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楚寒:底层之子铸伟业——汉密尔顿政治生涯二三事]
蔡楚作品选编
·朱欣欣:依法治国必须从废除一党专制开始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满月的回顾与展望
·孔布:中共企图利用香港危机赢得苟延残喘的时间
·曾伯炎:中国教育的现状和未来实在令人担忧
·章小舟:专制文化潮与极权什锦装
·张博树:流亡创造奇迹:达兰萨拉观感
·余杰:中国的民主转型与西藏的中间道路
·桑杰嘉:中共宣布向藏人党员干部开刀——中共对藏政策走向更趋极端
·应克复:共产主义浩劫的思想源头(一)——《告别马克思主义》的前言与结束
·华逸士:“文革”或已重来,喉舌充当先锋——中国媒体厚黑已达新境界
·桑普 :当中国皇帝遇见日本首相
·孔布:“砸锅论”是中共无法挽回的颠覆性错误
·王德邦:“重庆模式”的意识形态升级版——掀起意识形态斗争狂潮
·桑杰嘉:在帝国主义摧残中坚持抗争的西藏
·牟传珩:中国特色十大怪——矮子翘脚喊自信
·林傲霜:成熟的公民社会,觉醒的台湾公民—评台湾“九合一”选举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一周新闻聚焦:令计划拍马文章怎么回事?峰回路转还是回光返照?
·李大立:中国——民主与专制的决战不可避免
·桑杰嘉:中共政权在西藏进行的文化灭绝政策
·向宪诤:“打肿脸充胖子”的“中共民族主义”真面目
·一周新闻聚焦:新年的悲哀——上海踩踏事件与人性
·王德邦:社会预期与政局走向—2015新年说事
·桑杰嘉:自焚—藏人对中共政权现代奴役的决绝反抗
·一周新闻聚焦:泛民抵制第二轮政改咨询,黄之锋等学生领袖被提讯
·陈永苗:民间抵抗之立场与行动
·应克复:为地主正名
·牟传珩:习近平领导的“新反右”斗争——民众被窒息在“中国梦”的黑箱里
·张博树:中国自由主义的主题
·郭永丰:中共独裁统治是中国走向民主的最大障碍
·孔布 :后极权社会的青年政见是主流民意
·余杰:麦卡锡主义与习近平主义
·一周新闻聚焦:“四个全面”登场,中共统治模式从忽悠走向忽悠再走向更忽悠
·李金芳:回家的路还有多远——不要忘记狱中的政治犯
·曾伯炎:习近平师法毛泽东沿袭文革做法救不了中共
·桑杰嘉:2014人权灾难年,西藏是重灾区
·公孙豪:棋局将残——中共如何走向黄昏与黑夜
·陈永苗:再谈香港回归于民国
·一周新闻聚焦:警方设陷阱,区伯“被嫖娼”
·张博树:评刘源、张木生的“回到新民主主义”
·章小舟:习近平会遭遇“林立果”和“原子弹”吗?
·章小舟:泼毛像义举壮哉,反暴政浪潮澎湃
·黄玉凯:抹不掉的毕福剑话题——专制性分裂人格
·闵良臣:你怎么就敢说“一百年不动摇”
·任协华:云抗争——进击暴君时代的现代视野
·桑杰嘉:藏人——中国的二等公民
·一周新闻聚焦:庆安枪击案——一枪击碎了中国梦
·潘晴:“穹顶之下”与“蓝天革命”——大变革时代催生出革命蓝图
·王德邦:“八九一代”的人权游侠——陈云飞
·安乐业: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余杰:王岐山为何向福山泄露国家机密?
·朱欣欣:弘扬八九民运的“广场精神”,建设民主宪政中国
·“零八宪章”第三十三批签署者名单 (52人)
·章小舟:招招慑暴政,式式挫鹰犬——评吴淦之“杀猪刀法”
·王德邦:面临“中等收入陷阱”与“转型陷阱”夹击的中国出路何在
·余杰:习式集权:小组治国,一夫当关
·一周新闻聚焦:政改方案遭否决,香港人羞辱北京当局
·一周新闻聚焦:由停播白岩松两档节目想起他曾经向刘晓波致意
·余杰:习武帝的帝国梦,终将是黄粱一梦
·龙戈铤:大抓捕凸显中共末日焦虑
·王天成:从期待改革到呼唤革命——当代中国自由主义思想变迁
·余杰:习近平才是真正的文革余孽
·王力雄:丹增德勒求“法”记
·亮均:大抓捕形势下的民运应对策略的思考与建议
·赵思乐:后89一代与TA们的运动
·一周新闻聚焦:大阅兵维稳劳民伤财,谁的抗战胜利?!
·刘正清:忆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倡导者唐荆陵
·一周新闻聚焦:“习马会”登场,各有不同解读
·渭水渔夫:英国道路对中国民主化的启示
·一周新闻聚焦:缅甸民主化,中国当局尴尬和中国民众的期望
·渭水渔夫:再论英国道路与中国民主化
·渭水渔夫:上层革命的模式及其可能性分析
·石飞:“妄议”始终与中共执政相伴
· “零八宪章”第三十四批签署者名单 (四十一人)
·一周新闻聚焦:刘晓波六十大寿,各界祝福,吁当局立即释放
·付勇:让互联网促进中国民主转型
·风山渐:香港书商离奇失踪谁是罪魁祸首?
·杨光:过时的主权概念与方兴未艾的民主转型
·黄钰凯:回顾2015年中共玩热的十大文字游戏
·牟传珩:民主转型兵临北京城下——“中国网络自由化运动”吹响集结号
·蔡楚:倒习文章可能是中共党内派系斗争的产物
·参与网主编蔡楚关于因习近平公开信被黑客攻击的声明
·蔡楚的手机和家庭座机受到每30秒一次的骚扰攻击(中英文)
·蔡楚:红色逍遥兵七零八落部队
·蔡楚:裸体人
·蔡楚:亡秦必楚——记陈墨二三事
·蔡楚:“卧底”董麻子
·蔡楚: 我被“野鸭子”抓捕的一夜
·蔡楚:我的黑与红之恋—队医曾琳(图)
·蔡楚:一首題在骨灰盒上的詩
·蔡楚:一张老照片—纪念老友张友岚(多图)
·蔡楚:油画《人》凸显毛氏红卫兵的血腥化恐怖化(图)
·蔡楚:我的小弟蔡庆一(图)
·蔡楚:一位抗战时期儿童保育者的悲惨遭遇——纪念贺婆婆(图)
·蔡楚: 纪念“翻身”农民杨本富大哥(图)
·蔡楚:抢粮(多图)
·蔡楚:雅壶(图)
·蔡楚:在美闻鸡鸣(图)
·蔡楚:纪念贾题韬老师(图)
·蔡楚:追寻的灿烂——记邓垦二三事(多图)
·蔡楚:祭母文(多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楚寒:底层之子铸伟业——汉密尔顿政治生涯二三事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17/2013
   
   
   作者: 楚寒
   

   在独立战争和制宪立国的过程中,北美十三州殖民地的土地上涌现出一批开国元勋,或者说,“建国之父”群体。在他们当中最能诠释“美国梦”的,应是那位一生极富传奇色彩的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美国宪法的起草人之一,《联邦党人文集》的主要作者,联邦党的创建者和领袖,合众国的第一任财政部长。他那譬如朝露般短暂的一生深刻地影响了美国历史,美国历史也铭记了他的名字。他属于美国,美国也属于他。
   
   
   
   前言
   
    三百多年前,当一群来自英格兰的清教徒(包括工匠、渔民、贫苦农民和契约奴等)乘坐“五月花”号木制帆船,横渡大西洋来到北美大陆,寻找一块能够免遭宗教迫害的容身之处和希望之地时,一种全新的理想观念——“美国梦”——开始悄然萌芽,生根,直至后来在全美家喻户晓。它意味着,新大陆提供给每一个人平等的权利和均等的机会,人们只要通过自己的工作勤奋、勇气、创意和决心,就可以获致更好的生活或实现自己的梦想,而无需依赖于特定的社会阶级、家世和背景。
   
    一个世纪后,在独立战争和制宪立国的过程中,北美十三州殖民地的土地上涌现出一批开国元勋,或者说,“建国之父”群体。在他们当中最能诠释“美国梦”的,应是那位一生极富传奇色彩的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美国宪法的起草人之一,《联邦党人文集》的主要作者,联邦党的创建者和领袖,合众国的第一任财政部长。
   
    美国的开国元勋大多有着良好的家世,要么出身名门望族,要么出身富足兴旺之家,比如华盛顿、杰斐逊、约翰•亚当斯出身于大农场主家庭,比如塞缪尔•亚当斯、约翰•汉考克出身于富商家庭,又比如詹姆斯•麦迪逊出身于大种植园主家庭、理查德•亨利•李出身于贵族家庭,诸如此类,不一而足。与他们不同的是,同样跻身开国元勋之列的汉密尔顿出身寒微,来自底层,身世凄凉。
   
    他出生在位于南北美洲之间的英属西印度群岛的尼维斯岛,父亲是个底层小贩,没有一技之长,只得终日为糊口奔波于大大小小的各个岛屿之间,落得个家里一贫如洗,后来父亲又欠下一笔巨债,全家人的生活更加贫苦了。10岁那年,破了产的父亲抛弃他们母子三人(汉密尔顿还有一个胞兄)离家出走,13岁那年,母亲又不幸病故,小汉密尔顿立时沦为可怜无靠的孤儿。从此后,小小年纪的他,在圣克鲁斯岛的奴隶社区过着独立谋生、孤苦伶仃的生活。
   
    不但如此,他还是一个没有合法出身的私生子——在18世纪,不合法的出身可是一件不名誉的事情,一个易于受到社会歧视的身份“污点”。他的母亲因不堪忍受前夫的毒打和污辱,在没有正式离婚的情况下逃离家庭,在另一个岛上遇到了汉密尔顿的生父,两人随后长期同居,期间生下两个儿子。因为没有合法的出身,在母亲死后,身为孤儿的汉密尔顿就连继承母亲那一点微薄遗产的权利也被剥夺了,在社会上更是长年累月地遭受着冷眼与歧视。
   
    与此同时,他还是“国父群”当中唯一的一名移民——包括华盛顿在内的其他开国元勋全都出生在北美洲十三州殖民地,可谓土生土长的北美人。而汉密尔顿则是出生在与北美大陆隔海相望的西印度群岛,他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是在加勒比海地带的尼维斯岛、圣克鲁斯岛等几个小岛上度过的。直到17岁那年,也即独立战争爆发的前三年,他才登上一艘名为“雷电号”的帆船,离开他无比熟悉的西印度小岛,前往他从小就憧憬和向往的北美大陆。
   
    这个出身底层的孩子,饱受歧视的私生子,无家可归的孤儿,身无分文孤身闯荡北美的外来移民,来到北美不久后即投身到如火如荼的革命浪潮之中,才志颖露,建功立业,直至跻身同时代人中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进而在北美的独立和新国家的建设过程中深深地刻下了他的印记。无疑,在英杰荟萃的美国开国元勋当中,没有哪一个人的经历比他更富有传奇色彩,也更能昭显“美国梦”的内涵了。正如美国当代历史学者、传记作家罗恩•切尔诺夫在其著作《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中所下的结论:“纵观美国的历史,汉密尔顿的成就没有哪位移民能望其项背。汉密尔顿从一名移民成长到建国之父的奋斗经历比杰斐逊们更能体现出美国精神。”
   
    汉密尔顿在时代舞台上的崭露头角,始于他的军旅生涯。来到北美后,他先后就读于新泽西州伊丽莎白镇的预备学校、国王学院(哥伦比亚大学前身);之后他投笔从戎,参加爱国义勇军组织,在群众集会上发表演说、撰写文章宣传反英斗争;在独立战争中,他先后担任炮兵连上尉指挥官、大陆军总司令参谋部的上校副官、大陆军对英谈判代表、与法军会谈翻译、轻步兵营指挥官等军职;他参与或指挥了长岛战役、特伦顿战役、普林斯顿战役、约克镇围城战役等。这位年轻的军官,在战争中出谋献策,运筹帷幄,在战场上奋勇当先,屡建奇功,多年的军旅生涯,他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学生军成员,走进了北美大陆军的领导核心层,成为华盛顿倍加倚重的首席幕僚,独立战争期间军功赫赫的战争英雄。
   
    然而,更让他大放光彩乃至青史垂名的,是独立战争结束后的从政生涯。对他来说,这是一个更加广阔的舞台。
   
    战争结束后,他先后担任邦联岁入收税员、邦联国会议员(纽约州)、纽约市开业律师、纽约银行的董事、纽约州议会议员、费城制宪会议的纽约州代表、联邦政府首任财政部长、少将陆军监察长、《联邦党人文集》主要执笔人;他先后发起和创办了纽约银行、创建合众国第一银行、创建“纽约促进解放奴隶协会”、创立联邦党并成为该党领袖。这段足足有二十年的政治生涯,是他一生最具光芒和风采的时期,厕身国家权力之颠的他,年富力强而又有职有权,有意愿也有能力将新国家的各项制度建设整治一番,从而将他那不世出的行政才能发挥得淋漓尽致,力挽狂澜,革故鼎新,振发兴举,奠定未来。
   
    至于汉密尔顿从政生涯中的政绩,我曾在一篇文章中将之概括为三大方面:财政金融领域的制度建设、现代化经济强国道路的选择和国家政制体制的构建。
   
    现在,让我们从上述这几个方面的从政经历,看看这位底层出身的美利坚开国元勋在那个时代的作为。
   
   一
   
    在那个春暖花开的时节——一七八九年四月——美国历史掀开了崭新的一页。
   
    两年前,北美十二个州的五十五名代表在费城召开了制宪会议,制订了一部联邦宪法;一年前,宪法在最后一个州北卡罗来纳州获得通过,一个新型的联邦共和立宪制国家在北美大陆正式诞生了;上个月初,具体的日期是3月4日,在宪法框架内运作的首届联邦政府成立了,乔治•华盛顿经各州派出的大选举团投票,众望所归地全票当选为美国第一届总统。这个月底,4月30日,他将在纽约宣誓就职。
   
    在这历史性的时刻,华盛顿感到由衷的欣慰,但与此同时,这位美国首任国家元首在喜悦的同时,心情却是格外的沉重,这个春天明媚多娇的景象也抚慰不了他内心的忧愁和焦虑。新政府表面上是建立起来了,但邦联议会(前中央政府)所遗留下来的,只不过是十几个办事员和一个空空如也的国库而已。这还不算,现时国家财政已处于崩溃的边缘,独立战争结束时,政府已欠下高达数千万元的国内债务、州债和外债(欠外国银行和外国政府的债务,包括法、荷、西班牙等国)。这一大笔债务本息对年轻的合众国来说,实在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并且是国家信用的巨大包袱。
   
    面对这样的一副财政烂摊子,上任伊始的华盛顿连日来愁眉不展,他在苦苦思索着一个问题:到底挑选谁,来掌管新政府最重要的、也是最有权力的那个部门——财政部?
   
    这时,有着“革命财政家”、“费城商业王子”之称的独立战争功臣、曾担任邦联财政主管人的银行家罗伯特•莫里斯向总统举荐,眼下在美国,惟有一个人能够挽救国家的财政信用危局。新政府总理财务的最佳人选,非此人莫属。这个人,就是亚历山大•汉密尔顿。
   
    就这样,34岁的汉密尔顿成了华盛顿第一届内阁中最年轻的阁员,联邦政府决策圈里的核心人物,事实上的首席部长,肩负重任的合众国首任财政长官。
   
    历史将证明,任命汉密尔顿执掌财政部,是华盛顿上任伊始最明智的一个决定。
   
    这位首任财长的前半生经历,仿佛就是在为这一职位做准备的。这个出生在西印度群岛、没有合法身份的穷人家孩子,从小就显得与众不同,当其他孩子还在整天游戏玩耍的时候,他就已经立志,长大了要离开这些小岛,去往新大陆的广阔天地闯出一片天空;小汉密尔顿如饥似渴地阅读着每一本他能找得到的书籍,不论是英文、法文的,还是拉丁文、希腊文的,这其中包括母亲遗留下来的34本书;
   
    10岁时,他在母亲开的一间小杂货店里帮忙,做些接待顾客、计算简单账目之类的事;13岁时,失去双亲的他,到一个纽约商人的店铺里当伙计,开始经手账目和商业通信方面的业务,数年间,他在克鲁哲的商店、货栈和存账室里,学到了一个商人的经商技巧和冒险精神;16岁时,因店主患病暂别小岛,回到纽约的家里养病四个多月,他就每日独立经营、管理着店里繁忙的各项业务;
   
    17岁时,来到北美的他进入国王学院,攻读政治经济学、政治学和法学,成为学院里最用功的学生,他经常看书到深夜,次日凌晨又很早起床,到教堂的院子里或一个安静的墓园继续苦读;21岁时,他参加独立战争,从炮兵上尉直至大陆军总司令参谋部的上校副官兼军事秘书、通讯员、参谋助手。多年部队决策核心层的经历,促使他思考如何摆脱北美的财政危机和金融危机;26岁时,他写信给邦联财政主管罗伯特•莫里斯,提出解决当前金融危机的设想和建议;28岁时,他写信给华盛顿,提出进行财政改革的四点构想;27岁时,他被任命为纽约州的邦联岁入收税员,后被选为邦联国会议员;29岁时,他发起和促成纽约银行的建立,成为银行董事,为这家银行起草了章程;32岁时,他成为纽约州出席费城制宪会议的代表,同年开始撰写《联邦党人文集》的系列文章。
   
    在长期的阅读研究生涯,以及经商、投军和从政的经历中,汉密尔顿大量接触了17、18世纪欧陆启蒙时代的思想,比如洛克、孟德斯鸠等人的著作,18世纪苏格兰启蒙运动的学说,比如大卫•休谟的著述,他深入研究和探讨过英国的财政制度,他服膺启蒙哲学家们的观点:相信人类理性的有效性,并支持社会、经济及政治的改革。在政治立场上,他逐渐成了一名保守的共和主义者,认为共和国的特征是爱好和平、定期选举、自由秘密投票制度、政教分离、追求平等和自治的精神、注重用自己的能力和方式去理解现实事务等。尤令他感兴趣去关注和倾心研究的,是有关财政金融的理论,和北美在财政金融领域存在的诸多问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