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毁灭者卡尔· 马克思—专访略伍·孔拉德教授]
徐沛文集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文革”岂止五十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毁灭者卡尔· 马克思—专访略伍·孔拉德教授


   
   德国电视二台在2010年播出的德国人系列第七集“卡尔·马克思和阶级斗争”后,大纪元采访了德国历史学家略伍·孔拉德教授。他是公认的马克思专家, 专著有《共产主义红皮书》。
   
   大纪元:电视片中说,“德国哲学家马克思给出了极端的答案。梦想一个没有阶级的社会让这个好争斗的愣头青成为现代最有影响的德国人。”

   
   略伍教授:这自然不错:最有影响的现代哲学家。人们可以说,我们只是这么被告知。当然对很多人而言他确实如此。
   
   大纪元:他对很多人有启发?
   
   略伍教授:至少一个人这么表示,不过只有极少自己承认是马克思主义者的人了解他的思想和作品。
   
   大纪元:略伍教授,“卡尔·马克思和阶级斗争”是一部什么片子?
   
   略伍教授:一部有关卡尔·马克思和阶级斗争的片子。德国电视二台(ZDF)在几年前搞了一个民意调查,问谁是最伟大的德国人。结果显示:位列第一的是孔拉德·阿登纳,第二位是马丁·路德。第三位就是卡尔·马克思。卡尔·马克思甚至在属原东德的九个新州位居第一。因此,自然就有必要拍一部片子把他和他的作品进一步介绍给德国观众。2010年11月就这么做了。
   
   大纪元:为什么卡尔·马克思在东德是最有名的德国人?
   
   略伍教授:答案很简单:在属原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地方,人们从小就被告知,马克思把全部热情都奉献给了人民。就是说,他一直在为工人和被压迫者谋幸福,并因此奉献了自己的一生。他被塑造成这样的形象。人们也相信,所以,他有这样高的名望。
   
   在东德真实的信息几乎不存在。我过去经常到原属东德新加入到联邦德国的州去,也为教师和同事作过报告,他们都一致表示:他们不曾真正研读过马克思。马克思被灌输给他们。他们既没有深入了解马克思的史料也没有时间。
   
   大纪元:卡尔·马克思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略伍教授:如果我们把所有文字,从他早期写的到时人写他的,都读了的话,大概就能加以回答,但这种情况几乎不会发生。虽然如此,我们还是可以发现这是一个自信得无以复加,同时,轻视甚至蔑视他人,所有人和他们的传统的人。这是一幅很可悲的马克思肖像,但任何人,只要研读了相关史实,他父亲的信,他自己的记录,他的诗歌等等,都只能得出这个结论。
   
   大纪元:都说马克思和他父亲关系很密切,他爱父亲。另一方面他可能很依赖他父亲。在电视片中我们看到,与那时的普通大学生相比,他的生活好得多。
   
   略伍教授:我们可以具体证实他的富裕生活。他向他父亲请求准确地说是索取的钱比那时最富有的大学生都多。他的这些要求让他父亲很痛苦。他父亲还要供养别的孩子和妻子。那些父亲在信中告诉他儿子的情况通常令人震撼,比如这句话:“我想也必须告诉你,你带给你父母的快乐不多,但苦恼很多!”这是谁也不想让自己的父亲黑字写在白纸上的指责。但我们却有对马克思的黑字写在白纸上的指责,而且合情合理。他父亲具体陈诉了这个指责,保存下来的帐单显示,他作为大学生居然试图过只有最富裕的人才过得起的生活。
   
   大纪元:就是说,他父亲因为他的性格弱点而发愁。
   
   略伍教授:他父亲在儿子身上诊断出的所有弱点,都被这个儿子以后用来评价全世界。这可以说是把自己的毛病社会化。异化、自负、不顾他人,这都是他父亲说他的。这也是马克思臆想的社会特点,他后来也因此要反对社会。
   
   大纪元:马克思的精神世界如何?他出身在一个犹太拉比后裔之家,但受的教育是基督教的。这虽然不表示他就是一个基督徒,但他是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的。他在一首诗里表示圣灵离开了他,一个陌生者进入了他。他父亲好像为此担忧,不是吗?
   
   略伍教授:是的。一封卡尔给他父亲的长信导致他父亲担忧:卡尔不像别的大学生一样生活,不接受这个世界,不与这个世界处好。他显得极不安宁,在创立一个让他痛苦,也会让他崩溃的自己的世界观。这是他父亲对这个儿子的预测。他父亲在1838年就去世了,可以说相当早。所以,他的后期我们没有出自他父亲的信件和观察。
   
   大纪元:他与他母亲的关系也不好。
   
   略伍教授:与他母亲的关系比与他父亲的关系还坏。我们掌握的出自儿子的文字证据通常震撼人心。他母亲得资助这位在柏林的大学生,她也这么做了。但她只是个寡妇,必须处理一个大家庭的事务。铺张浪费的卡尔对获得的费用不满意,因而勒索他母亲。人们必须了解这些令人震撼的资料,获知这些情况后,人们无法不为所动。
   
   大纪元:就是说卡尔是个浪费者?在大学里他被称作“毁灭者”。这是指什么?
   
   略伍教授:对,我们读他和与他同班的中学毕业生的德文作文会注意到一个现象。我读过所有的作文,里面没有出现过一次“毁灭”这个词。只有在卡尔·马克思的作文里,如果我没有搞错的话,不只出现了两次、三次、四次,而是出现了六次“毁灭”。虽然这个词与他的德文中学毕业作文的题目,一个少年谈他的职业选择根本就没有关系。一边是“毁灭”,另一边在他的一首“如此冷峻和巨大的峰巅”诗中则表示“我要为自己建立一个宝座”。就是说,那时候他的思想就游历在毁灭和为自己的荣誉建立宝座之间。
   
   大纪元:在他的生活中存在很多悖谬。一边是他与他妻子燕妮的紧密关系,她是他的青春恋,他们的婚姻也持续很多年。但是也有信件透露他不止一个私生子,而是两个,对吗?
   
   略伍教授:我对谈及第二个私生子很谨慎,因为只有迹象。他有一个私生子则是非常肯定的,但他自己没有承认。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必须顶替他成为形式上的父亲,必须说,对,我与马克思家的女佣有亲密关系。尽管他住在遥远的曼切斯特,而马克思一家住在伦敦,这给他的父亲身份打了一大问号。对此现在已没有疑问。在东德等共产阵营还存在时,那里不准提到马克思的私生子。这是被禁止的。
   
   大纪元:因此人们在几十年前才第一次听说?
   
   略伍教授:对,1989年后人们才能到处说,在这之前只能在西方说,也不能大声说,因为他的名声可能会因此受损。尤其是他像后母一样亏待这个儿子,他没有把他接纳为家庭成员,虽然这个儿子的母亲在为这个家操劳。她在共同的住宅中操持家务。
   
   大纪元:就是说,卡尔·马克思既没有承认这个儿子,也没有暗自与这个亲生儿子来往。
   
   略伍教授:正如您所说,这个儿子必须离得远远的,以免这一罪过出现在他眼前。
   
   大纪元:卡尔·马克思自视先知和穷人的帮手。在他的一生中,他年青时靠他的父亲,后来靠他妻子,他还从恩格斯那儿获得了很多钱。
   
   略伍教授:是的,弗里德里希·恩格斯是一个资本家的儿子。他也作为资本家活了一辈子。最先他是一个工厂的全权代理人。这个厂的一半股份属于他父亲,后由他继承。后来他又拥有曼切斯特的尔民和恩格斯公司的一半产权。这个公司盈利丰厚,他没有结婚,也就没有负担,他大方地与住在几百公里外的朋友分享所得,替他付帐。要是没有恩格斯,就没有马克思,他就会在穷困中死去。为什么?他坚拒从事谋生的职业,所以经常出现一家人食不果腹,几个孩子可能也是因穷困而夭折。这对他,这个伟大的哲学家,没什么触动,不过儿子埃德佳死时,他嚎啕大哭。对别的早夭的女儿他无动于衷。他说过,必须让男孩来做这个世界的居民。他婚生的男孩也死了,只剩下三个女儿。依他之见,女儿们没有按他的意思改变世界的本事。
   
   大纪元:但是最小的女儿图丝可以算是卡尔·马克思的旅伴。她受的教育与男孩一样。
   
   略伍教授:这个小女儿很崇拜她的父亲,后来也加以记述。她记述中涉及她父母关系的片断也在电视片中引用了。但恩格斯那时早就意识到,她想神化她父亲。她写的不符合事实,是她的主观愿望。当她那父亲的理想之图被严重损伤时,她就自杀了。她父亲死后,她获知亨利·弗瑞德日克·德穆特不是弗里德里希·恩格斯而是她父亲的儿子,却一直被亏待。这想来是她自杀的一个原因。
   
   大纪元:马克思还有三个女儿。燕妮、劳拉和埃利诺。
   
   略伍教授:不完全对,三个女儿长大成人。就是说他至少有五个女儿,但两个很早就过世。三个长大后有两个以自杀结束生命。如果第三个不是先死于肺结核的话,估计也会选择同样的结局。
   
   大纪元:在马克思的文字中有不少粗俗的用语。他是一位学者,博览群书,大家都知道;可是他却称他父亲“老家伙”,据我所知,他谈到他的同道同事时,也不时常使用文雅的词汇。为什么会这样?
   
   略伍教授:这么说吧,因为他是一个激情万丈,放荡不羁的人,他不受任何拘束。如您所说,这些信十分恶心。恶心得严重到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文字继承人用了很多年才公布这些信。刚开始他们发表的信都经过大幅度删改,因为他们说,我们不能给公众提供原件,以免马克思的光环失去光泽。
   
   大纪元:如前所说,马克思与他父母的关系不好。他与同道的关系也是实用型的友谊。他当然不是一个服从国家的人。他总是与国家作对。电视片中我们看到他几次被遣返或被驱逐。用今天的标准来看他,一个像他那样的人也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吗?
   
   略伍教授:可以这么说,比如谁读他当主编的“新莱茵报”(1848—1849),谁就可以遇到一个彻头彻尾的革命者。但他没有为民主,而是在为专制奋斗。它说到无产阶级专政,或许人们可以说,无产者可能将要占据多数,但如果多数说了算,那还是真的民主吗?不算,首先那时的无产者远远不占据多数,居民中占多数的是别的阶层。其次,从他的文字中可以明确地获知,个体不受尊重,而是哲学家凌驾于大众之上,还有那需要大众付诸实践的理想。后来这在苏联也成为现实。也被称为无产阶级专政。没有一个列宁想到要尊重每一个普通工人的声音,重要的只是那些精英。就是说只需要少数几个哲学家,他们自命能够领导大众。
   
   大纪元:如果他公开宣称使用暴力,如果今天谁这么说,听起来怎么也像奥萨玛·本·拉登。
   
   略伍教授:是啊,当然是有相似处。总是有些人,他们坚信自己的理想值得不顾一切地去实现。就是说,以为是在做好事,就可以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大纪元:把一切都工具化是被高度赞扬的方法。马克思先要与资产者合作,但后来无产者成功后他们也要被打击,可以这么看吗?
   
   略伍教授:对。首先达成民主是为了使皇权下的稳定关系崩溃。先必须与资产者合作,但一旦共同战胜了保皇派,就要与他们作对,以便实现无产阶级专政。而这实际上是精英专政,是几个比他人了解历史的要求的精英专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