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槟郎文集
·宇宙尽头的蚂蚁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怀念梁启超
·哀悼河北大学女生
·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怀念诗人黄仲则
·一个人的晚秋
·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高寒起诉笔会案之管见
·诗人槟郎之墓
·隐士与少女
·赞城管下黄海执法
·愧对双鱼座女人
·刘宾雁先生五周年祭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为杜导斌出狱作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真命天子
·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大学毕业时难忘槟郎
·纪念网友钱明奇
·端午的燕子矶
·关注网友方竹笋
·记鲁迅课老师槟郎
·江宁解溪河桥上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与槟郎老师上城
·记诗人槟郎先生
·槟郎老师与海子
·我的暑期生活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论卡扎菲的堕落
·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我的老师槟郎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孤独者——致我们的诗人老师槟郎先生
·乌坎村的女人
·2011年底的回顾
·记我敬佩的槟郎老师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10文秘 徐玲玲
   
     不是第一次读槟郎老师的诗了,却是第一次拿起笔写一写读诗的心得与感触。读诗的心境总是可以让我想到“惊魂一瞥”这个成语,或者是偶尔点进老师的百度槟郎帖吧,看到老师新添的几首新作;或是选了老师选修课的舍友打印出了几首诗,我拿来细细读上几篇,总是不经意,却心添些许感动。下面赏析他的《春游琵琶湖》。
     这首诗写于今年的4月15日,诗人游玩紫金山后,下山回城的路上,“误入一片茂密的树林,在城墙与钟山之间,惊现一汪神奇的湖泊”。这样如东晋的五柳先生撞入桃花源的偶然,槟郎也撞见了一片安宁。一样如前人的艳羡与惊叹,槟郎用他那朴实又热情的辞藻描绘着城墙、钟山之间的宁静。


     琵琶湖依山而立,一面靠向明城墙。诗人视这恬静如美丽的少女甜美地酣睡,他便是有幸一睹少女睡态的仰慕之人。“而青绿的水就这样静静地躺着,躺在山坡和城墙之间”,一个“躺”字使人无限想象,让人不由得沉浸诗人的遐思与忘返之中。此刻的槟郎,他想到了谁,想起了什么事,这眼前的静谧是否让他暂时忘却了刚刚还萦绕在心头的烦闷?是否又让他遁陷某个历史时间?
     诗人由“令人有无限遐思而忘返”骤然收住思绪,继续写景写人、描动画静。水中有莲有岛,荷叶与柳树交相辉映,小船或由人撑划或自由漂浮。这无限的美景全部映入湖中,时而飞来的小鸟划破这无染的安宁,显得这山水之景更加宁谧、通透,令人心生豁达、惬意之感。我想,这亘古不变的美景是古今诗人、文豪借以抒情、言志的不变的寄托,槟郎的写作灵感也是来源于此。联系他不少壮写历史的诗作,我以为诗人又将读者扔进历史。诗人却在写景之后继续写宿营的人。他静静地融进这山水之拥里,让清凉的湖水沐浴自己的身体和灵魂。
     也许此刻他想到了什么,却不敢多想,只希望此刻在这山水的怀抱之中多停留一会,寻找理解、寻找安慰。但是诗的结尾,槟郎在探寻自己为什么放下紫金山雄伟之景而先写琵琶湖时,还是避免不了写自己的心境。他说:“或者它出现的时机太好,乐山之后正盼着乐水;或者它与我有神秘缘分,猛地震荡我逃世的心跳”。盼山爱水属于人之常情,但我更愿意相信他爱山水因为有寄托、因为无偏见。他那么迷恋方山、迷恋自然,也正是因为自然的怀抱永远为他敞开,也许也只有那样真实、温柔而又永恒的关爱与包容才能让他真正地感到满足、温馨。又或者只有大自然才能治愈一个战士的心病。
     槟郎无论是自称的“民间左派”,关心广大下层劳动人民的圣人,或者是良师、益友。不管哪种角色,他都歇斯底里地喊出对这个社会、对人民最真、最切的热情。他用尽满腔热血却总是伤痕累累。社会很少给说真话的人机会,就像人们看待与自己不同的人为另类,并不真正关心这个不同之处一样。社会最主流的声音永远都是打击突出、冒进的人,正如我们的槟郎老师。
     我想他是执着的,他没有因为打击与不理解而放弃。他用自己的诗文影响更多人。我想他是乐观的,他认真地寄情山水,在大自然之中排遣内心的难言之痛,然后再继续地战斗。我想他是高尚的,他用行动壮写正直和伟大。
     读诗如读人,《春游琵琶湖》这首诗中的“逃世”、“厌恶滚滚的红尘”在表达一种疲惫。老师,您累了吗?您说:“这是个贫贱者,他战斗过,但生不逢时”(《我常常准备着自杀》),但在无数学生的心目中,您是永远的勇士、永远的胜利者。
     2013-6
(2013/07/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