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文集
·槟郎的打秧草
·你不知道的槟郎
·生命的智者槟郎
·槟郎的诗意栖居
·槟郎这么近那么远
·一个特别特别的诗人
·三尺讲台上的诗人
·不一样的诗人槟郎
·其怪其新的槟郎
·真正的当代诗人
·无头的佛像
·保卫东坡肉
·鬼针草的梦
·守望的诗人槟郎
·我眼中的孤傲诗人
·在这一回顾之间
·流浪诗人槟郎
·槟郎的旅游韵味
·我眼中的槟郎
·写真情的诗人槟郎
·那夜天使找我
·故乡的养猪
·金属伸缩棍的罪恶
·丁汉忠,你为什么不自焚?
·B-52带来好消息
·冬天的校园
·老天爷的采诗官槟郎
·谁杀死了耶稣
·2015年底小结
·槟郎诗歌年集2015
·打菹草的回忆
·大选次日祝福台湾
·香港怎么了?
·巢湖状元祠
·燕子归乡
·哀叹云玉宫
·再叹云玉宫
·亲亲的泽漆
·楼顶看雨景
·我校的隐逸诗人
·三尺讲台游金陵
·最好的时光在路上
·梦见双女坟
·一字街的淹没
·怀念诗人邢昉
·漫谈槟郎的诗歌
·他的诗意和远方
·独特的课堂诗人
·愧做他的学生
·期末致槟郎
·生活无处不诗歌
·哀悼环保烈士雷洋
·五月的梅花山
·投诉出租车司机
·槟郎是一首诗
·我心中的老师诗人
·追寻槟郎的足迹
·与槟郎的缘分
·对鲁迅的隔代响应
·槟郎与鲁迅
·人不平则鸣
·浅谈槟郎老师的诗文
·咀嚼诗人槟郎
·遇见吟游诗人
·槟心所至,桃李芬芳
·槟郎的诗乡
·这就是岠嶂山
·拜谒水西门天后宫
·我身边的诗人
·心的旅行
·方山纳凉夜
·遗弃道教的南京
·水禽湖的天鹅
·木槿花开的山村
·七一台海飞弹危机
·那次抗洪小记
·考察南京长江速记
·秦淮河防汛
·纯粹的诗人槟郎
·凤尾竹小径
·游千华古村
·游钟山竹海湖
·参观利济巷陈列馆
·明故宫漫步
·明故宫之梦
·炎夏的紫薇花
·初游茅山
·谈方山洞玄观的群聊碎语
·登珍珠泉长城
·茗香一笑是槟郎
·群聊碎语之二
·独坐无想峰
·秋游佛手湖
·校园栾树路
·灵谷寺的桂花
·生活的诗人
·十月桂花香
·愿岁月温柔以待你
·槟郎的诗
·洞玄观除夕撞钟
·在朝天宫怀念刘渊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10文秘 郑楚迪
   
     《献花岩之恋》是一首现代诗,关注的人都应该知道这首诗是谁之作。这首诗被诗人分为了八节,在仔细品味之后,我将它分成了三个部分。其实这首诗读起来非常有条理,一二小节为一部分,由眼前之景联想到悲剧之恋,抒发感慨之情;三四五六小节为一部分,娓娓道来叙述了老右和老左的爱情故事;最后两小节为一部分,从动人的故事里走到现实,哀痛的感情融于眼前之境。
     这首诗的题目很美,温柔中带有一丝忧伤。虽然我和诗人同处一片土地,但我并没有像诗人一样的经历和眼光,所以当我感叹诗人忧伤的情感时,我便试图探寻这悲伤身后的故事。既然是“献花岩”,那么这一段让人悲痛的爱恋,必定是发生在这个有特别意味的地方。通过网络,我了解到献花岩的传说,与一个和尚法融有关,但并未给我许多感动。献花岩在祖堂山北坡,山水之美确实让人不自觉地有一种情从景中来的感觉。“半生蹉跎于外省金陵,唯有山水最与我相亲”。诗人槟郎想到自己的经历,出生于安徽巢湖的一个小山村,二十岁师专毕业走向社会,多经磨难当过中小学教师、警察、建筑管理人员……唯有此时此景能给自己的心灵一个慰籍,将磨难归于平静。


     触景生情,“眼前掠过一幅幅画面,献花岩的奇遇搅动我心。老右和老左悲剧之恋,穿透六十年红色的时空”。也许是这样的景,不,应该是这个独特的地方勾起了诗人心中的往事。刚开始读这首诗时,我对“老右和老左”苦思冥想了一番,再看到“穿透六十年红色的时空”时,推算了一下时间,稍微有点儿思绪了,但“老右和老左”这些称号也许是有特定意义的。左是女子的姓,男的是右派,作者怎么想到把两者并列呢?也许只有诗人自己最明了,不过,如果有机会,还是很想和诗人了解一下这背后真实的故事。
     仔细读了全诗的主体部分,跟着诗人一起聆听那段圣洁的爱情故事,我的心也受到了些许波澜。“我”在献花岩上遇到一个香港同胞,他讲述了一个男子,也就是他自己的故事。老人给男子起了绰号叫“老右”,原来他是在特定的历史时期被打成右派。老人是“高校讲师,赞美隐逸文化”而被打成右派的。读到这里,我觉得这是对诗人自己的一种影射。为什么这么说呢?在槟郎的诗歌《方山记事》中,诗人以“方山逸民”自号,推崇传统狂放文人的“隐逸”思想。再者,从诗人的经历来看,他七年后重返高校,毕业后留在南京教书,这些都与“高校教师赞美隐逸文化”这句话不磨而合。我觉得这不是巧合,而是作者借“老右和老左”的悲痛爱恋透露自己的那一段令人忧伤的爱情故事,借以抒怀。
     另一个主人公就是这老左,诗中说她曾是秦淮河的名妓,政治巨变后到献花岩的华岩寺废墟的草庵带发修行,老右在过去与朋友去秦淮河“猎艳”时,曾与老左有一面之交,他不堪忍受批斗,逃到献花岩,正好与老左重逢。“她把他藏进抗日隧道,躲过了山下来人的追逃。在废弃的东方马奇诺防线/的国军工事里,一面之交/的圣女在远离红尘的深山里,把童男子扔进爱情的狂涛”。从此以后,老右和老左相爱了。但是好景不长,革命小将抓走了老左,后来老左被红卫兵虐杀,“老右采野果回来再不见人,只能将献花岩深深怀念”。
     这段故事写得直白易懂,但这个故事对诗人来说不简单,也许有特定的意义。对老人来说,更不简单。诗的开头说:“港胞说你该知老左的美,我似看见六朝金粉的余韵”,诗的结尾又说:“是重见老左/的信念顽强支持我生存,后来又从劳动营中逃出,深圳河里游进港英的星空”。对这首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我理解老人就是这个故事里的老右,在文革期间逃出了“牛棚”,趁黑夜游过深圳河,从此变成了香港同胞。他经常回国来故乡南京,到献花岩怀念过去,思念已不在人世的老左。读到这里,我虽不能感同身受,但能感受到老人深沉的爱、矢志不渝的爱。也许槟郎老师面对着伟大而又悲痛的爱,不觉想起了自己曾经的爱,所以全诗带有一定的影射。
     这首诗只是槟郎众多诗歌中的一首,他的诗在描写爱情方面,都是自己的真情流露。例如在《愧对双鱼座女人》中的“双鱼座的女人特别有爱心/我愧对曾经的特别情分”,他曾经“对多情的明眸手足无措/被动地被吸引却常退缩/躲藏在坚硬的洞穴中自闭”,以至于“赚取了双鱼的太多泪痕”等等,诗人从不回避自己的真情实感。他的爱情诗歌可用一个“柔”字概括,用最平凡的景,抒发最真实的情。而在本诗的最后一节,情感特别浓郁。“我和老人默默坐岩上,对面的牛首山一角残伤,而弘觉寺塔却巍然屹立,蔑视数百年流逝的时光。我想隐龙湖的记忆会倒映老右和老左圣洁恋情的影像”。意象柔中带有豪迈。
     我感叹槟郎笔下伟大的爱情故事,我期待槟郎诗人更多的作品,他是平凡生活中最真实的诗人。
     2013-6
(2013/07/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