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中国百年斗争史就是宪政与反宪政的历史——政治转型的时代性挑战]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之四
·牟传珩:冷战结局的新解读
·牟传珩:问中国汕尾血案——是谁击落鸿燕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一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二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引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二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三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五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引言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一个21世纪中国“思想犯”写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申诉书
·牟传珩:初识检察官——难狱回忆片段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牟传珩:难狱诗话
·牟传珩:难狱第一餐
·牟传珩:失望的提审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牟传珩:大墙下写给儿子的思念
·牟传珩: 灿烂一笑(小说)
·牟传珩:初进山东省第一监狱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中国百年斗争史就是宪政与反宪政的历史——政治转型的时代性挑战


    来源:《民主中国》
   
   
   

    眼下“宪政”之争传达出的正是中共执政合法性危机的信号。然而,作为“红色接班人”太子党首领的习近平,不着眼于变革制度,还在搞毛泽东式左倾运动那种整风老一套。这些年来,中共从整党到“三讲”教育,从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到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党风越整越腐败,党高官糜烂透顶,已经超越了人伦底线,导致天怒人怨。中共眼下再举起反宪政大旗,彻底颠覆民主立宪和共和价值的根本追求,就是公开站到中华民族百年来为宪政浴血奋斗历史的反面,那么必将导致改革路子彻底堵死,革命闸门再次开启。
   
    习近平执掌政权之初,就大做他的红色帝国“中国梦”,反复强调“中国梦”就是“中国道路”,“中国道路”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要实现他的“中国梦”,必须由他的党来绝对领导。为此,中共中央办公厅下发《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要求宣传部门强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宣传,打压自由思潮。习近平一改邓小平的意识形态“不争论”遗旨,多次燃起“两个不能否定”的红色宣传战狼烟。随即中共“两刊一报”《求是》、《红旗文稿》和《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等中共喉舌,赤臂上阵,疯狂大批“宪政”。
   
    5月30日,中宣部主办的《党建》杂志,更是发表了火药味极浓的《“宪政”主张就是要颠覆社会主义政权》文章。该文竟与习近平、刘云山、王岐山的文章一起上了《党建》杂志封面要目,明确显示了中南海左转意图。5月31日《人民日报》发表《西方那套理论不反映中华民族根本利益》;
   
    6月1日《求是》刊发夏春涛的《思想西化,党和国家就会走上邪路》。当今的中南海当家人明确采取了一种新“两个凡是”的态度。即凡是西方的,中国就不能用;凡是资本主义的,共产党就要否定。最近,中共喉舌如此反复发起丧心病狂地神化毛泽东和攻击、抹黑普世价值舆论战役,还是中国大陆“六四”以来极为少见的政治现象。
   
    中国百年追求的宪政主题
   
    宪政的本质问题就是对权力如何分解与制约。其实,中华百年来的真正梦想,绝非习近平的中国梦,而是追求如何实现宪政民主的梦,即寻求用宪政秩序代替皇(党)权专制主义,才是中国自19世纪末以来近现代百年追求的主题。这个主题不容任何帝王、政党篡改。千百年来,中国人民一直处于被暴力劫持和主义利用的政权争斗之中从未停歇,人民也早就厌倦了以自己的自由为代价来诠释“胜者为王”的伪真理轮回。人民对统治者正当性和执政资格合法性的追问,就是从中华民族有了追求宪政梦想的那一天开始的。一个多世纪以来,中国的统治者们多被以“革命”名义,用暴力的手段,虽几经政权更替、旗帜变换,但真正的宪政梦想却至今不得实现。
   
    在中国,历史上宪政思想的最早鼓吹者是以康有为为代表的维新派。早在满清末期的“戊戌变法”中,康有为们就把制定宪法视为变法的总纲领,康有为在上呈给光绪帝的《日本变政考》文中称,“变政全在定典章宪法,日本如此而成效大著,中国今欲大改法度,可采而用之。”
   
    1901年6月,梁启超在其发表的《立宪法议》一文中说:“现在世界上有君主专制、君主立宪、民主立宪三种政体,而‘君主立宪’者,政体之最良者也”。
   
    从这一天起,这个龙图腾的国家,就开始了中华民族近现代来宪政与反宪政的政治斗争史。当时,满清王朝贵族没落势力如同今日中共太子党不甘放弃党权一样,不甘放弃皇权。他们顽固地与宪政派进行了意识形态的反复较量。
   
    宪政与反宪政斗争的早期实践
   
    100多年前大清王朝颁布的《钦定宪法大纲》,就是宪政与反宪政斗争的早期产物。《钦定宪法大纲》中,君上大权竟有14条之多,囊括了立法、行政、司法各权,不仅确立了皇帝至高无上,永世不可撼动的地位,也确定了专制政府的属性。其核心两条,可为今天的一面镜子:“1、皇帝统治大清帝国,万世一系,永永尊戴;2、君上神圣尊严,不可侵犯。”这两条就是想把皇权的绝对尊严和地位,用宪法条文确定下来。这种在国家权力结构中,皇权处于如此毫无制约的地位,直接破坏了宪政的分权与制衡这两大“宪政主义操作原则”,当时的所谓“君主立宪”,不过是借助“立法”来坚持无限皇权永世不变而已。如此维护皇权的宪法,无疑于给现代民主革命开启了闸门。
   
    在清末,追求宪政梦想这一路走来的岁月,充满着宪政与反宪政的腥风血雨,直接导致了立宪派和革命派联手,在1911年的辛亥革命中将满清王朝推翻了。辛亥革命为宪政民主理念付诸实践开始了一次实践意义的探索。武昌首义后,湖北军政府立即颁布《鄂州约法》,规定人民一律平等,享言论、集会、结社、信仰自由;都督公选,对议会负责。1912年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后,立即制定《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宣布“中华民国之主权,属于国民全体”,第一次确立了“还权于民”的宪政立场,至少在法律上建立了准宪政的民主制度,使人人平等、三权分立、司法独立、总统选举、结社自由、新闻自由等宪政民主理念部分付诸了实践。
   
    但民国之初的宪政实践探索,不久就遭遇了袁世凯、张勋两次复辟挫折。袁世凯复辟时孙中山高举讨袁大旗,两次发表《讨袁宣言》,号召人民维护共和制度;梁启超与袁世凯决裂,发表《异哉所谓国体问题者》,抨击袁世凯称帝;蔡锷等策划实施武力讨袁行动。袁世凯最终被迫取消帝制。张勋复辟时,遭到全国人民一致强烈反对,孙中山发表《讨逆宣言》,宣布坚决反对复辟帝制,反对军阀统治,维护共和;段琪瑞组织“讨逆军”进攻北京,复辟丑剧12天即告终结。这两场反宪政复辟都未终结民国的宪政实践探索。
   
    民国时期不同宪政理念的斗争
   
    在民国时代之初,梁启超们的立宪派就与民主共和派主流发生了理念上的斗争。梁启超等立宪主义者关心的是权力的制衡和政府的管理以及一套有序的秩序。至于谁拥有权力,都不重要。他相信,只有宪法秩序才能给予政治斗争有序空间。重权力制衡和法治规则甚于民主,这是梁启超为代表的中国立宪派的共同立场。
   
    但在共和民主派们看来,国家核心问题是谁掌握权力,只要人民掌权,宪政就能实现。所以民主派强调国家由谁来统治,因此,共和精英们更关注的是内阁制与总统制、民权与国权的争论。中国在民国建立之初,共和民主派占了主导地位,这导致了国家忽视宪政内在规则的建设,致使宪政秩序迟迟未能实质上建立,由宪法所体现的政治权威始终没有到位。因而,民国时期虽有宪法,但宪政徒有其名,国家政局始终处于动荡状态。那个时代,中国在寻找权力正当性问题上,始终让民主压倒了分权,让威权压倒了自由。五四新文化运动本来提出的是“人权(自由)与科学”,但却在日渐崛起的民主主义思潮下,被偷梁换柱,竟演变成了“民主与科学”,这也给共产暴力革命以可乘之机。其实被誉为民国缔造者的孙中山先生,执政不久后,即被苏维埃道路所迷惑,崇尚暴力革命和国家主义,并由他始建立了帮会式的政党,且以党统军,以党训政,贯彻“一个国家、一个主义”的意识形态和一党专制的政治模式,导致中华民族的宪政追求畸形。民国时期虽先后炮制了全国范围内具有法律效力的多部宪法(包括宪法性文件)1908年钦定宪法大纲、1912年中华民国临时约法、1914年中华民国约法、1923年的“贿选宪法”、1931年训政时期约法、1946年中华民国宪法,但却是“立宪法容易行宪政难”。
   
    中国现代革命走向反宪政的歧途
   
    中共暴力革命以来,引来了所谓更高、更广泛、更理想的“苏维埃式民主”,中共建立起一个完全反宪政,以“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的空头支票支撑起的党权国家。近一个世纪的实践证明,世界上所有追求更高、更广泛、更理想的所谓“苏维埃式的民主”,对“以自由主义为基石的”宪政民主的所谓“超越”,都不过是对自由与民主的摧残与扼杀。如果说欧美国家,在坚实的自由主义宪政平台搭建成功之后,再去修补、完善,是顺理成章的,那么那些一开始就宣称要搭建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更高的“社会主义理想”平台的实践证明,都是对宪政道路的反动。
   
    从中共建制时的1949年共同纲领之后,1954年、1975年、1978年、1982年宪法至2004年中共多次颁布宪法,并经过4次31条修正,但都坚持保留如同《钦定宪法大纲》那种“皇帝统治大清帝国,万世一系,永永尊戴”的中共一党绝对领导权永世不变内涵。因此这些宪法同样是对分权与制衡这两大“宪政主义操作原则”的否定。
   
    从中共建制后的执政事实看,“宪政”从来不是中国共产党的执政理念。毛泽东虽在1940年延安各界宪政促进会上发表演说《新民主主义的宪政》,但仅仅是用于反蒋的策略。中国共产党取得政权不久,“新民主主义宪政”说,很快即被“人民民主专政”取代。从此“宪政”一词在中国共产党的话语中消失。从《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开始使用“人民民主专政”一语,1954年宪法和1982年宪法中使用的都是“人民民主专政”,1975年宪法和1978年宪法中的核心概念都是反宪政的“无产阶级专政”。然而什么是“专政”?对此,列宁给出了标准答案:“专政就是……不受限制的、依靠强力而不是依靠法律的政权。”在中国文革时期,毛泽东极左集团“无法无天”,反宪政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改革开放”来的反宪政思潮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同样伴随着宪政与反宪政的斗争,反宪政思潮汹涌澎湃。共产党四代领袖均在执政意识上对宪政采取抵制态度。中共当权者只是在经济发展的层面上,围绕稳固一党专政既得利益的轴心展开改革,因此每当改革发展到涉及政治体制的深水区,改革就陷入僵局,面对中国现代化民主转轨的政治任务,执政党的政治领袖们始终采取敌视态度,即借“稳定压倒一切”托词和“维稳”战略,抵抗宪政改革呼声,甚至发展到用坦克的履带解释专政的本质。
   
    这些年来,在中共主流价值观影响下,一些御用“学者”,也纷纷从学术角度明确提出反对改革使用“宪政”概念的主张,例如《理论研究动态》2004年第11期发表王一程、陈红太两教授的《关于不可采用“宪政”提法的意见和理由》,《政治学研究》2004年第3期发表的谢毅《不能把“宪政”作为我国的基本政治概念》;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研究员、所长助理陈红太的《关于宪政问题的若干思考》等等,加之最近的中共“两刊一报”的反宪政狼烟,可谓一浪未平一浪又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