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满语:找回民族尊严丢失的密码]
满洲文化传媒
·满洲三老人
·1909年拍攝的皇太極陵寢
·黑龙江拉林满族镇满语教师伊里布
·库页岛上的满族人
·滿洲語基本單詞與會話
·中国流氓国民是这样产生的
·滿洲語聽力練習
·生活繁殖在滿洲的蝗漢垃圾病毒
·滿族传统文化遺產珍珠球
·旅英华裔作家新视角评慈禧
·看看日本人吃的牛肉什么样
·长白山满语夏令营招生通知
·視頻:沸騰的滿洲
·滿洲文12生肖動物圖賞
·大清國建國號前的國號
·音樂視頻:满洲の山
·現代滿族人婚禮
·滿洲夢
·滿洲民族精神支柱索倫桿
·長白山下的滿洲語學堂
·满洲吉林九台满洲族祭祖图片集
·組圖;滿洲圣山長白山
·哈佛教授谈满文与满族认同
·令人恐怖的蝗汉屠狗节
·本溪满族县学校开展满语教学
· 朝鲜与满清的数百年恩怨
·满洲正白旗著名学者傅芸子
·滿洲族人與狗的情緣
·清國初俄羅斯佐領融入滿洲考
·东北话与北京话中的满洲语
·學會堅強
·锡伯族语言文字的今天
·满语:找回民族尊严丢失的密码
·白海青
·满族衣食住行习俗总汇
·长春满族律师为救母语自费办班
·满洲乌拉纳喇氏家族修谱大典
·满洲语歌曲我的八旗
·《滿洲實錄》
·俄羅斯美女大集合
·《满族从部落到国家的发展》前言
·滿族總人口
·《锡伯语满语会话手册》预售
·滿族文化民俗面面觀 (以滿洲吉林省烏拉街為例)
·赫图阿拉的罕王井
·满语语法综述
·滿族人興京(新賓)祭祖活動
·被拆毀的新賓興京城滿族小學
·2013年滿族人祭祖活動圖集
·努尔哈赤子孙诸王世系谱
·一個人的赫圖阿拉
·《扎呼泰妈妈》传承概述
·常用满语100句
·现代满语800句
·満洲国旧影南满铁路车站
·你在图片中看到有多少人?
·满洲八旗的满洲语称谓
·您没有见过的树木雕刻
·大连满语学习班纪实
·满洲语入门必读
·滿洲興京(新賓)永陵圖集
·俄罗斯滨海边疆区女真文物集粹
·组图:Niohe(Wolf 狼)
·《满汉合璧六部成语》
·与狼共舞
·認識祖先與「中華民族」的荒谬
·《十一种孤独》的三个版本
·快樂一直在我們心中
·《满族传统医药新编》
·蝗汉无处不在的世界公害
·亡族奴奏鳴曲------為今日滿族人畫像
·海东青与满族的秧歌鞑子舞
·中国不只属于汉人!!!
·组图:美丽的海豚
·学习满语感知消失的过去
·《俄罗斯滨海边疆区渤海文物集粹》(精) 出版
·俄罗斯的传统婚礼
·荣禄;本性英烈的满族大佬
·黎明前的黑暗
·游览斯大林的别墅
·肅親王善耆圖集
·地球人都知道:
·愛上美籍國父孫中山的下場
·《纽约时报》一篇无知无耻的文章:徒步走遍朝鲜半岛,一个新西兰人的梦想
·
·东北师范大学满文书法笔会
·东北师范大学满文书法笔会(一)
·俄罗斯与中国谁瓜分满洲土地多?
·令人叹为观止的木雕塑
·俄国占外满洲海参崴掠影
·《满汉同文类集》 抄本
·尊严荣誉与无能耻辱的差距
·日本武士有趣的事实
·《辽宁满汉混合语调查研究》
·长白山下满洲语训练营写真
·游览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兵工厂
·柏林墙图集
·20世紀世界三大惡魔
·中国长城自古以来汉人的国界线
·非洲圭亚那发行清国皇帝溥仪邮票
·满洲文《清文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语:找回民族尊严丢失的密码


   
满语:找回民族尊严丢失的密码

   
   贰零一零年夏,北京香山脚下的卧佛山庄,举办了一场“清代政治与国家认同”国际学术讨论会。各国清史研究的重量级学者悉数到场。
   

     会议伊始,美国哈佛大学东亚语言与文明系讲座教授欧立德(Mark C. Elliott),用一段娴熟的满语作为学术报告的开始,令在场的中国学者汗颜。
   
     长期以来,很多中国学者认为,除了研究相当早期的清史之外,没有必要学习满语。满文资料通常被看作是汉文资料的副本。中国的高等学府,甚至以少数民族语言见长的中央民族大学常年设有蒙、维、藏等专业,却无满语专业,原因是毕业生无法解决就业问题。
   
     而在民间,满语消亡的速度更是快得惊人。目前中国大陆有满族近二千万人,占少数民族人口的10%,是仅次于壮族的第二大少数民族。在这一千万人中,能熟练掌握满语的寥寥无几。一百年前那个辽阔的清帝国的“国语”,正在成为“dyinglanguage”(垂死的语言),淡出人们的视野。
   
     然而就在满语在中国日渐萎缩的时候,美、日等国却兴起满语热,这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事。这些西方学者着迷于浩如烟海的清政府文书档案,并发展出一门新学派——“New Qing History”(新清史)。
   
     西方学者对满文的兴趣极大地刺激了中国年轻一代清史研究者。后者发现,自己正在丢失一把破解清朝历史谜团的钥匙。从“国语”到“外语”
   
     已经去世的爱新觉罗·瀛生——清代八大铁帽子王顺承郡王的后人,是为数极少的能熟练掌握满语的人。瀛生的婶母、顺承郡王福晋叶赫那拉氏,是慈禧太后的侄女。这位福晋的亲姐姐就是后来颁布退位诏书的隆裕太后。可以说,瀛生是名副其实的清宗室后裔,满语对他而言,有着浓烈的家族和民族意义。然而直到1931年,已是9岁的瀛生才第一次接触到自己的“母语”——满语。
   
    (2013年5月12日,著名史学家、民俗学家、满语泰斗常瀛生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91岁。常瀛生,字文蓬,满族,爱新觉罗氏,顺承郡王文葵之胞弟,“启”字辈。1922年12月25日出生于日本横滨,1931年回国,194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农学院。精通满语、满文,书面语及口语,师从满汉文翻译家克敬之。)
   
满语:找回民族尊严丢失的密码

   
   
满语:找回民族尊严丢失的密码

   
     瀛生的父亲清朝末年以贡生资格赴日留学,后被清政府任命为驻日总领事,1923年死于日本关东大地震,那时瀛生刚1岁。此后,瀛生被寄养在日本亲戚家,1931年中日关系紧张,瀛生回到北京。此后,瀛生秉承祖训,开始学习满语。祖训是什么?瀛生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只知道,学习满语是一个满族宗亲必须履行的义务。
   
     早在康熙年间,康熙皇帝担心八旗子弟满语荒疏,特意选送年幼的满洲子弟到关外宁古塔专门学习纯正满语。乾隆皇帝还多次面斥忘却“国语”的宗室子弟和满洲旗员。
   
     到了乾隆年间,满洲旗人不晓满语已成普遍现象。抱有强烈危机感的乾隆皇帝建立了严格的年度考核制度,规定王公子弟无论在家延师还是入宗学读书,必须每月考察一次清语。若发现有不能清语,其在宗学者,将宗人府王公及教习等一并治罪;在家读书者,将其父兄等一并治罪。
   
     嘉庆皇帝也反复提到满洲子弟不懂满语的情况。嘉庆十八年(1813),地坛举行祭祀时,竟有宗室因没看懂满文“视牲”两字,未能遵之前往,被嘉庆给与罚俸一年处分。
     道光皇帝训斥专习汉文的旗人子弟,说这些人既不晓清语,又不识清字,真是“实堪可恨”。
   
     正是秉承大清历代皇帝祖训,在家族的安排下,瀛生在那个已经没有人对学习曾经的统治者的濒临灭绝的语言感兴趣的时代,开始学习满语。
   
     瀛生先是跟随时称“同光清语六贤”之一的爱新觉罗·朴厚习满语三年,又拜在同为“六贤”之一的满语专家阿克顿布门下,习满语16载。1940年代以后,瀛生又跟随名儒克敬之学习满汉翻译。
   
     尽管如此,满语对于瀛生而言,仍然是一门“外语”。“清代后期,满语就不再是满族人的母语了。”瀛生说,要想学习满语,就要像学习外国语一样,到专门的学校里去学。
     事实上,在1911年清国政府被暴力推翻时,满语也只是名义上的“国语”。清国历代皇帝的祖训,正是与满语的颓势相伴而出的。满语从清朝嘉庆、道光年间开始急速萎缩。清朝前期,中央政府的重要文书,尤其是涉及军机、边疆、八旗事务的文书还主要使用满文。雍正年间,渐杂用汉文。嘉庆以后,在军机处、内务府等重要机构中,汉文文件逐渐占据优势。光绪已降,即使在宫廷内,满语也基本被束之高阁。据说慈禧太后批阅文件只批汉文,不阅满文。1901年,清政府与八国签订《辛丑条约》,只备法、英、德、汉四种文本各一份,已没有满文的位置,这表明,满语、满文此时已丧失了“国语”“国书”的地位。
   
满语:找回民族尊严丢失的密码

   
   使满洲民族逐步丧失土地,语言;尊严,劣等汉化的领路人
   
    从辛亥暴乱一直到1930年代,胜任满语教学的老师相继辞世,满语即使作为一门“外语”也不再被人学习和传承。“我恐怕是关内最后一个通晓满语的满人了。”瀛生说。
   
     破解历史的密码
   
     1949年,满语重新进入官方视野。上世纪50年代,董必武向中央建议写一部正式的清史,得到毛泽东和周恩来的首肯。从延安时代起,毛泽东就有个情结,他想弄清楚满族这个东北的小民族,怎么就把中国统治了,并且统治了三百多年?研究清史需要满语这个工具进行学术上的考证。据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以下简称一史馆)满文部主任吴元丰介绍,一史馆保存的清代档案有一千万件。其中二百多万件,即20% 的比例是用满文书写的。此外,东北三省、台湾故宫博物院、台湾“中研院”史语所、日本东洋文库、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也都藏有满文档案。全世界总计有三百万件满文档案,绝大多数尚未整理出版,更没有被研究者充分利用。
   
     1954年青岛民族工作会议上,溥任、启功等满族人士呼吁“拯救满文、培养满文人才”,周恩来当即委托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的郭沫若落实。
   
     很快,一个以拯救满文为目的的“满语班”开始创办了。教学工作由中科院语言研究所负责,中科院近代史研究所负责教务后勤工作。学员学成后分配到语言所第四组民族语言室和近代史所的清史组工作。
   
     建国后首届“满语班”毕业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王庆丰回忆,是年9月举行的开学典礼上,学员不足10人,领导来了一大堆,其中就有时任中科院语言所所长的罗常培和中科院近代史所所长范文澜。
   
     据说,罗常培在北京城里搜了个遍,才找到一位合格的满语老师——名儒克敬之。克敬之的祖父是大名鼎鼎的内阁学士赛尚阿,父亲崇纲做过驻藏帮办大臣,是清代著名翻译家。克敬之本人精通满蒙汉语,曾在宫廷内教授皇亲贵族子弟。王庆丰记得,因克老年迈行动不便,他们每天上午的四节满文课在克老家里上,那是位于东城区香饵胡同的一个老式四合院。
   
     1961年,还是根据周恩来的指示,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在中央民族学院(中央民族大学前身)开设第二届“满语班”。除全国统一高考招收的19名高中生外,还特别招收了中央档案馆选送的明清档案部3名年轻干部,共有学员22人。
   
满语:找回民族尊严丢失的密码

     吴元丰说,当时已经知道锡伯族的语言和满语非常接近,于是为办好这届“满语班”,专门从新疆察布查尔锡伯族自治县请来3位锡伯族老师。
   
     17世纪时锡伯族曾是满族的一个部落。
   
     1635年11月22日,皇太极把后金36个部族统一称为满洲(即今日满族),世居辽北的锡伯族就是其中之一。满语是以建州女真语为基础,逐步吸收各个部落的语言发展起来的。1692年,康熙收复锡伯全部,从此锡伯语和满语就画上了等号。
   
     1764年春,清政府平定了新疆准噶尔和大小和卓之乱,为了充实西北边防,将东北一千多名锡伯族官兵及三千多名随军家属,从盛京(今沈阳)迁往新疆伊犁河南岸的伊宁地区防守。远驻新疆的锡伯人由于集中聚居,与其它民族接触少,所以较好地保留了自己的语言。建国后划分民族,新疆的锡伯族后裔没有划入满族,而是单独列为一个民族,聚居区就在今天的新疆察布查尔锡伯族自治县。察布查尔目前还有两三万锡伯族人使用满语。但现在随着民族快速交流融合,锡伯族年轻人的语言能力逐渐丧失。
   
    第二届满语班刚刚结业,汉人的内斗内乱“文革”就开始了。这些中国宝贵的满文专业人才,不是进了牛棚就是去了“五七干校”。
   
     直到1972年,中美坚冰打破,尼克松访华。周恩来陪同尼克松游览故宫。看到故宫匾额上的满文,尼克松问:中国有人研究这种文字吗?周恩来当即回答:有。此时还有一个更大的历史背景,由于中苏即将进行谈判,中国急需满文人才翻译研究中俄之间缔结的第一个条约《尼布楚条约》以及当时的各种文件。1689年,清军赢得了雅克萨城之战,中俄签定的《尼布楚条约》有满文、俄文、拉丁文版本,却无汉文版本。
   
     1975年,周恩来指示由故宫博物院明清档案部开设第三届“满语班”,招收1975年高中毕业生及部分知青21人,学制3年,最终有20人毕业。
   
     吴元丰就是这届“满语班”的学员。1975年8月,19岁的吴元丰从新疆察布查尔第一次到北京,就一脚踏进了故宫。“我们当时在故宫内阁大堂的西配殿上课,那是清代大学士工作的地方啊。”吴元丰说,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副所长杨珍、北京社科院满学所所长赵志强都出自这届“满语班”。当今中国最重要的满文专家,基本都是这三届“满语班”培养出来的。
   
满语:找回民族尊严丢失的密码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满语班”停顿下来,满文专业人才还是当年留下来的老底儿。2000年,第一历史档案馆报请中央档案馆、国家档案局批准,与中央民族大学合作开设“满文文史班”,通过全国高考招收了15名学生。这批学生学成后,先后有8个留在第一历史档案馆满文部工作。“这些年轻人是我们留下的火种,”吴元丰说,“我们这些守摊儿的人陆续都要退休了。”
   
     重寻“母语”记忆
   
     而在民间,从1980年代开始,满族历史文化开始复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