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答王希哲等网友]
徐水良文集
·谈民运,谈其他
·在两个上海女士视屏后面的评论等帖
·驳胡平杨建利低风险低门槛等陈词滥调
·郭文贵、民运和革命等问题讨论
·揭露中共特线很重要
·互联网时代新型革命抛弃旧式组织旧式领袖
·再批新自由主义
·对郭文贵未来前途的估计
·高智晟声明真假的常识判断和辩论
·继续讨论高智晟声明问题
·提醒国内朋友千万不要自投罗网
·几个学术问题的讨论
·川普总统必须对大选以来的仇恨浪潮负责
·继续辩论高智晟和唐辛大会等问题
·关于特线问题聊天记录整理
·也谈当代中国宪政尝试的失败及其原因
·关于唐柏桥辛灏年问题的一个跟帖
·再辩特线问题
·我对郭文贵问题的原则看法、立场和策略
·再谈信仰的负面作用
·也谈孙中山问题
·人类的第一生产力就是人本身
·再谈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本人对陈卫珍近来言论的评论
·信仰可怕
·国难日、国殇日里说祖国
·八月底部分网上发言
·9月前半月部分网上发言汇编修改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嘲弄特线)
·近来网上发言(信仰和宗教问题)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革命改良,党主立宪问题)
·近来部分网上发言(杂论)
·什么情况下才能有一国两制
·“台湾两杆红旗”是中共在台第五纵队
·马列之罪,还是民众素质和传统文化之罪?
·近日评论:19大、郭文贵等
·近日评论:文化和信仰等
·近日评论:杂论
· 国共两党都是列宁式的党
·理解有人肩负护同伙的任务
·不要把特线问题与观点问题混为一谈
·关于伍凡问题
·必须警惕问题的另一面(对曹长青视频的批评)
·民主其实是指公权力没有自由
·自由化民主化与信仰化成反比(与去信仰化成正比)
·对刘军宁讲座《自由的价值》的评论
·关于19大和郭文贵等问题部分评论
·为蒋介石和国民党讲点公道话
·再谈宗教问题
·评郭曝料、特线、丢车保帅等问题
·马列教人士的共同特点和共同的撒谎狡辩办法
·一些理论评论
·不是前进太快而是倒退太快
·人民资本主义vs共产党人干资本主义
·分析郭文贵不反习策略的一个短帖
·关于彭明等问题
·再辩彭明问题
·几条评论
·楊天水刑事判決書;楊天水案的庭前幕後
·再评郭事件
·简评东海一枭的民本、人本、仁本说辞
·再谈丢车保帅等阴谋
·也评李洪宽和郭文贵决裂问题
·警惕新动向,谨防上当
·评伯夷《海外民运和郭文贵》
· 郭文贵对民运最可笑攻击:你们几十年做了什么?
·4到8月关于曝料问题小部分原则性意见
·吉歌的博客:郭文贵已和中共达成和解,网红雾亭推特销号自言雾亭已死
·郭文贵事件大致轮廓
·郭文贵当然是共产党
·转推特上网友说法和本人评论
·我的一个短评
·昙花一现的大阴谋和历史大笑料
·俞智官先生搞错了问题的焦点和性质
·我的不同意见和感想
·邮件组辩论几则:郭卫兵和郭阵营特线的逻辑等
·刘晓东反驳郭文贵视频讲话的误导
·再驳攻击革命尤其是攻击暴力革命的谬论
·郭卫兵和郭阵营的超宇宙逻辑
·再谈幼儿水平的超宇宙逻辑
·小腿疼不小心泄漏王炳章诱捕国内志士帖
·郭曝料以来一些私下评论
·几条评论
·郭卫兵用现代幼儿园水平及其超宇宙逻辑搅局
·国安会炒作郭王牌与当年公安部炒作刘无敌一个模式
·黄河边总结郭文贵十个豪言壮语
·再谈中共情报机构及特线运作伎俩问题
·驳曾节明胡安宁螺杆并与网友对话
·对夏钧先生视频《魏京生帝王梦》的批评
· 也谈郭文贵现象
·郭文贵语录并网友评论
·谈郭文贵和习近平助理联系一事
·汤显祖答井污苔:民运到底想糊弄谁?
·再谈魏京生问题
·送给2018年和全人类的最好礼物:伊朗革命开始了
·新年献辞:作好准备,迎接巨变
·对郭文贵的两个小评论
·再批马列毛
·重申几个意见
·中共远不如满清
·中共两大王牌特工邓文迪郭文贵联手搞定布莱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答王希哲等网友


   
   

   
   徐水良

   
   

   
   2013-6-21~22日

   
   
   王希哲:请教洪哲胜徐水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一个很深刻的民主问题):
   
   洪哲胜徐水良先生等,都对连线网站目前风波提了些看法。洪先生是说,一开始就应有个规章制度,就不会有后来那么多事了。很好。但是我请教洪先生还有徐先生等一个有趣的问题,看看洪先生徐先生等遇到这样问题,怎么处理。
   
   假设洪先生有了某种创意,发起一个动议,请四方朋友都来支持和帮助你的这个创意。于是朋友们来了,而且纷纷动手开始帮助你了。
   
   这时,忽然有一位叫高寒的提出:“这个事业不是洪哲胜一人的,是大家的。遇事要听大家的!”很动听。你当然同意了(不然,专制的帽子就扣在你头上)。
   
   随之而来就产生新的问题:
   
   “遇事要听大家的”。但这“大家”是谁呢?也就是说“听大家”的规章制度,由哪些“大家”来制定,这些“大家”由谁来构成呢?
   
   谁“说了算”?由洪哲胜?
   
   高寒说,不行!“洪哲胜不能一人说了算!”那么到底哪些人说了算呢?就是说,参与制定规章制度的那个民主圈子,哪些人有资格组成呢?因为哪些人能参与“说了算”本身就是要有人“说了算”的。
   
   因为洪哲胜发起创意后,不少人已经不同形式参与而且向洪哲胜提供了各种帮助。这时,如果确定参与制定规章制度的资格人选,不能洪哲胜“一人说了算”,那就实际等于没有任何人能“说了算”。这个民主圈子,也就是高寒所谓的“听大家”的圈子,本身都无法形成。
   
   为了把事情办成,洪哲胜只好让步,参与民主圈子资格“听高寒一人的!”。由高寒确定了遇事高寒、洪哲胜、徐水良(理由是真金白银投资者和高寒这个事后才提出的“技术投资者”)商量。把其他帮助过的洪哲胜人都排斥了在外。
   
   这时,决策“民主圈子”才形成了,才可能将如何“听大家”形成规章制度了。
   
   但问题又来了:
   
   由于这个决策“民主圈子”构成本身是“听高寒一人”确定的,也就是由高寒“说了算”的。自然,这个决策“民主圈子”也就制定不出任何规章制度,更不可能制定出限制高寒权力的规章制度,一切也就继续由高寒“说了算”了,直至站长权力甚至网站本身的生杀、生死,都由高寒“说了算”(因为枪指挥一切!)
   
   现在问题又来了:
   
   洪哲胜、徐水良听进了网友们要建立规章制度的建议,以2比1的多数(实际3比1)推出了徐水良为组长,开始着手改进了。高寒又开始闹了:
   
   “一切未经我高寒同意的,一律无效。门都没有!”“网站不能高寒洪哲胜相争,徐水良得利!”(高寒说的是:不能“高寒王希哲相争,安玛得利”)
   洪哲胜、徐水良先生,这时的你们会怎么办?请告诉我。这是请教。
   
   我觉得,这确是一个深刻的民主问题。民主的最原始发源,起自“专制”。既然当初事业是由洪哲胜创意和发起的,自然,纷纷来参与该事业民主的圈子,就应该由洪哲胜决定。可以多与人商量,但由洪哲胜“说了算”。当然,这之后,洪哲胜就应身体力行遵守该圈子制定的制度,不能超越制度(理论如此,虽实际很难)。但起码,不能由闹事的去“说了算”确定民主圈子,因为他就绝不会去尊重这个民主圈子。是吗?愿闻教。
   
   老王
   6/21
   
   =====
   
   徐水良答:这次事件,是民运中违反规矩的典型。但你没抓住问题要害。
   
   这个问题,不是你们争论的民主问题和网站姓谁的问题。而是要不要遵守最一般的规矩,是不是可以违反最一般规矩的问题。
   
   民运中普遍存在违反规矩的现象。因为民运不是共产党,共产党领袖有枪杆子,你不服从共产党领袖,就用枪杆子强迫你服从。但民运没有枪杆子,不能强迫人家服从。而且,即使开除他,他也毫无道德观念,马上组织一个同名称的组织与你对抗。反正搞分裂,坏的是你民运的名声,这也正是卧底势力需要的效果。
   
   所以民运中普遍存在不守规矩的现象。但你们这一次,很典型。
   
   本来,网站应该有一个章程。不知道你们有没有。但不管有没有,总得遵守一般的习惯性规矩。
   
   你是站长,当然对网站运作负全责。技术管理员当然得服从站长,即使不同意也得服从。如果技术上有困难,无法执行,那他就得向站长说明。如果站长坚持,他无法执行,就得辞职。
   
   照一般情况,技术管理员也是站长聘请。你们情况特殊,但再特殊,也没有技术管理员解除站长职权的道理。
   
   你们的技术管理员是董事会成员,他可以提请董事会解除你的职务或某些职权,但没有自行解除你职务或职权的道理。
   
   那高寒的说辞,振振有词,当然实际上毫无道理。
   
   你本来是有道理的一方,但你搬出网站姓谁的问题来代替是不是要遵守规矩的问题,结果,转移了事情的实质。
   
   另外顺便告诉你,纽约规定,恶意诉讼的受害者,可以申请政府补助,不知你们加州有没有,也许打听一下,事先有个准备,有好处。
   
   =====
   
   洪哲胜:你误判了,不是违反规矩,而是没有事先先小人地设定规矩。
   
   =====
   
   徐水良:没有章程就没有规矩?还有道德,法律和习惯管着呢!
   
   人们的大多数行为,都不是根据协议或章程,而是根据道德,法律和习惯。
   
   站长和技术管理员是上下级关系,这是每个中国人和懂中文的人都懂的关系,难道不是规矩?难道技术管理员都变成上级,站长变下级?
   
   章程与所有规矩一样,制定得再好,相关成员不愿遵守,也不起作用。
   
   ======
   
   洪哲胜:你怎么事先知道如有双方事先同意的规矩,高寒一定不愿遵守?
   
   ======
   
   徐水良:一个人一辈子订几个协议?大部分都是按日常规矩办。不守日常规矩就能遵守协议规矩?你就会乱说?不懂还强辩!
   
   一般情况下,人们总是按日常规矩习惯规矩办,往往是不符日常规矩习惯规矩的,才特别订立协议,按协议规矩办。
   
   不遵守日常规矩习惯规矩,就是缺乏信誉,而西方自由民主国家的习惯,是不相信缺乏信誉的人会遵守协议规矩的。
   
   王希哲高寒他们,已经有几个约定规矩,没有约定的,当然按日常规矩习惯规矩办。你凭什么否认日常规矩习惯规矩,把日常规矩习惯规矩说成没有规矩?
   
   ======
   
   王希哲:老王的意思是,此事因小见大,觉得民主的开始,确是要由专制(独断、独裁)来开辟的。
   
   美国民主,开始于革命胜利后费城几个革命家“独裁”决定下了社会参与美国民主那时的阶级范围;
   
   台湾“民主”,开始于中华民国蒋介石法统第二代老板蒋经国的个人独裁。
   
   所以,“连线网站”的民主,应该始于它的创办人王希哲的“一人独裁”。由他制定参与连线游戏的规则。你接受就来不接受就去。老王太“民主”,放弃了这个一人独裁,任由某人闹事。结果规则没有,民主更没有,成为了他的真实独裁。
   
   老王体验出来的是这个经验教训。老王历来是多从微观的经验观察,去领悟宏观道理的。只是不知对否,请教洪徐二位。
   
   老王的请教,意不在某人。其根本不在眼下。
   
   ======
   
   徐水良:这是你这个帖子和许多人都没搞清的一个重要问题,解释如下:
   
   先说公共领域。
   
   按美国实践,民主,一是选出政府的立法机构和执行机构即总统,对司法执法机构法院,还有对内阁成员等等,则对总统提名,由参议院行使同意批准权;二是对这些机构实行民主监督。
   
   但执行机构的运作,为了保证统一和效率,不是采用民主投票表决的方式运作,而是采取总统独立决定、因而与独裁形式有点类似的从上到下的命令形式执行,政令高度集中。这是执行机构的特点,否则就会乱套、扯皮。
   
   而中共那里,正好反过来。政府机构的产生,不采用民主票决的形式,但其执行,相反却要实行委员制民主投票票决的执行形式,一切乱套。
   
   这也是导致许多人思想混乱的原因。反对民主的,就以执行不能采用民主票决方式为理由,反对民主;相反,主张民主的,以为执行也必须采用民主表决的形式,那也是完全的误解。
   
   对这个问题,我已经说过许多次。最近的一次,就是不久前论述主权和治权的关系时说的。
   
   再说私人领域。
   
   私人领域,采用何种形式产生领导机构,如何执行,都由私人领域自行决定,与本来意义上的民主不民主无关、即与公共领域的民主不民主无关。
   
   你们的网站,属于私人领域,其领导机构和执行方式,由你们自行决定,所以与本来意义上的民主无关。
   
   因此,你们的问题,是执行问题,不是民主问题。是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共同的是否遵守法律,规章和一般规矩的问题。不是民主问题。你们双方都把它误解成民主问题。对这个问题的误解,也是导致你们争论不休的原因之一。
   
   至于是什么规矩问题。我上面一帖,已经说了。
   
   ======
   
   古迷:老徐对这个问题上判断基本合理,但过于绝对。
   
   其实中国古人早就总结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规矩从何而来,其实与民主或独裁或彼此先后都无必然关系,只有或然关系,其实最主要的还是“约定俗成”。因此,老徐的以下说法也不完全对:
   
   //私人领域,采用何种形式产生领导机构,如何执行,都由私人领域自行决定,与民主不民主无关。
   
   私人领域只要是群体,虽说不必实行民主,但也未必与民主无关,关键就是开始时如何“约定”,规矩如何。如果开始约定是民主规矩,当然就与民主有关,如果开始没有如此约定,就与民主无关。
   
   ======
   
   徐水良:你说私人领域未必与民主无关,说得不错,但我那是为节省篇幅我没有论述的非本来意义上民主问题。
   
   我这里只讲本来意义上的民主,也即公共领域的民主。非本来意义上私人管理领域是否实行民主的问题,我的话“私人领域,采用何种形式产生领导机构,如何执行,都由私人领域自行决定,与民主不民主无关。”其实已经暗含了人们可以采用民主管理模式。只是我为简化起见,没有在民主前面加上“本来意义上”这个定语,因为对于大多数不懂民主理论的人来说,加上这个定语,只是造成他们理解上的困惑。
   
   但现在你既然提出来了,我这里也解释了,一般人看到我上面解释,大概也不至于再造城理解上的困惑。为了理论上的严密,还是修改了,加上了定语。
   
   其实,对这个问题,我过去已经有多次论述。但现在没空找出来。
   
   =======
   
   徐水良:实际上,司令讲的是道德、法律和习惯规矩,而不是约定规矩。
   
   当时的约定规矩,是王希哲当站长,高寒当技术管理员,其他几个人当准董事会成员。还有其他不多的几个约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