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巩一献:探索苏共在中国私生的“儿党”走向自我终结的时间表]
蔡楚作品选编
·秦永年:飘摇于四大旋风中的政治钢丝秀——2013年中国政局潜在引爆点初探
·桑杰嘉:谁是“恐怖主义”?——中共对西藏实行的国家恐怖主义
·凤凰网披露邓小平短处
·巩胜利:只有终结专制和人治,中国才能成为文明国家
·王德邦:蠡测中国百年民生、民权、民主三步演进历程
·北明:达赖喇嘛对藏人自焚的反应——专访才嘉
·牟传珩:“中国特色”政治夹缝中顽强生存的异议群体——从“广交友”一路走
·陈永苗:“新辛亥革命”大旗在升起
·杨瀚之:《零八宪章》与公民运动——通向宪政民主的纲领和道路
·郭永丰:习五世元年:磨刀霍霍向何方?
·王书瑶:政党制度讨论——中共是一个被枪杆子指挥的政党
·付勇:建立中国的联邦制
·秦永敏:展望专制统治崩溃之后的艰难政局
·张柏涛:从政治发展的角度看军队国家化
·王德邦:赵常青、丁家喜等10君子案是中国真假改革的试金石
·牟传珩:中南海发起意识形态宣传战——习近平铁腕管制舆论遭民意掌掴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历史、现实及其前景(上)
·乔新生: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为何被异化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现实:挑战与机遇(中)
·年纪思:我们今天该如何纪念“六四”
· 桑杰嘉:西藏母语作家谈藏人为什么自焚
·余杰:从毛泽东语录到习近平语录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前景:新战略构想(下)
·罗茜:论反宪政言论的罪恶实质
·罗茜:中国近期必将陷入全面性社会动荡之中
·朱欣欣:回望中国的七月——当邪恶降临大地
·曾伯炎:“中国特色”的谜底——社会转型未破的两块坚冰
·巩一献:探索苏共在中国私生的“儿党”走向自我终结的时间表
·乔新生:中国政坛为何揠苗助长
·楚寒:底层之子铸伟业——汉密尔顿政治生涯二三事
·王书瑶:中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反对党
·王书瑶:中华民主联盟章程(草案)
·黎建军:暴力维稳与民变四起——满清王朝的最后十年
·郭永丰:中国民主转型的相关因素分析
·斯欣言:中共可能分裂 中国有望统一
·杨瀚之:微博与微信: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两大利器
·宪政又添新派、基督教宪政引热议(图片)
·清流浦:习近平的尴尬
·李对龙:为自由而革命,以自由立国,建构宪政共和国
·一周新闻聚焦:外媒、评论家、网友评说薄熙来庭审
·金鸽子奖授予北京维权律师莫少平(图)
·家庭教会首次在台湾发声 抵制基督教统战(多图)
·牟传珩:北京为何迟迟不能开启民主变革大门——中国正处于“等腰三角形”政
·关于王功权先生被传唤的紧急声明和112位联署签名
·反對中國再次成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國大簽名
·李昕艾第三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图)
·李昕艾第四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多图)
·杨瀚之:光复民国运动:大陆“蓝色新民族主义”运动的崛起
·上海市民代表120次向人大请愿,上海高院“动真格”(多图)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分析三中全会的《决定》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三中全会后各方继续关注中国政治动向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周永康被拘捕了吗?
·一周新闻聚焦:海外媒体报道和评论《许志永案起诉意见书》
·一周新闻聚焦:“周永康被正式调查”不是空穴来风
·南乐教案上访到全国两会(图)
·和尚愿意跨教为南乐教案维权(图)
·中国人权观察成立申请书
·古川:为“六四”25周年接力绝食感言(图)
·潘晴:论革命和改良——兼与韩连潮先生商榷
·徐琳:纪念南周事件一周年的日子里(图)
·一周新闻聚焦:“包子秀”惹来议论纷纷
·一周新闻聚焦:温家宝是否“干干净净”是个谜?
·古川:2013年中国十大公民运动
·一周新闻聚焦:民间公祭耀邦紫阳和六四先烈,拉开纪念六四25周年序幕
·闵良臣:中国的问题到底在外部还是在内部—兼谈制度障碍是中国社会最大障碍
·笑蜀:郭飞雄人道救援呼吁书
·曾伯炎:一党专政与奴化教育导致中国人种退化
·吴庸:公民社会的形成及官民力量的博弈
·监禁中的自由心灵---公民许志永提讯审理的最后陈述(图)
·温克坚:论政治转型中的暴力
·郑小群:中共执政阵营的最后一张拼图
·清流浦:警惕军队由“效忠”转向纳粹化(图)
·余杰:镜与灯——从中国“公知”否定台湾“太阳花学运”看“他者的误读”和
·王德邦:2013年公民运动述评
·推动公民不合作的唐荆陵律师被广州国保刑拘(图)
·辛子陵上书习近平要求出国探亲
·付勇:纪念八九民主运动 推进中国民主转型
·余杰:人权共识与两岸和平——从《零八宪章》到《自由人宣言》
·胡佳表示将遭拘捕 为了自由我别无选择(图)
·滕彪:从稳控模式到扫荡模式
·北京市民公祭八九民运二十五周年文告(图)
·2014年中國青年人權獎頒給趙常青(图)
·“零八宪章”第三十二批签署者名单 (八十四人)
·王丹: 聲明(图)
·【重返天安门】六四25周年,一朵白花绽放天安门广场(多图)
·王维洛:“六四”天安门事件对三峡工程上马的影响—三峡工程反对派失败原因
·张思之:报关心浦案友人书(图)
·昝爱宗:我的“翻墙”史记——互联网中国的自由与梦想
·一周新闻聚焦:中共“白皮书”激怒香港市民,反抗会很激烈
·吴金圣:从天下围城到天下围人——中国民主转型的辅助手段之一
·潘晴: 习近平欲将“红色帝国”引向何方?
·李昕艾:论邪恶轴心对文明世界的危害
·唐丹鸿:西藏问题:帝国三部曲之三:转型帝国的西藏最终解决方案
·黄秀辉:周永康受私刑是党国的特殊利益需要
·凌沧洲:反腐危局能否通向自由民主?
·王德邦:正视历史是最基本的自信
·大陸青年赴台感受民國文化 暢談未來中國轉型之路(图)
·温克坚致董建华先生的公开信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反占中”游行是一场闹剧
·付勇:从皇权专制主义到党权专制主义
·桑普:香港律师界大奇迹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巩一献:探索苏共在中国私生的“儿党”走向自我终结的时间表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10/2013
   

巩一献:暴力革命党的下场都是相同的——探索苏共在中国私生的“儿党”走向自我终结的时间表

   
   作者: 巩一献

   
   从中共的历史和现实来看,1949年之前是通过暴力夺取政权;1949年之后是通过暴力统治全中国,包括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和人民的思想、言论;1979年之后则是通过经济暴力实现革命暴力无法实现的和平时期的“共产”目标,即所谓“党永葆生机”的中国梦,可到了2013年7月1日中共虽然号称拥有党员8512.7万名,但却不得不面对《人民日报》社论及政治局常委会议所言的“人心向背关系党的生死存亡”这一现实危机,不仅仅是警告。这说明,这个党虽然已经存在了92年,但始终避不开未来将“亡”之命运。
   
   
   
   认识共产党中国的现实,必须要认识中共的历史。从本质说,中共的历史并不复杂,中共的各种所谓“科学马列主义”说法也不能迷惑人,单从其名称来说,中共即中国的“共产党”,其出身就是要“共产天下”,后来也确实达到了其超出一些历史学家想象的“共产”目标:1949年之前它“共产”了它所能到手的一切利益,包括地主和贫民的生命和土地,以及以暴力为名的革命军队。1949年之后,它所能到手的利益就更多了,整个中国大陆的一切都成了“共产”的天下:国有化、集体化、工业化、城市化,包括小小的征地、拆迁项目,甚至更大的项目如三峡工程、神舟一号到十号升入太空,甚至将来还要“共产”月球,这些都是共产党所为。
   
   人们不要指望共产党不为,共产党的名称就是“共产”,主义就是“共产主义”,共产党的核心目标就是“共产天下”,虽不能“共产世界”,但能“共产中国”。法律是共产的法律,任何反对共产的诉求,共产的法律一律反对;你指望它的法院衙门为你大开绿灯和司法正义吗?NO,它的法院衙门(所谓最后一道底线)只有一个作用,就是:共你的产,同意也共你的产,不同意也要共你的产。你家的房子被强拆,你家的河流被污染,你家的矿石和矿产统统被国有化,你家生孩子只能生第一胎,原因就是你必须被共产,结果也是这样,六十多年来没有改变过,“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所以新中国就是共产下的新中国,就是当下。
   
   共产党只有一个利益,就是共产党的利益,万变不离其宗,只要共产党的名称不变,制度也不会变,历史一路下来,其共产的本质也不会有丝毫改变。再看,它当年大败的对手国民党,首先它组党并不是为共产而来,而是核心突出“国民”,国民乃大众,国民党前身是同盟会,也是基于工农学商军等各界人士的同盟,是社会党,不是暴力党,更不是必须加强精神控制的意识形态党。在历史上,为什么国民党与共产党对立会失败,就是因为共产具有强制的性质,是暴力的组织,而国民是同盟的性质,是协商的组织,虽然它也经过训政时期,但还能走向宪政,还能下野,还能再上台。但共产党就不同了,它到死都不会下野,也不会有宪政,除非它不是共产党,除非它分裂、分解后重生成国民党的样式。
   
   如果你不清楚共产党的本质和历史,还对它寄予厚望,肯定要会失望到绝望的。中共的由来,是苏联共产党培养的,具有两大特征:暴力和共产。没有暴力,就无法共产。不能共产,暴力就失去作用。再看看1907年,孙中山先生在同盟会上宣扬“民族、民权、民生”,提出民族即所有中国公民一律自由平等,民权即所有中国公民拥有自治权,民生即所有中国公民平分土地和财产。这个“三民主义”和美国总统林肯提出的“民有民治民享”是相同的,即让国民都享有自由、平等、博爱。由此对比,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国民党的性质是大众同盟,利益平分,而不是“共产”,共产一定是暴力的,到现在为止都还是“共产党高于国家”,“国家便是党国”,“党指挥枪”。人们千万不能把国民党和共产党相提并论,如果用简单的话来表述,共产党就是邪恶的,国民党就是反邪恶的,但有时候邪恶是突然成功的,反邪恶却是意外失败的,因为这种现象令人思考:为什么邪恶会当道,为什么道高一丈魔高一丈,其中必有原因,但这样的魔高一丈肯定是一时的,不是永远的,因为总归是邪不压正。苏联共产党的下场就是一种绝对的象征,历史上任何非同盟、非和平的一党独揽政权的暴力政党,都会自我葬送。早在1917年,列宁通过武装起来的共产党,用暴力推翻沙皇,当时他就提出“所有政权归苏维埃”,“无产阶级专政政府即苏维埃”,这句话的翻版是“解放全中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等同于古代皇帝或农民起义领袖的“打天下坐天下”)。暴力政府的特征就是通过暴力获得利益——所谓国家利益至上,就是苏维埃至上,这一点丝毫不会改变。1917年4月,列宁还提出一句极有诱惑力的口号是“所有土地交还农民”,但到了10月著名的“十月革命”发生后,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政府苏维埃就迅速没收了地产,对土地、银行和工业实行国有化,甚至把沙皇及其全家老小赶尽杀绝,一律处死——这由其“共产党”的“共产”本质所决定的。
   
   今天,我们再看看中共专政路线,是与苏共一样的暴力执政途径,这一幕历历在目:1949年6月30日,中共党魁毛泽东称苏联共产党在列宁和斯大林的领导下,不但会革命,也会建设(即后来的国有化、集体化、大跃进、文革和权贵资本主义)。“苏联共产党就是我们的最好的先生,我们必须向他们学习。”要“恭恭敬敬地学,老老实实地学。”到了正式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前的9月3日,刘少奇访苏回到北平后在高级干部会议上号召大家要全方位学习苏联,他说:“要学习苏联,在政治上、组织上、思想上、技术上,在法律、财政、经济、文化、教育等方面,都要学习苏联。”连至今未废止的劳教制度也是从苏联学习来的。1949年10月正式执政后后,中共采取了向苏联“一边倒”的政策,全面学习苏联,照搬照抄苏联社会主义建设模式,从此中共模式等同苏联模式(《党史文苑》2009年2期),那时,中共就预言:“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并公开称“这是中共领导集体的共识”。1949年-1979年,中国的政治和经济模式基本就是中国照搬苏联列宁和斯大林模式,到了1979年以后才是半赫鲁晓夫模式,邓小平就是中国的半个赫鲁晓夫和半个经济斯大林,于是中国加速经济发展,三十年后又有了加速权贵资本主义,如今政治局极其权贵要员的财富基本上是富可敌国。
   
   纵观毛泽东和邓小平时代,暴力革命和暴力经济建设都是一样的由党控制,所有的城市土地国有化,农村土地集体化都没有改变其根本体制,即无论是城市居民,还是农村居民,其个人名下无一寸私有产权的土地,集体也是国有,集体不属于个人。再看交通,不但国有化,还对使用道路的国民征收各种费用,过路费居高不下,这样的结果当然是暴力专政之下的恶果。再看银行,无论是民国时期的银行,还是后来成立的银行,清一色的是国有银行,虽然也有一些合资银行,但不过是国有银行的陪衬,发挥不了多大的作用,一旦国家需要这样的银行关门,一个政策就可以做到,这还是因为其党的“暴力”和“共产”的特性。苏共对俄罗斯的蹂躏罄竹难书,同样,中共对中华民族的蹂躏甚至甚于苏共。中共不光在1949年之后是苏共的“儿子党”,在1921年就是了。1921年7月23日,中共秘密成立,便是以苏联的苏维埃政权为模式,目标是暴力夺取政权,直到1949年获得成功,如今九十多年了,中共的模式一直便是苏共的模式。但不可否认,“共产”的影响是根深蒂固的,其共产主义理论也是极其迷惑人的,如同苏联时期的共产主义宣传一样,在被奴役的人们看来,这不是被奴役,而是“光荣革命”,人民愿意去誓死去捍卫共产主义革命,苏维埃这样的革命政权,无疑是极权的,但并非不堪一击,因为人民的捍卫,这样的革命到了七十多年后才终结。
   
   如今的中国,这样相信的人也会有一些,但毕竟不多了,这是大势所趋、民心所向,中共提出的所谓“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理论自信”也不过是一个空洞政治口号或自欺欺人而已。如今,共产党也在调整一些道路和方向,虽然其暴力本质不变,但也在试图寻求民生上的合法性,比如全民九年义务教育,农村医保和城市低收入家庭的低保,财政补贴和减免税费政策,提出和谐社会的要求和小康社会建设等等,这说明中共到了末期,靠固有的革命理论维持不下去,担心丢失了全部的民意,就开始寻求“民生”这一“三民主义”中的一项,以图挽救其党,免得过早灭亡。只是,苏共都走不通,中共会走得通吗?苏共在暴动中夺取政权,却在一场政变中失去政权。凡共产的必被共产,结果这样的政权只能会终结。恐怕,这是中共近二十年来面临的最大难题。刚才提到认识中国的现实,救必须要认识中共的历史,中共就是苏共的翻版,苏共垮台,不在于苏联有多少加盟共和国分裂和独立,而在于苏共的“共产主义”制度。中共的历史也是“共产主义”的历史,最后也将会以失败告终。历史虽然有许多偶然,但结果却一定是必然的。
   
   现在认清了中共的历史,无论是1949年前,还是1949年后,暴力始终是其历史发展的主线。当1989年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在北京看到天安门广场上有千千万万的民主抗议者时,他就知道苏联政权的宿命了,果不其然,1991年底,戈尔巴乔夫在一次政变后亲自宣布停止并解散了苏联共产党,苏联帝国也因此不存在而退出历史舞台了。只是,“八九风波”二十年后,中共还没有退出这样的历史舞台,因为时间还不到,那一个改变历史轨迹的节点还没有出现,但迟早会出现的。
   
   从中共的历史和现实来看,1949年之前是通过暴力夺取政权;1949年之后是通过暴力统治全中国,包括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和人民的思想、言论;1979年之后则是通过经济暴力实现革命暴力无法实现的和平时期的“共产”目标,即所谓“党永葆生机”的中国梦,可到了2013年7月1日中共虽然号称拥有党员8512.7万名,但却不得不面对《人民日报》社论及政治局常委会议所言的“人心向背关系党的生死存亡”这一现实危机,不仅仅是警告。这说明,这个党已经存在了92年,但始终避不开未来将“亡”的命运,以中国梦为目标就可以使它避免不亡吗?
   
   一个政党,比如美国的民主和共和两党,比如台湾的国民党和民进党,建设一个真正的现代化政党,其本质必须是公共服务性质的,行使公权力,建立公信力,又必须是面向全社会公开的,具有社会同盟性质的,又必须放弃和彻底拒绝共产主义,必须不能控制军队、舆论和司法、立法,一个政党只有通过民主制度和符合程序的竞选才能获得政权,但其权力要受到宪法、司法和舆论的监督和限制,还必须受到全民选票的监督,选票可以将其选上,也可以将其选下及罢免,而不是像现在的中共具有超越宪法、司法和选举的特权。一个或多个真正的现代化政党才是未来中国需要的。基于这点,中共本身就不具备,中共只是一个具有暴力革命性质的专政党,而不是类似国民党和民进党这样的现代政党,它和已经垮台的苏共是同一个模式,不是相似,而是等同,苏共从1917年开始到1991年终结,中共也有自己的终结时间表,虽然现在人们不会知道是哪一天,但可以说越来越近了,用一句话概括,就是苏共的昨天,也会是中共的今天或明天——历史将会告诉人们,这一天具体是哪一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