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国的民主化同样需要强有力的领袖]
曾节明文集
·林大军评钟少武枪击案及巴黎治安问题
·德国队为什么能大胜阿根廷队?
·   英格兰队惨败分析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一)
·德国队半决赛失利分析
·迫害刘贤斌是对我们共同的威胁
·在泰异议人士发起“我是刘贤斌”接力抗议行动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二天纪实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三天纪实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之二)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Off the shore
·惜叹胡锦涛在陈玉莲案上的不作为
·奥巴马的教改方案落入中国式误区
·强烈谴责中共顽固当权派挺朝反美的危险举措
·就728大爆炸惨案告中共官员及全国人民书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当省政法委高官成为受害者的时候
·坚决支持广东人保卫粤语的自由文化运动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论满清入关战争的性质
·反对在美国组建伊斯兰学院
·中国强制“戒网”产业的兴旺反映出什么?
·最新政局观察
·肯定温总理,简驳“胡温演双簧”说
·温家宝数年来的开明言论决非作秀可以解释
·胡锦涛不是压制温家宝的顽固分子,谁是?
·胡锦涛不是压制温家宝的顽固分子,谁是?
·中国民运的捷径是朝野互动
·非暴力主张不等于改良主张:答徐水良先生、三妹女士
·独咒温家宝的奇特现象
·请问那些要清算“基层党委书记”的有关民运人士
·温家宝的政改发飙推动中南海急骤分化
·热烈祝贺刘晓波先生荣获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由民运中痛心疾首于刘晓波获诺奖现象想到
·驳“刘晓波获奖导致中国倒退”论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旅泰民运人士祝贺民运老兵孙树才八十七岁寿辰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一)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二)
·对江泽民、胡锦涛的总评
·效法叶利钦是江泽民的最佳出路
·十七届五中全会分析及前瞻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满清比中共容易立宪吗?再论满清性质
·断不能以血统论“正统”
·简论儒家短长
·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呼吁国人网上投票评议、罢免中共领导人
·愿你成为中国的昂山素姬——致庞晶的公开信
·对诺奖颁奖前后时局的观察和思考
·腐败和政权的关系——兼论民运的着力点
·从崇祯帝的失败看儒家理学的荒谬性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中国只能采取共和制政体
·清亡百年感怀
·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
·最适合中国国情的政体:长任期总统制+大选总理制
·冷眼看日本:日本民族为何如此优秀?
·中共窃据中国大陆的三大外因
·埃及革命与中国“六四”运动的最重要区别
·试析苏东革命、埃及革命和八九民运
·就中国民主化前景问题与郭国汀先生商榷
· “计生”政策真是保护环境的需要吗?
·从曼谷到纽约(一)
·呼吁江泽民顺天应时成就旷世伟业
·拉登伏法有感
·我感谢的人(一)
· 我感谢的人(一)
·希特勒是神经病患者的三大证据
·我感谢的人(二)
·胡正日同志,有种你封了腾讯、封了电信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内蒙古戒严是胡锦涛拉萨经验治国的延伸
·我感谢的人(三)——袁红兵先生
·我感谢的人(三)——袁红兵先生
·我感谢的人(四)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修正稿)
·顽固派抬出“反腐”铡刀,温家宝已无退路
·评《最後的晚餐—寫在大崩盤前夜》
·时局观察:胡锦涛重用胡春华的信号
·时局观察:薄熙来在扮演刚毅角色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和谐社会”的本质是什么?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紧锣密鼓谋继“太上皇”位
·我感谢的人——吴弘达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的民主化同样需要强有力的领袖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中国的民主化同样需要强有力的领袖
   
     如今中国异议人士中一种很流行的观点是:搞民主不需要强有力的领袖,强有力的领袖反而有导向新专制独裁的危险。这种观点大谬不然,现今的中国,非但民主化需要强力的领袖,已经到了非强有力的领袖不足以力挽国家于沉沦的地步。
     真正懂得民主的人都知道:民主就和辩论一样,需要有共同的基础,否则必然导致无休无止的争吵和分裂;俗话虽说:“真理愈辨愈明”,但如果没有共同的基础,必然“真理愈辨愈昏”,比如一个法轮功信徒与一个基督徒辩论,能够辨得明真理吗?基督徒以上帝为至高无上,法轮功信徒却硬说上帝是“小宇宙”的神,李大师才是宇宙中最高的主宰。极右派与毛左派辨得出真理吗?极右派恨不得“改开”的恶果都扣到毛泽东头上,毛左派却连毛式“大跃进”饿死数千万人的事实都不承认,硬说这是右派造的谣。。。。。
     韩国有儒家传统、日本有天皇和民族传统、英国有国王和悠久的自由传统、泰国有国王和佛教传统、独立时的美国有基督教传统和英国移民的自由传统。。。这些都是人家建设宪政民主的共同基础,现在的中国人除了一些七歪八邪的歪风陋俗外,还有什么传统?现在的中国人拜什么的都有:有的崇毛、有的奉邓、有的拜观音、有的供关羽、甚至有的拜江神、拜树神。。。有的崇俄、有的亲美、有的哈日、有的反日、有的捧清、有的反满。。。有的逢洋必反、有的逢华必反、有的反共不反华、有的“反共必须反华,投鼠不能忌器”。。。总之是毫无共识、一盘散沙。


     由于毫无共识、一盘散沙,所以中国国内外民运异议组织四分五裂、内讧不断,民运异议认识中的知名人物谁也不服谁,甚至为了名利斗成一锅粥,相互之间把对方当作比共产党更大的敌人来讨伐,以致反对阵营迟迟形成不了统一的领袖。中国民运异议组织组织之所以四分五裂、内讧不断,决不仅仅因为中南海当局的破坏,根源在于当今毫无共识、一盘散沙的中国大陆社会。
     以这种社会为基础的中共当局,也并不比反对派阵营团结。中烂海迄今还没有公开四分五裂,无非是特权寡头们有着共同的既得利益,大家都是同一条船上的人,否则,积怨重重的各方,早就把对方望死里踹了。现在他们还弹压得住,等到总危机来临弹压不住、需要抢夺驾驶舱和救生艇的时候,他们之间必然兵戎相见。
     非但一盘散沙,中国人之间还莫名其妙地相互仇恨,而且愈演愈烈。由于历史上满清的罪恶未得到彻底清算,从“镇反”到“六四”,中共政权所犯下的大量罪行重未得到清算,正气不彰、邪气日累,“邓南巡”之后,社会道德急骤崩坏,见死不救如今普遍成风;胡锦涛“维稳”十年,政府连遮羞布都不要,赤裸裸地镇压经济维权的老百姓,甚至以“超限战”下三滥手段对付维权民众,导致整个社会充满了暴戾之气,人与人之间冷漠到了惊人的程度,“他人就是我的地狱”,而且相互之间充满了嫉妒和仇恨。这种状况,即使在海外华人中也能充分反映出来,我亲眼所见,不管是在泰国还是在美国,大陆华人相互之间互相提防、与邻为壑,几乎到了神经病的程度:好些大陆法轮功信徒,象躲避瘟疫一样躲避中国人,为之不惜撒谎说自己不是中国人,但转过背去却与他国难民打得过热,此种怪异的现象,也看得抱团的他国难民目瞪口呆。
     与八十年代大相径庭的是,今天大陆老百姓,整体上不再有追求社会正义的道德激情,有的只是讨还个案经济损失的驱动力、以及复仇泄恨的冲动。现今以掀车、烧车、打砸、哄抢为特征的暴乱式抗议越来越常态化,就反映了这一点。
     现今的中国民众,一方面恨不得把邓小平的子女、李鹏及其家属、胡锦涛及其家属、温家宝及其家属。。。统统吊死在天安门,另一方面,他们自己却掺毒造假、相互坑害,“人人害我,我害人人”!
     这样的社会,已经没有发生辛亥革命或“颜色革命”的社会道德基础。除非有一位强有力的领袖,以充分的能力和魅力能够凝聚起追求变革的整体合力。
     这种粉沙般的社会,任何新体制都很难建立。即便今晚中南海一哄而散,国内外民运异议各路精英上台执政,必然因为谁也不服谁,而吵得天昏地暗斗成一锅粥,甚至各立山头、拉杆子、打内战。。。除非有一位如华盛顿、戴高乐、叶利钦那样强有力的领袖,以充分的能力和魅力能够凝聚起新政权的社会基础。
     有人诘问:什么“强力领袖”?邓小平算不算强力领袖?拉萨屠夫胡锦涛算不算强力领袖?
     邓小平算得上强力领袖,没有邓小平,中共早垮台了,但邓小平却站在了破旧立新的反面,不属于在此讨论的范围,在此讨论的是改天换地的领袖。
     胡锦涛根本算不上领袖,他既非天生的领袖之才,也非靠能力和魅力得到权力,他的权位靠的是邓小平隔代指定,他不过是滥权的反人类杀人犯、不耻于人类的狗屎堆、一个对抗文明、抱残守缺的腐朽卫道士。
     这里说的强力领袖,是指天生领袖之才、并且依靠个人超凡能力和魅力获得权力的英雄(枭雄)人物,如华盛顿、拿破仑、孙中山、袁世凯、戴高乐、叶利钦。。。也只有他们,能够在无序无统的中国,在危难关头,召集起改天换地的强大社会动力!
     在当今中国比晚清更一盘散沙毫无凝聚力的粉末社会,没有强有力的领袖核心,连大一点的改良都搞不成,更不用说建设民主新国家了。独立之初的美国、“二战”之后的法国,在传统、民风和社会基础远远好于中国的情况下,创建和恢复共和尚且遭遇民主乱象的巨大考验,危急时刻全靠华盛顿、戴高乐的中流砥柱作用,才分别得以创建共和(美国)和再造共和(法国)成功,何况是一盘散沙的中国呢?如无强力领袖保驾护航,中国民主化必如法国革命那样开启百年动乱史。
     有人说:强力领袖走向独裁怎么办?是的,强力领袖不见得是华盛顿、戴高乐、叶利钦,也有可能是袁世凯和普京,但也决不能因噎废食,强力领袖引领的大变革虽有新独裁危险,但任由中烂海专制寡头们统治下去,中国社会必持续溃乱,道德必持续向更低层滑落和崩解,最终任何重构都不可能,国家、社会、民族彻底崩溃和消亡!
     也就是说,不剧变死定,剧变,尚有一线生机。
     芦笛、冯胜平之流高举英国历史,四处咋呼“革命危害论”,全盘否定民运,鼓吹宅男式坐等民主的“渐进道路”。芦、冯之流睁眼不察的是,英国之所以能“渐进”,是因为“光荣革命”确立了君主立宪体制,国家有了修错能力。如今由中南海伪共既得利益寡头们专政的中国有什么修错能力?体制改革意味着既得利益的取舍,没有足够的强大压力,人家凭什么要舍弃既得利益——恩赐你“渐进民主”!?
     柴玲热泪盈眶地大声疾呼:宽恕“六四”杀人犯,企图以此换得专制者“良性互动”,这纯属自作多情,因为只有强者才能宽恕弱者,人家迄今大权在握凭什么要你“宽恕”?而且凭什么信任你的“宽恕”,进而向你让步,给你“渐进”?
     现今,由于官商一体的资产阶级权贵寡头为维护既得利益的阻挠,中国现在几乎连改良都推进不了,现在可以肯定的是:习近平如果不除掉刘云山、刘奇葆等胡团派反宪政特权寡头,反腐和改良都推进不下去。除非有排山倒海的社会力量,否则中国不足以获得体制性变革!
     现在中共的官僚集团顽固和无耻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一个城区区长这样的芝麻狗官都丧心病狂到了连党内民主都反对的地步,那个靠强拆强征暴富、开着宝马、揽着小三的狗东西唾沫四溅地说:“党内民主搞不得,搞起来肯定引发文革式的动乱!”
     我在此告诉这种人:文革式的动乱怎么了?不砸烂你们这帮黑心烂肝鼠辈的狗头,中国的历史就不能前进、恶棍们就无所畏惧、中国的正义就不能伸张、中华民族就不能获得新生!难道要整个民族、国家为尔等的下流腐朽邪恶的生活陪葬吗?
     现在的中国,太需要一场彻底清算毛共、邓共、伪共的“文革”了,即使在文革中五百个家庭统统被送上断头台,这也是中国必须付出的代价,这更是他们黑心烂肝的报应!中国需要做大手术,而做手术,流血是难免的!
     作为一个人道主义者,我不愿流血,但现在确实只有鲜血,才能洗清这个罪孽深重的体制的罪恶!为了奴隶制的罪恶,美国都牺牲了几十万人,中国这一关还得过。
   
   中国社民党副秘书长、文宣部部长  曾节明 写于2013年六月二十九日于炎夏纽约州
     
     
(2013/06/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