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我的三个中国和澳洲老师]
孙宝强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三个中国和澳洲老师

   老师,为人师表,传道授业解惑者。在我的一生中,印象最深刻的有三位老师。第一个是我的中学语文老师。她写的一手好字,无论瘦金体还是柳体,无论魏碑还是草书,皆章法有致,力透纸背。她的字,率性中带着刚柔,随意中带着流畅,让人看了叹为观止。她在学生作业本上的批笔,成了学生争相临摹的范本。除了书法,她还有一付好嗓子。听她朗读课文,简直就是一种享受。抑扬顿挫中的情感交叠,跌宕起伏中的喜怒唏嘘,叩开学生懵懂的心灵之窗。在剖析课文时,除了丝丝入扣的分析,她还在抽丝剥茧的过程中,翻开华丽的袍子,让虱子公诸于学生。三年大饥荒时,冰心写了《小桔灯》这篇著名的阿谀文。在朗读这篇御用文时,我到现在都清晰地记得,老师嘴角那一丝讥讽之意。她在点评此文时,不谈官方的溢美之词,而着重强调此文出笼的时间,阐述作家应有的社会责任感,,含蓄地否定了此文。在辅导官方指定的范文时,她不是照本宣科,也拒绝填鸭式的倒灌。她倡导学生的独立思考,在思考中反刍,在思索中反省。她动情地说,语文课除了学习语法和写作技巧,还有一个‘安身立命’的高度。很多年后,我才明白什么叫’安身立命’;很多年后,尤其在她惨遭迫害后,她却走了一条与‘安身立命’背道而驶的路。鉴于她独特的教育方法,语文课成了同学最喜欢上的课。班长有一次高烧请假,居然在上语文课时,冒着大雨赶到教室。文革开始了,我们被迫离开教室,走向批斗会场。当一串串牛鬼蛇神押上来时,赫然入目的领头者,竟然就是她。五花大绑的她,头上戴着一顶又尖又高的帽子,仿佛整个教堂的重量,全都压在她头上。一个红卫兵小将攥住一把大号剪刀跳上台。他,就是带病冒雨前来上课的班长。“我中毒太深,今天是来消毒的。”班长一把拽住老师的头发,就朝地上摁。看到这,我猛地捂上眼睛。会后我走进厕所,突然尖叫一声:一个半人半兽者直挺挺地站在门口。她身上一半是黑,黑的是墨汁;一半是红,红的是鲜血。她半边头发被剪,露出白茬茬的头皮,半边头发凌乱地竖起,犹如一面幡。此刻,墨汁和鲜血,一滴滴地从她的头上脸上淌下,活脱脱一个《聊斋》里的女鬼。我惊恐地看着她,她也惊骇地看着我,眸子里海一样深的绝望,如闪电击中我。五秒钟后,我尖叫一声冲出厕所。10年后,我最后一次见到她时,她在医院。她患了脑瘤,这是文革中被殴留下的祸根。她躺在床上,清澈的眼睛,枯槁成二个黑窟窿;二颊深深地凹进,比唐吉柯德还消瘦。医生检查了她的瞳孔后,摇摇头走了。她喘的上气不接下气,却挺起身子,死死地看着门外。她母亲含着眼泪对她说:“该来送你的全都来了,你就安心走吧。”但是,她还是挣扎着喘息着,死死地凝视着门外。她在等什么?她在看什么?是她因文革而夭折的爱情?还是她从未孕育过的儿女?走廊上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男人夹着一个公文包出现。她一挺身,居然坐起来了。“贺喜你—党组织终于批准你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来人伸出手,握住她嶙嶙如骨的手。黑窟窿里,猝地跳出二朵诡谲的火星。火星闪烁了几下,终于熄灭。一颗豆大的泪珠,缓缓地从黑窟窿里流出,顺着她凹陷的脸颊朝下流。当泪珠走到一半时,她闭上了眼。她走了,带着那颗还没干涸的泪水,走了。她直到死都没明白,是谁害死了她?开追悼会时,组织上倒也没有愧对那颗眼泪,给予她高度的评价:“朱老师一辈子都没有结婚。她把她的一生,贡献给伟大的共产主义事业—她是所有教师的楷模。”听到‘楷模’这二个字时,我打了个冷颤。

   我的第二个老师,是我读财务大专时的语文老师。他写的字,横不平,竖不直,撇不润,捺不锋,怎么看都是一群小蝌蚪在抢食吃。他读文章时,急急巴巴磕磕绊绊,破句断句相继出场。再加上一口不伦不类的杂腔乱调,实在让人叹为观止。要是仅止于这,充其量也就是技术层面上的问题。问题是此公还有三大嗜好,就如写小说的三大要素。第一个要素,上课的开场白,就是畅谈国际国内的大好形势形势大好,歌颂伟光正的正光伟。他恒定不变的开场白,让我以为我是在党校上课。第二个要素,就是宣传他发表在党报上的那些马屁文章,哪怕这些文章只有巴掌大。他小心地掏出皱巴巴的豆腐干,声情并茂地朗读起来。他龇着牙咧着嘴,摇头晃脑地读着,嚼着,咂巴着,大有食髓知味的酣畅淋漓。第三个要素,就是推销他三姑六婆干的营生。今天推销价高物孬的墓地,明天推销无人问津的彩票,后天推销人见人厌的‘东方红’演出票。他掏出一叠叠小广告,分类地阐述,分批地介绍,分段地推销。唾沫四溅,不遗余力,整一个蹩脚而猥琐的二道贩子。那年,国庆节快到了。党豢养的媒体加大了新一轮的恬噪与吠吠。他也高举三个代表的旗帜,与时俱进地参与了吠吠扬扬。有一次,他仿照李清照的《声声慢》,拉长语调无限深情地朗诵着:“伟大的舵手邓小平,您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时,忍无可忍的我站起来大声嚷着:“‘猫理论’专家邓小平,你是天安门大屠杀的总设计师……”时,他惊骇的倒退二步,架着的眼镜差点滑到了地上。他惊愕地看着我,急急巴巴地说:“你的……思想很危险,这样下去你会坐牢的。”“不胜荣幸--我已经坐过共产党的大牢。”说着,我拿着书包摔门而去。

   我的第三个老师,就是我到澳洲后的英文老师。她是一个年过半百却充满了活力的老太太。一进教室,她就拥着我们拍几张集体照,接着介绍了她个人情况和家庭情况。老孩童般的坦率,孩子气般的纯真,让教室里充满了欢乐。 上课了,为了一个正确的发音,她张开嘴,伸出舌,反复让同学观看舌尖抵住牙齿时的各种发音方法。为了纠正同学们的发音,她不是站在讲台上教,而是来到同学们的桌前,一个个地讲述,一个个地示范,一个个地倾听;她俯下身,张开嘴,伸出舌,讲述,示范,倾听,再讲述,再示范,再倾听。为了减少身体的重量,她的手肘撑住桌子,一颗颗的汗珠,从她斑白的鬓角渗透出来。喝咖啡的时间结束后,她像个圣诞老人,端着一盒礼物进来。打开纸盒,哇!满满一盒金黄色--如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如梵高画里热烈绽放的向日葵。她把金黄色的橡皮,天女散花般,逐一扔进学生们的怀里。学生嚷着,叫着,笑着,跳着,接受老师的馈赠--—这是一块橡皮,又是一颗仁爱之心。快下课时,她放了一段电脑里的视频,那是一个澳洲的盲人歌手,弹着吉在歌唱。他歌唱澳大利亚丰饶的土地,他歌唱澳大利亚人民的善良。他歌唱澳洲的精髓是公平,他歌唱澳洲的标杆是仁爱;他歌唱多元文化的灿烂,他歌唱众多民族的和谐。他的歌声,发至肺腑,他的笑容,发至肺腑;一旁的听众和着他一起歌唱,讴歌自由,讴歌平等,讴歌社会对残疾人的尊重,讴歌残疾人对社会的贡献。视频里在歌唱,教室里也在歌唱--老师的手搭在我的肩上,她在歌唱,我在歌唱,同学在歌唱,视频里是一片欢乐的海洋;教室里也是一片欢乐的海洋。我手里捏着一块金黄的橡皮--我被漫山遍野的爱,我被热烈绽放的爱所融化--我大声地说:“I love you, my teacher.I love you, I am in Australia.”

   

(2013/06/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