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北京统治秘术:左手肇事,右手维稳]
陈破空文集
·习近平反腐,收获与风险并存
·中南海消费胡耀邦
·放过周永康?习近平绝对不会
·“醒来的狮子”不安全?
·今逢四海为家日 ---感怀陈一谘
·挣表现,习近平没有安全感
·引狼入室,中俄联手上演大戏
·从民主运动到流亡- 在日本大学的演讲
·中国民主化,将惠泽世界--在东京“天安门事件”25周年集会上的演讲
·北京正诱发香港动乱
·陈破空与田原总一朗对谈
·习近平抓捕他自己的支持者-从陈卫于世文的遭遇说起
·普京能让步,习近平不能让步?
·拿下徐才厚,习近平震撼解放军
·芮成钢栽倒,毛左派受创
·甲午战争一百二十年: 惊人相似的解放军与北洋水师
·中国可能发生了某种形式的政变
·伊拉克内战,北京着慌
·习近平如何超越邓小平?
·邓小平电视剧,荒诞不经的“真实”
·摆平香港,习近平将对台湾下手
·江泽民已经死亡?
·达赖喇嘛转世与否,北京很在意
·整肃山西官场,泄露最高机密
·存活65年,北京统治手法的翻转
·北京高声批港,骂给中国人听
·占中运动十大看点
·打击“伊斯兰国”武装中国处于机会主义阶段
·子夜里的一盏明灯——追思陈子明先生
·四中全会,习近平受挫
·梁振英背后的外国势力
·大国领袖习近平的臭脸外交
·美国中期选举与中美关系
·奥习瀛台夜宴有深意?
·连胜文惨败,习近平不安
·审判周永康,死缓还是死刑?
·大闹亚航,中国人仅仅是“任性”?
·中国出了个习皇帝
·谜团重重的令计划桉-再析习近平神隐之谜
·江泽民东山演戏,趣味十足
·我们是不是查理?
·习近平紧张,最大问题在党内
·陈破空司马南交锋,司马南输在哪里?
·政商分离,太子党的脱身之计
·提前处死刘汉,又是杀人灭口
·军警特乱套,习近平惊魂
·2016,看好蔡英文
·习理论出台,继续数字游戏
·本书可能让部分中国人不高兴
·外国人不了解中国人
·果敢,另一个克里米亚?
·李光耀不值得高捧
·新加坡掠影
·起诉周永康,为何变低调?
·毕福剑事件的关键词
·日中开战:鏖战钓鱼岛
·习王反腐受挫,若退却,后果严重
·《西藏白皮书》,中南海的标题学
·中韩沉船:制度对照,文明落差
·恭贺达赖喇嘛八十大壽,感怀尊者的道德力量
·谁的核心利益?谁的安全?
·官府对律师,谁是「死嗑派」?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
·伟大的民主先生,推倒这堵牆吧!
·江泽民已从领导人行列中除名
·天津大爆炸,炸穿了大中国
·大阅兵,排解不去的尴尬
·北京:大阅兵上众生相
·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度-悼蒋培坤先生
·TPP:围堵中国?还是帮助中国?
·第三场大阅兵,只有一个外宾
·同种同文不同质--《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前言
·例外的中国人--《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后记
·一拖三年,揭秘习近平军改意图
·委内瑞拉变天,谁是中国「全天候好朋友」?
·徐明和谷开来:一死一生的意义
·《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
·周子瑜,周子瑜,周子瑜!
·美中实力消长,世界失序 -从朝鲜“氢弹试验”说起
·拒绝达赖喇嘛,北京失败的民族政策
·习近平斗了江派,又斗团派
·蔡英文不必回應「九二共識」
·文革50年:一个失去了反省能力的国家
·傲慢与偏见:中共外长的惊悚表演
·中國「核心利益」,誰的「核心利益」? -《傾斜的天安門》(100個常識)之
·銅鑼灣書店: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英國人公投,拷問中國人統獨思維
·南海仲裁,北京輸光,下不了台
·喧囂中國,失控的「愛國主義」 ---- 南海,趙薇,戴立忍、、.
· 習近平有沒有未來? -《習近平之謀,共產黨之死》後記
·《炎黄春秋》,蒙难于中南海左倾比赛
·《环球之音》发长文,习近平担心政变
·杭州,G20峰会,与中国人民何干?
·达赖喇嘛,站立在世界舞台的中心
·毛泽东孙子谈民主,颠覆印象
·美國總統大選,首場辯論中的盲點
·力挺川普,中國人心態分析
·中共訕笑美國大選,一黨專政優於民主制度?
·美國大選,如果按照中國的邏輯
·習「核心」勉強,習近平未獲全勝,外國和港台媒體充滿誤讀
·“習核心”出爐:威脅、妥協與交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统治秘术:左手肇事,右手维稳

   
   
   
   7月20日,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发生一起爆炸。一名坐在轮椅上的残疾人,先是散发传单,诉说自己的冤屈,无人理会;接着呼唤行人躲开,然后,点燃手持的炸药,自己被炸受伤。国际机场内,烟雾弥漫。消息迅速传遍世界。
   


   
   
   这位34岁的残疾人,名叫冀中星,曾在广东省东莞市以摩托车载客为生,遭当地治安队员用钢筋和钢管残忍围殴,致其下肢瘫痪。那是2005年。之后,冀中星回到山东老家,有好心律师为他代理打官司,却一再败诉;冀中星本人先后到北京上访多次,均未能讨回公道。于是上演出北京国际机场的这一幕。
   
   
   
   就在这起爆炸案前后,中国还发生一系列官民、警民冲突。5月28日,四川德阳,因城管围殴一名小贩、致其重伤,引发两千多民众抗议; 7月17日,湖南临武,56岁的瓜农邓正加夫妇,遭城管罚款和扣留西瓜,双方理论中,城管群起施暴,邓正加被城管用秤砣当场砸死。大量民众围堵抗议,警方出动二百多人,用警棍、电棍驱离人群,并抓捕村民。警匪一家,在中国,警即是匪,匪即是警。
   
   
   
   民怨沸腾,民怨失控。和平维权的民众,在投诉无门、哭告无门之后,纷纷走上暴力维权之路。6月7日,在福建厦门,59岁的平民陈水总因长年上访不果,在公共汽车上纵火,导致47人死亡。冀中星爆炸案发生后,在北京和山西,又发生多起“威胁爆炸”事件。
   
   
   
   逼上梁山,官逼民反。冀中星的案例如此,越来越多的民怨案例都会如此。不要说自制炸药,易如反掌,就连中共的购菜刀实名制、购汽油实名制,也未能阻挡当街砍杀和纵火事件的频仍。
   
   
   
   这是一场战争,中共基层官警与中国底层民众之间的战争,旷日持久,愈演愈烈。中国人迷信“不管闲事”,但,随着这场战争的规模和烈度不断升级,即便作为旁观者,也越来越难以置身事外。殊不见,厦门公共汽车燃烧案中,除纵火者之外,另有46人惨被烧死。这46人中,有多少,曾经是官民冲突的漠然旁观者?换言之,即便是漠然旁观的路人,也难免成为官民战争、警民战争的殉葬品。
   
   
   
   上访,本身带有浓厚封建色彩;这一形式的存在,本身说明,中国依然停留在封建专制社会。中共统治者满足于这一社会形态,来自于他们根深蒂固的封建帝王思想:高高在上,万民俯首;皇天后土,唯我独尊。
   
   
   
   中共统治,以“维稳”著称。不仅有最大的维稳大军,还有最大的维稳费用,超过军费,超过所有国计民生的开销。在中共字典里,只有二元世界:出事,叫不稳定;平息事态,叫稳定。但所有这些民怨、民变,即不稳定事件的肇事者,都是政府本身,其警察、城管、治安队员、社区人员,都是不稳定的积极制造者。
   
   
   
   乱也政府,稳也政府。这一自我循环的怪圈,看似没有逻辑,实则颇有奥妙。支撑这一怪圈的,是利益,是金钱,即中共大小官僚对庞大维稳费的争夺与瓜分,如蚁群聚食。试想,如果没有不稳定事件,谈何维稳?如果没有维稳,又何来维稳费?如果没有维稳费,中共大小官吏,岂不短少了巨大金钱和利益来源?其腐败、糜烂的生活,何以为继?
   
   
   
   于是,左手作乱,右手平乱;左手肇事,右手维稳。在新疆、西藏如此,在汉人地区也是如此。盘踞北京的中央政府,成为最大获利者。将矛盾、斗争、冲突,压缩在基层。纵容基层酷吏恶警对底层民众任意施暴,借以显示红朝天威;假意为底层民众保留上访渠道:各级信访局,让上级政府扮演“青天大老爷”。
   
   
   
   各级信访局,并不作为,形同虚设。道理很简单:信访局并非独立部门,仍是政府部门,受中共各级党委和政府领导,不可能因为冤民上访,就转而为民做主、对抗党和政府。
   
   
   
   从恶警、酷吏到信访局,各自都是与北京统治秘术相链接的一部分。如今的疑问在于,这一防民、害民、愚民游戏,或曰,另类中国模式,究竟还能把玩多久?当底层民众越来越多地觉醒,当基层恶警酷吏越来越难以招架,所有矛盾、斗争、冲突,最终必然指向统治集团的高层。道貌岸然的北京独裁者,终将招来机关算尽、恶有恶报的那一日。身首异处,亦未可知。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伊拉克的萨达姆、利比亚的卡扎菲……岂非前车之覆?
   
   
(2013/07/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