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有感于达赖喇嘛演讲会]
孙宝强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无所不在的幽灵
·我的同学老鼹鼠作者孙宝强
·我在澳洲与别人的第一次吵架
·悉尼的MISSION语言学校裡不许谈64
·有感于达赖喇嘛演讲会
·我的三个中国和澳洲老师
·六四屠城后,朱镕基罪责难逃
·你是誰? --抗議中共當局拘留郭飞雄等异议人士
·我在澳洲大选日做义工
·习近平,你有七项罪
·我參加了《声援14700万民众退出中国共产党》的游行
·从‘感激涕零’到‘落地查人’
·上海版高老头第四章 十字路口
·纪实文学:曼陀罗花
·沒有了坦克你是誰?
·李鹏不以死谢罪 山河激愤天地不容
·世博中的上海人
·中共占领西藏六十年的“杰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感于达赖喇嘛演讲会

    2013年6月14日,我参加了在悉尼希尔顿酒店举行的达赖喇嘛演讲会。期间,达赖喇嘛的睿智,仁爱,风趣,大度,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演讲会中,我向达赖喇嘛提了一个问题:“西藏的政教合一已经存在几百年。二年前,您主动放弃了政治领袖的地位,对藏传政教进行改革,请问,您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

   尊者说:“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觉的西藏的制度有弊端。弊端在于,权力只掌握在少数人手里。1951年我担任了政教领袖。第二年,我就开始实施西藏的政治体制改革。为了让体制更趋完善,1957年,西藏实行独立的司法制度。1959年我流亡到印度,继续实施我的理念。1961年,西藏实现议会制。2001年,开始直选西藏的领导人,这时我已进入半退休状态。二年前,我完完全全退下来,把政权交给民选的领导人。”当尊者说完这番话时,下面想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我使劲鼓掌,为尊者的这番话,同时也为挣扎和抗争中的中华民族。100年来,为了实现中国的宪政梦,一批批的先烈付出自由,付出生命。宪政梦,就是中国梦!

   我觉得这番话,应该让习近平听,让新的一批领导人听。既然西藏存在了几百年的政教合一都可以打破,都已经打破,靠苏共扶植,靠军事政变上台的共产党,有什么理由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既然西藏能够实现议会制,共产党为什么不能搞多党制?既然西藏已经搞直选,共产党为什么还把选票锁进保险箱?既然政教合一的领袖,都能把权力交给民选的领导人,共产党有什么理由,一个甲子年地赖在金銮殿上,60年如一日地攥住龙头权仗不放?

   

   为了共产党的长治久安,他们吞噬了8000万条鲜活的生命;为了一小撮八旗的利益,他们的血洗长安街杀人不眨眼;为了独裁的统治,他们活摘器官产供销一条龙;为了一党专政,他们在寺庙里升起血旗,挂上魔头相片;为了掩盖共产党的杀戮迫害,他们倒打一耙,把暴行推到尊者身上。

   今天‘反邪路’,明天‘七不许’,今天搞‘黑头套’,明天‘搞失踪’,堰塞湖越积越高,高压锅越压越紧,警民对峙,民怨日甚,七月飞雪,窦娥遍野。有着庞大的海陆空三军,有着几千万纳粹党,有着几百万军队的政府,竟虚弱到怕一个鸭子,怕一个憨态毕现的大黄鸭,绝对是千古奇谈贻笑世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样的政权,除了被解体被推翻,焉有其他的命运?

   这就是我,在聆听了达赖喇嘛尊者演讲后的体会。

   

(2013/06/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