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一个满洲青年的十年母语梦]
满洲文化传媒
·“大汉沙文主义”是否存在?
·别睡,别睡;满洲人
·满族资料图片集【四】
·满洲语歌曲Erecun
·我们不叫“东北人”!!
·中共对东北地区敲骨吸髓地毯式的经济掠夺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二)
·满洲礼赞
·川岛芳子诗一首:蒙古姑娘
·川岛芳子诗一首:驼铃
·满洲民族医药及其特点浅析
·振兴东北经济必须得靠满族精神
·满洲民族兴起的精神力量
·满洲古民歌
·满洲语歌曲:我的八旗
·我们为什么要重新建立满洲社会民族组织?
·女真民族英雄阿骨打的风度
·满族资料图片集【五】
·大清国号不是来自汉语
·满洲姓氏古今对照
·《女真--满族建国研究》出版发行
·大金国女真人创立的猛安谋克制度
·通古斯民族信息传递中的萨满教意识
·满洲民族对北京的文化奉献
·拿什么来保护满洲民族医药遗产??!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三)
·北京满族的百年沧桑
·背叛民族忘记故乡者的可悲下场
·满洲民族婚姻制度及其礼俗
·组图:冰雪长白山
·阿布凯恩都里
·满族家谱综述
·哭泣的吉林,出海口哪里去了?!!
·重振满洲,找回民族尊严之路!
·满族资料图片集【六】
·满洲人要象保卫生命一样地保卫自由意志
·满族人刘忠田375亿元成中国新首富
·满族人陈丽华华裔女性世界首富
·岳飞大侄子你来过满洲吗?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四)
·中歐的女真族文物
·烏鴉喝水(gaha muke omiha )
·刘亚洲:甲申再祭
·恢复使用满洲姓名的倡议
·视频:满洲萨满教背灯祭
·滿洲時代(manchu time)
·流传在方言中的满洲语
·满洲民族居室设计装饰特点
·满洲族著名学者苏绍智
·从心理学的角度看满洲民族文化
·满洲族建筑大师童寯
·丧钟为谁而鸣
·日本出版《滿洲語入門20講》
·滿洲舊影
·滿洲族人先祖的傳說
·满洲民族的神话传说与鸦鹊崇拜
·滿洲文字牌匾圖賞
·定义民族文化边界很困难
·民族自决与国际社会的反应
·女真之魂海
·滿洲文《聖經》約翰福音3章16節
·乾隆御笔满洲文缂丝对联
·满洲文"吉祥如意"白玉牌
·滿洲族扳指兒(Fergitun)欣賞
·满族资料图片集【七】
·牡丹江地区满洲语地名来历
·满洲语的思念
·内蒙古满洲里掠影
·满洲民族生活习俗琐谈
·滿洲時代(Manchu Time)二
·滿洲語常用基本口語會話
·大清国宫廷的满洲萨满祭祀
·怎样理解“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通古斯满洲族史前文物集
·满洲语地名初探
·满洲族美女大集合【一】
·满洲族美女大集合【二】
·清国八旗驻防将军兼统绿旗的问题
·满洲文六言诗:致彭德怀同志
·满洲民族崛起肇兴发祥的摇篮———新宾满洲家族民俗背景探查
·满洲语教学基地在吉林挂牌
·“我不会让母语满洲语消失”---一个满洲语自学者的执着求学路
·荡气回肠的蒙古国歌曲:为的祖国
·韓國的大清皇帝皇太極功德碑
·郎平,满洲族人的骄傲!!
·滿洲文書籍印刷卅年甘苦談
·满洲文字字型简介
·满洲族歇后语
·大金國皇帝世系表
·大清国满洲皇帝世系表
·滿洲實錄圖選
·《扬州十日记》是日本人伪造的!!
·《满江红》根本不是岳飞写的!!
·薩滿(SAMAN)
·明朝对女真人的七次种族灭绝屠杀
·明朝对女真人的民族政策与镇压屠杀
·满族民族禁忌
·满洲的贞德
·通古斯滿洲古代遺跡
·滿洲族高雅華麗的旗袍
·《满语365句》一天一句学习满洲语O(∩_∩)O~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满洲青年的十年母语梦


   
   
一个满洲青年的十年母语梦

   作为满族人,他不愿看到满语消亡;他给小学生、大学生、研究生讲满语课,想为挽救满语做点事。
   

   黑板上,金标写下一串奇特的瘦长的文字,然后用一种专用音标去释读,接着解释着它们的含义,这就是满语。
   
     满语,作为清代统治集团的官方语言,兴盛了近三百年。但随着清王朝的消亡,满语的使用范围在以惊人的速度缩小,以至濒临绝灭。时至今日,鲜有人再会听说读写满语,就连人口超过千万的满族人也几乎淡忘了这门语言。
   
     作为一个满族人,33岁的金标不愿看到满语消亡。十年来,他一直与这种语言打交道,他希望有更多的人学会并传承满语。
   
     从先前的一小拨爱好者,到现在的大学生和研究生,还有白山市第三中学(以下简称白山三中)两个班级的小学生,金标的学生越来越多。为此,他每周都要穿梭在白山和长春两个城市之间。他说,他和他的朋友只想为挽救濒危的民族语言和文化做点事,这些学生只要有一半人能学会,他就很开心了。
   
     双城奔走
   
     每周五下午由白山到长春,周日再回白山,2010年3月至今,金标奔走于双城之间。这让人想到时下热播的《双城生活》,只是他的双城生活与恋情无关,与满语有关。
   
     金标是白山三中满语教师,兼任东北师大满语言文化研究中心满语教师。
   
     今年11月30日,在白山三中满族学堂,记者见到了金标,他个子不高,平头,眼睛不大,左眼因儿时玩耍被玩伴射伤而失明,但这并未影响到他的生活。
   
     每周六13时30分到16时30分,他会站在东北师大历史文化学院一间梯形教室的讲台上,给三四十名大学生和研究生讲满语。为保证上课时间,他通常会在周五晚上赶到长春,在旅店住一夜。
   
     上课前,他会在教室第一排的桌子上放一些教材和学习资料,那是专门留给新来的学生的,当然,这样的学生还需要每周单独辅导,否则跟不上大班的进度。这些教材和资料都是金标自己编印的。
   
     在东北师大,满语是一门选修课,没有课时和考试的约束,学生根据自己所学专业的需要自愿来听,偶尔也会有慕名而来的校外人士。
   
     周日,金标乘客车返回白山三中,周一到周五,他要为三四年级的小学生讲满语课,每周两节。同时,他还要做大量的满文编译、词频统计等繁琐工作。
   
     在白山三中,右侧是一栋老楼,左侧是一栋新楼,新楼楼面装饰着红漆柱子,据说这是纯粹的满族装修风格。满族学堂设在该楼三楼,三间教室,一间办公室,一间图书馆,占据半层楼。学堂的门窗和桌椅以及各种装饰都是纯实木的满族风格,显得古朴。
   
     目前,白山三中的满族学堂是全国唯一一所将满语列入系列教学并形成学科的学校。金标任学校的满语教研室主任,此外还有3名专职满语老师,其中一位是教满族文艺的,另两位是去年江源区在全区中小学教师中培养出来的,说起来她俩也是金标的学生。用副校长宋兆菊的话说,就是“一个导师带俩研究生,一边教学一边研究满语”。
   
     在这里,金标有一个小宝库——满语图书馆,这里收藏着七八百本满语图书,虽说都是打印版本,却非常宝贵。
   
   
一个满洲青年的十年母语梦

     金标说,他的藏书只是满语文献的九牛一毛,全国现存未整理的满文档案约二百多万件,里面可能有更多我们不曾了解的历史细节,这些都需要学习满语去破解。满语是清史、满族文化的重要研究工具,这也正是他传播和推广满语学习的意义所在。
   
     与满语结缘
   
     掐指一算,金标从学满语到教满语已有十个年头,能让他一直坚持下来的只有兴趣和责任。 
   
     1978年,金标出生在永吉县双河镇一个农民家庭,高中学理,大学学生物,研究生学动物学,都与满语不沾边。他对满族文化的兴趣主要来自家族史。
   
     小时候,爷爷经常讲家族的老事儿:金家祖辈是清代吉林将军辖下吉林市驻防八旗兵丁,家族曾出过驸马爷,金标的曾祖父就曾在北京的驸马府做管事……那时,金标只知道满族有自己的语言文字,但爷爷不会,家族里也没有人会。
   
     2000年,金标考入位于哈尔滨的东北农业大学生物工程专业。网络和图书馆开始帮助他了解满族文化,随着了解的深入,他越来越想学习满语,但却无从下手,都不知道去哪买教材。
   
     2002年,网友指点迷津,他在黑龙江大学满语研究所赵阿平老师那里买了一本《满语研究通论》,开始自学。
   
     “我并不是有语言天赋的人,英语六级考了几次都没过,”金标笑着说,“真的,我完成满语入门差不多用了四五年时间。”所谓的满语入门就是学完语音和语法。
   
     也难怪,10年前,金标学习满语时,没有正式的学习班和相对成型的教学体系,基本靠自学,然后再向懂满语的老师请教。
   
     最初,金标经常钻入死胡同:那时接触的都是复印本的印刷体满文,他不知道字头拼写规律,甚至连字都不知道怎么写。
   
     在大学,金标的业余时间几乎都给了满语。2005年,金标考取了本校动物学专业研究生。随后,他加入了一些学习满语的QQ群,并通过哈尔滨满族莫勒真运动会结识了满语泰斗刘景宪老师的学生汪波、付文学、赵延川等人,“我从他们那学到了很多满语知识,他们都算是我的启蒙老师。”金标说,2005年秋季,他又结识了一家满族文化推介网站的创办者赵文成和满语发烧友王硕(原哈尔滨工程大学学生,现攻读中央民族大学满语言文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2005年中秋节后,王硕先在哈尔滨工程大学开办了全国第一个以满语教学为目的的大学生社团,还邀请了当年与刘景宪老师一起开办满语班的陈光远担任教师。
   
     金标也加入了社团,开始了正规的满语学习。陈光远免费给大家授课,使用的是清代传统教学中沿袭下来的满语教学理论,让学生们受益匪浅。正是这一年,金标才真正把满文字母的发音全都学会。后来,他终于通过两个单词的对照找到了满文拼写的规律,还掌握了一些满文手写的方法。
   
   
一个满洲青年的十年母语梦

     业余满语老师
   
     金标说,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学满语已经不仅是一种兴趣,而且成为一种责任——一种渴望传承满族文化的责任,这种感觉让他在学习最艰难的时候坚持了下来,也影响了他以后的道路。
   
     生活中,金标比较内向,话语不多,可他一站到讲台上,就变成了挥洒自如的金老师。到现在,金标已经从事专业满语教学两年了,此前,他还当了三年多的业余满语老师。
   
     说起第一次讲满语课,金标笑着说:“当时紧张得把事先备好的课全忘了,说话颠三倒四。”
   
     2006年春,正在读研究生的金标向学校申请成立了满语爱好者协会,成员有二三十人。他省出自己可怜的生活费,用来印教材、资料。协会的成立,让金标被迫成为满语老师,这个原本当众讲话都会脸红的大男生,第一次站在讲台上,紧张得过了头。后来课讲得多了,思路也就逐渐清晰起来。
   
     金标最大的愿望就是越来越多的人学会满语,喜欢满语,可真正坚持下来的人却不多。王硕创办的满语社团,最初有三十多人,一年后就剩下七八个人;他创办的满语协会,学员也是一次比一次少,最糟的一次只有一个学生听课,那天,他坚持把课讲完,心里却“拔凉拔凉的”。
   
     2007年上半年,他忙于毕业论文和找工作,将满语协会交给学弟学妹了,遗憾的是在他毕业前没能培养出一个合适的老师,他毕业后不久,协会就解散了。
   
     当初在协会教满语时,金标时常因人数多少而患得患失,后来,他的心态好多了,他只教愿学的人,想学就学,不想学也不强求。虽然会满语、学满语的人不多,但在这条路上一直有朋友往来,他走得并不孤单——2006年秋天,在网上认识多年的常峥来哈尔滨旅行,她也是满语爱好者,临回北京之前她塞给金标1000元钱。“我说不要,她执意让我留下,我说算是借给我的。”金标现在仍然很感动,常峥让他用这些钱印成满文学习资料发给别人,或者把钱给其他的做满语教学的人,大家形成一个互相帮助的链条。他说,正是因为大家相互取暖,他才有信心把满语教下去。
   
     2007年11月,金标在长春找到一份专业对口的工作。此前,他就知道长春有一位叫单景州的律师热衷于满族文化,也在学习满语。他一报到,就马上找到单律师,见面就谈办满语学习班的事。两人一拍即合,2008年4月,满语学习班在单律师家的客厅开办起来,20余名学员把客厅塞得满满的。
   
     学习是免费的,资料是单律师出钱印制的,金标则负责讲课,他每个周末从三道镇坐两个小时的公交车来上课,晚上在单律师家的客厅打地铺。
   
     2008年10月13日,长春市满族颁金节(满族“族庆”日)上,满语班学员认识了很多热衷满族文化的满族人,长春理工大学法学院的赫院长免费为满语班提供了一间教室。更换教学地点的第一堂课来了80人,差不多是金标从教以来学生最多的一次。第一个学期,每次来上课的人数都保持在60人以上。
   
   
一个满洲青年的十年母语梦

     三年业余教学,金标尝试着改进了满语教学的技巧,比如,原来是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地教,满语十二字头有1300多个,在不同的位置又有不同的写法,记忆要乘以5倍,差不多要记6000多个字头,这对初学者来说太难了,导致很多人中途放弃。
   
     金标试着把音节拆成音素,拆到不能再拆为止,只要记住七八十个字符,再掌握一定的拼写规律,就可以学会满语读写。对于16岁到35岁的普通学生,每天学两个小时,一周左右就可以掌握这些音素,学习满语也就变得简单了。
   
     2008年9月,金标的教学变得困难,因为他的工作换到了敦化市一家兽药厂。之后一年,他需要每周六从敦化坐6个小时火车到长春(大约23时到),然后打车去单律师家住一夜,第二天去长春理工大学上满语课,然后再乘车回敦化,星期一正常上班。
   
     上课依然是免费的,那时金标的月薪不足2000元,除了交通费和用在满语教材上的花销,所剩无几。但他看得很开,他说,一个人失去的和得到的不能用钱来衡量,反而是“满语给了我很多,很多知识,很多乐趣,很多朋友”。
   
     业余老师转正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2009年6月,一个偶尔的机会,朋友把金标介绍给东北师大满语言文化研究中心名誉主任爱新觉罗·肇子瑜和主任刁书仁,他开始融入到学院派的满语圈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