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悉尼的MISSION语言学校裡不许谈64]
孙宝强
·红楼女囚(十四)逮捕
·我的过去方程式和现在方程式
·红楼女囚(十五)新难友
·(红楼女囚十六)公判
·红楼女囚(十七)押往提蓝桥
·红楼女囚(十七)杀人犯的控诉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悉尼的MISSION语言学校裡不许谈64

   我在悉尼的NAVITAS读书时,不但学习ABCD,还学习澳洲的平等,民主,自由的理念,学习什么是普世价值。

   有一次,老师要我们讲述每个人的真实故事。于是我写了因抗议64屠城而坐牢的经历,写了我投奔怒海奔向自由世界的经历。她看后,蔚蓝色的眼睛里充满了同情。接下来,她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修改,一个语法一个语法地纠正《我的故事》。中午休息时,她把《我的故事》排版打印。当她把打印好的纸放在我手上时,我真的好感动—64杀戮遭到全世界正义人士一致的唾弃。反杀戮没有国界,反独裁没有国界;平等自由没有国界,仁爱博爱没有国界。世界很大,但它是一个地球村,遵循的是普世价值。

   不久,我到MISSION AUSTRALIA 的学校继续读语言。我的老师是华人,我的同学也是华人。由于读书能享受SENTRELINK的津贴,所以上课时要签名报到。

   在这里,我惊讶地看到了假签名—有人签好名就金蝉脱壳;有人大包大揽越俎代庖;有人狸猫换太子以假换真……上午的签名人数有15个人,可真正读书的人数一半还不到。这些假签名,赝签名就这样送到了centrelink......

   Chinese的造假闻名于世,造假已经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今天,它泛滥于澳洲社会,荼毒于民主国家已是不争的事实。我遗憾地看到,华人男老师不但不抵制,还成了造假的提示者和庇护人—他经常提醒学生,今天该做什么,因为今天centrelink要来检查;明天可以早放学,因为没有centrelink来检查……

   当我在课堂上抵制赤潮而和同学有了争执后,我成了他眼里的异议者。他先给我施压,又让我换班,还找了管理人员来训诫,最后还请来了经理。我说:“我是大屠杀的受难者。在大屠杀24周年临近时,竟有人在歌颂共产党。”他一听,抽搐着脸不肯翻译。我说:“你不说我来说。”他说:“我们学校绝不谈政治。”我说:“在民主国家歌颂独裁,这违反了民主社会的普世价值。”他说:“学校的工作就是维护学校的秩序。”我说:“只要歌颂共产党的言论不出现,我也不发声音;只要出现这样的声音,我绝不噤声。”

   他沉下脸,叽里咕噜和经理说了一通后,洋洋得意地说:“我们这里不许谈64--我们的女经理喜欢共产主义,喜欢强壮的共产党。”

   我顿时哑然。

   据我所知,新移民到澳洲定居后,一般都要学习英语。英语学校在教授abcd时,同时要传授澳洲的普世价值。这个男老师的父亲是人大代表,作为官二代的他,倒也子承父业。面对造假的大力配合,面对64的噤声,这就是他的授课,解惑,传道?

   作为一个MISSION AUSTRALIA的经理,竟通过翻译之口,宣布她崇尚共产党和共产主义,这是否有悖澳洲的宪法?

   大屠杀已经二十四年了,在中国,中国政府严禁谈论64;想不到在澳洲,华人老师也禁止谈论64。如果这样,中国和澳洲又什么区别?上海和悉尼又有什么区别?独裁专制和民主国家又有什么区别?

   大屠杀发生已经24周年了,就在中国人逐渐遗忘和完全遗忘时,就在我发出呐喊而遭到华人老师和华人同学围剿时,传来了美国国会在2013年6月3号举行64听证会的消息。24年了,伟大的美利坚合众国再一次发出正义的呼声。抗议独裁,反对杀戮,抵制践踏人权,推广普世价值,一直是美利坚合众国的精髓。

   在澳洲,在悉尼,在campsie,在MISSION AUSTRALIA的课堂上,面对造假,面对赤潮输出,面对对杀戮者的歌颂,面对对64的噤声,难道我们能做的,就是闭上眼睛捂上耳朵?

   我的回答是NO!

   

   

   

   

   

   

   

   

   

   

   

   

   

   

   

   

   

   

   

   

   

   

   

   

   

   

   

   

   

   

   

   

   

   

   

   

   

   

   

   

   

   

   

   

   

   

   

   

   

   

   

   

   

   

   

   

   

   

   

   

   

   

   

   

   

   

   

   

   

   

   

   

   

   © 2013 Microsoft使用条款隐私声明开发人员简体中文

   

   

   

   

   

   

   

   

   

   

   

   

   

   

   

   

   

   

   

   

   

   

   

   

   

   

   

   

   

   

   

   

   

   

   

   

   

   

   

   

   

   

   

   

   

   

   

   

   

   

   

   

   

   

   

   

   

   

   

   

   

   

   

   

   

   

   

   

   

   

   

   

   

   

   

   

   

   

   

   

   

   

   

   

   

   

   

   

(2013/06/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