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文集
·朝拜洞玄观
·瓦伦丁节的情人
·洞玄观的道士
·参观佛顶宫
·纪念老诞节
·中国飞机上
·真相在哪里
·居士的情怀
·情系音乐台
·音乐台的鸽子
·诗人槟郎的传奇
·陶渊明的情怀
·故乡的樱桃树
·纪念佛诞节
·槟郎居士的诗歌
·槟郎赏樱
·方山下的忧郁诗人
·布衣居士槟郎
·逍遥的采诗匠
·如诗一般的诗人
·有故事的诗人
·相见不恨晚的槟郎
·槟郎诗歌三十年目录(1986-2016)
·金陵旅游诗人
·自由的追求
·赏析《济州岛记游》
·秦淮河畔有槟郎
·纪念端午节
·牛首山礼佛
·秦淮河边的孔子
·拜谒吴敬梓纪念馆
·我的第二次高考
·仙女下凡
·夏至节的回忆
·空中的绳子
·状元祠的疯子
·推搡之战
·槐安国里的哀悼
·洞朗情歌
·资本是一条毒蛇
·基巴国的毁灭
·关于狼的事
·槟郎老师简介
·兵者随想
·家国随想
·葡萄园情歌
·秋雨即景
·故乡的小镇
·双鱼玉佩
·七夕的女儿
·我的第一次开学
·漂远的河灯
·圣姥庙的尼姑
·致槟郞
·在午门城楼上
·纪念孔诞节
·五十个月亮
·游南唐二陵
·岠嶂山桂花林
·你总是太任性
·重阳节的颜色
·情系青龙尖
·大学时的暗恋
·高贵的天鹅
·乡村女教师
·无人的敲门声
·赞美牛背鹭
·这种你我他
·哀悼空心房
·寒衣节的女主人
·村庄的毁灭
·寒衣节的幸福
·老虎的逻辑
·多元男神槟郎
·写诗教诗的槟郎
·崇尚旅游的槟郎
·巢湖水鸟
·猴子破案
·诗人槟郎的孤独
·大学的一门诗歌课
·有情有义的槟郎
·丰富而单纯的槟郎
·槟郎的诗意世界
·师者智者和诗者
·独特的诗人槟郎
·神奇的气泡
·隐士诗人
·人间森林诗人游
·长江里洗礼
·参加跨年诗会
·槟郎诗歌年集2017
·雪季情思
·狗屁寡妇年
·秦淮河放生
·雪地上的诗
·为什么有人恨雪
·雪地上的脚印
·天狗吃月亮
·踏雪梅花山
·雪野遇梅
·满屏竟是袁世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说说咱们的槟郎

   说说咱们的槟郎
     10文秘 闫培
   
     自古所谓郎者,多是才貌双全之人,今有一人,自称槟郎,身高不过五尺,相貌一般,如果不是年过四十,在21世纪,应是典型的“文艺青年”。我曾选修过他的两次专选课,跟他上了一年多的课,但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他对我的作业打分不高,只能说,他不欣赏我写的诗,就像很多人不理解他一样。
     第一次上他的课,欣赏到他的例诗《学士服的风采》中有个阿籽,如此陶醉,自此,“阿籽”在同学中广为流传。第二学期上他的课,又欣赏到《爱满亭边有座桥》,还是写阿籽的,同学们在台下笑声不断,我在想:“阿籽长得什么样,能让一位老师这么以她为傲,能这么直白的、毫不掩饰地表达对她的喜爱”。下面,我就阐释一下对他的印象以及他的诗歌给我的感受。


     一 孤独的心
     有时想想,槟郎也是可怜之人,即使他有家庭,有爱他的一届届的陶子,却也难免推脱得了所有骂名。有人认为他做作,有人认为他自恋,有人认为他到处留情,而正因为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才出落得出如今的沧桑之感。他曾经努力寻找,寻找属于他的天空,属于他的精神世界,但不是所有有志之心都可找回自己的位置,槟郎便是其中一位,虽然过着教书育人的平凡的生活,打那颗躁动的心是否心甘情愿地平息过?
     2010年11月,槟郎曾写过这样一首诗《诗人槟郎之墓》:“落了一千年的的黄叶,终于找到自己的归宿,看到一座墓上荆棘丛生,墓碑上千疮百孔字迹锈蚀:诗人槟郎之墓……这人默默无闻,他的诗稿散逸在网络的旮旯,被人看到却从未收集成册。他的眼泪溢满诗行间,漂流着苦难大众的哀吟,和一颗脆弱灵魂爱的颤栗”。这首诗读起来有些感伤,诗的结尾,一位少女哭晕在他的墓旁,据槟郎自己说灵感来自有人这样哭晕在海子墓地。不知他是仰慕海子,还是羡慕海子可以将诗歌传颂民间。但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的方式,既然活着的时候无法让所有人铭记,死后又何必效仿别人。倘若海子比起槟郎谁最可悲?我想我会答海子。因为我们都还活着,所以很想对槟郎谁句话:有些东西该放下就放下,有这么多人陪着你,读您的诗,其它的一切不要也罢了。
     二 朴实的心
     有人说槟郎的诗不像诗,更像散文,只不过分了行。举个例吧,槟郎的《秋到江心洲》:“在莫愁湖校区会合。穿绣瓶花的黑绒大衣,罩在红毛线连衣裙上,手在搭肩的红手套里装。”这是一段对人物形象的描写,应该是年轻时期的一个知己的描写,字虽然简单,却让人很容易联想到一位女子清纯的样子,可如今物是人非,你还是你,只是伊人不再。语言虽质朴,感情却真挚,虽不是一等好诗,但依然可以抒发一己思念之情。
     又或者他生活中的表现,朴实是对他再好不过的诠释了。他与他的朋友们相约秦淮、纪念馆之类的地方,再不忌讳直截了当的坦言会见网友,而且是女网友,但如果深入了解便会明白,他所认识的人大多是在心灵上与他有所共识的人,所以可以毫无芥蒂吃几块钱的鸭血粉丝汤,几块钱的大排档。刚刚就又看到一篇文章,关于“屏子”的散文随笔,开玩笑说这位女诗人应当是自己的“小妹”,但又惭愧自己与她有差距,但起码心灵上的沟通就已经达到目的了。
     三 年轻的心
     还记得最令我感到无言以对的,一组相关他年轻时候去栖霞寺出家的诗,如《栖霞问佛》《大学时的一次出家》《重游栖霞寺》等,同学们笑话这件事,我的第一感觉便是:这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是有多想不开。并没有觉得当和尚不好,只是觉得就算当了和尚,也不会安定他的心。他不是为寺庙而生,自然会错过。20多年过去了,表面上一切风平浪静,可是年轻时的那种冲动、不服输的精神仍然会打破宁静,就像他每回顾一次经历,每次叙述的内容相同,此时此刻的感受却不同,是怀念?是惆怅?是悔恨?我亦不知。年轻时该有的青春他都经历了,比我们的更强烈了些,甚至有些奇幻的色彩。现在我仍不理解他出家的理由,生活有再多的挫折与不满,但总要坚强地站起来,进了庙算不算逃避生活呢?另外,也很喜欢槟郎写给爱妻的诗,虽然词语有些露骨,也会让人有些心动,没有了当初的激情,但爱却一直都在,这是否可以证明年轻的心依旧年轻?
     槟郎,容已老、颜已谢,用来写诗的笔从没有停过……对于这一年多的教导,心存感激,但对槟郎老师仍有一些建议:有些诗既然不像诗,不妨加以雕凿变为一片优秀的叙事散文;在空闲的时间,享受一下生活;学生所能给予老师的不仅仅是一篇对他赞美的文章,看得多了,写得多了,也就雷同了,那目的又在哪里?一个值得尊敬的老师不是取决于显而易见的一篇文章,而是背后同学对老师的评价。
     谨以此文献给槟郎老师,在此也希望老师可以创作出更多的好诗,加油!
     2013-6
(2013/07/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