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
家庭教会
·请关心政治释放犯查建国的身体
·我们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所走过的道路
·在家庭教会中的徐永海
·因“两会”我们团契的6位基督徒失去自由
·圣爱团契六基督徒今日恢复自由
·胡石根等基督徒被阻止参加教会活动
·基督徒徐永海在复活节前被软禁
·任畹町就余杰、王怡白宫骗案及危害 致布施政府、德国总理、媒体、西方各国及中国民运的声明书
·刚出狱的维权人士残疾人倪玉兰已经流落街头
·救救政治犯的孩子!
·在刘京生被捕的日子里
·为良心犯妻子贾建英祷告
·北京一教会对发起焚烧古兰经的琼斯牧师说不
·圣爱团契纪念家庭教会的先行者袁相忱(图1)
·因刘晓波获奖圣爱团契受骚扰
·焦国标: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采访中国自由民主党创始人胡石根先生
·2010年1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北京圣爱团契圣诞节街头传福音
·2010年1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何德普个人简历(本人所写)
何德普
·何德普个人简历(本人所写)
·何德普:八十年代初我参与竞选人民代表的简单回顾
·何德普:写给每一位关心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朋友
·何德普:民主墙精神永不倒 无私奉献的墙下人
·何德普:就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的《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修订草案》致人大法工委的公开信
·何德普:罪恶的子弹与愤怒的呐喊
·何德普:中国北京独立参选人竞选人大代表100天纪实
·何德普:关注“六、四”后的组党人士——胡石根、康玉春等人的处境
·何德普:建国先生、高洪明先生被警方从家中带走
·何德普:查建国先生,高洪明先生的组党案即将开庭
·何德普:法轮功学员也享有公民权中共不应用专政手段对待法轮功
·何德普:抗议中共当局对京津党部副主席查建国、高洪明判处重刑,强烈抗议中共对民主党人的政治迫害
·何德普:关于授予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查建国、高洪明优秀民主党人称号的决定
·何德普:公心至上的民主党人——查建国、高洪明兼谈民主党与共产党的主要区别
·何德普:公开感谢信
·何德普:查建国、高洪明现关押在北京第二监狱,其家属在探视上受到狱方的刁难
·何德普:《新世纪宣言》代表了民主党集体的思想
·何德普:郑重启事
·何德普:强烈抗议中共对民主党人刘世遵的政治迫害
·何德普:自由选举的旗帜在台湾上空高高飘扬——献给为推动自由选举的朋友
·何德普:中国民运道德规范约法八章
·何德普:抗议中共对民主党人何德普的政治迫害
·何德普:慰问安福兴先生
·何德普:请关心我们老百姓在拆迁中的住房问题
·何德普:中共权利机关------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是个什么东西
·何德普:强烈抗议中共继续对民主党人进行政治迫害!
·何德普:强烈抗议中共继续对民主党人进行政治迫害!
·何德普:就老百姓住房困难和拆迁中的困惑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何德普:呼吁关注徐文立
·何德普:建立工资谈判制度,直接选举工会主席,就此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何德普等:我们郑重向你们反应一件人命关天的重大事件
·何德普:关于废除劳教制度的情况通报
·何德普:基督教的一万件衣物被中共北京警方扣押
·何德普:基督教的一万件衣物被中共北京警方扣押
·何德普:“百元捐款、人道援助”就是好!
·何德普:“百元捐款、人道援助”就是好!
·何德普:我们在春节慰问了北京的良心犯家属
·何德普:我在狱中狱
·何德普过去参加人大代表选举,现在建议讨论“百姓权益问题”
·请帮助何德普和他的家人
·为公义而坐牢的何德普弟兄
·希望何德普弟兄能在监狱里读到《圣经》,请主内弟兄姊妹为此祷告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圣爱团契为狱中何德普狱外贾建英祈祷
·为良心犯妻子贾建英祷告
·旧稿:何德普已坐满8年牢却不能回家
·何德普多坐3月牢来迎接刘晓波获奖
·为近来时常失去自由的贾建英姊妹祈祷
·为即将出狱骨头最硬的何德普弟兄祈祷
·去接出狱的何德普却被警察拦阻相见
·去接出狱的何德普却被警察拦阻相见
·整个宇宙都在耶稣的手心里
北京李克牧师文章
·李克牧师:我的人生简历
·北京三自会纪实
·三自爱国运动六十年的思考
·中国近代史真相(基督教的社会作用)
·神的权柄统管万有
·救主降世普天同庆——圣诞节的思考
·救主降世普天同庆——圣诞节的思考
·天堂存在的证据
·李克牧师:论守主日与守安息日问题
·剖析丁光训的本质
·研读《我所知道的父亲吴耀宗》有感
·世界大结局与撒旦魔鬼的末日
·赵复三的异化人生
·缸瓦市教会事件的真相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
·2012两会被软禁者的公开信(一)致信北大
·我们来大声宣扬上帝是真的客观存在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1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2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3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应信仰耶稣
***
终极论
***
·我为什么要进行“前额叶与信仰”的研究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要信仰耶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3年6月4日
     
     
   一、因为柴玲再次阐述她对六四的宽恕论,所以我写此文,来指出她错在那里
     
     据报道,今年(2013年)“六四”前,柴玲再一次阐述了她的宽恕论。在去年(2012年)“六四”前,柴玲就提出了宽恕论。为此,一些人,尤其是某些个别的基督徒,某些个别的基督教教会领袖,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如前曼哈顿华人浸信会主任牧师俞敬群就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世界上最美的一句话》。
     
     有一些基督徒,虽然没有给予很高的评价,但是对此也给予一定的赞同,如作者一平在他的《承诺与责任——也谈柴玲的宽恕说》一文中写到:“从基督教信仰,柴玲的宽恕说是成立的”。“从柴玲的文字,可以看出,她的信是虔诚的”。“柴玲的宽恕说,不管对错,但对于中国的现实有一个积极的意义”。
     
     再如香港教会更新运动总干事、《拥抱神学》一书的作者——胡志伟,在他的《饶恕是否复和》一文中写到:“柴玲作为一位初信主(二00九年)基督徒,有善良之心拥抱邓小平与李鹏,值得肯定,不要责难”。
     
     在2013年“六四”临近的时候,中国大陆的一个基督教教会的杂志《橄榄枝》第12期上,有一个栏目“专题:宽恕、正义与中国社会转型”,其中共有30多篇文章,都是围绕“柴玲的宽恕论”不同作者所写的不同文章,其中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些文章。
     
     由于柴玲的宽恕论,和一些个别基督徒,个别教会领袖的正面评价,而使得不少非基督徒朋友,不少慕道友朋友,对基督信仰产生了反感与排斥。就像一个作者在他的文章中所写的那样:“在纪念六四的特殊时候,不仅没有令人信服的诚意,更令非基督徒朋友对基督信仰产生反感和排斥,继而使主的名受损”。
     
     在89六四的当年,我们这个小小的基督教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就开始聚会。24年来,我们一直面向良心犯和他们的家人传福音,尤其是面向“六四”经历者传福音,不少的朋友在我们这里接受了耶稣,信主成了基督徒。在柴玲提出了宽恕论后,不少主内肢体和慕道友朋友提出了“柴玲的观点到底错在哪里”的问题。所以我写了此文。
     
   二、作为基督徒,我们首先要有爱心,要爱最小的肢体,否则我们就会到永刑里去
     
     我们首先看一段经文,《圣经•马太福音》,第25章第31节至46节,我们的主耶稣说到:“当人子在他荣耀里同着众天使降临的时候,要坐在他荣耀的宝座上。万民都要聚集在他面前。他要把他们分别出来,好像牧羊的分别绵羊、山羊一般。把绵羊安置在右边,山羊在左边。于是王要向那右边的说:‘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可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因为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渴了,你们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给我穿。我病了,你们看顾我。我在监里,你们来看我’。义人就回答说:‘主阿,我们什么时候见你饿了给你吃,渴了给你喝?什么时候见你作客旅留你住,或是赤身露体给你穿?又什么时候见你病了,或是在监里,来看你呢?’王要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王又要向那左边的说:‘你们这被咒诅的人,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因为我饿了,你们不给我吃。渴了,你们不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不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不给我穿。我病了,我在监里,你们不来看顾我。’他们也要回答说:‘主阿,我们什么时候见你饿了,或渴了,或作客旅,或赤身露体,或病了,或在监里,不伺候你呢?’王要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不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不作在我身上了’。这些人要往永刑里去。那些义人要往永生里去。”
     
     《圣经》不像其他宗教的经书,说了很多天堂地狱的事情,在《圣经》里说的很少。但是在这里却用了不少的文字,并且是出于我们主耶稣的口,又多次用了“我实在告诉你们”的语句,来述说那些人要上天堂——进入永生里去,那些人要下地狱——进入永刑里去。对此我们必须认真对待,因为这段文字告诉我们,我们应当如何做,才能上天堂——进入永生里去,才能不下地狱——不到永刑里去。
     
     在这里说的明明白白,就是我们要爱那些最小的肢体,当他们处于苦难中时,我们要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他们,尤其当他们在监狱里为主、为公义在受苦时,我们更要关心他们、更要帮助他们。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上天堂——进入永生里去。
     
     否则,当他们处于苦难中时,我们不去帮助他们,尤其当他们在监狱里为主、为公义在受苦时,我们不去关心他们、不去帮助他们,结果只能是,我们将会为此下地狱——到永刑里去。
     
     今世的罪人,要上监狱去;后世、来世的罪人,要下地狱里去。如果,我们没有如此地去爱最小的肢体,我们就是罪人,我们就应当到地狱里去。可是,我们的主耶稣怜悯我们,只要我们认了这罪,只要我们悔改了,以后我们要尽自己的能力去爱那些最小的肢体,去关心、帮助那些为主、为公义坐牢的肢体了;我们的主耶稣就会原谅我们、赦免我们,使我们可以上天堂——进入永生里去,使我们可以不下地狱——不到永刑里去。
     
     今年是“六四”24周年,24年来,有如此多的人在经历着苦难。在“六四”当天就有一些市民学生被打死、打伤;在这24年中,有很多的人被抓到监狱里,出狱后生活十分的艰难。如“六四”中曾被判死刑(不是死缓)的王连僖,在坐牢期间,妻子离婚,他的房子在金融街拆迁中莫名其妙地失去了。出狱后的他,没有自己的地方住,缺吃少穿,身患疾病。这些朋友确实需要我们的关心、帮助,我们应当认“关心、帮助他们不够”的罪,否则我们就不能去天堂。
     
     因此说,我们要爱最小的肢体,尤其是要去关心、帮助那些为主、为公义坐牢的肢体们。如果我们没有做好,我们就要为此认罪,悔改,这才是虔诚。
     
     《圣经•雅各书》第1章第27节说到:“在神我们的父面前,那清洁没有玷污的虔诚,就是看顾在患难中的孤儿寡妇,并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
     
     据我所知,柴玲对这些“六四”坐牢者,对“六四”受难者关心、帮助的很不够,而且她也没有为此——“爱的不够”——认过罪,来求主耶稣怜悯她。可是,一些基督徒,一些教会领袖,仅仅根据她说了“宽恕”,就说她很虔诚,你们的根据是什么。看来不仅仅是柴玲《圣经》读的很不够,就是那些教会领袖《圣经》读的也是很不够,都需要好好地去读《圣经》了。
     
   三、我们弟兄姊妹之间,我们必须彼此相爱,因为这是主耶稣给我们的命令
     
     我们的主耶稣说:“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13:34-35)。这是我们的主耶稣给我们每一个基督徒的命令,我们必须遵守。
     
     “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了”,从这句话中,我们应当明明白白地知道,我们弟兄姊妹相互之间,我们必须彼此相爱,因为这是我们的主耶稣给我们的命令。
     
     “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从这句话中,我们每一个基督徒就应当明明白白地知道,我们弟兄姊妹相互之间,我们彼此相爱的程度,要像我们的主耶稣爱我们那样,我们的主耶稣是已经给我们做出了榜样。
     
     “彼此相爱的心”,从这句话中,我们每一个基督徒就应当明明白白地知道,我们弟兄姊妹相互之间,我们的彼此相爱,不是给任何人看的,而应当是从我们内心发出来的。当弟兄姊妹在受苦时,我们的心是真在疼啊,我们不去帮助,我们就受不了啊。
     
     “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从这句话中,我们每一个基督徒就应当明明白白地知道,我们弟兄姊妹相互之间,我们必须具有相爱的心,来让众人、外人、其他的人来知道我们这些人是耶稣的门徒。
     
     从这句话中,我们每一个基督徒还应当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知道一个重要含义,就是“我们这些人”是个小范围,仅仅指的是“我们这些耶稣的门徒”,仅仅指的是“我们这些基督徒”。
     
     从这句话中,我们应当知道,耶稣的新命令是“让我们基督徒之间,相互彼此相爱”。
     
     1989年“六四”时,我就是基督徒。在89“六四”期间,我们缸瓦市教堂的一些青年的主内肢体,作为一个团体,我们曾多次走在游行的行列中。在6月3日那个夜晚,我就在天安门广场。在军队开枪时,我就在西长安街的六部口、四单之间。
     
     我是亲身经历着,亲眼见到着,不少的市民学生被打死、被打伤,我是随着抬送被打死、打伤者的人群,来到了附近的邮电医院。我作为一个医生,在邮电医院里,我参与了抢救治疗,给伤员伤口缝针。我亲身经历着,一些可爱的市民、学生在痛苦中死去,一些受伤的市民、学生在痛苦中煎熬。
     
     在我的身边,一个年轻人死去了,他的姐姐在撕心裂肺地痛哭、嚎啕,像疯了一样。我们无法用语言安慰他,我们用语言也安慰不了。当时,我内心就发誓,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些。我要用自己的一生来爱这些可爱的人,来关心、帮助这些可爱的人。他们就是我的弟兄,就是我的姊妹。为此多年来,我一直面向他们传福音,一直尽自己的能力去关心、帮助他们。
     
     当然,我知道我做的极少,我是极大地亏欠人,亏欠主,为此我是时常地认罪,求主怜悯我。虽然,我时常为此认罪,但我也绝对不敢认为,也一点不认为,我是虔诚了,反而是深深地感到“太亏欠人了,太亏欠主了”。因为自己的内疚,我是时常感到自己心在疼痛,想扇自己的大嘴巴。
     
     在去年“六四”23周年的时候,柴玲以“基督徒”的身份,发表的这两封关于“原谅”的公开信,今年(2013年)六四前,柴玲再一次阐述了她的宽恕论。通过她的言论,我们实在不能从“她的这些言论中”看出她对这些最小肢体的爱心来,所以也实在不能从“她的这些言论中”认出她是耶稣的门徒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