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衍:安倍右倾与习近平左转──中南海「七不讲」引发舆论公愤]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从“98民运晓阳春”走来
·牟传珩:摧毁人脑监狱 ——“二合出三”圆和论
·牟传珩:自由之路(难狱回忆录)内容提要与目录
·牟传珩:高扬「人权高于主权」的旗帜
·牟传珩:今日中国的政治出路——“内圆外和”相容天下
·牟传珩:启动海峡两岸民主谈判新思路——主权共有 两岸自治
·牟传珩:后对抗社会三大思潮
·牟传珩:我们的思维方式急需转变 ———头脑是社会变革的第一战场
·牟传珩:“一加二”创造历史溯源
· 牟传珩: 走向后对抗时代(之1)
·林牧、牟传珩:新文明理论通信
·牟传珩:社会自然主义国家说
·牟传珩:经济全球化必将导致政治世界化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思想之诞生
·牟传珩:中国加工了多少“政治敌人──“对抗意识形态”与“和谐社会”有多远
·牟传珩:政治改革应“城市包围农村”——创立“政治特区”之我见
·牟传珩:对抗时代的黑色文明
·牟传珩:问题与对抗
·牟传珩:“世界是个圆的整体”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原理
·牟传珩:新文明社会变革的策源地
·牟传珩:怎样从哲学本体論意义上理解圆和新学说—— 对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雅克采访的续答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引语)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民德部长会议的一个划时代决定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2)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3)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之四
·牟传珩:冷战结局的新解读
·牟传珩:问中国汕尾血案——是谁击落鸿燕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一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二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引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二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三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五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引言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衍:安倍右倾与习近平左转──中南海「七不讲」引发舆论公愤

   《动向》
      
   
   
    日相安倍穿戰服,登戰車,為日本侵略行徑詭辯,揚言在參拜靖國神社問題上決不妥協,誓言對登釣魚島者武力驅逐。日本政府近來不斷顯現右傾化趨勢,不僅在國內引發分歧,也引起國際社會關注。


   
      安倍的復興日本「軍國夢」
   
      四月二十三日,安倍在參議院預算委員會上就「村山談話」發表看法稱,將不會原封不動地繼承為日本侵略歷史謝罪的「村山談話」。他還就日本二戰時期的侵略行為表示,「關於侵略的定義,不管是學術界還是國際上都尚無定論」。日本網民批評稱,安倍的行為為國際社會指責日本軍國主義復活提供了「實證」。韓國媒體稱,安倍近期頻頻顯露軍國主義野心,是為七月的參議院大選拉票。安倍政府如此右傾化趨勢,已對世界安全構成不安定因素。
   
      「習新政」的左轉趨勢
   
      無獨有偶,在當今世界最熱衷炒作日本右傾化的當屬立場明顯左傾化的中南海。自習近平當權以來,崇毛、拜毛言論不絕於耳,多次提及前蘇聯倒台教訓是放鬆了對軍隊的控制,表示其一黨專政領導地位與利益不可挑戰。
   
      今年四月三十日,黨媒《光明日報》刊登了重慶警備區司令員朱和平少將的文章《要堅守意識形態的「上甘嶺」》。此文呼應習近平接受蘇共倒台教訓,強調今天的中國正在跟美國進行殊死的意識形態爭奪戰。中南海喉舌《求是》雜誌社主辦的最新一期《紅旗文稿》則刊文,強調習近平的「改革開放前後兩個歷史時期」同一論,拒絕否定毛澤東「以階級鬥爭為綱」的歷史。
   
      日前,《人民日報》子報《環球時報》更發表題為《做大眾政治焦點,茅于軾的選擇》的文章,堅決表達支持左派狙擊茅于軾否定毛澤東,表明「習新政」警告不同聲音,不能干擾其左轉趨勢。五月十三日,更刊出重慶、安陽等地部署學習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關於當前意識形態領域情況的通報》的消息。與此同時,中共當政者要求所有高校教師「七個不要講」,即「普世價值、新聞自由、公民社會、公民權利、黨(中共)的歷史錯誤、權貴資產階級、司法獨立」等七項內容不能講。
   
      「拒腐防變」的「中國夢」
   
      早在二○一二年十一月十八日,習近平當選總書記後首次主持十八屆中共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時就稱,全黨要增強緊迫感和責任感,提高「拒腐防變和抵禦風險能力」。「拒腐防變」是中共極左時代防止「和平演變」的高調口號,現在又成為習近平要加強意識形態控制、向左轉的首要任務。之後,習近平開始鼓吹「中國夢」。他對其黨員說:「中國夢」是個理想,共產黨員應有更高的理想,那就是實現共產主義。
   
      二○一三年二月十七日,《北京環球時報》、新華網等喉舌媒體突然同時轉載日本《外交學者》雜誌網站二月十六日文章《中國的蘇聯教訓》。內文首先引用《紐約時報》一篇文章說,習近平雖外表溫和,但實際上是個強硬派。去年十二月七日習近平的「新南巡講話要點」已在中共內部傳達。習近平稱,蘇聯和蘇共一夜崩盤原因是信念動搖,否定蘇共歷史、列寧及斯大林等領導,思想搞亂了,各級黨組織失去作用,軍隊失去控制。習還感慨蘇共倒台時,黨員比中共多「但竟無一人是男兒,沒人出來抗爭」。
   
      接著,習近平考察廣州戰區,又在「海口號」導彈驅逐艦甲板上發表講話大談「強軍夢」,強調要牢記堅決聽黨指揮是強軍之魂,必須毫不動搖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堅決聽黨的話、跟黨走;能打仗、打勝仗是強軍之要,必須按照打仗的標準搞建設抓準備,確保我軍始終能夠招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春節前他又親自到武警部隊視察,要求所有武警部隊必須絕對忠誠,「要深刻認識當前維穩形勢的複雜性和武警部隊在維穩工作中的重要性,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動仗,保持箭在弦上、引而待發的高度戒備態勢」。很明顯,武警部隊的作用絕不是對外作戰,而是對內鎮壓。習近平如此鋒芒畢露地要武力維穩,是有心要做一個能挽救前蘇聯紅色帝國命運的「真男兒」?
   
      羅援:外爭國權,內懲國賊
   
      自從習近平的「中國夢」被熱炒以來,官方輿論就一直在刻意利用、宣揚軍方所謂「鷹派」言論。中共少將、「紅二代」鷹派代表之一的軍方喉舌羅援,在中央電視台四頻道與軍事頻道,多次發表好戰言論,強化「外爭國權,內懲國賊」的「血腥」立場。羅援聲稱獲上級特別批准而高調亮相。
   
      當今中共,名義上重民生,其實是將中國經濟發展的重力用於擴張軍備,周邊示強,發展航母,挺進遠洋。習近平的「中國夢」的本質,就是要復興前蘇聯那樣的紅色帝國夢。這些年來,中南海在包括聯合國在內的所有世界舞台上,均與普世價值主流交鋒,與主流文明背反。習近平較之日本安倍右傾,左化更甚。
   
      人類歷史的血淚教訓不能忘記
   
      在世界範圍內,有兩種最大規模的反人類暴政:一是德、日、意國家法西斯主義;二是以前蘇聯為代表的所謂「社會主義左派陣營」的階級鬥爭暴力化。這種階級鬥爭暴力化在中國尤甚。
   
      法西斯主義與共產主義崇尚對抗哲學,其暴力、極端、好鬥的本性是相通的;其殘酷性、災難性以及對人類共同利益所構成的威脅也是相同的。這種人類歷史的血淚教訓不能忘記。
   
      眼下,習近平與安倍的相同之處就在於:一樣都有渴求強國強軍夢,一樣的懷舊拜鬼。一個試圖重溫軍國主義的往日輝煌,一個熱衷渲染暴力革命拯救中國的「豐功偉績」。他們都企圖倚重發展軍事力量來強化自己的權力地位,兩者同樣危險。
   
      堅持和平、民主、人權價值觀的世界主流,必須警惕,必須堅定不移、旗幟鮮明地在反右與反左的兩條戰線上同時作戰,這才是當今世界「新安全觀」的根本任務。
(2013/06/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