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埃及经验]
藏人主张
未来西藏
·《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序
· 关于西藏自救运动策略的献言
·洪博士回应关于西藏自救策略的几点疑问
·达瓦代表说明东赛提出的问题
·东赛回应达瓦代表的说明
·台灣懸鉤子谈藏人自焚以及中道
·力爭只產生國內達賴喇嘛焱
·达赖喇嘛与华人见面会纪实
·中共对藏新政策内容外泄
·从今年藏人自焚引发回顾整体
·历史的真相与和解
·美国学者谈西藏现状
·西班牙最高法院受理流亡藏人对胡锦涛的控告
·清除了理性派以后怎么办?
·人血的盛宴
·从“红藏人”求“红汉人”看中共本质
·有关西藏的若干问题
·阿 沛 ˙晉美 答《 西 藏 時 報 》 記 者
·英国最早藏传佛寺创建人在中国遇害
·中共又被捕一名西藏新学派作家
·西藏命運在生與死的鋒刃上艱難行進
·西藏之页前主编谈14年西藏人权
·焚身存活藏人的处境极其悲惨
·藏人为什么纪念3月10日
·独立是西藏人民的梦想
·中共疯狂建坝威胁西藏生态
·西方藏学家公开批评“中道”
·西藏的母婴健康面临危机
·藏族和维族人在中国申请护照难
·美国呼吁中国调查藏人高僧狱中去世原因
·中共民族政策分歧
·《西藏秘密》中的扭曲西藏的证据
·三问王力雄
·《西藏主义》单行版问世(图)
·议会开了收回“中道”支持的先例
·亚洲水争夺战恐怕无可避免
·叶小文现象批评—评叶小文:“活佛转世”也要打假
·藏人学者评朱维群对央视记者的谈话
·北京学者炮轰西藏决策高官朱维群、叶小文
·复国主义者李科先对流亡选务署提出异议
·藏人权益团体发布2016年度西藏人权报告
·“李科先文章”及“中共官媒宣传”解析
·三月,血!血!血!
·如何了解西藏複雜多元的歷史?
·破两亿点击大作:色达的房子和海南的藏语
·【中共很清楚達賴與班禪相互認證的關鍵作用作用 】
·失踪22年的班禅喇嘛根敦确吉尼玛
·第四届西藏复国大会将于八月在法国举行
·西藏尖扎县年轻僧侣嘉央洛色自焚身亡
·流亡藏人纪念《十七条协议》签署日强调西藏独立地位
·遭判刑藏人作家周洛被指在狱中强制接受劳改
东赛独白
·东赛向读者自我介绍
·向布拉格之春引领人物致哀
·藏人沉痛哀吊方教授
·第一个参加奥运会的藏族女孩
·藏族体育选手摘取奥运铜牌
·亚洲民主化巨星
·袁紅冰新書《人類大劫難》
·2012年-人类的绝望和希望
·袁紅冰新書《被囚禁的台灣》
·《被囚禁的台灣》序言和結束語
·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主任阿沛·晋美为何突然被解雇?
·我為什么可恥地沉默著
·致陳致中先生的一份公開信
·打破沉默,不再可恥
·藏人主张五岁的生日
·全体流亡藏人献给切阳什姐礼物
·切阳什姐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网络发行预告
·
北京情势
·中共派系斗争的共同目的是维系中共统治
·新版中国护照引发外交风波
·温氏家族与平安崛起
·西方对薄熙来案新解
·部分汉人被强拆户自焚名单
·复邓路凸显中共已陷绝境
·外媒和微博夹击中共腐败
·《南方周末》得道多助
·一张中国财富秘密流动的路线图
·《南方周末》抗议结束,愤怒未了
·中共根本不可能进行政治改革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
·魔鬼對當代中國的詛咒
·中國即將進入萬年歷史中最黑暗的時期
·袁红冰谈“中国梦”
·习近平比薄熙来左吗?
·中国军方黑客卷土重来
·李克强的要求被印度总理当面拒绝
·西人评美中高峰會
·中美在网络安全方面仍有分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埃及经验

   何清涟:埃及经验:民主化“所能”与民主化“不能”
   
   07.04.2013 美国之音
   
   埃及民众7月4日庆祝最高法院首席法官曼苏尔宣誓就任临时总统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
   
   近日埃及的军事政变再次将这个古老国度推至世界媒体的聚光灯下。
   
   *认识埃及民主化于中国的意义*
   
   对埃及这场政变的看法人言人殊,有人认为这是不尊重民主程序,并担心埃及军方卷土重来,操纵政治;有人则将其称之为“好政变”,因为它符合民意(2200万人联署要求穆尔西下台),并预测埃及军方将如同土耳其的凯末尔将军一样,让军队在正确的时候干政,成为国家的守护神,成功后悄然身退。
   
   前一种看法符合民主制度的程序正义,但目前的埃及反对派不可能接受;后一种看法则有点一厢情愿。无论如何,这场政变将埃及拖入了不可知的未来。
   
   中国也在讨论埃及政变。官方媒体纷纷趁机发表批评“西式民主”的文章,新华网发表“埃及局势动荡挖了‘西方民主’墙角”,再次贩卖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鞋脚论”,其他官媒也纷纷指责民主化是导致埃及政治动荡、经济衰退和民众不满的主要原因。不少网民相信这种解说;另一些人不相信,认为这是丑化宪政民主,但也说不出更多的所以然。
   
   其实,埃及2011-2013年间两度发生的政治反对运动,主体都是埃及青年。分析他们到底想要什么,想要之物能否通过民主化立刻得到,以及得到这些东西的可行途径究竟是什么,有助于人们理解埃及发生的一切,比简单地否定或肯定民主化要好得多。
   
   *埃及青年要回了权利,却仍然没有工作*
   
   2011年掀翻穆巴拉克宝座的主力军是以青年为主体的政治反对派;今年4月底开始的反抗运动,发起者是五位在反对派新闻媒体工作的青年巴德尔、阿布德拉吉兹、沙辛、瓦巴、海卡尔。他们在以往的政治运动中结为朋友,今年以经济崩盘、国家没尊严、贫民无立锥之地等为诉求,号召连署要求穆尔西下台、提早改选总统。
   
   埃及青年人不满意这位总统其实从大选时期就开始了。青年们多是世俗民主派,他们不满意穆尔西的穆斯林兄弟会的背景,穆尔西不得不改变策略,承诺成为全民总统,并宣布退出该组织,以此表达不推行“穆斯林兄弟会”路线的诚意。但穆尔西登上总统宝座后,他所属的伊斯兰势力在国会占了多数,制定的新宪法不仅扩大总统权力,同时倾向把埃及变成伊斯兰宗教化国家。这引起埃及世俗化各派的愤怒。再加上埃及经济较穆巴拉克时期更加恶化,失业人口总数多达350万,占总人口比例为13.2%。失业人口中,33%的人有大学文凭,45%的人受过中等学校教育,导致人们对穆尔西的统治日益不满。
   
   埃及人反对穆巴拉克,是因为这个国家什么都没有给青年人,“没有工作,没有发展,没有值得骄傲的地方”,他们想“要回属于自己的权利,拿回属于自己的国家”。但穆尔西执政的一年当中,埃及青年发现他们仍然没有工作,没有发展。更让他们不平的是,新政府里面没有他们的位置。于是,极度失望的青年人一直怀念过去解放广场上的光荣岁月,于是他们再度行动,发起“反叛运动”,有了本文开头的结果。
   
   *埃及青年反抗活动家们为何未能参政?*
   
   青年反抗者的代表人物Dalia Ziada曾将埃及的三股政治力量称之为“两个魔鬼与一个天使”:“两个魔鬼”分别是掌握很多资源与就业机会的军方,以及有80余年历史、在埃及与阿拉伯世界拥有广泛社会基础的穆斯林兄弟会,“一个天使”则指怀抱理想主义的青年反对派。
   
   
   埃及军方的喷气机7月4日在最高法院首席法官曼苏尔宣誓就任临时总统时,飞过开罗上空
   两个“魔鬼”拥有强大的组织资源,而青年反对派当中,大部分人是因为被失业折磨而对现实严重不满,少部分则是出于对民主政治有明确的向往,他们因为“革命”这一价值认同走到一起来了。这种广场上的短期聚合因其组织者不拥有资源,缺乏组织粘合剂,在革命后很快就会消散。从革命中涌现出来的青年活动家们在随后的选举中未能胜出,一是因为他们未能将街头的临时聚合转型为一个成熟的政党组织,二是因为他们缺乏将革命的街头动员转化为政治竞选时的选举动员。革命与民主选举时的社会动员基于完全不同的诉求,革命动员只需要要列举独裁者的罪恶并用口号表达理想。但在民主选举中,参选者若要胜选,则必须对大众承诺很多,尤其是民生方面的承诺,竞选者必须要让大众相信他们有实现承诺的行动能力。这一点正是埃及青年反对派的弱项。如果在临时总统曼苏尔许诺的以“人民真实的意志”为基础的大选中,青年反对派还是未能完成以上转型,他们的领袖大概也无法通过民主程序在未来的政府中担任职务。因为民主化只能为所有人提供参与竞选的机会,但并不保证参加广场革命的青年领袖有优先获得权力的可能。
   
   *民主化不能直接改善参与者的经济地位*
   
   说到民主,中国人眼前浮现的样板一是美国,二是台湾(主要是台湾90年代的繁荣景象)。即民主不仅能够保障人民的基本权利,如普选权、言论出版自由、结社集会自由等等,还会给人经济保障,许多社会边缘人甚至希望通过民主化翻身做主人,摆脱贫困。
   
   然而,以上对民主的期望只有一半是真实的,即民主可以保障人民的基本权利,穷人与富人在权利上平等;另一半并非事实,一则是因为民主国家也不能保证人人有工作,二是社会边缘人在民主化后并不能立刻“翻身”做主人,摆脱贫困。让社会边缘人“翻身”的革命只有一种,即彻底颠覆社会秩序的共产主义革命。如毛式革命让边缘人“翻身”的方式有二:或参加革命,或利用土改成为中共一份子。
   
   埃及没有经历过社会主义革命,因此埃及人没有“打土豪、分田地”的情结。埃及人对民主化的向往,主要是认为民主化就可以改善国家经济状况,减少甚至消灭失业。问题是,埃及经济主要依赖于农业、石油出口、旅游业与劳务出口。埃及人口增长很快,这种经济结构与经济增长水平不足以雇佣不断增长的劳动力。事实上,民主化并不能迅速改变一国的经济结构,加上2011年革命为埃及制造了政治、经济的不确定性,外部投资者失去信心,大量撤资。占埃及GDP约10%的旅游业也因旅游安全降低而遭受重创,失业现象较穆巴拉克时期更为严重。
   
   社会转型需要成本。持续的“广场革命”只会增加经济改善的风险与不确定性。
   
   如此情势下,埃及就算再换一届政府,同样可能面临困难,因为经济问题不是民主化就能马上解决的问题,它既需要领导者的能力,也需要时间,更需要机遇。
   
   2011年1月,我在“埃及政治局势的‘场景想定’”一文中曾说过,革命后离权力最近的往往是两种势力,一是军方,二是有组织的力量,因此“埃及革命正处在三岔路口:民主、军政府与第二个伊朗,而且三种可能甚至不是一战定乾坤,要经历一个反复博奕的过程”,埃及2013年发生的一切正好验证当年这一预测。
   
   如果要说埃及民主革命经验于中国人有什么教益的话,我想应该就是弄清楚民主化“所能”与“不能”。民主化能够解决人民的基本权利,但不保证所有人经济上立刻“翻身”。从中国现状出发,将来有幸民主化了,人民得到的也只是各项基本权利,环境污染、有毒食品等社会失序现象与失业还将长期折磨中国人,因为这些不是通过民主化能够“政治解决”的问题。
   
   无论是埃及人还是中国人,只有厘清民主化能够解决什么与不能解决什么,才不会对民主化阵痛后产出的婴儿感到失望并将其抛弃。
(2013/07/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