弟会,“一个天使”则指怀抱理想主义的青年反对派。
   
   
   埃及军方的喷气机7月4日在最高法院首席法官曼苏尔宣誓就任临时总统时,飞过开罗上空
   两个“魔鬼”拥有强大的组织资源,而青年反对派当中,大部分人是因为被失业折磨而对现实严重不满,少部分则是出于对民主政治有明确的向往,他们因为“革命”这一价值认同走到一起来了。这种广场上的短期聚合因其组织者不拥有资源,缺乏组织粘合剂,在革命后很快就会消散。从革命中涌现出来的青年活动家们在随后的选举中未能胜出,一是因为他们未能将街头的临时聚合转型为一个成熟的政党组织,二是因为他们缺乏将革命的街头动员转化为政治竞选时的选举动员。革命与民主选举时的社会动员基于完全不同的诉求,革命动员只需要要列举独裁者的罪恶并用口号表达理想。但在民主选举中,参选者若要胜选,则必须对大众承诺很多,尤其是民生方面的承诺,竞选者必须要让大众相信他们有实现承诺的行动能力。这一点正是埃及青年反对派的弱项。如果在临时总统曼苏尔许诺的以“人民真实的意志”为基础的大选中,青年反对派还是未能完成以上转型,他们的领袖大概也无法通过民主程序在未来的政府中担任职务。因为民主化只能为所有人提供参与竞选的机会,但并不保证参加广场革命的青年领袖有优先获得权力的可能。
   
   *民主化不能直接改善参与者的经济地位*
   
   说到民主,中国人眼前浮现的样板一是美国,二是台湾(主要是台湾90年代的繁荣景象)。即民主不仅能够保障人民的基本权利,如普选权、言论出版自由、结社集会自由等等,还会给人经济保障,许多社会边缘人甚至希望通过民主化翻身做主人,摆脱贫困。
   
   然而,以上对民主的期望只有一半是真实的,即民主可以保障人民的基本权利,穷人与富人在权利上平等;另一半并非事实,一则是因为民主国家也不能保证人人有工作,二是社会边缘人在民主化后并不能立刻“翻身”做主人,摆脱贫困。让社会边缘人“翻身”的革命只有一种,即彻底颠覆社会秩序的共产主义革命。如毛式革命让边缘人“翻身”的方式有二:或参加革命,或利用土改成为中共一份子。
   
   埃及没有经历过社会主义革命,因此埃及人没有“打土豪、分田地”的情结。埃及人对民主化的向往,主要是认为民主化就可以改善国家经济状况,减少甚至消灭失业。问题是,埃及经济主要依赖于农业、石油出口、旅游业与劳务出口。埃及人口增长很快,这种经济结构与经济增长水平不足以雇佣不断增长的劳动力。事实上,民主化并不能迅速改变一国的经济结构,加上2011年革命为埃及制造了政治、经济的不确定性,外部投资者失去信心,大量撤资。占埃及GDP约10%的旅游业也因旅游安全降低而遭受重创,失业现象较穆巴拉克时期更为严重。
   
   社会转型需要成本。持续的“广场革命”只会增加经济改善的风险与不确定性。
   
   如此情势下,埃及就算再换一届政府,同样可能面临困难,因为经济问题不是民主化就能马上解决的问题,它既需要领导者的能力,也需要时间,更需要机遇。
   
   2011年1月,我在“埃及政治局势的‘场景想定’”一文中曾说过,革命后离权力最近的往往是两种势力,一是军方,二是有组织的力量,因此“埃及革命正处在三岔路口:民主、军政府与第二个伊朗,而且三种可能甚至不是一战定乾坤,要经历一个反复博奕的过程”,埃及2013年发生的一切正好验证当年这一预测。
   
   如果要说埃及民主革命经验于中国人有什么教益的话,我想应该就是弄清楚民主化“所能”与“不能”。民主化能够解决人民的基本权利,但不保证所有人经济上立刻“翻身”。从中国现状出发,将来有幸民主化了,人民得到的也只是各项基本权利,环境污染、有毒食品等社会失序现象与失业还将长期折磨中国人,因为这些不是通过民主化能够“政治解决”的问题。
   
   无论是埃及人还是中国人,只有厘清民主化能够解决什么与不能解决什么,才不会对民主化阵痛后产出的婴儿感到失望并将其抛弃。
(2013/07/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