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习近平誓做毛二世中国只有革命路一条]
陈维健文集
·血统论是习政权最后的理论防线
·天津大爆炸习组长应负政治与领导责任
·从天津大爆炸看习政权对付危局的能
·中共反法西斯 胜利阅兵实是习特勒法西斯阅兵
·拒绝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就是拒绝与藏族和平共
·到底是谁迫害了那个藏族孩子
·大阅兵前中共高层到底发生了什么 ?
·难民潮 欧洲可歌可泣的“自杀性”爱
·希拉莉为习近平访美“画龙点睛
·官逼民反的柳州连环大爆
·习近平访美后果严重无法面对党
·国民党玩完了
·纽西兰“全黑队”感动球迷的瞬
·“习马会”后两岸关系将会更远
·缅甸民主胜利但要警惕新的独
·巴黎遭袭击中国愤青幸灾乐祸又起
·中国为何在国际反恐问题上扭捏作
·中共权贵与西方资本的丑陋交
·从谷开来杀人减刑看习的以法治国
·2016年
·绝不能让我们的国家再回到文革黑暗的时代
·民进党执政与“九二共识”\陈维健
·民进党执政与“九二共识”
·中共对台民主从假导弹到假军演
·从国民党的一位高层干部看国民党惨败与未来
·高棉的微笑与血色的高棉
·面向太平洋的新台湾人—2016台湾观选(之二)
·旺角小贩事件中共为何演义为分离暴动
·梁警官案与华人的民族情绪
·王毅“遵宪”论中共对台政策重大改变
·党媒姓党习近平把自己推到火山口上
·台北——他乡遇故知
·中纪委反对绝对忠诚称颂犯上直言
·为习“挖坑”者习近平自己也!
·习近平会作毛泽东式的检讨吗?
·中共西藏政策“活佛”也成大买卖
·王岐山中纪委讲话胡说八道
·这次中共权贵财富曝光影响不寻常
·李克强以柔克刚 习李威望此消彼长
·“红歌秀”习近平核心当不成要想当舵手了
·习李争相考察院校为哪般
·雷洋之死与中国的中资阶级
·纪念“文革”最重要的是不让文革重演
·不谈“九二共识”地不动山不摇
·军队国家化与郭徐二位军委副主席
·是谁给了警察施暴的权力
·周恩来“同志” 读蔡咏梅的《周恩来的秘密感情世界》
·习粉栽脏中宣部,中纪委为刘云山卸黑锅
·林荣基战胜恐惧披露真相大英雄也!
·乌坎风云又起世上最奇特的反贪与贪官
·令计划没计划,令完成已完成
·中共真的在乎南海吗?
·太平岛不会沉没台湾有可能沦陷
·长歌当哭的《炎黄春秋》
·“认罪”只能上高贵者更高贵让卑劣者更卑劣
·傅园慧里约奥运中国队的闪光点
·从江泽民九十大寿想到的
·富凶极恶 天怒人怨的杭州G-20
·大转折—“澳洲价值守护联盟”抗毛音乐会胜利(深度报导)
·习近平走过的扶贫路与杨改兰一家因贫自绝的路
·最后的抢劫
·蔡英文是民主社会对抗中共专制的女强人
·民主是中国唯一的出路
·强盗要立法保护私产了!
·撒币政府也是汉奸卖国政府
·习核心是习皇帝的跳板
·贾敬龙怒杀乡官大风起于青萍之末
·说说川普靠不靠谱
·彭明与“中国联邦临时政府”
·中共拿川普还真没办法
·纽西兰的小国大气
·到了还民主台湾一个公道的时候了!
·2017年世界大势反共为势
·2017年文章
·新年的第一声枪响
·《玫瑰坝》一部当代中国农村的诗史
·中产阶级已在围城之中
·有感于川普的总统就职典礼
·缺失普世价值之下的中美较量
· 郭文贵这一枪打在了中南海 打在了总书记身上
· 郭文贵这一枪打在了中南海 打在了总书记身上
·达赖喇嘛演讲中国留学生抗议为何而来
·金正男被刺解决朝鲜问题迫在眉睫
·川普拿无证居民开刀违背美国立国精神
·川普拿无证居民开刀违背美国立国精神
·从对萨德与核爆的态度看中国的民族主义是何等的荒唐
·美国对朝应该到了斩首行动的时候了
·政治是共产党的专利吗?私营企业主不能插手
·当代牛人大力士习近平
·为伸张正义而进行的打击
·李明哲小小人权义工大大民主英雄
·习王真的打起来了吗?
·中共内斗失控习王到了政治终点
·美国之音到底怎么了?
·不同寻常的中共内斗
·中国首席扒粪者郭文贵
·形势变化再说习近平/陈维健
·14亿人只有上街革命才是唯一的出路
·不要让他成为沙漠里边的一个声音
·对与王岐山习近平必须有一个交待
·是郭文贵谎言装胆还是“环时”装腔作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誓做毛二世中国只有革命路一条

   
   日前,习近平访问西北坡表示,毛当年西北坡召开的“七届二中全会”上提出的“二个务必”,是对我国几千年历史治乱的借鉴,是对胜利了的党永葆先进性、纯洁性,长治久安的深刻忧思,思想意义和历史意义十分深远。这是习近平上台以来,一系例崇毛、推毛、继毛的又一个政策性讲话。
   习近平作为太子党推出的首脑与太子们是有共识的,这个共识就是胡温没有管理好这个国家,走了歪路,让人民群众不满意党、不信任党、要抛弃党,现在我们要将权力收回来 ,回到毛的路线上。虽然毛时代父辈们吃了许多苦,许多家庭弄得家破人亡,但应该清醒地认识到,没有毛打下的江山,没有毛创下的这份家业,就没有我们今天的日子。毛是我们的正资 产,我们不能丢掉这个正资产,如果我们丢掉这个正资产,走西方民主的道路,我们党就生存不下去了,就会被清算。
   三十年前,毛将中国引领到崩溃的边缘,邓小平清楚地看到如果让毛的路线继续下去,共产党就彻底地完了,于是将四个“凡是”的华国峰 拿掉,开启了实用主义的改革开放道路,才有了今天中共在国际舞台上可以傲视列国的经济实力。但是邓没有将毛彻底割去,没有象赫鲁晓夫那样批斯 大林,结果三十年后毛尸还魂。毛的罪恶无论用什么样的词汇都不为过,他的罪恶是历史上找不出来 的,当年搞“湖南农民运动”,搞的是独立运动,是分裂国家罪。延安种鸦片制毒,犯的是贩毒罪,抗日战争期间,与日本侵华司令部暗通款曲,签订秘约,是里通外国的汉奸罪。抗战结束,拒绝国共合作建立联合政府开打内战,让千万军人与平民死于战火,是武装叛乱罪。建政之初,“镇反肃反”枪杀国民党旧人员,是滥杀投诚俘虏罪,“公私合营”“土地改革”是抢劫财产罪。“反右斗争”是焚书坑儒罪。“人民公社”导致四千万人饿死,是反人类罪。“文化革命”是灭绝中华文化,祸害国家罪。毛的个人生活荒淫无耻,违反人伦,堪比罗马王帝卡里古拉。这样一个集人类罪恶之大成,人神共愤,天诛地灭的暴君,共产党应该是甩掉他,割掉他都来不及的负资 产,习竟然把他当成挽救中共的正资 产,可见共产党是病急乱投医,走投无路了。
   最近,“改革开放杂志”前社长李伟东说到中共在续毛之下,设计出来 的“两个一百年”目标:“从毛到习形成一个完整的一百年的一个圈,这一百年只要实现了高水平的小康,达到了民族复兴的初步目标,就可以一俊遮百丑。这一俊遮百丑就不得了了,毛所有 犯的罪错都可以说成有益探索,都是在前进道路上走的曲折和弯路,因为不管我们犯了多少错误,带领民族走向复兴,在习近平这个红二代身上实现了,习正好是中 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时候的在任总书记,毛之前的人,包括邓小平在内已经不值得一提了,那就是毛泽东到习近平,共产党合法性由此重新确立起来”。这“两个一百年”确实不是空穴来风,与它相辅的是中共一批御用文人推出的系例政治产品,“宇宙真理论”“天意论”“国父论”,特别是刘小枫的“国父论”把这个暴君堪比美国国父华盛顿,堪比“汤武革命”的周天子。而“天意”论更是将毛中年得痣(据毛新宇说毛在35年长征途中得了这颗痣),看作是天命 所在。一个号称无产阶级,信奉唯物主义的政党,竟然以扶乩邪术来作为其执政之说,其荒谬到了何种样的程度。事情还不止于此,为了捧毛,党媒还把智商都有问题的毛孙,毛新宇包装成不但延续毛的血脉,还继承了毛的精神血脉,是系统性地研究毛泽东思想的第一人。今年恰逢毛冥寿一百二十年,是毛的本命年,习近平为了这“两个一百年”,把已经走下神坛的毛,包装成二千年来唯一道成肉身的转世轮王。“两个一百年”,可以说是一个执政党在面临执政危机之下,利令智昏,精神错乱的一个大头梦。


   习近平要做毛二世,却没有毛那种一句顶一万句的精神威势,他连一句顶一句都做不到。他的“毛论”一出,就受到自由派知识份子的迎头痛击,根本就不卖习的账。与习家一直关系良好的胡家二位公子,胡德 华与胡德平也开始直截了当地抨击习近平。胡德华说:说苏联人民竟无一个是男儿,那么我想知道什么是男儿,是不是手握现代化武器,驾驶着第三代主战坦克向手无寸铁的苏联人民开枪开炮,横冲直撞的军人就叫男儿呢?再则不能否定前三十年,那么是不是不能否定文革加在刘、邓、陶,到彭、罗、陆、杨,薄一波61人反党集团,直至彭德 怀、贺龙等一大批开国将领身上的反革命罪呢?是不是毛主席所说习总的父亲习仲勋利用小说反党也不能否定呢?胡德平则公开举行政治问题研讨会,大谈政改,并提出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是共产党正能量的精神资源。他既能包容汉人,也能安抚藏人,且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欠了胡耀邦的人情。胡家两兄弟的讲话与主持的研讨,可以说是直指习近平的继毛路线,指了他的荒谬,点了他的死穴。但胡家兄弟都是现政权的边缘人物,又如何拦得住习跟随毛,一头撞向南墙。
   习近平背起毛的罪恶,铁定了心,一条道走到黑,自我找死,党内有识之士拦不住,自由知识份子拦不住,民众拦不住,天也拦不住。今日的共产党无论如何对他有多么殷切的期望,也扬不起涟漪的“一沟绝望的死水”。在习上台前,曾经透出中共内部的共识:“我们就是不改,看你们怎么办”。从习半年来的执政来看,确实中共利益集团已达成了这样的共识。中共不改我们确实没有办法,但中国不会因为你们不改,就放弃了中国人民百年的“宪政”梦想,就顺着你们的道走下去,回复到毛的时代。二十多年前的中国,天安门诗抄就有:“中国已不是过去的中国,人民也不是愚不可及,秦皇的时代已一去不返了”。二十多年后的中国,在全球进入了网络时代,民主已成普世价值,再要回到毛时代,只是习等一干利益之徒的痴心妄想。习近平“两个百年”的毛二世美梦,恐怕不及袁世凯的下场。
   中共那帮酒囊饭袋,极尽禅思的,“宇宙真理论”也好,“天意论”也好,“国父圣王”论也好都是不能自圆其说的谬论。要说“宇宙真理”,宇宙真理就是江山本无主,春秋自轮回。要说“天意”,就是顺天者存,逆天者亡。要说“国父圣王”,国父再高还是凡夫俗子,自有罪孽,说说也罢,而圣王则是菩萨转世,要四德具足,三十二相,七十二种好。而毛德德都缺,相相是魔,无一种是好,何来转世圣王之说。中共这帮御用文人,肚子里那点墨,不念民生,货于帝王,将一个丧尽天良的党,包装成宇宙真理党,把中共恶政说成是顺乎天理的天意,把十恶不赫的暴君毛包装成国父圣王,正是应了时下的一句话,见过无耻的,但没有比这更无耻的。这些佞臣佞语,以佛教来说,乃是十恶之一的“口恶”,是要堕无间地狱的。
   中共罪已六十余年,一个甲子之久,人们总是怀抱着善良的愿望,对每一届新领导人,从邓到江,从江到胡,从胡到习都寄于希望,人们总是在想,给他们一些时间,有一个调整政策的余地,政治总会文明一点,社会总会公正一点,酷吏总会收敛一点,贪官总会少黑一点,日子总是会慢慢好起来的,但是每一届领导人都约定俗成,个个铁了心,硬是把这种善愿打得粉碎,人们最终失望而归于绝望,被逼走上造反、革命的路。但事已至此,中共依然坚信只要枪捏在自己的手上,不怕造反,不怕革命,但是他们不想一想,这个世界上历朝历代有哪一个政权挡得住造反,挡得住革命。无论冷兵器时代还是热兵器时代,与人民为敌到底的统治者哪一个有好下场。
(2013/07/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