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讨马讨毛讨共犹须讨习——无赖子习近平究竟做的什么梦?]
匣子说话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孙中山先生的伟大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GT:这里是共产恐怖主义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 GT:赞!——王默《我的自我辩护词》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GT:这里是一个悖论之泥潭
·GT:斥习无赖的“正能量”
· GT:必须褫夺毛共伪政权承办任何国际活动的权利
·GT:这里只有“屁的政治”
·GT:《走出帝制》置疑
·GT:赞!——悖论泥潭中的醒悟者崔永元
·GT:逃离这魔窟
·GT:习无赖大撒币究竟为哪般?
·GT:罗宇的天方夜谭
· GT:习无赖的“军改”也是悖论
·GT:蒋介石真不愧为先知先觉的民族英雄也
·GT:毛共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
·GT:刘三妹不打自招地自坐其罪
·GT:取缔共产党 拯救全人类
·GT:毛五世习无赖在乌镇召开世界勿联网大会
·GT:幸子陵们错在哪里?
·GT:最黑不过“毛主义”
·GT:毛怪兽不打自招
·GT:毛五世习无赖“军改”究竟为哪般?
·GT:明摆着的是毛家,与赵家何干?!
·GT:“台独”乎?“陆独”乎?
·GT:中华民国在台湾 中国的希望也在台湾
·GT: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GT:毛魔的罪恶究竟知多少?
·GT:“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
·GT:李希光——反脑袋主义之极品
·GT:习无赖魔魂附体,居然妄图重走当年毛流氓成魔之路
·GT: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枪声业已打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讨马讨毛讨共犹须讨习——无赖子习近平究竟做的什么梦?


   
   GT:讨马讨毛讨共犹须讨习

   

   

   ——无赖子习近平究竟做的什么梦?

    黑匣子主义认为,毛共匪帮即毛共魔党即毛共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集团首领毛五世无赖子习近平,才穿上那双毛、邓、江、胡衣钵相承的破鞋,为了这毛共匪帮即毛共魔党及其在苏俄新沙皇斯大林扶植和操纵下“走俄国人的路”、用俄国人的枪杆子打造出来的苏维埃中国或曰红色中国的继续垂死挣扎和苟延残喘,竟然又还要重新退回到西魔马克思那里去认祖归宗,去追本溯源,去大做其野心勃勃且愚不可及的流氓无赖强盗混账“复兴梦”、“中国梦”暨“全球梦”。即如,他最近在一次高级别内部会议上说:“要知道,我们一直声称我们是个马克思(主义)政党。我们今天就不能说自己是毛泽东思想政党,也不能说是邓小平改革党。否则,就有人会利用两个30年互相否定,攻击我们党的路线,抓住我们的历史错误不放……所以呢,我们就要清楚这一点,我们是个马克思(主义)政党。这是第一标准。马克思是我们的共产党人的老祖宗,如果放弃了马克思,我们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如果说,我们全面否定毛泽东同志,会导致天下大乱,危及我们党的生存的话,如果我们放弃了马克思,那就意味着我们的道路、理论和制度就都成了虚假的。”反正“老祖宗不能丢,大道理还要讲。”——真乃活灵活现地凸显无赖子习近平作为马克思主义者即共产魔教主义者马列斯毛们的忠实的徒子徒孙之嘴脸。
   无怪乎,无赖子习近平甚至还总觉得国际共运的破产,苏东集团的解体,来的太快太惨,对国际共运中及苏东集团内竟然没有一个像他似的能肩扛一麻袋粮食(100㎏)一口气步行十几里山路可以不换肩的“男儿”站出来扶危持颠则耿耿于怀,心有不甘。而今自认肩巨任大的无赖子习近平居然提出“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即习氏“三个自信”的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来,异想天开地梦想着自个儿独立支撑国际共运大厦之颓垣断壁,乃至复兴之。
   所以,当下我们在坚持讨马讨毛讨共的同时,还应该而且必须着力讨伐无赖子习近平才是。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讨习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

   
   

   
    习近平内部讲话曝光,批“宪政”是引蛇出洞!

   
    据一向热衷于分析中共高层内政的多维名博“逢场作戏”透露,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最近一次“内部讲话”曝光,透露将坚定地开展“清党”运动。戏博并详尽地列出习近平“讲话”全文,甚至还提到了“两报一刊”关于“宪政”问题的讨论,分析不可谓不精彩!下面我们来欣赏下“逢场作戏”这篇应景的奇文。
   习总最新精神:三个搞清楚。坚定开展清党。
   
   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习近平,最近在一次高级别内部会议上,传达了最新的工作指导精神,这次内部讲话的重点如下:
   
   习近平提到,首先要全党展开政治思想教育,坚定党性,如何坚定党性,就是要纯洁党性,如何纯洁党性?就是要端正我们的共产党员的理论。这个理论,首先是马克思的理论。不认真学习马克思的理论,我们就搞不清我们要走什么样的道路,坚持什么样的信念。
   
   所以,要先搞清楚三个方面的问题:
   
   三个搞清楚是指:
   
   一,搞清楚谁是真正的共产党人,谁不是的问题;
   二,搞清楚什么是真正的社会主义道路,什么是资本主义道路的问题;
   三,搞清楚民主、宪法和社会主义要素的关系。
   
   习总书记还这样讲到,如何看待二个30年的问题,如何树立整风、清党的标尺问题:
   
   习:
   
   同志们,对于两个30年的问题。我们要有个清晰的标准,有个高屋建瓴,纲举目张的理论高度。要知道,我们一直声称我们是个马克思(主义)政党。我们今天就不能说自己是毛泽东思想政党,也不能说是邓小平改革党。否则,就有人会利用两个30年互相否定,攻击我们党的路线,抓住我们的历史错误不放。这些人居心险恶。已经影响到了我们党的执政地位,甚至是政治安危。
   
   所以呢,我们就要清楚这一点,我们是个马克思政党。这是第一标准。马克思是我们的共产党人的老祖宗,如果放弃了马克思,我们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末。如果说,我们全面否定毛泽东同志,会导致天下大乱,危及我们党的生存的话,如果我们放弃了马克思,那意味着我们就的道路、理论和制度就都成了虚假的。全党首先要把思想统一到这个高度来。
   
   如果不确定马克思理论为我们全党的信仰,那么,就有人会趁机试图用宪政、普世价值这些来否定我们的党的领导和路线。因此,我提到要要肯定两个30年的问题,就是要统一到马克思信仰上,这个马克思理论,是考验和验证我们党性原则的标杆。
   
   习近平还提到:
   
   我们已经展开了反腐,整风运动,下一步要开展清党运动。就是我前面提到的三个搞清楚。搞清楚什么是真正的共产党,什么人才是真正的共产党人。为什么老百姓不少人现在骂共产党?就是因为有些人违背了共产主义信念,不是真正的共产党。是打着共产党的招牌祸害群众,给我们党抹黑的。这些人,为了自己的私利啊,钻进党内,要掏空我们的党。当年苏联解体,为什么就没有一个真男儿?就是因为大部分苏共党员都是些假共产党人。没有党性,也没有人性、成了打着共产党和马克思招牌的黑帮。
   
   如果不清理这些人,我们的党就会完全衰亡下去。他们是狮子身上的蛀虫。目前,我们通过整军、整党、整顿舆论、重提毛泽东思想、整治公款吃喝、关心民生、反腐、 联俄非抗美、渐渐强硬外交等一系列行动释放了正能量,获得了初步成效。
   
   最近两报一刊的文章,已经使那些妄图推翻共产党,搞乱中国的反动势力,那些极右公知精英们已经开始惶惶不可终日。我们就进一步引蛇出洞。把他们引出来。
   
   老百姓并不是恨我们共产党,而是恨那些打着共产党旗号,欺压百姓,出卖民族利益的败类。这些人已经钻进了我们党内。因此,我们要分清这个真假共产党的问题。而标准就是马克思。马克思的经典是唯一标准,是我们共产党的圣经。
   
   所以,我们已经提出了要照镜子,洗洗澡的预备工作。要照镜子,就的先有个明镜。过去专制帝王时代,公堂上还要挂一个明镜高悬的匾额呢。
   
   这个镜子在哪里?就是马克思的经典里。这个镜子不能只照别人,不照自己,我们要对照马克思经典,看看那些人是真共产党,那些人是假共产党。什么人是保皇派、走资派。
   
   也要注意鉴别清党过程中,大家要练就一双火眼金睛。不能黑眼睛见了白银子。现在有些人,就冒充共产党人,冒充左派在发言,在造势。其实这些人是保皇派,是假左派。比如北大的那个教授之类的。我们过去是批林斗孔的,怎么现在一个孔家后人进入党内指手画脚呢?要调查他的阶级背景和真实目的。他们已经逐步暴露在了人民群众的火眼金睛里,如果不先对这些人做清理,就会影响到我们清党的工作和党性纯洁的坚定性。我们要注意有人会趁机夹带私活。故意混淆真假社会主义道路问题,把假社会主义说出真社会主义,试图先入为主掌控话语权,劣币淘汰良币。
   
   所以这个照镜子,不能搞特殊化,不能搞定向,不能是手电筒式的。要先从哪些假装积极的“左派公知“,包括”两报一刊“开始照镜子。洗洗澡。就是把那些抹在脸上的脸谱给他们洗掉。让他们原形毕露。我们前一段已经在新闻传播领域展开了系列举措。但看起来,还有些人在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号反社会主义。把不是社会主义的说成是社会主义,把属于社会主义要素的,说成是资本主义的,然后抡起大棒子打击别人,不让别人说话,是何居心?这是故意破坏我们共产主义信仰的形象。给全国老百姓,给世界上一种我们共产党是专制独裁,是保守僵化的印象。我认为这些人才是最应该先整顿,清理的,我们准备下一步先给这些人照照镜子。帮他们洗洗澡的。
   
   任何人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在工作上都不可避免会犯错误,我习近平也免不了会犯错误。但要有个原则。
   
   如果一个领导干部,工作更多的是为人民服务,大公无私。就是被下台,仍然能得到这么多普通民众的支持,就是因为他敢于为百姓说话,敢为天下先的改革精神。
   
   我们要有着对人民的热爱,要包含着对党工作的负责态度。本着对党的事业负责,对人民负责的态度的进行积极的探索前进。才能到人民的响应和支持。
   
   现在的一些党员干部,是混日子的,工作中前怕狼后怕虎,没有正气,不办实事,这些算得上真正的共产党员吗?
   
   什么是敢为天下先?过去几十年间,我们走过一些错误的道路,但 要知错就改,迎头赶上。我们要对照马克思经典,搞清楚哪些是社会主义要素。搞清楚我们过去的几十年,哪些是符合或基本符合社会主义原则的。哪些是违背社会主义原则的。要端正党和人民、民主之间的关系。如果没有了民主,那还是社会主义吗?那是法西斯专政,是假共产党,是假社会主义。
   
   过去因为苏联就是搞的修正主义,是走的假社会主义,真法西斯独裁的道路。所以他们的垮台也是历史的必然。我们要认识清楚社会主义理念和现实社会主义之间,还存在在巨大的鸿沟。老百姓不满就不满在这里。
   
   因此,我们无论是反腐,清党,还是整风,都是试图重建我们的真正共产党本色,走真正的社会主义道路。如果不这样做,我们共产党就会被老百姓唾弃,我们也就失去了我们的执政资本。
   
   希望刘云山同志下一步开展全党的马克思理论学习工作,先搞清楚上述三个方面的问题。也希望王岐山同时坚定不移的开展全面整风,清党工作。这关系到我们党的性质,我们党的命运。
   
   是不是真正的共产党,是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如何实现真正的社会主义,这些问题要入脑入心,不但要全党展开学习认识,自己照镜子,也要互相照镜子。也要欢迎全国老百姓给我们照镜子,帮我们洗洗澡。要有这个胸襟,要有这个自信。
   (责编:而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