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大清國建國號前的國號]
满洲文化传媒
·满洲语对现代汉语的影响以及满语遗存的体现
·喂,说你呐!
·Savannah Outen Official Goodbyes Video
·满洲文十二字头
·漂亮的刺绣满洲文十二生肖
·一个满族人的满洲语学习之路
·满洲语言文字发展史
·热情奔放的满洲鞑子秧歌
·后金国皇宫藏忽必烈画像
·请世界倾听福陵的哭泣~~~!
·古老而独特的满洲族现代婚礼
·满洲民歌:老嘎嘎披身一抹黑
·大满洲地区满族人过年习俗
·滿洲族文學與滿洲族民族意識
·大清国满洲皇陵建筑邮票
·满洲语日常用语
·谁创制了满洲文?
·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
·满洲民族特色美食:焖子
·实拍满洲圣山长白山雪狐
·摄影作品欣赏:满洲吉祥
·阿骨打学兵法
·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二】
·老明信片上的后金国盛京皇宫
·苏军撤出满洲被拆除后的工厂
·Map of Manchuria
·祝博讯网各位编辑们虎年吉祥
·清国世袭铁帽子王承传谱系
·满洲镶蓝旗人鄂尔泰正直且传奇的经历
·川岛芳子确遭枪决替死传闻为假
·满洲族传统民歌:长白山
·满洲利亚啊,满洲利亚
·通古斯民族众生相
·女真移民在河南
·川岛芳子生平
·祝博讯网站虎年吉祥进步
·口号下赤裸裸的文化种族灭绝
·美哈佛大学满洲语教授欧立德(Mark Elli ott)
·富育光:传承满族说部是我的使命
·通古斯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三】
·通古斯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四】
·流泪的黑龙江满语村三家子
·《满族舞蹈发展史》出版发行
·冬装满洲旗袍图赏
·通古斯满洲语基础词汇
·《红楼梦》满族风俗研究
·完颜阿骨打
·图说满洲三大怪~~
·满族说部历史上的传承圈研究
·我们的努尔哈赤我们的领路人
·大清国皇家萨满教祭祀中牺牲、祭品和歌舞的供献
·承德举办《承德满族》首发式
·满洲八旗兵制
·通古斯满洲民族民俗人物集成
·一名士兵眼中的慈禧
·兼收并蓄的满族传统音乐
·亲历满洲国崩溃
·黑龙江瑷珲地区满族人习俗
·通古斯滿洲仙女神話中所呈現的功能意義
·德國之聲:為拯救滿語而努力著!
·满洲人入关前的策略管理
·描写掠夺满族人土地的小说
·大清国陆军部尚书铁良墨迹
·肅親王滿洲文奏摺原稿
·“亡族奴”们,醒醒吧!!
·满洲族人应该记住的八句话
·旗女旧影
·海东青
·满洲入关征服中国军事思想
·满洲语学习书籍介绍
·《满语文教程》出版发行
·新加坡举办滿族传世文物展览
·台湾2010年滿文學習開課
·海东青
·Eight Banners
·通古斯女真后裔赫哲族鱼皮画
·满族大作家穆儒丐的文学生涯
·黎明前的黑暗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一季】
·沈阳满洲族人掀起学习母语热潮!!
·潰是大一統的宿命
·海东青雕塑作品欣赏
·满洲族人重整世谱誊写式样
·满族冰滑子究竟是怎么来的?
·金小史
·探秘通古斯满族古部落鹰文化
·86岁满洲族老人传授母语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二季】
·《满蒙文化关系研究》出版发行
·通古斯滿洲祭神祭天典禮
·东北方言中的满洲语与文化
·臭名昭著的大一统思想创立者
·清国“九门提督”管的是哪九门?
·满洲还愿歌
·通古斯萨满教文学的基本内容
·乌咧咧一大堆
·"中华文明"的笑谈
·通古斯满洲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一)
·通古斯满洲族萨满教家庭祭祀
·新疆满族民间艺术
·《满族从部落到国家的发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清國建國號前的國號


   大清國建國號前的國號

   神话传说,难以凭信。因此,近八十年间史学界研究大清建号前的国号者,辈有人出,自日本学者市村瓒次郎在1909年发表《清朝国号考》起,矢野仁一,稻叶岩吉,孟森,朱希祖,冯家升,李德启,谢国祯,三田村泰助、小川裕人,鸳渊一等都做过有益的探讨,其中不乏真知灼见。近二十多年间,神田信夫[1],黄彰健[2]、陈捷先[3]、蔡美彪[4]等先生又发表了有影响的文章,将清建号以前国号间题的研究又推进一步。但是,到目前为止,仍然不能说已经得出确切可信的论证。因此,我们试图用《旧满洲档》的史料,对满洲国号问题重作探索。
   
    一、关干女真国(jusěn gurun)

   
    jusěn(女真)一词,在满语中,有多种意思,这是由于满族的急剧兴起,社会结构的深刻变化以及和周边其他各族的关系等因素所制约的,对于这一点,日本学者石桥秀雄著有专文考证。[5]此词的汉译也很不一致。[6]
   
    jusěn的原始意是族称,汉译作女真。女真始见于《旧五代史》卷32《后唐庄宗本纪》同光二年九月条。《三朝北盟会编》卷3和《辽史拾遗》卷18转引《北风扬沙录》皆记其本名为“朱理真”或“朱里真”。女真载诸汉文史籍,有女真、女贞、虑真、朱理真、朱里真、主儿扯、朱里先、彻儿赤、朱先、女直、女质、虑直和诸申、珠申等不同写法,读音似应读作juichen或jurichen。jusěn即女真,作为中国东北地区历史上的少数民族有一其悠久的历史。“女真”可能是其本民族的自称,绝不是来自汉族的他称。在《旧满洲档》里,也是用作本族的称呼,和nikan(汉)、蒙古对称而使用的。nikan汉字写作尼堪,是女真人对汉人的称谓,明朝也被称为nikan gurus(尼堪国)。尼堪一词的满语本意是“蛮子家”,王钟翰先生早有解释[7],台湾学者黄彰健又译考其含义。[8]原为贬词,当无异议。女真人将jusěn(女真)和nkan(尼堪)作为族别之对以证明其本族自称“女真”
   大清國建國號前的國號

   
    既然族称女真,那么每个女真人,也用女真称呼与自己同族的人。这样,族称又转化成为族人,族众。
   
    随着八旗制度的建立和发展,特别是努尔哈赤进入辽沈地区以后,女真社会阶级分化的发展十分迅速,广大的女真人,都被编入八旗旗主统属的牛录,成为贝勒的属民,对旗主承担各种义务,形成了对贝勒、大臣(belle,amban)的主从关系,即天聪九年十月二十四日皇太极口谕的“称为某旗贝勒家诸申”。[8]女真人的身分变了,女真(Jusěn)的词义也.随之变了。此种身分的女真人,皇太极规定写作“诸申”。诸申的完整含义是:编入八旗贝勒(旗主)管属的牛录里的女真人属民(日译本译为隶民)。随着其身分地位的日益恶化,到康雍乾三朝的满文辞书如《清文鉴》、《清文汇书》、清文补汇》以及光绪年刊的《清文总汇》中,一律将jusěn一词,释为“满洲奴才”、“满洲臣仆”、“满洲属裔”,既说明了族属,又说明了身分。
   
    满语gurun,也是一个多义词。其原生性的意义,是指同一和会组织的人,所以,可以汉译为国人、部众、族众。随着氏族集团的发展,出现了许多氏族结成的部落、出现了部落贵族,gurun一词,才逐渐地附有了国家的意思。在《旧满洲档》和《满文老档》中,对明、对蒙古和对蒙古之察哈尔、喀尔喀、对扈伦(hulun)四部以及其任何一部辉发、乌拉、哈达、叶赫,对呼尔哈、对萨哈遴等都称之为国(gurun)。因此,gurun一词虽然可以译作国家,但只能放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作具体的理解,而不能等同于今日的科学的国家概念。
   
    jusěn gurun一词,在《旧满洲档》和《满文老档》中的使用是统一的,它指的是女真人的国,或是女真国的人,在用作国的含义的时候,有下列的用法:
   
    “水滨的六十三姓之女真国”(mukei ninju ilan halai jusěn gurun)。[9]
   
    《满洲实录》的卷末赞语有:
   
    “百姓之女真国”(tanggū halai jusěn gurun)。[10]
   
    这种用法说明gurun做为一个社会组织是由若干个同一族属的氏族(ha'a)所组成的并统辖这些氏族的组织,即部落,或可以称之为部落国家。
   
    女真国是他称,是蒙古对女真的称谓。不同的女真部族之间,也是这样称谓,如努尔哈赤的gurun称哈达、辉发、乌拉、叶赫为女真国,扈伦四部之间也互称女真国。
   
    但是明朝和朝鲜对女真是从来不称之为女真国的。同时,女真国也是自称,任何女真人所组成的部落,都可以自认为是女真国。由此可知,女真国必须是女真人的部落,是以族属女真作为标准的。
   
    《旧档》中出现jusěn gurun(女真国)字样,几乎是集中在万历三十五年(1607)到天命四年(1619)八月,这是很值得注意的现象,万历三十五年是现存《旧档》的最早年分,首记的事件是和乌拉国的战事,这时的“女真国”或“我们国”是指努尔哈赤的“国家”,是和乌拉等女真国相对称的;同时对其他女真人的部落,也称为“女真诸国”。女真国就是女真人的国家的泛称,每个女真的部落也自称女真国,当然以前的年代里,女真人也应是这样使用“女真国”的称谓的,努尔哈赤的部落自然也不例外,他的女真国所包括的女真部落是不断扩大的,每征服一个部落,其女真国的概念内涵就扩大一次,直到把所有的女真部落征服完毕。天命四年(1619)八月,努尔哈赤灭掉叶赫,统一所有的女真各部,努尔哈赤统治的女真国,成为所有女真人的国家,因此,后来方有“百姓女真之国”的自诩。在《旧档》中,女真部族泛称其部为女真国(jusěn gurun)的例证比比皆是。
   大清國建國號前的國號

    从天命四年八月以后,直到崇德元年(1636)皇太极定国号为大清,这十七年间的《旧档》,除个别几处外(后面将有分析),只能见到关于女真(jusěn)的记述,而绝对没有女真国(jusen gurun)的记述。太祖朝一百五十余处和天聪朝九十多处,凡见jusen字样,皆不再和gurun连用,这不可能是偶然的现象。它反映了记述《旧档》或整理、改窜、重抄时的观念。统一女真各部后向辽沈地区扩展的女真国,其成员构成上已经不仅仅是女真族人,有蒙古族人,更有大量的汉族人被纳入于这个国家,它的国人(gurun)的概念,已经超出了女真(jusěn)族的范围,其国(gurun)是由三种不同族属的国人(gurun)组成的,所以不能再用女真国人(jusen gurun)来代表这个国家的所有国人。只能用jusen(女真)、monggo蒙(蒙古)、nikan(汉)来表示三种不同族属的国人。
   
    因此在这个时间断限里的《旧档》,我们见到的大量的女真官员、女真工匠、女真文、女真兵、女真马、女真人的粮食、女真文字、女真貂袍、贝勒的诸申、牛录的诸申等词,是对同一国内的蒙古、尼堪,表示族属不同的相应称谓;或表明其身份地位是隶属于贝勒、大臣和旗户的女真人之称谓。
   
    在天命四年八月灭叶赫以后的《旧档》中,见jusen gurun字样的只有下列三例:
   
    天命八年(1623年)七月四日,努尔哈赤说:“各处的女真国人(jusěn gurun),尼堪国人(nikan gurun),谁不想杀害我呢”?[11]
   
    天命八年七月四日,努尔哈赤说的一段话,有一条原注,这条注是:“所以称为额附,是汗给予他女真国人,将长女嫁给他,因此才称为额附,其名曰何和里”。[12]
   
    这两处使用的jusěn gurun的含义,都不是指国而言的,前者说的是女真族的人,后者说的是赐予诸申。
   
    关于《旧档》中将原用老满文写的“女真”(jusěn)改用为“满洲”(manju)的处所并不多,天聪元年有五处,天聪六年有五处。改写的字体用的是新满文,表明是后来改写的。史学界向来认为改“女真”为“满洲”是因为天聪九年的禁用女真才改写的。现将天聪九年的禁令引文如下:
   
    十月十三日“汗谕:我们的国人原是满洲、哈达、乌拉、叶赫、辉发,对其无知之人,谓之女真(jusěn}。女真者乃席伯之超墨尔根的同族,与我等无涉,今后,所有人等必须称我国人的原名满洲,如有仍称女真者罪”。
   
    同月二十四日,“大衙门传汗谕:国人的名称作满洲,各旗贝勒专管的女真(jusěn)称为某旗贝勒之诸申”[13]
   
    禁令宣布与女真“无涉”,不是同族。如果为此而涂改《旧档》,那么,未免改的太少了,确切写明自己是女真人、自己的国是女真国的处所仍然大量存在。《旧档》未改,乾隆朝重抄的《老档》仍然如是,这未免令人费解。既然基本上没人改写,当然就不能说是讳饰“女真”了。
   大清國建國號前的國號

    二、关于金国(aisin gurun)
   
    在皇太极即皇帝位,建国号大清以前,天命、天聪两朝的国号为金,这是一可以确信无疑的。近来,蔡美彪又重新作了一种解释。[14]
   
    在这里,想依据《旧档》,说明我们的看法。《旧档》中见金(aisin)和全国(aisin gurun),而其意又是作国号用的近九十处,其中有四十七处是用于给明之皇帝,大臣、太监、官生军民人等和给朝鲜王,边将的文书,还有两处是用于盟誓,凡属这些地方,当然都是应该使用正式国号的处所。下面再举两个例证,作进一步的说明。第一,天聪二年八月二十七日,朝鲜使臣赉书来,书中对金国的责难有所辩解,关于国号问题写道:
   
    “贵国号曰金(aisin),犹如我国称朝鲜(coohiyan)。无论是文书还是口头语言,均应使用各自的国号,无知低卑之辈,按习惯用法仍称旧号,诚然使人憎恶,但日久必能自变”。[15]
   
    按,金给朝鲜的文书,均称朝鲜为Solho,而朝鲜正式的国名,在满文中应coohiyan。所以,朝鲜举出此例,来解释称金为建州,是无知低卑之辈沿于旧习。
   
    第二,天聪二年,太极再次同袁崇焕商讨议和,国号之争成为一个条件。皇太极在闰四.月二十五日信中要求:
   
    “关干信印问题,来文说‘只是下文册封,不准妄用信印。果此,则铸制金国汗印送来,”。[16]
   
    同年十一月十五日金兵在第一次入关,突袭北京,皇太极散发的“金国汗告明官员秀才军民书”中,作为侵扰的“理由”写道:
   
    “天启帝,崇祯帝欺辱我们,令禁用金国皇帝(aisin gurun i huwangdi)名号,禁用擅自铸制的信印”。[17]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