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巨文集]->[一座雕像的诞生]
王巨文集
·我为什么要流亡海外
·祖国母亲,我为你哭泣
·中共已把人变成狼和羊
·为何恐惧如影相随
·艾未未的后行为艺术
·自由圣殿 精神家园
·民主与专制的对决
·诗与坦克的对决
·我也有一个中国梦
·来自一次撞车事故的灵感
·
诗歌
·沁园春  登北岳恒山
·凤凰和鸣
·永恒的家园(歌词)
·自由之歌
·美国少女(诗二首)
·阿曼达的忧伤
·阿曼达的眼眸(诗歌)
·阿曼达的微笑(诗图)
·甜美的笑靥(诗图)
·香奈儿(诗图)
·我心狂野
·母亲*女人*少女(诗)
·来自拉美的女人们(组诗)
·无题(诗二首)
· 加 西 卡(诗歌)
·莲 * 月 * 樱 (诗三首)
·阿根廷姑娘(自由诗)
·围灯夜话
·真爱(歌词)
·也许只是一个传说(诗)
·行走在天地间的身影
·题文学沙龙三才女:野樱 醉醉 含嫣
·旧梦重温(歌词)
·写给一位女子(诗歌)
· 窗 口 (诗)
·凝 视(诗)
·寻找终极快乐(诗)
·人 类 之 母(诗)
·孩子,你要去哪里(诗)
·孩子 ,你想表达什么(诗)
· 卜 算 子
·为我而歌(歌词)
·此生难忘(歌词)
·恒 久 守 望(诗)
·如果能够……
·站在十字路口的姑娘(诗)
· 拉大提琴的少年(诗)
· 莲 女 (诗)
·妮与莹(诗)
·彭 女
·你能来看我吗(歌词)
·海的女儿(诗)
·Thank 妈咪(诗歌)
·
日志
·旅美日志(1):飞往美利坚
·旅美日志(2):阳光下的旧金山
·旅美日志(3):飞越美利坚
·旅美日志(4):鸟瞰美利坚
·旅美日志(5):温馨的家园
·旅美日志(6):初在美国见闻
·旅美日志(7):租公寓及其它
·旅美日志(8):美国乡村
·旅美日志(9):往日不堪回首
·旅美日志(10):花粉
·旅美日志(11):去温泉城
·旅美日志(12):游森林公园
·旅美日志(13):黑人清洁工
·旅美日志(14):移居达拉斯
·旅美日志(15):在美国开车
·旅美日志(16):拣破烂的
·旅美日志(17):达拉斯公寓
·旅美日志(18):达拉斯的中国城
·旅美日志(19):在达拉斯修车
·旅美日志(20):小墨阿米古
·
其他
·一只想飞的鸡(寓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座雕像的诞生)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黑沉沉的夜幕笼罩着天安门广场。广场上灯火通明,人山人海,有坐有卧有立。有仰望,有沉思,有长啸,有静默,有喧嚷,有诉说,有倾听,有歌咏,有默祷,有期待,有小憩,有思念,有沉睡,有遐想,有梦幻……他和她并排坐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下,背靠着冰冷的汉白玉石柱,依偎在一起仰望着静谧的夜空。天上既看不见星星,也看不见月亮,只有一片沉重的黑色像巨大无边的铁块压下来。
   “这天空如此黑暗,为什么看不到一丝光亮?”
   “这大地如此死寂,为什么听不到一点声音?”
   他们的话音刚落,突然传来砰砰砰的声响。
   “这是什么声音?”她警觉地问。
   “不会是枪声吧。”他疑惑地说。
   他们站了起来。广场上的人们一阵骚动。这时,远处传来沉闷的轰隆轰隆的声音。
   “这又是什么声音?”
   “像是坦克行进的声音。”
   他们来到纪念碑的最高处观望,看到几十辆坦克冲破围栏,向广场开来。不知什么时候,广场四周黑压压地围着全服武装的军人。他们突然出现在静坐的学生们面前,像是黑暗的夜色里降生出的一群狰狞可怖的怪兽。它们隐藏在阴影里,随时准备扑出来,将学生们吞噬掉。
   又有几声枪响。有的人倒下了。
   “面对手无寸铁的学生,他们不会开枪的吧。”她说。
   “也许,他们发射的是橡皮子弹。”他侥幸地说。
   枪声密集起来,子弹像蝗虫在空中乱飞,人们在倒下。随之,坦克也冲进了人群,毫无防备的人们被碾压在厚重的履带下,变成一滩滩紧贴地上的鲜红的肉浆。人们惊慌地喊叫,开始四散乱跑。
   她看着这一切,脸色苍白。
   “不可能!不可能!”
   枪声如暴豆般乱响。人们一片片倒下;坦克在人群中横冲直闯,所过之处,留下一片模糊的血肉。
   “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吗?”
   他们惊呆了!他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相信号称是人民的子弟兵会杀戮和平请愿手无寸铁的学生……
   但眼前上演的不是电影,是现实生活中活生生的残杀场景。
   她松开他的手,冲下台阶,向广场上跑去。
   “你去干什么?”他在她的身后大喊。
   “我去阻止他们。”她的声音从她飘逸的身后传来。他跟着跑下纪念碑台阶。他想阻拦她,想抓住她的手,把她拉回来。然而,不知她哪来的那么大的力量和勇气,他看着她瘦弱的身影很快冲过人群,冲到那群坦克的前面。人们都惊慌地逃离开,唯有她站定在那里,一身雪白的衣裙十分引人注目。她的这一举动,将所有的人都震惊了。枪声停止了,那群坦克也不再瞎冲乱撞,围成一个半弧形,都对着她。所有的探照灯都投射在她的身上。她昂着头,凛然地站在那里,如玉树临风。她一身素白,黑发飘逸,惊为天人,伫立在那里宛如一个神奇的幻像。她的周围,是倒在地上的尸体。有一具满是鲜血的尸体,一只手还紧握着一把仍在燃烧的火炬。她从那只手中接过那把快要熄灭的火炬,将它高高举起。顿时,那火炬熊熊燃烧起来,越烧越旺,将整个夜空照亮。她像一尊汉白玉雕塑,屹立在那里。这时,有人高呼了一声:
   “快看,她是自由女神!”
   骚动的人们一时平静下来,都转过脸,去注视着她手中的火炬,那火炬把每个人的眼睛照亮。事后人们都说,每当夜幕将临,在天安门广场,总能看到一位美丽女子举着火把站立在那里的身影。多少年过去了,人们总是还能看到那个倩影。好像她永远不会消逝似的。而现在,她就那么举着火炬站立着,对着坦克群,对着坦克群身后黑压压的枪口,无所畏惧地大声呼喊:
   “自由万岁!”
   这是他听到她的最后的声音。枪声再次响起。她的胸前喷射出鲜血,染红了那洁白的衣裙。他狂喊着冲上前去。她倒在他的怀中。他呼唤着她的名字。她抬起长睫如扇的眼睑,那双黝黑如深潭的美丽眸子深情地看着他,看着他,圣洁如玉的脸上露出一个似有似无的永恒的微笑……
   
   
   “怎么了,你。”
   他昏昏沉沉地听到有人问他,便慢慢张开眼睛。一张张脸围着他,一双双关切的眼睛望着他。此时,他发现,他是倒在了厨房的地上,老板娘正用一只手扶着他的头。他是怎么倒下的呢?他自己也无法说清。那以后,他不能再在餐馆打工了。他听见勺碰锅的声音就心悸,看见割破手指就晕眩,甚至水枪冲刷碗盘的声音,也让他浑身颤抖。他总是感到头昏,夜里睡觉时噩梦连连。他多处寻医问诊,都无法消除这一疾患。
   “我脑子里残留着弹片。”
   他总是这样对人说。几家知名的大医院为他做了脑电图,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大夫们的结论是:他患有严重的精神恐惧症。
   “这种恐惧症需要静养,需要一个温馨安逸的环境,需要体贴入微地悉心照料……”大夫们说。
   在治疗期间,院方为他派了一位专职护士。她是一位金发女郎,有双梦幻般的蓝眼睛。他望着那双眼睛,仿佛看着深邃无垠纯净如洗的蓝天,看着辽阔无际静谧如幻的大海……她正对他进行针对性地护理。
   “我是你的护士。能为你服务,是我的荣幸。”这是他们初次见面时,她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他看着她,想起了那句诗:
   “把这些无家可归的   
   饱受颠沛的人们   
   一起交给我。   
   我站在金门口,   
   高举起自由的灯火。”
   他坐在轮椅里,她推着他在林间小道漫步,宁静的道旁有野鸭在觅食;她陪他坐在花园的长椅上,有蝴蝶在花丛中流连戏舞。他望着宁静的蓝天,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脑中那片黑影在渐渐地融消……
   一天醒来,他觉得自己神清气爽。
   “那个阴影消失了。”他高兴地对她说。
   “祝贺你。你已经康复了。”她的笑容很灿烂。
   “谢谢你。”他对她说。
   “不用谢。”她说,“现在,你最想做什么?”
   “如果能够,就到天安门广场,去看她。”
   “总有一天,你会回去的。”
   “是的。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回去的。”
   他知道,她一直就在那里,在天安门广场,举着火把,等着他回去。
   那天夜里,他做了一个梦,一个非常美好的梦。他梦见自己回到了祖国,回到了天安门广场。天安门广场上的纪念堂消失了,那座人民英雄纪念碑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巨大雕像。那是世界上最高大最雄伟的一座人工雕像,也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杰作:一位端庄美丽的东方少女,衣袂飘飘,头戴桂冠,左手握着《世界人权宣言》,右手高举着火把,如补天的女娲屹立在天地之间……
(一座雕像的诞生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3/06/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