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文集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
   正当海内外读者猜测薄案处理结果之时,一封早在2011年5月1日即寄给中纪委和最高检的举报信,落到了我的台面上,这信不是薄熙来案知情者提供的,而是由受害人,目前移居海外的一位民企老板出具的,她是实名举报,证据确凿,字字千钧,句句击中薄谷的要害,如同大连中法副院长李威案一样,都有力地撕开薄熙来假廉政真贪腐的本质,使我们找到了薄熙来贪污受贿的隐蔽路径:他表面装成一尘不染的清官,紧紧地抓住权力,高调地精彩表演,自称有做官的“大智慧”,但暗中利用谷开来和秘书吴文康上下其手大肆敛财,大连双成房地产公司投资人包颖就是鲜活的证人,狡猾抵赖的薄熙来进一步露出了真面目。
   
   包颖是90年代初开始在大连经商的女强人,她为人比较低调,办事能力非常强,早年毕业于辽宁大学化学系,后嫁马来西亚富商,下海后以房地产业起家,由于要从政府有关部门批地,故与所有民企老板一样,不得不与官员打交道,薄熙来当政的年代,权钱交易和官商勾结是常态,包颖为了赚钱,也身陷其中,1996年,她成立了双成房地产公司,通过偶然结识的朋友马福刚打通薄熙来的秘书吴文康的关系,那时,大连商界官场流行一句话:“要办事找大吴”,而大吴引见薄熙来和转呈文书,如果没有钱和物,根本进不了薄熙来的门,所以知情者说,事难办,脸难看,有钱才能玩得转,包颖之所以名义上聘请吴文康的朋友马福刚当董事,就是为了拉关系,批地皮,她深知大连的土地表面上说是国家所有,但实际上是薄家的,薄熙来点不点头,要看给不给谷开来钱财,但为了防止举报,狡猾的薄谷让大吴出头索贿受贿,这叫“又想做婊子,又想立牌坊”。吴文康怕当替死鬼,就叫他二哥吴惠康出面顶事,这样就形成了天衣无缝的“薄谷吴三角贪腐联盟”,十多年下来,囊括了大连几乎所有的大生意,把大连老百姓的血汗钱掏空了,所以,外传薄家在海外有数十亿美金,以至造成谷开来杀海伍德而灭口,应当所言不虚。


   
   据包颖提供的证据显示,1996年8月至2000年7月之间,她任大连双成房屋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此间因与马福刚多有往来,知道薄谷吴等人是如何巧妙地运作生意的,她当时深感震惊,但为了搞房地产赚钱,不得不保持沉默而曲意周旋,但如今回忆,一切历历在目:大连军校的一块地皮位于黄金地段,马福刚打报告给薄熙来要求建房子,吴文康上传下达,公开索贿,他对马说,部队的事不太好办,报告就放在薄市长的办公桌上等着,薄不说话,谁也办不了,接着,吴提出要50万元人民币,给谷开来买车,但薄谷都不直接出面,马福刚一口答应,就得到了这个赚钱的项目,吴文康深知贪污受贿,以权谋私是违法的,就与谷密谋,以这样的办法安排:吴文康让马福刚聘请自己的二哥吴惠康为董事,再伪造一份董事会决议,以吴惠康对公司有贡献为名,奖励娇车一台,包颖说,1996年8月5日,她投资建立的双成房屋开发有限公司,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她,一个是马福刚,董事会成员也就两个人,因为包经常不在国内,全权委托马经营,马瞒着她搞了这份董事会决议,证据材料中说,吴惠康对公司的“贡献”,是指吴文康的帮忙,按照国家公务员法,其弟吴文康呈送文件和薄市长的批复,都是他们应尽的职责,何来“贡献”之说?包还证实,吴惠康从未在其公司工作过,也没按月发放过奖金和薪水,更没交过什么保险,这些假文件的日期是5月20日,而公司8月才成立,之所以打了“提前量”,是要“赶时间”,造假是为了掩人耳目。包颖还指控,购车发票上的价格也是假的,实际上,这辆走私进口的沃尔沃房车是78万,『这里涉及到原副市长李振荣及妇人和儿子走私贩私,逃税,漏税等另一起大案』在交易前,马福刚欺骗吴文康说,双成是他自己办的公司,如果知道是海外的老板办的,他一定会直接要钱,而不是汽车,因为当时外商做事私密,不会乱说,而马福刚当时是内地居民,吴秘心里还没底。包颖说,此后不几天,她在富丽华酒店门口看到谷开来驾驶着这辆豪华车,更多的大连商界人士也证实了这一点,那时,谷律师的办公室隔壁是另一家公司,其多名员工同样证实谷开来一度开着这辆索贿得来的交通工具上下班。
   
   大连商界消息人士说,吴文康与许多商人来往密切而隐蔽,他的大哥,二哥都在多家企业挂名,还在大连嘉信国际酒店有办公室,经常通过吴秘承揽大连的酒店用品生意,而每一单,谷开来和吴文康都有份,马福刚自己吹嘘持有的双成公司,不过是其中典型的一家,而吴从双成公司一句话就拿走了数十万,这点钱对薄谷吴绝对是“小菜”一碟。据悉,吴文康在大连贪腐数额数亿元,正在接受中纪委的调查。当然,向吴秘行贿的马福刚也不是省油的灯,他通过吴文康,把自己的女儿马春玉未经考试等必要程序,送进大连军校当兵,后来她转为军官,96年末,他女婿王旭从部队转业,吴文康又安排他进了市政府当上公务员,他之所以如此卖力帮助,是因为他们之间互相利用,由来已久。1993年,李瑞环的秘书某某某安排天津籍商人王培英在大连建立荷华房地产开发公司,马福刚当时在此公司任职,他把76000平方米的写字楼的建材采购生意拱手送给吴惠康,实际上是给了薄家,薄熙来再把更多的地皮,廉价地批给某些商人做生意,而吴秘书几乎能操控所有的人,当时大连所有的高楼大厦的土建,机电,装修,材料,室内用品等生意,全部拢在薄谷吴三人手里,这个盘据在大连,以建“北方香港”名义大兴土木的的贪腐犯罪集团,一手盗名,一手捞钱,“北方香港”没建成,自己却名利双收。
   
   包颖说,马福刚有吴文康做后台,胆大妄为,肆无忌惮地践踏国家法律,他后来与王培英闹翻,涉嫌绑架女老板,理应拘捕法办,但吴文康以薄熙来的名义给金州籍的原市公安局长白玉祥施压,结果马福刚一点事也没有;马还分文不出地占有双成公司百分之49的股份,他还不满足,竟在2003年又与包颖闹翻,找到时任辽宁省政府办公厅主任的吴文康,反咬一口诬陷包颖侵占公司财产100万,经公安侦查认为证据不足,吴文康又找到公安局副局长王德兴强行立案,想把她送进监狱,但因为包颖的先生是外国人而担心社会影响太大未果。包颖说,90年代中后期,吴文康一度担心其兄事发,要求马福刚经过包颖办理了海外移民手续,包代他开了外币账号,还支付移民顾问公司5000美金,吴惠康亲自出国考查,后看薄熙来步步高升,心安理得,没有移民登陆。
   
   据悉,包颖在与马决裂后,经调查发现,马福刚侵占公司3000多万资产,大肆行贿地方官员,造成极坏的社会影响,但因有吴文康,谷开来,薄熙来保护而安然无事,包颖多次实名举报,但没人理睬,1999年11月14日,她万般无奈,签署了退股协议,撤出了公司,但2000年7月,马福刚,宋淑娥夫妇在一分钱没给的情况下,冒充她的签名和手印,擅自到工商局办理了相关手续,把她所有的股份都占有了,不仅如此,吴还通过辽宁省公安厅的领导企图在护照上动手脚,力阻包颖出境,后来因故未能得逞。包颖说,双成公司的财务主管是马福刚的老婆,出纳是她妹妹宋琴英,所以,如果她们不做假账或不销毁账目,就很容易找到吴文康等人受贿的罪证。包颖在薄熙来任重庆市委书记,疯狂表演之时,曾多次写信给国家有关部门,实名举报薄熙来,但一直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音,现在,王立军事发,薄谷垮台,搬开了她身上一块大石头,她坚信吴文康的贪腐是薄谷夫妇的一面镜子,清楚地照出了薄熙来的庐山真面目,必须对他们绳之以法,严惩不贷。
   
   2013年6月7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6月7日首发,更多文章请点击www.jiangweiping.com
   作者电邮[email protected]
(2013/06/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