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薛明德
[主页]->[人生感怀]->[薛明德]->[5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4)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5)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6)
·对《感性和油画的精神法则》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7)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8)薛明德(美)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薛明德(10-9)
·对艺术作品没有新旧,只有好坏,不必紧随时代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10)
·看看别人怎么说---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薛明德(3-1)
·与朝戈谈造型(3一1)
·与朝戈谈造型(3一2)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3-3)薛明德
·薛明德说朝戈的《《绘画是表达的方式》》是逻辑错》
·驳斥邓平祥
·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4评
·3评
·2评
·1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历史的误会
·历史的误会 (2)
·5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今生今世只此一桩无怨无悔
·我的艺术观不改变
·质疑《艺术呆一边去》
·教训一下宋永进
·被拆掉的雕像不是伟大的艺术是耻辱
·天乙是个什么货色
·天乙和他的老板林正碌
·宏物是宏物是宝物
·墨济珀的召唤一一送给薛明德
·敌视知识、文化人的暴君毛泽东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发表:2013-07-29 13:32阅读:343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
·宋伟是艺术天才
·薛明德打魏京生咆哮国会山--薛明德
·贾和震、天乙的痞子语录一一薛明德
·行为艺术《白痴》一一献给王炳章先生
·《白痴》一一薛明德
·写给一一薛明德------听月
·生命如此精彩--听月
·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在圣诞树下开始跨年度24小时禁时
·红绸裹尸--薛明德
·献祭一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2篇新闻稿《红绸裹尸》被删除
·讨伐靳尚谊《《艺术商品》
·对n个问题之我见
·中国当代艺术的普世价值一一薛明德发表:2014-01-24 12:36阅读:114
·关于中国油画民族风 --薛明德
·时报广场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白痴》视频
·时报广场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白痴》视频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薛明德(2)
· 当代英雄 一一薛明德
· 批判秦建川《中国当代艺术是陷井 --薛明德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天下围城的第二件行为艺术作品《橡皮图章》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薛明德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薛明德 (4)
· 对话《《人人都是艺术家——林正碌艺术教育实践展》》
·驳斥廖上飞
· 第二题:你眼中的自然与现实中的自然是如何形成你作品中的自然风景?
· 第四题: 第四题:从你的绘画中我能感受到你的一种非常个人的自我表现
· 第一题:当人们学习绘画的最初阶段,传统的绘画方式是否是一把入门的钥匙
·六·四死在共和国的枪口
·第一题:当人们学习绘画的最初阶段,传统的绘画方式是否是一把入门的钥匙?
· 第三题:对于一幅美术作品来说,总是可以对此进行美或不美的评价的,你
·6.4永垂!!
· 六·四被枪杀行为艺术 --薛明德
·行为艺术作品—6.4被共和国枪杀
· 林正祿的荒唐剧衍生岀来的是是 ――薛明德
·许德明装神弄鬼--薛明德
·转发:论中国知识分子 ――谢泳
· 回应《《 艺术应该“艺术家同行评议”吗?》》 ――薛明德
· 撕开《《若无辛亥革命中国早就实现宪政》》的画 --薛明德
· 为人格分裂的帅好的白描 ——薛明德
· 《《再议《若无辛亥革命中国早就实现宪政》作者李泽厚和帅好伪道士的真面目》》
·第五题:绘画的基本形式:轮廓,体积,大小,及透视法—难道使用这些就足以
·行为艺术作品—6.4被共和国枪杀
·蓝间的愤怒一一薛明德
· 文艺刮来了第二个春天的风 一一薛明德
·,一群江湖术士,帅好,天乙,蓝间,贾和震,吴楚宴,范美俊,廖上飞,李安乐,范美俊
·G《《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C《《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 一一薛明德
·E 《《 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 一一薛明德
·G 《《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I《《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J《《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K《《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L《《永远的艺术疯子-张其开》》--薛明德
·M 《《永远的艺术疯子-张其开》》 --薛明德
·N 《《永远的艺术疯子-张其开》》 --薛明德
·O 《《永远的艺术疯子-张其开》》 --薛明德
·P《《永远的藝術瘋子-张其开》》--薛明德
·Q《《永远的艺术疯子-张其开》》--薛明德
·R 《《永远的艺术疯子-张其开》》--薛明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5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5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断了气》发表:2013-05-31 00:25阅读:45
   
   
   
   

   
   
   
   
   
   
    反邓平祥
   
    ---薛明德
   
   
     1评
   
      为了反邓平祥,我不得不全文逐字逐句逐段抄录,给予驳斥"思索和询问''.
   
   他有他的理由,我有我的道理,不怕不识物,只怕货比货.我们需要的实事求是,之前我就与此人较量过,他躲在阴暗角落里,,有胆的,就站出来.
   
     此人的标题用了不祥的字--"断了气'',"以及"解体.
   
   他阻咒中国先锋文化艺术死了,已经寿终正寝,已经被历史前进的滚滚车轮碾得粉碎,已经被以邓平祥为首的大大小小的美协主席,院长,院士,教授们以及叫好者所唾弃.
   
     下面开始摘录.
   
     开篇就写"新世纪伊始,中国现当代艺术走向了它的顶(应是鼎)盛时期,而由国外资本引领的中国现当代艺术的市场奇绩(应是迹),更使中国的先锋艺术达到辉煌的境地.接着是体制对中国现当代艺术的戏剧性接纳和加冕--至此,中国的先锋艺术和现当代艺术可谓占尽风光.
   
     然而使人不解的是,先锋艺术家现当代艺术却在此时出现颓势,人们看到中国先锋艺术和现当代艺术的代表人物们失去了活力和锐气.想当年他们的那一股批判精神,在圆明园,宋庄时期的那种不屈不绕(应是挠)的闯劲,都似乎成为‘革命回忆录中的英雄史话.原因何在?是盛极而衰的老子式宿命,还是哲学的悖论--这都是颇能使人思索和寻问的''.
   
   以上摘录前2段,就出现了好些错别字,还有艺术文化,文法不通的造句(应是文化艺术才通).
   
     甚么叫新世纪?我们的教科书告诉我们,公元2013年前的今天,是新世纪伊始.还可以是,比如2000年1月1日是新世纪伊始.也可以这么说,1978年的改革开放是中国新世纪伊始,但已经被文学性人格化了,成为了诗的句子.可惜邓平祥不是诗人,在这里装腔作势.
   
     我们可以断言,中国先锋,现,当代文化艺术并没有到达鼎盛时期,才起步30多年,与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以来的各行各业同时起步,也有先后不同程度,不仅有外国资本,还有管理,高科技,当然也有普世价值的平等,自由,博爱,宪政,及各样先锋文艺,中国的今天虽然成了经济大国,我们必须承认问题堆积成山,就是先锋艺术领域问题同样如此.
   
     比如中国现当代艺术的市场奇绩(应是迹),我们很冷静地看待这样暴发似的,违反艺术市场价值规律等等骗局.
   
     不是体制的接纳和加冕,而是先锋文化艺术推动,启发,参予了体制在宪法的框架下逐步完善.
   
   新近在聚艺厅暴露出来的原浙江美院开除2同学的史料,就是抵制和打压先锋艺术的活证据.有许多这样为了中国现当代文化艺术向前发展,不倔不挠(不是绕).可歌可泣的艺术家,到现在他们仍在被打压,现在宋庄的郭盖先生就是,还有很多,很多.
   
   占尽了风光的不就是你吗--好象是甚么美协主席的邓平祥先生.
   
     先锋艺术从来也没有鼎盛时期,也不会出见颓势.所谓鼎盛,应是中国人民大多数都能接受先锋艺术,那才叫做鼎盛时期,先锋艺术家们正在努力去完成这样的历史使命.我刚来聚艺厅不足2月,发现不少优秀的先锋艺术家。
   
   比如,现中国美院被开除的2位同学,他们是查立,林琳.他们为了中国的先锋艺术事业,遭受到无情的排斥和打压的史实,令我们冷齿.
   
   就是现在这股恶势力,画界的恶霸们仍在穷凶恶极的排挤异端,那个邓平祥不就是泼妇在街头骂街,或者成了刑场上的法警一样,无耻地宣布“断了气”.这些先锋艺术家们成了他们的眼中钉.
   
   央央大国容不下众多的先锋艺术家,他们不得不流亡海外,不少这样的人在海外,为中华民族挣得了荣誉,他们被邓平祥诅咒"断了气'',然而他们的灵魂却要光照九洲大地.
   
   这些做官当老爷的从来也没有给先锋艺术好脸色看,邓平祥主席大人却说,现"体制对中国现,当代艺术的戏剧性接纳和加冕''.
   
   占尽了风光的不正是邓平祥大人,好象是甚么美协主席,这还不够风光?在中国油画院开讲座讲得全是屁话,你在这儿又来骂街"断了气”够风光了吧,被加冕的是你呀,忘了自己姓甚么了吧.
   
   我们的人民需要先锋艺术,先锋艺术实现了把文化艺术交还给了人民的愿景,而不是邓平祥少数士大夫把玩的专利或朝庭贡品.
   
   在过去的60年间,毛的文艺思想统治全体中国人民,我们不知道先锋艺术为何物,视为洪水猛兽,把国门关了起来,我们被教导为统一思想,统一指挥,统一行动,就连宣传画也一个样,千人一面.
   
   比如,<<毛主席挥手我前进>>,所到之处满目尽是这样歌功颂德的个人崇拜的画.我们从小长到大因而缺少了美育,我们还生长在闭关锁国,妄自尊大的世界中心,不知现,当代文化艺术为何物?正是这样的可悲,盲从与独立人格的碰撞,这里没有对,错,只有悲,喜的历史流程.
   
   先锋艺术是个体劳动者,他们不依附在体制内成为衍生物,从何来的代表人物,这里没有代表会议中的活力与锐气,他们有的是一股批判精神,批判是为了艺术之光重现,之前曾被在强权压迫下熄灭.
   
   我写了先锋艺术回记录,我在1979年1月28日在重庆,后来在北京举办私人先锋油画艺术展,我为此多次赴狱,妻离子散,拜邓平祥推举为英雄史话,却又扫兴说盛极而衰.
   
   我从来也不曾盛极,只是在做自己想要做的事,绘画的权力和热情,作为理想主义者,虽然途经刑场的恐惧,我坚持下来了.
   
   我告诉你,奴才邓平祥,先锋艺术正如日中天,蒸蒸日上,断了气的只能是那些腐朽的东西,而不属于中国现,当代文化艺术事业.
   
   我在你丑恶的脸嘴面前站了出来,这是以此表明不是衰败之象!发抖吧,邓平祥,谁该解体?断了气.
   
    2评
   
   邓平祥理直气壮声讨中国先锋艺术解体,断了气,怎么怒骂也动摇不了中国先锋艺术的大树的根深叶茂.
   
   邓平祥说中国先锋艺术是泊来品,先天不足,后天缺失,没有生命力,短命.气急败坏地归类为"老子式宿命","哲学的悖论".
   
   这种归类法是偏见,短视,不应是美协主席这种身份的学者风范的产物.
   
   邓平祥说的中国先锋艺术兴起于新世纪伊始,含糊不清,有吞吞吐吐之谦,这个论断谎谬,武断,霸道,不能成立.
   
   邓平祥一笔带过,"中国先锋艺术的起点是欧美".提醒一下邓平祥,你洋洋得意书写的"哲学的悖论"也是产自欧美.
   
   我们再一次提醒你,把你的那个新世纪伊始放在19世纪末叶,较为恰当,因为清末民初中国派出了去日本,欧美的留学生,带回了欧美的先锋艺术.
   
   在1949年之前的半个世纪里,中国有500多家私营报章杂志社,都可以发表先锋艺术,各家各派都能够各抒己见.
   
   比如先锋文学里的新月派,李金发、徐志摹、戴望舒们何其光辉.
   
   先锋绘画里的印象派,野兽派,抽象派风起云涌,林风眠,刘海粟,张玉良们就是.
   
   党文化教导我们,1949年以前是黑暗的旧社会,1949年之后到今天叫做幸福的新社会.60多年来只有一家党报,鼓吹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也是泊来品的东西,叫做艺术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在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声中,为中国送来了马列主义.
   
   邓平祥自以为站在了马列主义的艺术一边,不顾历史真象,恶毒的攻击中国先锋艺术,其实是在攻击今天的改革开放,在开历史的倒车,胡说新中国的今天"体制戏剧性的接纳和加冕'',潜台词是想告诉我们就是修正主义,就是资本主义复辟,与毛泽东开创的新社会背道而驰.
   
   接纳和加冕用戏剧性的修饰词,是为了挖苦,也是因为震惊,出乎意料,其人文学修养极差,文理不通,错别字到处都是,在这里来冒酸.
   
   邓平祥说,"参照欧美当代艺术的百年历史,何等的规模,何等的完整,又是何等的精神文化气象''.
   
   要不是拜改30多年来改革开放,邓平祥去哪里参照?就是你参照了也是哈哈镜里变了形的东西.因为你骨子眼里充满了对先锋艺术的仇恨,要是回到毛泽东时代,那该多好啊!邓平祥做着白日梦.
   
   欧美的先锋艺术从来就不是现存的,每前进一步都是在向保守的,顽固的旧势力发起进攻后,得以新的面目出现.莫奈的日出印象,不就是在被谩骂和抵毁中,得了这个留传至今的印象画派的称号?
   
   邓平祥的无知,可见一斑.西方先锋艺术从一开始,就不是一窝蜂,更不是排排队,都是个人的艺术行为.比如凡高与高更,他们是好朋友,他们会为了一幅画的不同见解而吵闹不休.德国表现主义画派,不就几个艺术家发起,举办了2次画展后分道扬骠.
   
   在邓平祥看到的与实际的情况差距甚远,欧美当代艺术的精神文化气象,不须用语气词"何等''来添加份量,因为欧美就笼罩在现,当代的精神文化气象里,是平常的,没有特殊.
   
   中国现,当代艺术还用得着邓平祥在这儿摇旗呐喊"断了气","解体"?我们要的是平常心,平静地从事绘画.艺术家怎样画是他们自己的事,用不着美协主席大人来指手划脚,邓平祥靠边去.
   
    3评
   
   邓平祥告诉我们,《白鹿原》成为1949年之后最好的长篇小说.
   
   谁给了邓平祥这个评价文学最好的,第一名,冠军标杆?你具有这个资格吗?你是文学评论家吗?就连你是那家的美协主席,我们都不甩你.
   
   你说的最好谓必真好,并不代表我们说的最好,这个最好就到头了.你又犯了一个逻辑错误,到头了只能是死路一条.
   
   自1949年以来的64年间,中国就出产了这么一本最好的长篇小说,邓平祥不是在抹黑吗?中国文化事业的贫困,再也生产不出好的,更好的文艺作品?
   
   我们没有把《白鹿原》放进《战争与和平>><<百年孤独>>的世界文学名著之林.因为邓平祥在说《白鹿原>>最好时,不去多问中国的文艺园地如此凋残,开不出鲜花,结不出硕果,为什么?为什么??
   
   邓平祥为下面要说出的谎言,先引证了革命导师恩格斯的一席话:“只要真实的描写,就是一个新故事,好故事."
   
   恩格斯是做甚么的?他是一个犹太商人,做棉花买卖,不是文学评论家.就算他当时讲此话有其合理性,邓平祥强调是当年给一位当代思潮而困惑的作家写信中的一句话.
   
   邓平祥如获至宝,把100多年前的领袖语录当成教条,成为指路明灯.其实不然.
   
   我童年时常听老奶奶讲故事,时间、地点,场景,人物,各种细节无一遗漏,对我们都是新故事,好故事,都是天下最好的故事.
   
   后来,长大了,才知老奶奶是文盲,从未上过学堂,她最大的本事就是讲故事,最新,最好的故事,至少是在幼年时的我们以为是的.
   
   100多年前德国人恩克斯的一句话,邓平祥视为一句顶一万句,还说是穿透了历史的话语,是不是要象对待暴君毛泽东一样,句句是真理.
   
   我们说文学艺术,是不是用文学性的语言,用文学性的手法,想象,比拟,象征,借喻,拟人...多种写作方法,不是写公文的真实的真实,才是这个真实.是合乎我们心中热爱的真实和痛苦的真实.热爱与痛苦各个不一样.
   
   比如邓平祥热爱当美协主席,我们热爱当艺术家.邓平祥为失去美协主席而痛苦,我们因不能画心中所想而痛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