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我与王志馨老师]
姜维平文集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与王志馨老师

我与王志馨老师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昨天,多伦多的晚上7点左右,正是中国大连的清晨时分,我给王志馨老师打了电话,她很高兴,但又责备我说,你前两天刚打过,怎么又打,花多少电话费啊,我说,我又梦见你了,你有病住院,我不放心,她问,你梦见了什么?我迟疑了一会儿,从中学到大学,从下乡到出狱,我们没断过联系,历时40多年,我从未骗过她,现在我却犹豫了,一周前,她感冒发烧咳嗽很厉害,住进了大连新华医院,我把电话打到她家里,没找到她,心里忐忑不安,她儿媳妇晓月说,婆婆八十岁了,不停地发病,三天两头住院啊,这样的年龄真的令人担忧。。。。。。当夜我做了一个噩梦,她走了,追随周老师而去,周是她的老伴,2007年深秋过世,那时我还在大连,如今我难以真实地把可怕的梦境告诉她,但她听出了门道,说,哈,你是不是梦见我死了?

   
   电话的这一边,是多伦多暮色苍茫的傍晚,我把话筒攥得紧紧的,手心出了冷汗,她的耳朵有点背,所以,她的声音震得我耳膜难受,我忽然想哭,人生真的是可悲,不论多么好的人,不论你多么怀念她,但都有与你永别的时候,我怎么回答她呢?如实复述则不当,欺骗她则不义,于是,我禁不住“嗯”了一声,她笑起来,大声说,放心吧,我要慢点死,等你回来,等大连法院给你平反。
   
   我竭力地强忍,眼泪没流下来,我告诉她,也许明年可以回去一次,她说,我看了你写的有关浙江省张家叔侄的文章,你说你啊,自己的冤案还没有着落呢,整天还为别人喊冤,唉,我的傻学生,傻了一辈子,什么时候,《大连日报》能刊登你的文章,我读完了,出一口闷气,死了也值得。
   
   我想起2003年4月,太太去监狱探监时告诉我,王老师几经周折找到了她,从70年代开始,我与王老师既是师生关系,又是邻居,我住中山路226号,她住福安街4号,我们之间仅一道之隔,但90年代中期我搬了新家,虽离她家也不远,但不是近在咫尺,要穿过几条马路,她从未去过我的新居,妻说,她从大连第15中学一个学生处知道消息的,先找到郝丽娜,郝找到九三社区,书记带她敲门的,妻的眼圈红了,告诉我老师给了她1000元,要她给我买食品,还讲了许多宽慰的话,还让她周末过去兼职,王志馨老师当时办了一家幼儿班,叫大连西岗区小问号学习班,事业顶峰时,招收了上百名学生,收入不薄。但妻在国旅工作比较忙,一个人带着孩子,要忍受和应对薄熙来死党的监控和骚扰,也不容易,只好婉谢了她的美意。
   
   记得那天夜里,我做了一个与其有关的梦,可能是因为妻子告诉我王老师的打算,日有所思所致吧,王老师曾说,她要来监狱看我,妻说安全局不让,理由是仅限直系亲属,其他人一概拒之门外,王老师生气地说,他们不让进,我就在南关岭监狱门前哭和喊。。。。。。我让妻好言劝阻了她,老师年高体弱,在监狱门前哭泣,虽是义举,但不是学生所望,妻向她转达了我的心愿,她终于改变了主意,我也表示,要好好地活着,一定不要倒下,争取早些回家与其重逢,于是,那时的梦境就有了虚幻的情节:王老师没来看我,苦等了好几年,但学生因病,却没能走出高墙电网,我死在了南关岭监狱,她知道了失声痛哭。。。。。。。2006年初,我出狱后到王老师家吃饺子,谈及此梦,她朗声说,人做梦都是相反的,如果梦见你活了,那就糟透了,现在,你不是没死吗?我们都笑起来。
   
   但生活中要发生很多变故,是人们意想不到的,因此,我们不一定总是笑容,2007年的11月11日夜,忽然,王老师的儿子打电话过来,让我马上去一趟,我住在人民广场北,她还住在南面的建民街,我们之间的距离,步行大约需要十多分钟,那时我一人独居,妻小在多伦多,时间比较宽裕,所以,这条不短的路让我几乎踩平了,但这回并不平坦,一周前,王老师的老伴周老师住了医院,白血病很重,治疗失败,已是弥留之际,一路上我都在胡思乱想。。。。。。她家住在五四路小学后边的一栋民宅里,楼高三层,她在二楼,楼梯是裸露在外面的,有一个外伸而宽阔的大平台,以前我常与她在那里乘凉或吃烧烤,但现在,静谧的夜色笼罩着户门和楼梯的拐角,令我有不祥之感。
   
   二楼平台对着她家的两扇窗户,我走上楼梯,放慢了脚步,有点气喘喘嘘,猛一扭头,竟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人站在玻璃前,她的眼睛含着泪水,脸色苍白的像一张纸,而呆涩的目光久久地盯着夜色,一轮明月把惨淡的光线折射到她的眉宇,那里紧锁着无限的哀愁,我急忙跑进去,拉住王老师的手,她什么也没说,就哭泣着,我立刻明白了,她的老伴永远地走了。
   
   我想起以往无数个坎坷的岁月,想起他们住在日本房的时候,周老师每天上下班,还独揽了全部的家务,王老师是美女和大家闺秀,总是坐在那里批改学生的作业,父辈给她留下了一处小别墅,有四个房间和前后院,而周老师是从昆明来的穷学生,在大连什么也没有,但他特别健壮,是体育学院毕业的高材生,我看过他的胸肌,那绝对是猛男的健美形,但不知为什么,王老师对他总是不满和抱怨,但这次生离死别,她却迟到地终于爱上了他,那大半夜,她不停地唠叨:老周,我对不起他啊,我结婚后一直对他不太好,经常批评他,稀里糊涂地过了一辈子,不料一不留神,他转身远去,再也不回来了,这时才觉得他太可爱了。
   
   大概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知道王老师为什么对他不满,是的,他太老实,太窝囊了,别人都分了房子,以前是人人有份的,后来是货币化发放,单位都有买房补贴,唯有他被校领导蒙了,一年推一年,到死也没分到房子,多亏王家祖辈留下一套单层小别墅,后来被市外贸学校征用,给了回迁房,没住几年又被动迁,政府支付了22万9千元了事,辗转再三,最后贷款92万,亲友合计投资140万,才买了现在这套民宅,王老师说,像别的女人那样,靠有本事的男人安居乐业,我没这个福气啊,如果不是我父亲留下的“日本房”,我就要喝西北风,住露天地。。。。。。
   
   记得为了要房子,王老师在90年代初找到我,谈了深思熟虑的想法,我找到了市长薄熙来,薄站在走廊里听我讲述了王老师的故事,不耐烦地说,你让她写个东西过来吧。那时,薄熙来大权独揽,给许多吹捧他的记者解决了房子问题,薄市长在一次全市的少儿比赛活动中,还观看了“小问号学习班”学员的文艺表演,至今王老师还保存着一张与薄熙来的合影,他应当知道王老师创办的学校,是大连最早民办的学龄前幼儿教育班之一,周老师也是全市资深的优秀体育教师,我想,我所在的记者站没少捧薄,自己没谋取什么私利,请他利用手中的权力,督促教育局领导帮助我的老师,应当不过份吧?
   
   但后来,王老师写了信,也附了相关证据,按照教师的有关政策,薄市长如果明确地批几个字,就能使王老师如愿,但薄是势利眼和“两面派”,我的老师对他有何用呢?我在《文汇报》也是小记者,副社长刘永碧来了,薄熙来笑脸相迎,刘离去,对我则不冷不热的,远不如1984年在金州时的热情态度了,人当了高官,有了权力就容易忘乎所以,薄的秘书把王老师的投诉信转到了市信访办,信访办转到教育局,局转到学校,一路下来,不但周老师没分到房子,也没补到钱,而且被领导在大会上狠狠地批评了一顿,从此,周老师就变了,整天打不起精神,沮丧而消沉,除了做家务,哪里也不去,王老师越发抱怨他窝囊无能了,此后,他们被政府软硬兼施,强迫动迁,搬了两次家,虽然还在西岗区住,但越搬越憋气,因为父辈留下的遗产彻底地流失了,还欠了一屁股的债,时间就这样一闪而过。
   
   2009年2月3日,我将要移居加拿大,好不容易拿到了护照,心里的喜悦难以言表,行前去与王老师话别,她说,你批评薄熙来坐了牢,人们都知道你不反对政府和国家,但他的官越做越大,自认为代表执政党,看来你斗不过他,他的人马会给你再加新的罪名,你出去后要谨言慎行,不然就回不来了。
   
   她叹息了半天,带我到一间小仓库,取出一包东西,她说,周老师走了,留下一些衣服,都是新的,你不要嫌乎,就送给你吧,我看了一下,是两件衬衫,三件老头衫,都是大连当地的名牌,此外还有一封我1978年10月写给她的亲笔信,我感动得眼潮,但周老师比我健壮,衬衫根本穿不了,假如我婉拒,她会心情难过,就点头应允,她说,我这么大年纪了,未必再能见到你,等我死了,你看到这些东西,就想到了我。
   
   我强忍着眼里的泪水,模糊的视线中,她变成了我的母亲,由于我们是近邻,互相常有走动,母亲活着时也与其有旧,但家母没文化,与其交流不多,母亲总说人家是知识分子啊,我是斗大的字不识一筐的“睁眼瞎”,但王老师对母亲敬重有加,1980年3月,家母过世,也是在一个晚间,也是我一人独站窗前黯自神伤,那时我大学二年级,是回家奔丧的,形单影只,王老师急匆匆地穿过马路,过来安慰我多次,每次都说,别难过啊,每个人都会有今天,或早或晚而已,她久久地站在我身边,把一只手放在我的肩上,在没有妈妈的日子里,我找到了母爱。再后来,我大学毕业了,分配到了报社,她感到脸上有光,逢人就讲我是才子,把我出版的一本幼稚可笑的诗集到处散发,殊不知那都是青春期躁动的无病呻吟。。。。。。
   
   老师的瞩托变成了沉重的行囊,我至今背井离乡,一走就是4年多,谁也没料到王立军事件的戏剧性变化,改变了我的命运,在薄熙来如日中天之时,我发表了许多文章批评和揭露薄的真面目,并结集出版了《薄熙来传》,王老师找朋友去香港两次,才买回来一本,打电话对我说,这不是风花雪月的诗集,这是战斗的匕首和投枪,随着薄势力的上升,你回家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了,看来我有生之年见到你,已是奢望,她不断地唉声叹气,她告诉我,每读一遍我的“后记”就流泪,心底的痛楚无法言说,虽然很多人借阅了这本书,但没几个人敢公开肯定我的举动,直到薄熙来被“双规”,唯有我的老师王志馨始终如一。她这回乐了,笑着对我说,这下好了,你可以回来了。
   
   2013年4月12日于多伦多
   香港《前哨》杂志7月号首发,转发请注明出处,更多文章请点击姜维平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