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北京国保警察干扰北京一家庭教会]
家庭教会
·致信中国福音大会2011
圣爱团契的洗礼
·圣爱团契王志新弟兄受洗
·圣爱团契胡石根弟兄受洗
·圣爱团契严正学弟兄受洗
·圣爱团契董继勤弟兄受洗(图)
·王志新受洗前被按手祷告
·董继勤受洗前被按手祷告(图)
·董继勤受洗前被按手祷告(图)
·严正学受洗前被按手祷告(图)
·胡石根受洗前被按手祷告(图)
·圣爱团契肢体受洗后合影
·圣爱团契肢体受洗后与施洗弟兄合影
·2011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洗礼
***********
·追求民主与信仰耶稣的关系
·辛亥百年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岸国民党
祷告·中国
·为曾判刑20年的政治犯胡石根弟兄祷告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祷告·中国2010年11月
·何德普已坐满8年牢却不能回家
·为即将出狱骨头最硬的何德普弟兄祈祷
·软禁下的胡石根弟兄55岁生日
·为访民窝棚中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为坐满22年牢的良心犯秦永敏祈祷
·请为被抓的白东平弟兄祈祷
·2010年1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0年12月
·两月来众肢体不能来教会
·为近来时常失去自由的贾建英姊妹祈祷
·为胡石根高洪明严正学贾建英等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圣诞节街头传福音
·北京部分良心犯的岁末相聚
·2010年1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1月
·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的福音工作祈祷
·为北京的民运、维权、上访等民间人士祈祷
·为一周后即将出狱的何德普祈祷
·让我们为出狱后的何德普祈祷
·我们教会的聚会被阻止请为我们祈祷
·2011年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2月
·狱中的胡佳我们给你拜年为你祈祷
·刚出狱的何德普又回到我们教会并做见证
·为遭软禁不能来主日敬拜的何德普祈祷
·2月20日圣爱团契众肢体被粗暴软禁
·22日圣爱团契部分肢体依旧被监视
·因两会对异议人士的软禁今天就开始了吗
·请为因两会不能来聚会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2011年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3月
·因两会被软禁的基督徒为秦永敏等朋友祈祷
·9级大地震应警示我们要为人类祈祷
·圣爱团契为仍未恢复自由的肢体们祈祷
·为记念主的好仆人袁相忱梁惠珍而祈祷
·追思记念中国的圣徒袁相忱梁惠珍
·2011年3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4月
·让我们为中国祈祷
·为肢体胡石根、何德普、董继勤、倪玉兰祈祷
圣爱团契文稿
·在逼迫中恢复的一个北京团契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告(2)
·圣爱团契文告(3)
·圣爱团契文稿4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5)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6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7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8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9
·为维权自焚者王学勤祈祷
·为因两会而被限制自由的杨靖弟兄祈祷
·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
·北京一家庭教会过圣诞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
***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六封求助信与一本书
·揭开宇宙终极奥秘
***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一鞍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二萧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三两山后教案
***
·让我们一起公开高声地为主传福音吧!
·自然科学与宗教信仰的和谐统一
为主坐牢
·徐永海:为主做工、为主坐牢
·徐永海:在杭州看守所里我提起上诉
·徐永海:上诉书
·徐永海:在监狱里我提起申诉
·徐永海:申诉书
·徐永海: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高级法院的申诉书
·徐永海: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记
·徐永海:申诉一年多未给答复就此事致最高法院的上访信
·2004年中国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起诉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国保警察干扰北京一家庭教会


   
     
           北京国保警察干扰北京一家庭教会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3年6月21日星期五
     
     今天(每个周五)上午10点至12点是我们这个小小的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聚会学习《圣经》的时候。可是我们今天的聚会却受到北京市公安局和西城区公安分局国保警察的干扰。虽然20多年来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是面向良心犯及家人传福音,因此在聚会时也偶尔受到过警察的干扰,但是并不多见。那么今天为什么我们受到干扰呢?可能与我昨天发表了一封公开信《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有关。
     
     在这封公开信里面,我解开了一个“多年来一直困扰着中国政府和外国政府,困扰中国基督徒和海外基督徒”的谜团。这个谜团就是“为什么在中国的书店里可以买到其它宗教的经典,如伊斯兰教的《古兰经》,佛教《金刚经》、《坛经》、《心经》等等,就是不能买到基督教的经典《圣经》”。我们国家应当不会有这样的法律法规“只许在书店里出售其它宗教的经典,就是不许在书店里出售基督教的经典”,一定不会有这样的法律法规的。
     
     这个谜底就是,据说,在80年代,美国葛培理领导的“东门国际事工”来到中国,表示提供一切费用来帮助出版《圣经》,为此“三自”包揽了此事。由于美国提供了一切费用,“三自”印刷的《圣经》卖得是非常便宜,而使得所有正规出版社都没有了竞争力来出版《圣经》。可是“三自”又不去办理图书出版权(可能不够条件),而使得在中国《圣经》一直没有得到公开出版,而使得在中国的书店里不能卖《圣经》,而使得在中国《圣经》如同是非法书籍。
     
     也就是说,在中国书店里不能卖《圣经》这个问题上,美国的某些教会也是负有重大责任的,美国也是负有重大责任的。可能美国政府也不知道这个谜底;结果使得全世界都认为,在中国的书店里不卖《圣经》是中国政府的原因;并出现了仅仅由此就得出了“中国的宗教信仰是很不自由”的结论。而中国政府可能也不知道这个谜底,一方面向全世界表白说,我们中国已经印了一亿多本《圣经》了,是这几年全世界印《圣经》最多的国家,另一方面不得不一而再地说:“中国政府多次申明,中国宪法保护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
     
     看来这个谜底应当让美国政府知道,应当让中国政府知道,应当让全世界的各国政府知道;应当让美国的基督徒知道,应当让中国的基督徒知道,应当让全世界所有的基督徒都知道。为此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这封公开信,并希望众多的主内肢体来联名。我们今天的聚会,其中的一项事情,就是请求众肢体联名,为此我昨天电子邮件给了很多主内肢体。
     
     我希望全世界都知道这个谜底,为此我昨天也电子邮件给了很多在媒体工作的记者(朋友、肢体)。他们很多都曾来到过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参加过我们的聚会,与我们一起学习过《圣经》,不然我也不可能知道他们的电子邮件地址呀。
     
     今天上午十点钟,我们《圣经》学习要开始的时候,我接到一个电话,一个姊妹的声音,让我下楼去接她。我到楼下,发现气氛不对,北京市公安局的一位国保警察,西城区公安分局的一位国保警察,还有另外一个我不知道身份的政府人员,在拦阻2个肢体,一个是弟兄,一个是姊妹。这两个肢体昨天与我通过电话,说他们在香港媒体工作,要来参加我们的聚会;我很高兴,我说:“耶稣的大门对所有的人都是打开着,我们欢迎所有的人来参加我们的聚会,来与我们一起学习《圣经》”。如果能通过他们,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谜底,更是一件大好的事情,为此我很欢迎他们来。
     
     这些国保警察与我很熟,几年来多次来我家。我问他们:“为什么不让人家来参加我们的《圣经》学习,我们这个教会的大门对所有的人都是敞开的,我们也曾欢迎你们来参加过我们的聚会,也与我们一起学习过《圣经》”。国保警察对我说:“你们的事情闹大了,上面来了指示,不让他们参加你们的聚会。让他们走吧,你们聚你们的会,学你们的《圣经》”。没有办法,我不得不让这两位在香港媒体工作的肢体走了。看着他们走远了,警察不会再找他们麻烦了,我们才回到楼上,进行了我们的《圣经》学习。
     
     我死活不明白,为什么有关部门不让——这两位在香港媒体工作的肢体——来参加我们的《圣经》学习的聚会,为什么阻止我们——借着他们来参加聚会的机会——来详细地告诉他们“中国的书店不能卖《圣经》”的谜底。如果让你们知道了,通过他们再让更多的人、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个谜底,不是全世界的人都恍然大悟了吗。全世界的人不是自然就知道了,中国的书店不能卖《圣经》,其实美国也负有重大责任,其实美国的某些教会也负有重大责任,以前在这个问题上是误解了中国政府。
     
     为什么,有关部门一定要阻止这件事情,我百思不得其解。难道全世界并没有误解中国政府吗,难道这些都是中国政府有意安排的吗,难道很有更深的谜底,所以怕人探究这更深的谜底,而如此对阻止这两位肢体来我们教会。不会吗,也不可能呀。
     
     有人说,警察不让他们参加你们的聚会,是在打压你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可是打压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完全可以阻止我们的聚会呀,不让我们进行呀。可是没有,我们的《圣经》学习还是正常进行的(不算前面的事情)。在聚会时,我们学习了《圣经》,我们今天学习的是《彼得前书》第三章。在学完《圣经》后,我们还进行了两项圣礼,一项是给张文和弟兄施洗,另一项是在施洗后,我们进行了圣餐。
     
     下面是我们今天聚会时的几张照片和《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的公开信,还望大家给予联名。
     
     
   一、照片
   
   1、学圣经
   北京国保警察干扰北京一家庭教会

   圣爱团契众肢体一起学《圣经》
   
   
   
   2、受洗
   北京国保警察干扰北京一家庭教会

   张文和弟兄受洗,施洗者胡石根长老、徐永海长老
   
   
   
   3、圣餐
   北京国保警察干扰北京一家庭教会

   圣爱团契圣餐
   
   
   
   4、合影
   北京国保警察干扰北京一家庭教会

   前排:杨秋雨(2次坐牢,4年)、高洪明(2次坐牢,10年)、胡石根(被判20年),张文和(坐牢,关精神病,共3次)、徐永海(2次坐牢,4年)、李海(2次坐牢,10年)。
   后排:叶国强(2年)、王玲(1年3个月)、鞠鸿怡(被拘留过)、郭清华(2次劳教,2年)、康素萍()、叶国柱(4年)、王玉琴(1年8个月)。
     
     
     
     
   二、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
     
         中国部分基督教家庭教会的基督徒慕道友
     
               2013年6月
     
   尊敬的美国驻华大使:
     
     我们是一些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的基督徒慕道友,现就《圣经》在中国应当公开出版一事致信给您;因为《圣经》在中国不能公开出版,美国负有重大责任,美国的某些教会负有重大责任。
     
   1、在中国圣经不能公开出版,美国负有重大责任,美国的某些教会负有重大责任
     
     据说,在80年代,美国葛培理领导的“东门国际事工”来到中国,表示提供一切费用来帮助出版《圣经》,为此“三自”包揽了此事。由于美国提供了一切费用,“三自”印刷的《圣经》卖得是非常便宜,而使得所有正规出版社都没有了竞争力来出版《圣经》。可是“三自”又不去办理图书出版权,而使得在中国《圣经》一直没有得到公开出版,而使得在中国的书店里不能卖《圣经》,而使得在中国《圣经》如同是非法书籍。
     
     在中国的书店里,可以买到伊斯兰教的经典——《古兰经》,可以买到佛教的经典——《金刚经》、《坛经》、《心经》等,而只是单单地不可以买到基督教的经典——《圣经》。从而使得人们不得不认为,在中国基督教是单单地受到特别限制的。由于某些政府工作人员、某些公安人员也是这样认为,从而使得他们可以更加理直气壮地逼迫基督徒,从而使得一些基督徒因为基督信仰的原因,而被抓、被打、被罚款。
     
     当年,美国的某些教会应当是抱着美好的想法,希望中国人买得起《圣经》。可是美国某些教会的这个做法,结果却是,使得在中国,《圣经》得不到公开出版,在书店里不能卖《圣经》,《圣经》如同是非法书籍。那么美国的某些教会就应当换一种方式来帮助中国人读到《圣经》;如在美国,很多基督徒是通过购买大量《圣经》,来无偿地捐赠给需要的人。其实《圣经》又没有版税,一般人应当都买得起,基督徒更应当舍得买。
     
   2、只要美国改变做法,圣经在中国就可以公开出版,在书店里就可以公开出售
     
     据,自有“三自”就在三自管理的缸瓦市教堂工作的,现在唯一能说能写健康健在的,90多岁的李克老牧师说,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新华书店曾计划出版、发行、经销《圣经》。可是“三自”不干,全国“三自”负责人丁光训说,《圣经》的版权属于“三自”。(没有当代注解的和合本《圣经》早就没有版权了)。后来美国的某些教会来到中国,表示提供一切费用来帮助出版、印刷、发行、销售《圣经》,“三自”更是独自包揽了此事。
     
     对于其他宗教来说,虽然它们没有自己的“三自”,虽然它们没有外国的资助,反而在中国的书店里可以卖它们宗教的经典——如伊斯兰教的《古兰经》,如佛教的《金刚经》、《坛经》、《心经》等等。我们中国这个国家应当不会有这样的法律法规“只许在书店里出售其它宗教的经典,就是不许在书店里出售基督教的经典”,一定不会有这样的法律法规的。那种认为“因为政府有特别规定,所以《圣经》才不能公开出版”,应当是一种误解。
     
     因此说,只要美国的某些教会改变原有做法;即,或者不再给“三自”提供“帮助出版、印刷、发行、销售”《圣经》的费用(这些费用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来帮助中国人读到《圣经》),来使得所有正规出版社都有竞争力来出版《圣经》;或者要求“三自”去办理图书出版权,并要求“三自”出版的《圣经》可以在书店里出售。最终,在中国,一定能做到,《圣经》可以公开出版,《圣经》在书店里可以公开出售,《圣经》不再是非法书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