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我在澳洲与别人的第一次吵架]
孙宝强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文学之三:飘荡的幽灵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一)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二)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四)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五)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无所不在的幽灵
·我的同学老鼹鼠作者孙宝强
·我在澳洲与别人的第一次吵架
·悉尼的MISSION语言学校裡不许谈64
·有感于达赖喇嘛演讲会
·我的三个中国和澳洲老师
·六四屠城后,朱镕基罪责难逃
·你是誰? --抗議中共當局拘留郭飞雄等异议人士
·我在澳洲大选日做义工
·习近平,你有七项罪
·我參加了《声援14700万民众退出中国共产党》的游行
·从‘感激涕零’到‘落地查人’
·上海版高老头第四章 十字路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在澳洲与别人的第一次吵架

   我虽不是温润如玉的淑女,也不是睚眦必报的悍妇。到澳洲后,曾有个朋友兴致勃勃地说:我教你几句骂人的英语,可在被欺负时进行反击。

   我说:“NO”!

   虽然我嫉恶如仇敢爱敢恨,但多年来我和同事,朋友倒没发生恶斗。我的格言是:求同存异,杜绝窝里斗,有本事的抬起枪口一致对外。

   有人问:‘外’指什么?

   我铿锵有力地说:这个‘外’,就是13亿人民,也就是56个民族,包括台湾人民,包括香港人民的公敌—中国共产党。

   到了澳洲,蓝天白云下没有监控,花红柳绿中没有迫害,我的心,像展翅翱翔的鸽子,留下悦耳的哨声,留下洁白的希翼。

   不久,我就惊讶地发现,我所在的华人区,和中共统治下的沦陷区逐渐融为一体---图书馆的书架上,洗脑的红书傲然而立舍我其谁;临街的店铺里,赞美毛魔头的歌声响彻云霄;广场的椅子上,黄色的脸在谈红色暴力;街头的墙上,黄色的手在撕毁法轮功的宣传画;孔子学院招摇过市,合唱团里红歌泛滥;同乡会成了中国的政协人大会;知青会的会长,成了中领馆的座上宾。

   呜呼!悲哉!

   最让我惊讶地是澳洲的语言学校里那些Chinses学生。我不知道,该称他们为中国同胞还是中共同胞?他们在尽情享受澳洲的福利时,乐道于歌颂杀害了8000万同胞的伟光正;他们在尽情享受澳洲的民主时,乐道于赞美把13亿人民推进深渊的共产邪党;他们得意于中共的穷兵黩武;他们炫耀于专制者的赤潮输出。蓝天白云下,彰显的不是普世价值而是一党独裁;明亮教室里,谈论的不是民主自由而是极权暴政。在自由的旗帜下,暗藏的虱子蠢蠢欲动;在民主世界里,浊流正在汇集,翻腾,正在兴风作浪。

   为了抵制共党的赤化宣传,我在教室里和‘中共的同胞’发生激烈的争执。想不到那些不择手段来到自由世界的华人,竟一边倒地说:这是民主国家,他有说话的权利。是的!他是有说话的权利!但是,在今天的德国,谁喊‘希特勒万岁’,他一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在今天的美国,谁搞种族歧视,他一定会付出代价。是的!在民主国家你可以买卖,但你能出售纳粹的臂章吗?在民主国家你可以出书,但你能出版《我的奋斗》吗?在民主国家你有说话的权利,但你能提倡暴力暴行嘛?在民主国家你可以上街游行,但你能打出恐怖分子的旗号嘛?

   鉴于此,痛心疾首的我大声疾呼—决不让澳洲成为共产主义的陕北;绝不让语言学校成为镰刀斧头的摇篮。学校,绝不能成为海外党校的平台。

   这时,我突然想到加拿大—加拿大学校为了宣传普世价值,拟开展有关中国64大屠杀的课程。想不到反对者不是来之老外,而是饱受蹂躏的华人。那些在淫威下瑟瑟发抖的华人,一到了民主国家却成了淫威的代言人,真是千古奇观。

   慑于淫威而宣传淫威,苦于受虐者又转为施虐者,这是华人的耻辱,也见证了赤潮惊人的腐蚀力和骇人的渗透力。

   课后,我向学校就‘我的高分贝’表示了我的歉意;同时,我也表示了我面对赤潮绝不妥协的信念。

   我真切地希望澳洲政府能正视这个问题—多元文化里绝不能包含红色文化;民主旗帜下绝不许容纳暴力宣传。共产党用‘海外反华势力’杀害了无数个中国人,今天,这样的言论绝不许出现在悉尼的教室里。

   恳请澳洲政府,不要被利益的橄榄枝蒙住眼睛,切记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绥靖政策给世界带来的巨大灾难。

(2013/06/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