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作舟博克
[主页]->[诗歌]->[作舟博克]->[一篇令人警醒的六四纪念文章]
作舟博克
·【“外省人”:一个语义逻辑的错误】
·【与一位美国老太太的谈话】
·『三缺一』
·白灵:迟到的高潮
·【将“伟大”归还给齐达内】
·作舟诗赠中国河北省廊坊作协副主席赵丽华
·《洗脑与意淫》1.
·[洗脑与意淫] 2.
·洗脑与意淫[3]
·从鱼玄机到张艺谋:::::
·王小波:傻小子的勃起
·【中国诗歌两千年】
·【写给1989年出生的中国人】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2.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续
·黛玉:“我出家的确是为了‘逃避现实’!”
·“你又是谁的私生子!”
·“陈晓旭是你害死的!”::
·黛玉:'出了名,才知道什么是“后悔莫及”啊!'
·【“外省人”:一个语义逻辑的错误】
·“小子,你靠近一点儿!”
·孔子见了老子后::::::
·老子拍了拍孔子的肩膀说:
·『从‘庄子的抑郁症’到中国的‘杀人文化’』
·〖 咬住爱情不放的狗 〗
·诗谜---
·1
·『老子洗头,孔子偷窥...』
·《眼睛不是心灵的窗口》
·『草包、孔子与昏君』
·海外最爱国的中国人:
·中国大陆一个没有星星的夜晚
·【“孝子”与“丑女人”】
·※ 西方的持异见者 ※
·★ 今天是全世界人民的节日!
·《生命来自外星球?》
·『中国人仍生存在糨糊里』
·【太“芙蓉姐姐”了!】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2.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鸡:做爱吗?
·『两个鸡的对话』
·“小日本儿时,汉奸都跟大款似的!”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续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续]疯狂的中国石头
·华南虎: 07年最有特色的中国童话
·★『1月3日美国最流行语汇』★ (图)
·※大奶和二奶的对话※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续
·如果明天中国国家主席“白白”了......
·《记忆就是童年》
·:中国人的“语言思维”仍在浑沌之中
·::英语中的"老鼠"
·◆夫◆娼◆妇◆随◆
·◆温家宝◆ 请你注意了!!
·◆ 三月,到西藏来看血 ◆
·对于西藏,你可以闭嘴了!
·学汉语
·魏京生在狱中就西藏問題給鄧小平的一封信
·◆◆吸血『与』美丽◆◆
·〖佛陀不是神〗
·:: 達賴喇嘛的巨大財富 ::
·『三位华人后裔』
·★爱国的人是罪人吗?★
·美国将驱逐大批华人 (图)
·“我要是藏族,我他妈的也要藏独!”
·清明节---送“二奶”烧“小姐”!
·◆圣火◆早就被玷污了
·::::: 致王千源的父亲一封信
·::::: 剃髮易服 :::::
·“女人”不会爱国!!
·:::::爱国的淫棍!
·小评“人民日报短评”
·“和王千源相比,李洹是一(傻)- (逼)!”
·艺术系的学生是怎么爱国的
·【中华民族的暴力基因】
·『胡哥』与『伟哥』
·王千源和木子美的裸照
·王千源:“学生会”黑社会!
·:: 乳房與抗爭 ::
·“若爱国至此, 我宁愿做一个没有具体祖国的人!”
·::::“奥运”::::::: “熊掌”::::
·大地震,震出了中国人渣!(图)
·震后最大的危险!!!
·“捐款秀”出现了丑陋的画面
·【 钱 是 王 八 蛋 】
·◆ 美国: 邪教王国 ◆ [图]
·
·1
·
·1
·今夜,我为心痛买单!
·《“八”的联想》
·◆ 卸 磨 杀 驴 ◆
·◆诗赠余秋雨王兆山等中国人渣◆
·◆夏娃不是亚当的“第一个女人”!◆
·聞道長安似奕棋/百年世事不勝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篇令人警醒的六四纪念文章

   
   
   “流亡的人按照一个不同的日历生活。”
   
   --爱德华萨伊德


   
   
   
   
   在《流亡的思考》一文里,已故著名比较文学教授、东西文化学者、思想家爱德华萨伊德系统、深刻地阐述了流亡者,这一廿世纪突然变得庞大的人群,在个人的心理、心态、与祖国、母体文化的被迫割舍、流亡者团体之间的关系等等层面的困境、折磨和战胜这些摧毁人的意志和信念的可能性。萨伊德认为流亡是几乎不可愈合的伤口,无论文学作品里如何将之“浪漫化”,流亡永远被烙上了“失去”的印记。
   
   
   流亡是人类社会自古以来就存在的一种当权者对异见人士的惩罚。现代的流亡人群和很多国家的民族主义紧紧相关。一般是独裁的、专政的政府迫使反对派的代表人物和异见人士群体流亡异国他乡,目的是隔断他们与母体文化的脐带,让他们与同胞渐渐疏远,继而将之遗忘。操控着“民族主义”的统治者利用这一“理想”或“梦想”继续巩固他们的统治地位,因为他们深知臣民们需要这种麻醉剂来拥护或唯唯诺诺地生存,只要你满足他们“生存”利益上的渴求或欲望。而流亡者则是生活在一个“破碎的历史”之中,理念上的“破镜重圆”在流亡者现实生活的状态里是难上加难的,比如流亡者的分撒、缺乏团结的凝聚力和各自内心所承受的和愿意接受的也导致了“各自为营”的事实。
   
   萨伊德还阐述了“民族主义”在雏型时期其实也是“流亡”的一种状态。在历史现实中,我们可以看到,尤其是独裁专政的政府和政党,他们在雏形时也是极少数的,很多领导人也经历过流亡的生活。在这样的“怪圈”里,萨伊德引用经典的文学作品(包括被流亡的但丁)从精神层面探讨了流亡经历的“得与失”。
   
   流亡者形同“无家可归”的孩子(我永远忘不了一位著名的现代中国诗人在一次诗会后的酒桌上“借酒浇愁”地描述了中国当局在二十多年后才在他父亲去世后“赐给”了他一次会北京的机会!),而这种“无家可归”的惩罚使得很多“理想主义者”放弃了理想,和统治者达成了不同程度的妥协。但是,萨伊德引用一位十二世纪欧洲僧人的名言为心灰意冷的流亡者点出了一条超越的蹊径:
   
   眷恋故乡之美好的人是一个柔弱的新手;坚定的人把脚下任何一片土地都当成自己的家园;而超脱之人已经不再为此烦扰,因为他已将整个世界视为“异国他乡”了!
   
   以上是我看到魏京生先生纪念六四文章后的联想。早在《丑陋的中国人》里,柏杨就感慨中国人在海外总是“一盘散沙”地生活。而今天,从中国大陆流亡海外的异议人士们仍然面临着这种困境。每年一到六四,海外的华人们,尤其是民主运动的代表人物和团体都想用纪念的方式唤起中国人的觉醒。
   
   可是,中国人早就“觉醒”了!而六四一过呢??
   
   魏京生先生的这篇文章之所以“警醒”是因为他毫无忌讳地点出了海外民运的弱点和萨伊德《流亡》一文中所指出的一些流亡者们难以战胜而又不得不面对的困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魏京生:六四二十四周年纪念
   
   
   
   
   今年各国和各地仍然有很多的纪念六四死难者的活动。每年人数最多的纪念活动是香港,因为那里几乎全都是华人,而且已经在中共的统治之下。人们每天都在切身感受到中共的暴政近在眼前。在香港人民还能够享受到游行示威的自由的前提下,出来参加游行的人数最多。
   
   中共真的愿意让香港人民享受自由吗?当然不会。古话说得好:非不能也,是不为也。在权衡利弊之后,中共觉得完全取消香港的法制和自由的现状弊大于利,所以暂时不动手而已。
   
   有朋友会发出疑问:自由和法治也是共产党需要的吗?这个提问有点儿过份了,好像共产党就不是人了。是人就需要自由和法治。共产党只是要剥夺老百姓的自由,他们自己当然也需要自由,而且是更多的自由。例如贪官污吏们就需要自由而又方便的转移黑钱的保障,香港多年来就充当了这个保障。如果香港没有了这个自由,他们反而不方便了。
   
   人的本性就是趋利避害。利越大越好;害越小越好。中共也是人,也是一样要趋利避害。转移黑钱的自由;享乐的自由越多越好。反对他们剥削压迫的自由,当然是越少越好。所以幻想香港的自由和法治能够长期维持就不切实际了。
   
   香港的朋友们也许可以换位思考一下。你如果是个贪官污吏,从大陆剥削了巨额金钱。到香港来享受一下资本主义的奢华,你当然愿意;结果一出门你就享受到了香港的人权,游行和示威的自由。人们当着你的面抗议你剥削压迫老百姓;抗议你为了保护剥削压迫的利益而去屠杀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你有什么感觉呢?
   
   你会立刻觉得还是大陆的专制好。那儿就不让老百姓这样胡闹,所以有马屁文人在报纸上替这些压迫者们喊冤,说是香港人民都被惯坏了,动不动就游行示威罢工。说是需要有一个强力的政府才能有效的镇压这些破坏了他们享乐心情的胡作非为。香港的大多数老百姓可能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大佬们的心情,反而以为香港现在还保留的自由和法治,是因为香港人比大陆人特殊。共产党不敢对付女王陛下的臣民。
   
   刚才还在谈论的世界上最大的六四纪念活动是香港每年的烛光晚会。遗憾的是今年发生了分裂。分裂的理由居然是说;六四是你们大陆人的事情,和我们香港人无关。说这种话的香港人可能忘记了你也是中国人,而且早就是在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人了。不是女王陛下的臣民。
   
   最近的不少新闻里都看到这种自以为比大陆人高一等的事态和心态。敏感的人早就在怀疑中共又在利用人们的愚昧挑拨离间。果然火候到了,这个挑拨离间就落实在烛光晚会上。先把你分成两个以上,削弱你的规模。然后再挑拨你们内斗,离间你们的群众。最后只剩你们几个领袖,中共所惧怕的香港人民的运动就不存在了。现在你们已经上当了,中共正在北京偷着乐呢。
   
   六四屠杀仅仅是大陆人的事情吗?怎么没听美国人、欧洲人说这种话呢。反人类罪和别人无关吗?这是多么愚蠢的岛国心态,而且伴随着自大心理,自以为高人一等。或者说是小绵羊心态,抱着恶狼会放过自己的侥幸。结果就中了共产党挑拨离间,各个击破的奸计。
   
   前几天还和朋友议论到内战时期著名的军事家,小诸葛白崇禧的智慧。在我看来它确实和诸葛亮差不多,小聪明而已。在敌人要消灭所有国民党和你的国家之际,李宗仁白崇禧却在那儿热衷于内斗,而且还按兵不动。他们以为共产党会帮助他们消灭了蒋介石,然后就会害怕他们的广西雄兵,和他们平分天下。这和现在的老香港人和来自大陆的移民的分裂非常相似。都包含了井蛙心态,才使得别人有分而灭之的可能性。
   
   人当然需要有自信心,稍微强烈一些也无可厚非。但是强烈到看不起别人就过分了。这种过分如果发生在生死存亡的关头,就表现为愚蠢了。这种愚蠢被别人利用而不自知,你可能已经陷入到危险中了。
   
   如何走出这种困境呢?首先是要看清自己的利益所在。你们香港人和海外民运不同。海外民运各行其是的基础,是各有各的饭碗,各有各的主子,各有各的利益。团结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能团结一部分不是为了利益而是为了理想的坚定分子。
   
   你们香港人的利益是一致的。香港的法制和自由,就是你们大家的饭碗。没有了香港人的团结,你们很快就会沦为和大陆人一样的贱民。请相信你们香港人没有特异功能,也不比大陆人民更聪明。能做的就是按照常识和自己人团结一致保卫共同的生存基础。
   
   香港居民里肯定有一小部分和你们的利益不一致。他们帮助共产党挑拨分裂香港人民的团结,会从主子们那里得到奖赏。特别是一些在大陆做生意的人,他们为中共火中取栗的奖赏会非常高。他们的利益当然和香港人民不一致。
   
   遗憾的是香港民主派领袖们,多年来把这些有钱人看得比老百姓的信任更重要。这也是现在香港局面混乱,民主派衰落的根本原因。
(2013/06/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