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就宗教自由致信庄园会晤的中美领导人]
家庭教会
·为出狱后不久就来教会的胡石根长老祈祷
·为出狱后不久就来教会的胡石根长老祈祷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3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4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5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6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7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8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9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0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0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1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1天
·请为我们教会为公义受苦的肢体祈祷——2014-6-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2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3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3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4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4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4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5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6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7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8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9天
·为失去自由的徐彩虹何斌岳爱玲王春梅张文和祈祷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30天
·我们教会正在经历患难请为我们祈祷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应竭力为信仰争辩——2014-7-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为信仰如何争辩——2014-7-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面对信徒被抓十字架被拆我们要为信仰争辩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更要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
·我们立志一生走在十字架道路上——2014-8-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事赔偿决定书
·我们一起学习圣经参与家庭教会没有罪——2014-9-1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北京一良心犯无粮断食绝食抗议禁食祷告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一天
·因为耶稣如何我们在这世上也要如何——2014-9-1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二天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二天
·北京的教案蒙难者到公安局要求国家赔偿——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三
·因教案而蒙难的基督徒求主给力量——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四天
·我的禁食祷告词——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五天
·为在教案中经历过苦难的肢体们祈祷——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六天
·为癌症术后的上访维权者蒙冤警察田兰祈祷——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
·为癌症术后的上访维权者蒙冤警察田兰祈祷——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
·为癌症术后的上访维权者蒙冤警察田兰祈祷——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七天
·为主内肢体北京维权人爱国人士叶国强祈祷——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
·为十字架遭强拆而痛心的李克老牧师祈祷——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九
·回归使徒时代回归耶稣回归十字架——2014-9-2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刚刚访民基督徒王素娥被警察抓走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十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11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11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12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13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14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15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16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17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18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19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0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1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2日
·一个可怕的异端——“基督复临安息日会”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3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4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5日
·2014-10-1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四中全会被软禁者的禁食祷告25天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软禁者的公开求助信
·我们小小的教会现有6名肢体被抓——2014-10-3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近来失去自由的主内肢体祈祷——2014-10-2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面对能源社会等危机请您支持我的科学研究
·我们的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
·我们的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2
·我们的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3
·我们的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4
·我们的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5——徐永海劳动教养解除证明书
·我们的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5——徐永海劳动教养解除证明书
·主的灵教我祷告
·我们的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6——为百姓说话的基督徒——高峰
·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海内外民运维权朋友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7——王丹与基督精神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8——在看守所的“小号”里上帝与我同在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9——为王策弟兄在上帝面前献上祷告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0——刘念春与基督徒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0——有关李克牧师的介绍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1——为在狱中的彭明、李海及其他朋友祷告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1——为在狱中的彭明、李海及其他朋友祷告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2——求主拣选他们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3——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五周年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4——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纪念“六•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5——王丹说:百姓的利益,就是我们的目的——写在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6——不忘“六•四”死难者,多为百姓说话做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7——请求您关心难中朋友——徐文立、高洪明、查建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7——关心自由劳动者(职业者)的人——高洪明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8——感谢四川成都姓韩的弟兄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9——走百姓路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宗教自由致信庄园会晤的中美领导人


   
   
   
           就宗教自由致信庄园会晤的中美领导人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3年6月6日
     
     
   2013年6月7日将在美国加州安纳伯格庄园举行会晤的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
   尊敬的奥巴马总统:
     
   1、由于在中国的书店里不能卖圣经,很多人不得不认为,中国缺乏宗教信仰自由
     
     多年来美国一直关心、关注中国的宗教信仰问题,如在《国际宗教自由报告》中将中国列为“特别关注国家”。美国认为“中国缺乏宗教信仰自由”,应当有很多依据,其中的一个依据应当就是:“在中国的书店里不能卖《圣经》,在中国《圣经》如同是处于非法书籍”。在中国的书店里可以买到其它宗教的经典——如伊斯兰教的《古兰经》,如佛教的《坛经》、《金刚经》等等。我们中国这个国家应当不会有这样的法律法规“只许在书店里出售其它宗教的经典,就是不许在书店里出售基督教的经典”,应当不会有这样的法律法规吧。
     
     其实,在中国的书店里不能卖圣经,美国负有重大责任。事情是这样的:据说,在80年代,美国葛培理领导的“东门国际事工”来到中国,表示提供一切费用来帮助出版《圣经》,为此“三自”包揽了此事。由于美国提供了一切费用,“三自”印刷的《圣经》卖得是非常便宜,而使得中国所有正规出版社都没有了竞争力来出版《圣经》。可是“三自”又不去办理图书出版权(可能有很大的困难;办理图书出版权,建立出版社,应当也是很难的),而使得在中国的书店里不能卖《圣经》。
     
     由于在中国的书店里买不到基督教的经典——《圣经》,却可以买到其它各种宗教的经典——如伊斯兰教的《古兰经》,如佛教的《坛经》、《金刚经》等等,使得基督教的《圣经》如同是处于非法书籍。由此,全世界的很多人,尤其是海内外很多基督徒不得不认为“在中国基督教是受限制的”,“中国缺乏宗教信仰自由”。于是海外一些基督徒就秘密地给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送《圣经》,就秘密地提供费用帮助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印《圣经》,结果使一些基督徒被抓(非法经营罪)。由此,全世界的很多人,尤其是海内外很多基督徒就更加认为“中国缺乏宗教信仰自由”。
     
   2、中国书店不卖圣经,美国有关机构也负有责任,希望奥巴马总统督促它们改变做法
     
     由于,在中国的书店里不能卖《圣经》,在中国《圣经》如同是处于非法书籍,美国也是负有重大责任的;因此,美国的有关机构(教会)就应当首先改变原有的做法。即,或者不再给中国“三自”提供帮助“出版”《圣经》的费用(这些费用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来帮助中国人读到《圣经》,如将来把正式出版社出版的《圣经》买来送给需要的人),来使得中国所有正规出版社都有竞争力来出版《圣经》,来使得在中国的书店里可以卖《圣经》;或者要求中国“三自”去办理图书出版权,建立自己的正式出版社,并要求中国“三自”出版的《圣经》可以在书店里出售。
     
     多年来美国一直关心、关注中国的宗教问题,如在美国驻华大使馆的网站上,近日就有多篇是关于宗教问题的,如2012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概要》、《克里国务卿就发布国际宗教自由报告的讲话》、《骆大使就上海金主教的去世发表声明》、《2012国际宗教自由报告》等文章,以及国务卿发布宗教自由报告时的照片。既然美国如此地关心、关注中国宗教自由问题,就应当不仅仅停留在字面上,而应当落实在实际上,去促使美国有关机构(教会)改变原有的做法,来使得在中国的书店里可以卖《圣经》。
     
     在美国驻华大使馆网站主页上,在《2012国际宗教自由报告》简短的摘要中,有奥巴马总统的一段话:“美国人视为神圣的权利中,最重要的便是宗教信仰选择自由… 同时我们也记得,宗教自由不仅仅是美国人享有的权利;它是在美国和世界各地都要加以保护的普世人权。这项自由是人类尊严的根本组成部分,没有宗教自由,世界就没有持久的和平可言。”既然奥巴马总统是如此地重视宗教问题,为此我们希望,奥巴马总统,去督促美国有关机构(教会)改变原有的做法,来使得在中国的书店里可以卖《圣经》。
     
   3、希望习近平主席,督促“三自”改变做法,来使得在中国的书店里可以卖《圣经》
     
     据,自有“三自”就在三自管理的教会(缸瓦市教堂)工作,现在唯一能说能写健康健在,90多岁的李克老牧师说,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新华书店曾计划出版、发行、经销《圣经》。可是“三自”不干,全国“三自”负责人丁光训说,《圣经》的版权属于“三自”。(没有注解的和合本《圣经》早就没有版权了,有版权也应当属于上帝)。“三自”应当是仅仅出于自身的经济利益,来包揽《圣经》的印刷、出售,只许在教堂里卖《圣经》,不许在书店里卖《圣经》,结果使全世界的很多人不得不认为“中国缺乏宗教信仰自由”,“三自”误国呀!
     
     “三自”的含义是“自治、自养、自传”。可是,在80年代,美国葛培理领导的“东门国际事工”来到中国,表示提供一切费用来帮助出版《圣经》,“三自”见到如此多的金钱,“三自”就包揽了此事。据报道,截至2012年,中国《圣经》印刷数量达1亿多册,成为世界上印刷《圣经》最多的国家之一。虽然中国已经是当今世界上印刷《圣经》最多的国家之一,可是由于“三自”印刷的《圣经》不能在书店里出售,而依旧使得全世界的很多人不得不认为“中国缺乏宗教信仰自由”,“三自”误国呀!
     
     在美国发表《2012国际宗教自由报告》后,中国政府和有关部门给予了尖锐的批评,如环球时报发表了《美“宗教自由报告”无端指责中国》,其中写到:“中国政府依法保障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中国人民依法享有充分的宗教信仰自由”。因此,不能再让人们认为“中国缺乏宗教信仰自由”了,不能再让“三自”误国了;为此我们希望,习近平主席,去督促“三自”改变原有做法;即,要求“三自”,或者去办理图书出版权,建立自己的出版社,来正式地出版《圣经》;或者与美国有关机构(教会)协商,将它们赞助的费用转给那些愿意出版《圣经》的出版社;最终,来使得在中国的书店里可以卖《圣经》。同时也告诉美国奥巴马总统,在中国的书店里不能卖《圣经》这个问题上,美国也是负有重大责任的;即,明明知道“三自”不具有出版资格(只能在教堂内卖《圣经》),美国的有关机构(教会)依旧将赞助《圣经》出版的费用交给“三自”,使得中国所有正规出版社都没有了竞争力来出版《圣经》,使得在中国的书店里不能卖《圣经》。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附:《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3年6月4日
     
   1、在中国的书店里不能卖圣经,美国负有重大责任,美国的某些教会负有重大责任
     
     据说,在80年代,美国葛培理领导的“东门国际事工”来到中国,表示提供一切费用来帮助出版《圣经》,为此“三自”包揽了此事。由于美国提供了一切费用,“三自”印刷的《圣经》卖得是非常便宜,而使得所有正规出版社都没有了竞争力来出版《圣经》。可是“三自”又不去办理图书出版权,而使得在中国的书店里不能卖《圣经》。
     
     在上个世纪50年代“三自”是用来打压基督徒的,如同当年“反右”是用来打压知识分子的一样,只是现在不敢再用“反右”来管理知识分子了,可是现在依旧还再用“三自”来管理基督徒,实在是太欺负人了。“三自”曾是用来打压基督徒的,“三自”不愿意在书店里卖《圣经》,是不奇怪的。可是美国却在配合着“三自”这样做,这就很奇怪了。
     
     也许,美国应当是抱着美好的想法,希望中国人买得起《圣经》。可是他们的做法,结果却是,使得在中国的书店里不能卖《圣经》。那么美国就应当换一种方式来帮助中国人读到《圣经》;如在美国,很多基督徒是通过购买大量《圣经》,来无偿地捐赠给需要的人。其实《圣经》又没有版税,一般人应当都买得起,基督徒更应当舍得买。
     
   2、只要美国改变做法,在中国的书店里就可以卖圣经,人们就可以在书店里买到圣经
     
     据,自有“三自”就在三自管理的教会(缸瓦市教堂)工作,现在唯一能说能写健康健在,90多岁的李克老牧师说,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新华书店曾计划出版、发行、经销《圣经》。可是“三自”不干,全国“三自”负责人丁光训说,《圣经》的版权属于“三自”。(没有注解的和合本《圣经》早就没有版权了,有版权也应当属于上帝)。
     
     对于其他宗教来说,虽然它们没有自己的“三自”,虽然它们没有外国的资助,反而在中国的书店里可以卖它们宗教的经典——如伊斯兰教的《古兰经》,如佛教的《坛经》等等。我们中国这个国家应当不会有这样的法律法规“只许在书店里出售其它宗教的经典,就是不许在书店里出售基督教的经典”,一定不会有这样的法律法规的。
     
     因此说,只要美国改变原有做法;即,或者不再给“三自”提供帮助“出版”《圣经》的费用(这些费用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来帮助中国人读到《圣经》),来使得所有正规出版社都有竞争力来出版《圣经》,来使得在中国的书店里可以卖《圣经》;或者要求“三自”去办理图书出版权,并要求“三自”出版的《圣经》可以在书店里出售。
     
   3、只要美国改变做法,在中国的书店里就可以卖圣经,我们就可以更好地传福音
     
     由于在书店里可以买到伊斯兰教的经典——《古兰经》,可以买到佛教的经典——《金刚经》、《坛经》等,而只是单单地不可以买到基督教的经典——《圣经》;从而使得人们不得不认为,基督教是受限制的。由于某些政府工作人员也是这样认为,从而使得他们可以更加理直气壮地逼迫基督徒;如作为基督徒,因为信仰,我曾先后两次坐牢。
     
     如果美国改变做法,如果人们可以在书店里买到《圣经》了;这样我们很多中国人就可以公开地、理直气壮地在一起学习《圣经》了,(其实,我们中国的很多家庭教会就仅仅是个《圣经》学习小组);并且专家学者还可以公开地研究、讲解《圣经》了,就可以帮助我们很多中国人(包括基督徒)来正确地了解《圣经》,认识《圣经》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