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满语:找回民族尊严丢失的密码]
满洲文化传媒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季】
·满洲语“西藏”的来历
·北大馆藏满文古籍孤本著录札记
·中田整一:溥仪的另一种真相
·通古斯八旗满洲族家谱五种
·康熙赐封七世达赖的金印.
·满族故事家马亚川和女真萨满神话
·成立满族文化发展公司
·滿洲亡族奴詠歎調
·亡族奴奏鸣曲
·川島芳子の遺言
·萨满教与满族早期医学的发展
·沸騰的滿洲
·解决满族自治的一大悬案
·早期明信片上的满洲风俗
·朝鲜WMD武器直接威胁满洲安全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葬礼
·满族萨满教文化史料在满族先史史料学上的价值
·满族谱书和满族的长白山信仰与长白山崇拜
·1932夏的北平满族家庭祭祀
·五种文字写“满洲”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一季】
·满族萨满教响器的应用及其象征意义
·北镇满族歌谣浅析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二季】
·通古斯——满洲语族神话特色的思考
·滿洲秘檔選輯
·满洲族思想文化源流考
·满洲八旗制度考实
·后金国首都盛京满洲故宫摄影
·达赖喇嘛
·新疆地区满洲语文使用情况考略
·美国学者近年来对满族史与八旗制度史的研究简述
·Shamanism
·满洲征服中国前的文化发展对满族作家文学的影响
·萨满教是世界性的研究课题
·三寸金莲:中华文化的浓缩精华
·满洲国大勋位兰花大绶章
·旧金山湾区满族大神父汪中璋
·大清国太祖努尔哈赤本纪
·八旗蒙古和八旗汉军的建立
·满洲民族戏曲与戏曲家
·满族传世文物:东珠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三季】
·清国末年汉人的恐怖暗杀暴力活动
·内蒙古绥远城的满洲八旗
·满族萨满歌舞的根基与传承说
·满族兴起时期的天兆天命观
·满洲 人民族基本知识必读
·齐齐哈尔富裕4所学校开满语课 选送6名教师到黑大进修
·对满族人实施文化种族灭绝
·滿洲祭神祭天典禮
·满洲族思想文化源流考
·努尔哈赤如何让八旗军的战力陡增
·朝鲜新币上的满洲圣山长白山
·漫话满族文化
·满洲文化规范社会群体行为的功能
·张学良自述勾引玩弄溥杰前妻
·1867年间的北京满族照片
·1820年大清国全图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四季】
·满洲民间故事
·可爱的藏族小姑娘
·大清国满洲皇家宫廷文化表演~~
·清国北京旗人社会中的民人
·台湾中正大學的滿洲語課程
·从鞑靼旅行记看满洲故土疆域
·外满洲原住民族的历史命运与当代问题
·恐怖的汉人内乱杀戮图片
·日本國的滿洲料理飯店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五季】
·汉人,道德沦丧的世界公害
·美籍满洲族剪纸艺人侯玉梅的成长之路
·满洲仕女图
·金嗓子周旋满洲旗袍照片
·满洲语歌曲
·五世达赖喇嘛觐见满洲皇帝顺治帝壁画
·咸丰孝德显皇后朝服像
·寄予满洲族知识分子们(封博贴)
·满洲族著名学者尹郁山
·一个满洲青年的十年母语梦
·滿洲族著名學者富育光
·中國普通話是滿族人創造的
·滿洲族獵鷹人
·滿族佳餚:血腸
·Manchu horse-hoof shoes
·吉林烏拉街保護滿族文化遺產活動
·吉林市滿族特色“亞
·冰雪滿洲聖山長白山
·萨满祭瞒尼群体成员结构浅析[尹郁山]
·满洲民族古文化遗存探考
·满洲鹰把式
·满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满洲伊尔根觉罗祭祖续谱
·吉林烏拉滿族火鍋
·劃給朝鮮的長白山
·滿洲吉林市滿族博物館
·滿族文化遺產韃子秧歌
·長白山山門門匾題字的變化
·80后满洲语老师德克锦
·一个辽宁满族老人的太平鼓舞之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语:找回民族尊严丢失的密码


   
满语:找回民族尊严丢失的密码

   
   贰零一零年夏,北京香山脚下的卧佛山庄,举办了一场“清代政治与国家认同”国际学术讨论会。各国清史研究的重量级学者悉数到场。
   

     会议伊始,美国哈佛大学东亚语言与文明系讲座教授欧立德(Mark C. Elliott),用一段娴熟的满语作为学术报告的开始,令在场的中国学者汗颜。
   
     长期以来,很多中国学者认为,除了研究相当早期的清史之外,没有必要学习满语。满文资料通常被看作是汉文资料的副本。中国的高等学府,甚至以少数民族语言见长的中央民族大学常年设有蒙、维、藏等专业,却无满语专业,原因是毕业生无法解决就业问题。
   
     而在民间,满语消亡的速度更是快得惊人。目前中国大陆有满族近二千万人,占少数民族人口的10%,是仅次于壮族的第二大少数民族。在这一千万人中,能熟练掌握满语的寥寥无几。一百年前那个辽阔的清帝国的“国语”,正在成为“dyinglanguage”(垂死的语言),淡出人们的视野。
   
     然而就在满语在中国日渐萎缩的时候,美、日等国却兴起满语热,这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事。这些西方学者着迷于浩如烟海的清政府文书档案,并发展出一门新学派——“New Qing History”(新清史)。
   
     西方学者对满文的兴趣极大地刺激了中国年轻一代清史研究者。后者发现,自己正在丢失一把破解清朝历史谜团的钥匙。从“国语”到“外语”
   
     已经去世的爱新觉罗·瀛生——清代八大铁帽子王顺承郡王的后人,是为数极少的能熟练掌握满语的人。瀛生的婶母、顺承郡王福晋叶赫那拉氏,是慈禧太后的侄女。这位福晋的亲姐姐就是后来颁布退位诏书的隆裕太后。可以说,瀛生是名副其实的清宗室后裔,满语对他而言,有着浓烈的家族和民族意义。然而直到1931年,已是9岁的瀛生才第一次接触到自己的“母语”——满语。
   
    (2013年5月12日,著名史学家、民俗学家、满语泰斗常瀛生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91岁。常瀛生,字文蓬,满族,爱新觉罗氏,顺承郡王文葵之胞弟,“启”字辈。1922年12月25日出生于日本横滨,1931年回国,194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农学院。精通满语、满文,书面语及口语,师从满汉文翻译家克敬之。)
   
满语:找回民族尊严丢失的密码

   
   
满语:找回民族尊严丢失的密码

   
     瀛生的父亲清朝末年以贡生资格赴日留学,后被清政府任命为驻日总领事,1923年死于日本关东大地震,那时瀛生刚1岁。此后,瀛生被寄养在日本亲戚家,1931年中日关系紧张,瀛生回到北京。此后,瀛生秉承祖训,开始学习满语。祖训是什么?瀛生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只知道,学习满语是一个满族宗亲必须履行的义务。
   
     早在康熙年间,康熙皇帝担心八旗子弟满语荒疏,特意选送年幼的满洲子弟到关外宁古塔专门学习纯正满语。乾隆皇帝还多次面斥忘却“国语”的宗室子弟和满洲旗员。
   
     到了乾隆年间,满洲旗人不晓满语已成普遍现象。抱有强烈危机感的乾隆皇帝建立了严格的年度考核制度,规定王公子弟无论在家延师还是入宗学读书,必须每月考察一次清语。若发现有不能清语,其在宗学者,将宗人府王公及教习等一并治罪;在家读书者,将其父兄等一并治罪。
   
     嘉庆皇帝也反复提到满洲子弟不懂满语的情况。嘉庆十八年(1813),地坛举行祭祀时,竟有宗室因没看懂满文“视牲”两字,未能遵之前往,被嘉庆给与罚俸一年处分。
     道光皇帝训斥专习汉文的旗人子弟,说这些人既不晓清语,又不识清字,真是“实堪可恨”。
   
     正是秉承大清历代皇帝祖训,在家族的安排下,瀛生在那个已经没有人对学习曾经的统治者的濒临灭绝的语言感兴趣的时代,开始学习满语。
   
     瀛生先是跟随时称“同光清语六贤”之一的爱新觉罗·朴厚习满语三年,又拜在同为“六贤”之一的满语专家阿克顿布门下,习满语16载。1940年代以后,瀛生又跟随名儒克敬之学习满汉翻译。
   
     尽管如此,满语对于瀛生而言,仍然是一门“外语”。“清代后期,满语就不再是满族人的母语了。”瀛生说,要想学习满语,就要像学习外国语一样,到专门的学校里去学。
     事实上,在1911年清国政府被暴力推翻时,满语也只是名义上的“国语”。清国历代皇帝的祖训,正是与满语的颓势相伴而出的。满语从清朝嘉庆、道光年间开始急速萎缩。清朝前期,中央政府的重要文书,尤其是涉及军机、边疆、八旗事务的文书还主要使用满文。雍正年间,渐杂用汉文。嘉庆以后,在军机处、内务府等重要机构中,汉文文件逐渐占据优势。光绪已降,即使在宫廷内,满语也基本被束之高阁。据说慈禧太后批阅文件只批汉文,不阅满文。1901年,清政府与八国签订《辛丑条约》,只备法、英、德、汉四种文本各一份,已没有满文的位置,这表明,满语、满文此时已丧失了“国语”“国书”的地位。
   
满语:找回民族尊严丢失的密码

   
   使满洲民族逐步丧失土地,语言;尊严,劣等汉化的领路人
   
    从辛亥暴乱一直到1930年代,胜任满语教学的老师相继辞世,满语即使作为一门“外语”也不再被人学习和传承。“我恐怕是关内最后一个通晓满语的满人了。”瀛生说。
   
     破解历史的密码
   
     1949年,满语重新进入官方视野。上世纪50年代,董必武向中央建议写一部正式的清史,得到毛泽东和周恩来的首肯。从延安时代起,毛泽东就有个情结,他想弄清楚满族这个东北的小民族,怎么就把中国统治了,并且统治了三百多年?研究清史需要满语这个工具进行学术上的考证。据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以下简称一史馆)满文部主任吴元丰介绍,一史馆保存的清代档案有一千万件。其中二百多万件,即20% 的比例是用满文书写的。此外,东北三省、台湾故宫博物院、台湾“中研院”史语所、日本东洋文库、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也都藏有满文档案。全世界总计有三百万件满文档案,绝大多数尚未整理出版,更没有被研究者充分利用。
   
     1954年青岛民族工作会议上,溥任、启功等满族人士呼吁“拯救满文、培养满文人才”,周恩来当即委托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的郭沫若落实。
   
     很快,一个以拯救满文为目的的“满语班”开始创办了。教学工作由中科院语言研究所负责,中科院近代史研究所负责教务后勤工作。学员学成后分配到语言所第四组民族语言室和近代史所的清史组工作。
   
     建国后首届“满语班”毕业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王庆丰回忆,是年9月举行的开学典礼上,学员不足10人,领导来了一大堆,其中就有时任中科院语言所所长的罗常培和中科院近代史所所长范文澜。
   
     据说,罗常培在北京城里搜了个遍,才找到一位合格的满语老师——名儒克敬之。克敬之的祖父是大名鼎鼎的内阁学士赛尚阿,父亲崇纲做过驻藏帮办大臣,是清代著名翻译家。克敬之本人精通满蒙汉语,曾在宫廷内教授皇亲贵族子弟。王庆丰记得,因克老年迈行动不便,他们每天上午的四节满文课在克老家里上,那是位于东城区香饵胡同的一个老式四合院。
   
     1961年,还是根据周恩来的指示,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在中央民族学院(中央民族大学前身)开设第二届“满语班”。除全国统一高考招收的19名高中生外,还特别招收了中央档案馆选送的明清档案部3名年轻干部,共有学员22人。
   
满语:找回民族尊严丢失的密码

     吴元丰说,当时已经知道锡伯族的语言和满语非常接近,于是为办好这届“满语班”,专门从新疆察布查尔锡伯族自治县请来3位锡伯族老师。
   
     17世纪时锡伯族曾是满族的一个部落。
   
     1635年11月22日,皇太极把后金36个部族统一称为满洲(即今日满族),世居辽北的锡伯族就是其中之一。满语是以建州女真语为基础,逐步吸收各个部落的语言发展起来的。1692年,康熙收复锡伯全部,从此锡伯语和满语就画上了等号。
   
     1764年春,清政府平定了新疆准噶尔和大小和卓之乱,为了充实西北边防,将东北一千多名锡伯族官兵及三千多名随军家属,从盛京(今沈阳)迁往新疆伊犁河南岸的伊宁地区防守。远驻新疆的锡伯人由于集中聚居,与其它民族接触少,所以较好地保留了自己的语言。建国后划分民族,新疆的锡伯族后裔没有划入满族,而是单独列为一个民族,聚居区就在今天的新疆察布查尔锡伯族自治县。察布查尔目前还有两三万锡伯族人使用满语。但现在随着民族快速交流融合,锡伯族年轻人的语言能力逐渐丧失。
   
    第二届满语班刚刚结业,汉人的内斗内乱“文革”就开始了。这些中国宝贵的满文专业人才,不是进了牛棚就是去了“五七干校”。
   
     直到1972年,中美坚冰打破,尼克松访华。周恩来陪同尼克松游览故宫。看到故宫匾额上的满文,尼克松问:中国有人研究这种文字吗?周恩来当即回答:有。此时还有一个更大的历史背景,由于中苏即将进行谈判,中国急需满文人才翻译研究中俄之间缔结的第一个条约《尼布楚条约》以及当时的各种文件。1689年,清军赢得了雅克萨城之战,中俄签定的《尼布楚条约》有满文、俄文、拉丁文版本,却无汉文版本。
   
     1975年,周恩来指示由故宫博物院明清档案部开设第三届“满语班”,招收1975年高中毕业生及部分知青21人,学制3年,最终有20人毕业。
   
     吴元丰就是这届“满语班”的学员。1975年8月,19岁的吴元丰从新疆察布查尔第一次到北京,就一脚踏进了故宫。“我们当时在故宫内阁大堂的西配殿上课,那是清代大学士工作的地方啊。”吴元丰说,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副所长杨珍、北京社科院满学所所长赵志强都出自这届“满语班”。当今中国最重要的满文专家,基本都是这三届“满语班”培养出来的。
   
满语:找回民族尊严丢失的密码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满语班”停顿下来,满文专业人才还是当年留下来的老底儿。2000年,第一历史档案馆报请中央档案馆、国家档案局批准,与中央民族大学合作开设“满文文史班”,通过全国高考招收了15名学生。这批学生学成后,先后有8个留在第一历史档案馆满文部工作。“这些年轻人是我们留下的火种,”吴元丰说,“我们这些守摊儿的人陆续都要退休了。”
   
     重寻“母语”记忆
   
     而在民间,从1980年代开始,满族历史文化开始复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