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53)]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114)
·蒋中正文集(1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6)
·蒋中正文集(117)
·声援失去自由的维权律师-唐吉田
·营救失去自由的人权律师-唐吉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8)
·蒋中正文集(119)
·蒋中正文集(120)
·蒋中正文集(12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2)
·蒋中正文集(123)
·蒋中正文集(124)
·蒋中正文集(12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6)
·蒋中正文集(12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8)
·蒋中正文集(129)
·蒋中正文集(130)
·蒋中正文集(1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2)
·蒋中正文集(133)
·蒋中正文集(134)
·蒋中正文集(1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6)
·蒋中正文集(137)
·蒋中正文集(138)
·蒋中正文集(1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0)
·蒋中正文集(141)
·蒋中正文集(142)
·自由亚洲电台对我的采访和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3)
·蒋中正文集(144)
·蒋中正文集(145)
·各地媒体对我案件的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6)
·蒋中正文集(147)
·蒋中正文集(148)
·蒋中正文集(14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0)
·蒋中正文集(151)
·蒋中正文集(152)
·蒋中正文集(153)
·蒋中正文集(1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5)
·蒋中正文集(156)
·蒋中正文集(15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8)
·蒋中正文集(159)
·蒋中正文集(160)
·蒋中正文集(16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2)
·蒋中正文集(163)
·蒋中正文集(164)
·蒋中正文集(16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6)
·蒋中正文集(167)
·蒋中正文集(16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9)
·蒋中正文集(17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71)
·蒋中正文集(172)
·蒋中正文集(全文终)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
·阴阳陌路-严正学(2)
·阴阳陌路-严正学(3)
·阴阳陌路-严正学(4)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5)
·阴阳陌路-严正学(6)
·阴阳陌路-严正学(7)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8)
·阴阳陌路-严正学(9)
·阴阳陌路-严正学(10)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1)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53)

為日、汪密約告全國軍民書
   
   ——————————————————————————–
   
   內容來源:卷三十一 書告

   
   隸屬章節:書告 \中華民國二十九年
   
   版面原件:第129頁,第130頁,第131頁,第132頁,第133頁,第134頁,第135頁,第136頁,第137頁,第138頁,第139頁,第140頁,第141頁,第142頁
   
   〔第129頁〕
   
   ——中華民國二十九年一月二十四日——
   
   〔要旨〕
   一、揭發日寇汪逆簽定「日支新關係調整要綱」等文件之侵華陰謀奸計,昭告全國軍民同胞,一致聲罪討伐。
   二、對敵偽「要綱」文件主要內容之分析剖判。
   三、日寇妄圖假手汪逆漢奸結束中日之戰,不惜以其國運為孤注之一擲,向世界作更大之冒險!
   四、處此東亞禍福世界安危緊要關頭,中國抗戰必然勝利,責任萬分重大,深願全國同胞全軍將士加倍黽勉,努力奮鬥,驅逐倭寇,收復國土,完成三民主義國民革命的莊嚴使命。
   〔本文〕
   近日中外各報所披露的汪逆賣國文件,有「日汪」在上海簽訂,而由犬養健攜回東京的「日支新關係調整要綱」,以及汪逆向敵方提出成立偽政府的必具條件,和日方的答覆。這幾個文件,全國同胞披閱之後,對敵閥與汪逆的陰謀奸計,必有更進一步的認識了。由這幾種文件的披露,我們可以明瞭敵偽雙方這幾個月來,秘密進行鬼蜮勾結的一般;我們可以察知敵國在一月初所謂「興亞院」開會討論的內幕,我們更可以由此認識汪逆裝腔作勢,做?討價還價姿態,以及他賣國行為的狡猾。在我們未曾見到這個文件以前,我們早知道汪逆是不惜將整個國家和世代子孫的生命,奉給敵國的,現在這個文件是更把它暴露無遺了。我要請全國同胞鄭重注意這個文件的內容,再閱讀我在前年十二月指斥近衛聲明的演講,再拿所謂「日支新關係調整要綱」和近衛聲明作一個對比,就可以知道我在一年多以前,批評近衛〔第130頁〕聲明時所說的「日本真正之所欲,乃在整個吞併我國家,與根本消滅我民族」;以及「近衛聲明是敵人整個吞滅中國,獨霸東亞,進而征服世界的一切妄想陰謀的總自白」。這幾句話,在今日來看,更可以證明為正確,絕不是過甚其詞。我曾告訴大家,近衛聲明骨子裏暗藏?機械利刃,現在機械一動,鋒刃畢露,這個「日支新關係調整要綱」,把近衛聲明「東亞新秩序」的一字一句,都具體化了。這一個敵偽協定,比之二十一條件兇惡十倍,比之亡韓手段更加毒辣。我敢信稍有血氣、稍有靈魂的黃帝子孫,中華民國,讀了這一個文件,一定要髮指眥裂。首先請大家注意,所謂「日支新關係調整要綱」及其附件,汪逆一張嘴巴,隨?敵人靦指向世界標榜的,不是所謂無害於中國獨立自由的和平嗎?他不是津津樂道所謂「善鄰友好」,「共同防共」,「經濟提攜」,以為無傷於中國的獨立生存嗎?現在我們大家從他們簽訂的條件可以看出;這三個具有特別意義的口號,我可再給他簡單明白的說明:所謂「善鄰友好」,就是「日支合併」;所謂「共同防共」,就是「永遠駐防」;所謂「經濟提攜」,就是「經濟獨佔」。這就是近衛聲明中所希望於汪兆銘將要成立的「更生中國」,亦就是「奴隸的中國」的要綱,這就是敵閥以「分擔建設新秩序職責」的名義,強迫「中國」分擔「支解中國自身」的任務。試想世界上兇徒殺人,強迫被殺者引頸就戮,也就夠兇暴了,還要在行使解剖手術的床上,強迫被支解者自剖其肺腑,這不是古往今來,破天荒的駭聞嗎!這個文件內容的狠毒,我不屑一一列舉,我祇大略舉其要點:
   (一)請看他的原則包括些什麼?第一、就是要在「建設東亞新秩序」理想之下,相互善鄰,而「結合」設立「日支滿」三國一般的提攜。善鄰友好而至於「結合」,這不是「日滿支不可分」的實現碼〔第131頁〕?「東亞協同體」成立之日,不就是中國獨立國家的消滅嗎?其次就是劃華北及蒙古(原文是蒙疆)為國防上及經濟上強度結合地帶,而在蒙古特別設定軍事政治之特殊地位,試問這所謂國防是誰的國防?中國的領土上,要為日本的國防作成「強度結合」,設定特殊地位,這樣的中國,還能算是一個獨立國家嗎?其次是在長江下游要設定經濟上「強度結合」地帶,這「強度結合」是什麼?是膠呢?是漆呢?這是所謂「渾然一體」的不可分呢?明白些說,你的就是我的;再明白些說,中國的都是日本的,凡是中國所有的一切,日本都應該據而有之罷了。再其次是華南沿海島嶼,設定特殊地位,從此封鎖中國,不許與海外自由交通,使我們南疆的屏藩,變為東夷進出南洋的腳踏板,變為日本在太平洋與印度洋對歐美作戰的根據地。這些都是「日支新關係調整」中不可違背的原則。而這些具體事項,還要在其他附件,作更詳細毒辣的規定。
   (二)先從「善鄰友好」說起,其條款內所規定者,一則曰「渾然相提攜」,二則曰「全般的講求互助連環之手段」。「連環」的意義,我曾比之於牽我們子孫入十八層地獄的鎖鏈,想大家必能回憶。至於「渾然相提攜」,真是日本最近特創的新語。汪兆銘說:「近衛聲明輪廓明白」,而敵寇所要的是「渾然」;汪兆銘機關報還老?面皮說:「經濟合作有範圍,有限度。」而敵寇答之以「渾然」,什麼是「渾然」呢?中國文字內有「渾然無跡」的成語,又凡一切模糊而記憶不起的叫作「渾忘」。所謂「渾然」,只是無邊岸的無蹤影的意義;提攜到了相互之間,無分限制影跡,除非是「合併」,這不是整個吞噬的說明嗎?
   〔第132頁〕
   (三)要偽組織先承認「滿洲帝國」,而後中國領土主權由日滿來尊重,試想承認了偽滿,還說是尊重中國領土及主權,而中國的領土和主權,還要由宰割出去的偽傀儡來尊重,這是戲弄呢,還是侮辱呢?
   (四)不但宣傳與教育,就政治外交和貿易,足以破壞相互好誼者,不獨現在,即將來亦禁絕之。換一句話說,中國境內,凡有不便於日本者,一概永遠禁絕之。
   (五)「對於第三國關係,不採取違反相互提攜的基調之措置」,這就把中國的外交權,從此整個聽命於日本,不許有自由獨立之餘地,這是不是完全置中國於日本的附庸?「此外還要派遣顧問於『新中央政府』,於強度結合地帶及其他特定區域」,這就是要對中國層層配置監視人員。
   (六)「協力於文化融合與創造」,這就是從此不許中國有獨立的文化,不許中國人在文化上自己有創造。
   (七)再看所謂「共同防衛」事項之內,所載的不僅是「共同防共」,還要協力於共同治安的維持。這「共同的治安」的新名詞,就是要把整個中國變為日本兵駐防區域的註解,就是駐兵於全中國任何地區的張本。
   (八)說到「防共」,圖窮匕現的說要駐兵於華北,於蒙古各要地,還要結成「防共軍事同盟」,就是還須「中國承認」日寇艦船部隊得在長江沿岸特定地點和華南島嶼長期停泊,因為這些地點,在日寇的假想敵蘇聯太遠了,不能應用到「防共」二字上來,所以在上文要製造「共同的治安之維持」一句〔第133頁〕話來應用。而駐兵區域鐵道、航空、通訊、主要港灣、水運,日方還保留?軍事上的「要求權」和「監督權」。至於中國本國之軍警配置和軍事設施,要限制到最少程度,而且這個最少程度的軍警建設,還要由日本派遣顧問協力行之。試問什麼是協力?監視而已,支配而已。
   (九)再看看所謂「經濟提攜」的內容怎樣,首先是要「互助連環」,其次還要「經濟結合」;整個掠奪中國的經濟,甚至中國財政經濟政策,乃至關稅和海關制度之建立,都要受他的支配,受他的限制,受他的統制。
   (十)關於資源開發,關於關稅交易,關於航空、交通、通訊、和氣象、測量,均要以便利日本的援助協力,和維護需要的主旨,締結所要之協定。
   (十一)資源的開發和利用,在華北內蒙,要與日本以特殊的便利,又在其他地域,關於特定資源也要給日本的便利,而其所謂全國交通協力之要點,乃包括整個中國之航空,華北(包含隴海線在內)之鐵路,中日之間,及中國沿海之海運,長江水運,及華北與長江下游之通訊等等。以上種種,就是日本要將中國所有的一切囊括以盡,連我們同胞人人的衣食住行,都要受他日本的支配,而毫無自由的餘地。
   上述各項,他們還恐未能列舉完備,在備考欄內,更規定須與日方密切協議,以為隨時要求的張本。
   除此以外,還有規定偽中央與南京華北及蒙疆之傀儡組織的關係,內容甚為瑣細,而其主要精神,〔第134頁〕無非是把一塊臠肉割開來,便其吞嚼。最足令人注目者,便是廈門與瓊州島特別各列一條,「廈門」要設為特別行政區域;而「海南島」上要承認日本之特殊地位,使之有權處理航空、通訊、海運之事項,和國防必需資源之開發權利之事項。這還不如乾脆的說:廈門與瓊州島,要永久割讓於日本就完了麼?而其沒有明舉的,還有所謂華南沿海特定之島嶼。我們須注意:這就是日本決心掀起太平洋上的風雲,而要以我神聖禹域之資源,黃帝子孫的血肉,作他南進者冒險資本。
   綜觀這一個密約,較之民國四年日本向袁世凱所提出的二十一條,不知要廣泛毒辣到多少倍!這個賣國條件,如果見之於實行,中國就陷於萬劫淪亡,四萬五千萬黃帝子孫真無?類,而東亞與世界的禍害,更不知伊于胡底。可是喪盡天良的漢奸汪兆銘,竟於去年十二月三十日欣然簽字在這個萬劫不復的賣身契上。訪問全國同胞,這是和平呢?還是賣國呢?這是「國交調整」呢,還是亡國條件呢?由於這個條件的實行,中國的獨立自由,是可以由此確保呢?還是從此永遠斷送淨盡呢?
   尤其令人痛憤的,請全國同胞再看一看,汪逆的卑劣無恥到如何地步。在他向敵方提出的「新政府成立前所急望於日本者」一個文件中,他所認為「中央政府成立之必具條件」是什麼?對於國家民族生死存亡的領土主權行政等等,他一切都可以不管,而所爭者,乃是四千萬元款項之借支,以及關稅之存放,與統稅鹽稅之轉移。明白的說,汪兆銘向敵人所要求的,第一是錢,第二是錢,第三還是錢,有了錢就可以一概不爭。此外他所要求者,就是開放南京上海間長江之一段,再其次是京滬間的通行證問題,和憲警檢查權。以為有此數項,便可保障他個人的安全,大家知道狗偷鼠竊,總是賊膽心虛,何況汪〔第135頁〕兆銘的生平,本是這樣一個患得患失反覆無恥的腳色,他要求長江開放,何嘗是專為欺騙英美諸國;要求通行證和憲警權,何嘗更有其他目的,實在是準備不得了時,他可以從海上陸上脫走。因此,這三項,第一是要命,第二是要命,第三還是要命。有了錢,有了命,他就可以安心作傀儡,所以除此而外,便一概可以不爭,祇是對於這兩點,一定要低聲下氣,向敵人請求,還設其詞曰,要「變更人民觀感,改善人民心理」。你看,他拿我們同胞當作人嗎?可是日本方面怎麼答覆他呢?日方最後的答覆是很簡單的,就是「動用四千萬元一層,必須日支新關係調整之原則及其他過渡辦法得到確約時,則有設法以副尊意的準備」。其他對於關稅收入,是仍舊要存放正金銀行,而華北及內蒙部分還要另外保留。關於長江開放,就乾脆的拒絕了;關於通行證與憲警之檢查,要待適應治安狀況等現地之實情,而由「日支」雙方之關係官憲協議再定。我們要注意,敵方所謂「得到確約」一句話,就是要汪賊簽訂了「日支新關係調整要綱」賣國條件,給了以永不反悔的保障,纔付四千萬元賣國的款項。我們由此可以知道汪賊所以要在十二月三十日滿盤承諾的緣故了,我們由此可以知道十一、十二月間上海漢奸報紙徬徨焦急裝腔作態的內幕了。漢奸們粉飾場面的伎倆,畢竟敵不過他主子的壓力,畏懼逡巡的心理,畢竟戰勝不了他袍笏登場的私慾,奸逆的醜噁心,祇看這幾個文件,已不必待我再加闡明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