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缸瓦市教会事件的真相]
家庭教会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3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4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5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6
·大连访民王亚新意外死亡,北京维权人士葛志慧呼吁关注
·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2014-5-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2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3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4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4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5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6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7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8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9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9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0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0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1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2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3
·胡石根长老近一年来的施洗圣礼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您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和祈祷的照片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6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7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8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9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7
·徐永海自荐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8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9
·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2014-5-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6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7
·看望出狱的胡石根与牵挂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望大家来帮助在天安门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6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7天
·回归圣经回归耶稣回归十字架——2014-5-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在天安门被抓的徐彩虹何斌祈祷——2014-6-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8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9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0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1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2天
·为出狱后不久就来教会的胡石根长老祈祷
·为出狱后不久就来教会的胡石根长老祈祷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3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4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5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6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7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8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9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0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0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1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1天
·请为我们教会为公义受苦的肢体祈祷——2014-6-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2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3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3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4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4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4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5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6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7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8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29天
·为失去自由的徐彩虹何斌岳爱玲王春梅张文和祈祷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30天
·我们教会正在经历患难请为我们祈祷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应竭力为信仰争辩——2014-7-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为信仰如何争辩——2014-7-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面对信徒被抓十字架被拆我们要为信仰争辩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更要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
·我们立志一生走在十字架道路上——2014-8-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事赔偿决定书
·我们一起学习圣经参与家庭教会没有罪——2014-9-1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缸瓦市教会事件的真相

对杨毓东牧师回忆录的思考
   
   李克牧师
   
   缸瓦市教会事件的真相

   ——对杨毓东牧师回忆录的思考
   
   杨毓东牧师,于1920年出生于东北辽阳,基督教家庭。自父辈即受基督教文化影响,思想先进,从事医务工作。
   杨牧师毕业于沈阳东北神学院,是属于现代派的神学信仰。
   杨牧师1948年来北平,在新街口中华基督教会,做传道工作。
   杨牧师于1952年参加北京三自革新学习班。杨牧师的性格为人正直、思想敏捷,善辩,是一位很直爽的人物。在学习中,他维护教会的合法权益,不承认基督教是文化侵略,不承认反苏反共思想。当讨论礼拜堂挂国旗问题,政府说,任何场所单位都要挂国旗。杨牧师马上说:“厕所也要挂国旗吗?”由于他的性格直爽为后来右派埋下伏笔。他为了坚持政治立场,身陷20年牢狱之苦。
   我在学习班中,因我是贫穷落后出身,愚昧无知,我很快就接受了共产党的领导,我当时认为共产党比国民党好。我承认思想“落后”,我拥护三自革新运动。逐渐成为三自运动的“积极分子”,忆往事甚感遗憾。
   1958年在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我没打成右派,没有下放农场劳动,并且在保留4个教堂中,我负责西城缸瓦市堂工作,万事互相效力,这是上帝对我的保守,但当时身不由己,犯了很多错误,甚感内疚。感谢神!使我有悔改的机会,我经过多年的反思,我在神和人面前否定了自我。
   我的思想转变是从文化大革命伊始,自“破四旧”砸教堂,以至红卫兵的一切暴行,我无法接受,便开始怀疑共产党的领导。我因愚昧、无知,相信共产党的宣传,上当受骗了。我极力关注文化大革命的动态和大字报的信息。我是一个胸怀坦白,决不隐瞒自己的观点。我们在西北旺劳动改造期间,我和杨怀周牧师等人,有共同的思想、言论,后来在清理阶级队伍中,我和杨周怀接受批斗,被定性为“极端反对文化大革命分子”。
   1979年,国家改革开放之后,我极力要求落实宗教政策,恢复一切不公正的待遇。我公开向政府干部提出,关于共产党消灭宗教的历史,已经证实。又对三自运动提出质疑,不能再宣传基督教是文化侵略。苏联红色帝国主义是中国头号敌人,三自是消灭宗教的政治工具。我的思想言论引起政府和三自会轩然大波。李克在政治上,成为不被政府信任的人,正如杨牧师在回忆中贬低说:“李克是一个臭名昭著的人”。
   1980年缸瓦市教会恢复活动时,政府和三自会,企图将李克排除教会之外。我以政策、法律与宗教干部进行说理斗争。在缸瓦市复堂前一天,他们无奈地允许我回到教会工作。我从一个拥护共产党和三自的积极分子。转变成一个真正的传道人,这是神的保守使我重新回到主的爱里,我重新奉献为主工作。缸瓦市教会复堂之后,政府任命祁廷铎为主任牧师,他即是杨牧师所说的“四大金刚”之一。在教会中,我一直维护教会的合法权益进行斗争,直到如今。
   杨牧师已经安息主怀14年了,我以怀念和敬爱的心情拜读了他的生前“回忆录”。对他20年的牢狱之灾,我感到十分同情,他在上世纪50年代受到无辜的迫害。我当时却积极地推行三自运动甚感内疚。
   在国家改革开放拨乱反正的时代,人的思想都在不断与时俱进。1982年我在教会接待了一位著名的大右派林希翎。他原来是一位基督徒,我感慨地说:“你们为正义奋斗是先进的,受苦是光荣的。我与你们相比已落后20多年……”。
   1980年杨牧师落实政策后,李克十分关心他的生活工作,我利用各种机会,向政府和三自会进行呼吁,要求杨牧师早日回到教会工作,我尽量为杨牧师安排讲道和信徒谈道的机会。后来政府终于同意他回到缸瓦市教会,我们一同工作。因我们的思想观点一致,我们互相交流。三自会和文化大革命各种情况,所以合作的很好。
   因李克的思想转变,我和杨牧师有共同的思想基础。我们决心共同办好神的教会。当时各教会都有不同的特点,崇文堂是政治化的教会,宽街堂是聚会处的特点。珠市口堂是农村型的教会。而我们要把缸瓦市堂办成文化型的教会,维护教会的合法权益。
   1984年,政府和三自会决定按立杨毓东为牧师,杨牧师说我在50年代,新街口教会已经是“准士”了,现在应当落实恢复圣职,他不接受三自会的按立。他还自豪地说:“我是正当走进教会,而不是爬近来的”,三自会无奈,允许他自己在84年4月请他的好朋友李苍森、高玉宗牧师按立了圣职,我支持他的创举,是一位有骨气的牧师。
   1986年,杨毓东为什么在缸瓦市教会当主任牧师?教会的人事、经济、都是由政府和三自会统一领导管理,主任牧师必须是政治可靠的人。1986年,神学院的人事调整。祁廷铎牧师企图不放弃缸瓦市教会主任牧师,兼任神学院院长。但政府说不得兼任。结果祁牧师选了神学院。在缸瓦市教会主任牧师空缺之下,杨牧师正式成了主任牧师,难道杨牧师是政治可靠的人吗?后来于新粒说:“杨毓东是有政治背景的”。按理说,邵凤元是老资格,为什么没有叫邵牧师当主任?而李克在政治上不被共产党信任,他不可能当主任,他也没有当主任牧师的要求。那么杨牧师有什么政治背景?杨牧师说:“政府干部曾‘三顾茅庐’,一定要请我下山”。据说凡是被政府释放的人,都有政治承诺为政府效力。
   1986年2月,杨牧师绯闻事件:有一位年轻女信徒叫肖红,他的相册头一页是杨牧师的照片,她经常手不释册地看杨牧师的照片。引起信徒怀疑。问她为什么?并有几个人共同为她祈祷逼问。肖红说杨牧师是他的爱人,每次礼拜后都与杨发生关系。杨还送她项链为纪念。杨牧师桃色新闻,当即在缸瓦市和宽街教会,不胫而走。闹得教会沸沸扬扬。政府三自会的领导殷继增和孟向召,决定开除杨牧师。为此杨牧师受到极大的压力。但是李克对此产生怀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为了澄清真相,保护杨牧师的名誉。李克首先到肖红的家中,找她的母亲了解情况。我问肖红母亲,你每次陪女儿礼拜,你发现什么不规的事情吗?他说肖红因婚姻失恋精神受到刺激,对杨牧师产生暗恋,那个项链是原来男朋友送给他的。这一切都是莫须有的。于是我请她写出证实材料;我又分别找到一些参与传闻的信徒,包括所谓“女先知王继贤”,找她们对质,她们都哑口无言。我请她们写材料签字,然后我将材料打印,呈交给三自,平息了这次风波。后来杨牧师对我深表感恩戴德地说:“我们的关系非同一般,我们是唇齿的关系”,后来殷牧师在给杨牧师的信中说:“李克是杨牧师的亲信”。“杨对我说你就是我的亲信呀!”我当即反驳“亲信”是贬义词,我们是同工、战友。我应当主持正义。这段历史在他的回忆录中只字未提。
   杨牧师提出三自会“四大金刚”,在写回忆录时,不宜点名,四大金刚是殷继增、祁廷铎、石泽生、阚学卿(老党员)。他们都已经过世了。杨牧师当时说:“我是三自会头号敌人,你是第二号敌人,我们要共同抵制他们。”
   “五天常委会”的真相:杨牧师在回忆录中,对“五天常委会”问题,他轻描淡写,隐瞒实情。1988年5月,李克根据国家的形势,共产党十三大,提出党政分开的精神,同时赵朴初、丁光训也在全国人大和政协都提出政教分开。并要求政府出台“国家宗教法”。于是我和杨牧师研究策划一次大胆的政治行动。事前,我邀请有影响的殷继增、高玉宗、李苍森等几位牧师,争取他们的支持。于1988年5月29日,利用三自会召开全体同工会之际。我们先发制人,向三自会提出民主对话,当即得到全体同工的响应,大家纷纷对三自会的工作,提出批评,犹如洪水爆发,无法阻挡,我们连续开三次大会,要求教会独立自主,最后有人提出三自财务不清问题。最后又召开两次三自常委会正式通过由李克牵头组成清查三自会财务小组,杨牧师负责清查房产,这就是“五天常委会”的真相。
   这是一次最大的政治事件。引起国家宗教局的关注,后来三自干部王毓华在她编写的《北京基督教简编》中特别提到这次事件,称为“前进航道上的波澜”。杨牧师在回忆录中,为什么淡化这次重大事件。他只提李克负责查账云云,我们可以猜想,杨牧师在想什么……?
   北京教会反三自事件之后,1988年末,全国三自丁光训在上海召开会议,提出“理顺我们的关系”,也是为了取消三自。有人说:“取消三自北京先走了第一步”。这是当时国内外形势决定的。
   1989年“64天安门事件”,对此我和杨牧师的观点是一致的,杨牧师说:“为了保护教会,不同意青年信徒上街游行,当时引起青年同工秦虹虹和信徒刘焕文与杨牧师发生矛盾,秦虹虹在院内叫杨毓东的名字,大骂杨牧师,为此杨牧师不敢露面,我和王继贤为杨牧师排忧解难。
   1989年9月4日,宗教处办清查“64“事件学习班,会上干部公开点名缸瓦市杨毓东、李克支持秦虹虹、刘焕文去天安门游行,并说东欧剧变是由一个牧师引起的,说李克控诉“三自”……。仅因我和杨牧师不同意赶走朝鲜族信徒和“九五”事件,外国记者采访杨牧师,从此政府把缸瓦市教会视为不安定因素。
   1993年4月陈武威事件:教会的人事都由政府和三自会统一调配管理。杨的回忆录中说:“陈武威是缸瓦市教会事件的导火索”。北京三自会首先派陈武威、刘学军、史平等先后到缸瓦市教会工作。老牧师应当对年轻的同工进行培养,成为教会新的接班人。当年全国三自在北京按立一批年轻牧师之际。杨牧师首推陈武威按立牧师,后来杨牧师感觉不妥,又撤销推荐。于是引起陈武威对杨牧师的不满。导致教会重大事件。成为国内外重大新闻。
   对陈武威按立牧师,当时我和杨牧师观点是一致的。正如杨牧师说:“陈武威的劣迹相继暴露,他根本不想做圣工,而是要利用教会做买卖。他是结婚生子的人,却和一个比他大多的女人同居,并在法院起诉要求离婚,甚至否认其女儿,做亲子鉴定。法院曾到教会了解情况。陈的丑闻,在教会闹得沸沸扬扬,对如此劣迹的人不但不能做牧师,应当开除教籍。后来我和邵凤元牧师提出将陈武威退回三自会。另建议调杜凤英到缸瓦市教会工作。当时三自会主席殷继增牧师也提出开除陈武威。而于新粒拖延不执行,至今陈武威仍是南口教会的牧师,这完全暴露三自会的腐败。
   在杨陈矛盾之前。政府和三自会早已对杨牧师不信任了。他们确定了人事调整。提出各堂的主任牧师都退居二线,由年轻牧师接任。1993年4月27日,三自会召集开会。干部阚学卿宣布七十以上的主任牧师都退居二线。崇文堂石泽生退下,由吴巍接主任牧师。珠市口堂邵文牧师退下,由李永红担任。缸瓦市堂杨牧师退下,由于新粒接任。杨牧师对三自的既定决策,公开反对,拒绝。于是杨牧师夺权事件,拉开了序幕。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