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文集
·狱中冤民老赵头
·白毛女的儿子
·我的公主小妹
·怀念阿娇之死
·地震时代的爱情
·卡廷森林的鸟
·卡廷森林的鸟
·心祭中山陵
·我没去美利坚
·党校美女
·清明节追思
·鲁迅看自焚
·烈火中永生
·台湾上访友
·教授的女儿
·纪念黄遵宪
·纪念龚自珍
·纪念郑板桥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儿时的游泳
·抗洪美女
·鬼子进黄海了
·最后的山寨美女
·黩武的风景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声援陈玉莲
·读五人墓碑记
·怀念唐伯虎
·今夜窗外静悄悄
·黄海的涛声
·葡萄园女子
·中国拆迁队队歌
·为甘南舟曲哀痛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情人节故事2010
·情人节的女主角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宇宙尽头的蚂蚁
·哀悼湘西少女
·天国的弃偶
·节日游遇隐士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哀悼湘西少女
·宇宙尽头的蚂蚁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怀念梁启超
·哀悼河北大学女生
·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怀念诗人黄仲则
·一个人的晚秋
·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高寒起诉笔会案之管见
·诗人槟郎之墓
·隐士与少女
·赞城管下黄海执法
·愧对双鱼座女人
·刘宾雁先生五周年祭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为杜导斌出狱作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说说咱们的槟郎

   说说咱们的槟郎
     10文秘 闫培
   
     自古所谓郎者,多是才貌双全之人,今有一人,自称槟郎,身高不过五尺,相貌一般,如果不是年过四十,在21世纪,应是典型的“文艺青年”。我曾选修过他的两次专选课,跟他上了一年多的课,但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他对我的作业打分不高,只能说,他不欣赏我写的诗,就像很多人不理解他一样。
     第一次上他的课,欣赏到他的例诗《学士服的风采》中有个阿籽,如此陶醉,自此,“阿籽”在同学中广为流传。第二学期上他的课,又欣赏到《爱满亭边有座桥》,还是写阿籽的,同学们在台下笑声不断,我在想:“阿籽长得什么样,能让一位老师这么以她为傲,能这么直白的、毫不掩饰地表达对她的喜爱”。下面,我就阐释一下对他的印象以及他的诗歌给我的感受。


     一 孤独的心
     有时想想,槟郎也是可怜之人,即使他有家庭,有爱他的一届届的陶子,却也难免推脱得了所有骂名。有人认为他做作,有人认为他自恋,有人认为他到处留情,而正因为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才出落得出如今的沧桑之感。他曾经努力寻找,寻找属于他的天空,属于他的精神世界,但不是所有有志之心都可找回自己的位置,槟郎便是其中一位,虽然过着教书育人的平凡的生活,打那颗躁动的心是否心甘情愿地平息过?
     2010年11月,槟郎曾写过这样一首诗《诗人槟郎之墓》:“落了一千年的的黄叶,终于找到自己的归宿,看到一座墓上荆棘丛生,墓碑上千疮百孔字迹锈蚀:诗人槟郎之墓……这人默默无闻,他的诗稿散逸在网络的旮旯,被人看到却从未收集成册。他的眼泪溢满诗行间,漂流着苦难大众的哀吟,和一颗脆弱灵魂爱的颤栗”。这首诗读起来有些感伤,诗的结尾,一位少女哭晕在他的墓旁,据槟郎自己说灵感来自有人这样哭晕在海子墓地。不知他是仰慕海子,还是羡慕海子可以将诗歌传颂民间。但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的方式,既然活着的时候无法让所有人铭记,死后又何必效仿别人。倘若海子比起槟郎谁最可悲?我想我会答海子。因为我们都还活着,所以很想对槟郎谁句话:有些东西该放下就放下,有这么多人陪着你,读您的诗,其它的一切不要也罢了。
     二 朴实的心
     有人说槟郎的诗不像诗,更像散文,只不过分了行。举个例吧,槟郎的《秋到江心洲》:“在莫愁湖校区会合。穿绣瓶花的黑绒大衣,罩在红毛线连衣裙上,手在搭肩的红手套里装。”这是一段对人物形象的描写,应该是年轻时期的一个知己的描写,字虽然简单,却让人很容易联想到一位女子清纯的样子,可如今物是人非,你还是你,只是伊人不再。语言虽质朴,感情却真挚,虽不是一等好诗,但依然可以抒发一己思念之情。
     又或者他生活中的表现,朴实是对他再好不过的诠释了。他与他的朋友们相约秦淮、纪念馆之类的地方,再不忌讳直截了当的坦言会见网友,而且是女网友,但如果深入了解便会明白,他所认识的人大多是在心灵上与他有所共识的人,所以可以毫无芥蒂吃几块钱的鸭血粉丝汤,几块钱的大排档。刚刚就又看到一篇文章,关于“屏子”的散文随笔,开玩笑说这位女诗人应当是自己的“小妹”,但又惭愧自己与她有差距,但起码心灵上的沟通就已经达到目的了。
     三 年轻的心
     还记得最令我感到无言以对的,一组相关他年轻时候去栖霞寺出家的诗,如《栖霞问佛》《大学时的一次出家》《重游栖霞寺》等,同学们笑话这件事,我的第一感觉便是:这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是有多想不开。并没有觉得当和尚不好,只是觉得就算当了和尚,也不会安定他的心。他不是为寺庙而生,自然会错过。20多年过去了,表面上一切风平浪静,可是年轻时的那种冲动、不服输的精神仍然会打破宁静,就像他每回顾一次经历,每次叙述的内容相同,此时此刻的感受却不同,是怀念?是惆怅?是悔恨?我亦不知。年轻时该有的青春他都经历了,比我们的更强烈了些,甚至有些奇幻的色彩。现在我仍不理解他出家的理由,生活有再多的挫折与不满,但总要坚强地站起来,进了庙算不算逃避生活呢?另外,也很喜欢槟郎写给爱妻的诗,虽然词语有些露骨,也会让人有些心动,没有了当初的激情,但爱却一直都在,这是否可以证明年轻的心依旧年轻?
     槟郎,容已老、颜已谢,用来写诗的笔从没有停过……对于这一年多的教导,心存感激,但对槟郎老师仍有一些建议:有些诗既然不像诗,不妨加以雕凿变为一片优秀的叙事散文;在空闲的时间,享受一下生活;学生所能给予老师的不仅仅是一篇对他赞美的文章,看得多了,写得多了,也就雷同了,那目的又在哪里?一个值得尊敬的老师不是取决于显而易见的一篇文章,而是背后同学对老师的评价。
     谨以此文献给槟郎老师,在此也希望老师可以创作出更多的好诗,加油!
     2013-6
(2013/07/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