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匣子说话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孙中山先生的伟大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GT:这里是共产恐怖主义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 GT:赞!——王默《我的自我辩护词》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GT:这里是一个悖论之泥潭
·GT:斥习无赖的“正能量”
· GT:必须褫夺毛共伪政权承办任何国际活动的权利
·GT:这里只有“屁的政治”
·GT:《走出帝制》置疑
·GT:赞!——悖论泥潭中的醒悟者崔永元
·GT:逃离这魔窟
·GT:习无赖大撒币究竟为哪般?
·GT:罗宇的天方夜谭
· GT:习无赖的“军改”也是悖论
·GT:蒋介石真不愧为先知先觉的民族英雄也
·GT:毛共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
·GT:刘三妹不打自招地自坐其罪
·GT:取缔共产党 拯救全人类
·GT:毛五世习无赖在乌镇召开世界勿联网大会
·GT:幸子陵们错在哪里?
·GT:最黑不过“毛主义”
·GT:毛怪兽不打自招
·GT:毛五世习无赖“军改”究竟为哪般?
·GT:明摆着的是毛家,与赵家何干?!
·GT:“台独”乎?“陆独”乎?
·GT:中华民国在台湾 中国的希望也在台湾
·GT: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GT:毛魔的罪恶究竟知多少?
·GT:“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
·GT:李希光——反脑袋主义之极品
·GT:习无赖魔魂附体,居然妄图重走当年毛流氓成魔之路
·GT: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枪声业已打响
·GT:与蔡英文商榷(二)——究竟何谓“正义”?
·必须突破马毛们的话语体系 必须褫夺马毛们的话语霸权
· GT:道县大屠杀幸存者周群自述,值得一读
· GT:道县大虐杀幸存者的血的控诉
· GT:这究竟是何世道?
·GT:解放全中国和拯救全人类的关键何在?
·GT:毛共伪政权究竟属何政体?
· GT:王毅加拿大发癫究竟意味着什么?
·GT:马克思主义乃是一堆自人类有文字史以来空前绝后的文字垃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黑匣子主义认为,一方面,独裁专制主义,尤其极端的垂死的独裁专制主义即现代恐怖主义,乃是罪恶的渊薮,是奴役、蒙昧、野蛮、贫穷、落后、饥馑、黑暗、腐败、邪恶、血腥、暴力、恐怖、战争等等的总根源,总之,是民主自由主义的天敌。而被其奴役的人们如果想要自由,想要民主,想要人权,想要尊严,则必须与他们作斗争。天上不会掉馅饼。
    另一方面,人类只有一个地球,地球上也只能有一个世界,人类自由本应该是全球性的,是世界性的。世界上只要还有一部分人被奴役,所有的人都不会有自由——真正的完全的自由。历史在前进,时代在发展,如今的世界业已进步为一个“村”——“地球村”了,乃更加突显在全世界推行民主自由主义,实现全球自由化的必要性、重要性和紧迫性。而“9•11”伊斯兰教恐怖主义袭击事件,尤其是大陆中国被毛氏共产魔教恐怖主义即红色恐怖主义长期笼罩至今也不得解脱之事实,却又明白无误地昭示地球村全体村民们:村东有独裁专制主义堡垒,有现代恐怖主义基地,村西乃至全村就别指望会有自由主义乐土;或者说,村东人格尊严全然虚无化,村西乃至全村人的人格尊严必然也要遭到贬值,乃至于村民们走村串户搭乘飞机时还非得遭受诸如全身扫描之类严重侵犯隐私亦即侵犯人格尊严的安全检查呢。
    2001年9月11日来自伊斯兰恐怖主义基地组织的十几个恐怖分子,劫持4架美国民航客机(据说他们的驾机技术也都是在美国学来的),撞击美国的纽约世界贸易中心和华盛顿五角大楼的恐怖袭击事件,之所以能够得逞,岂不就是此前美国对伊斯兰恐怖主义势力疏于监控和防范的结果嘛?这种血的教训难道还不应该吸取吗?
    以美国为中流砥柱的民主自由主义世界反击共产魔教恐怖主义的世界大战(即所谓“三战”)尚未结束,“9·11”恐怖袭击事件,又宣告了本·拉登之流的伊斯兰恐怖主义者秉持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蛊惑煽动与组织实施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种族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之全球性恐怖大战的开始。毫无疑问,反击现代恐怖主义尤其伊斯兰恐怖主义的世界大战是一场非常特殊的(例如,没有确定的战场,没有前线与后方,没有调停的余地,没有谈判的可能,并且没有确定的时间即都是不宣而战的,等等)、很不对称的(例如,敌方势力在暗处,在地下,甚至混在平民中,不分男女老幼,并且不穿军装,没有番号,或者还穿着罩袍,无法无天,不轨不物,没有道德及尊严底线,专门以恐怖袭击的方式滥杀无辜,根本不理会日内瓦公约等)、持久、复杂而艰巨的超限战争。而且,可以预言,这场反击现代恐怖主义的世界大战必将成为人类历史上文明与野蛮、正义与邪恶、光明与黑暗、自由与专制、尊严与耻辱之间最后一次世界规模的大较量、大搏斗、大决战。以美国为代表的文明世界(或曰自由世界)要赢得这次世界大战的胜利,可供选择的战争手段与方式,虽说可以是多种多样的,诸如政治的、经济的、外交的、法律的、文化的、教育的等等;但是甭管怎么说,面对着由空前野蛮、邪恶、残暴而阴暗无耻、嗜杀成性的冷血杀手所组成的现代恐怖主义尤其伊斯兰恐怖主义组织,则“以战祛战,以杀祛杀,以暴祛暴,先发制人”应当而且必须成为其中首选的和主要的战争手段与方式。而要实施这种战争手段与方式,通过对互联网通讯的监视以及时获取情报,则又是其应有之义与首要任务。
    近一百多年来,美国历届国会、政府及总统,秉承其开国先贤们之宿志,为了全人类的自由、人权和尊严,为了全世界的和平及安全,不畏强权,不避风险,在不断发展和完善本国的民主自由主义体制的同时,倾一国之力,坚持不渝、百折不挠地为推进世界性民主自由主义潮流即推广人类普世价值观而战斗。其结果是,尽管美国为此而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和牺牲,也取得了不少举世瞩目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伟大成就,推进了世界的民主自由主义潮流,扼制了世界的独裁专制主义势力,赢得了全世界民主自由主义者的支持和赞誉,成为了全世界民主自由主义的灯塔;但与此同时,也引来了诸如“帝国主义”、“霸权主义”、“单边主义”、“干涉内政”、“侵犯人权”、“国际警察”、“美国佬”、“纸老虎”等等的政治骂名或道义责难,并导致了毛泽东之流的共产魔教独裁专制主义者即共产魔教恐怖主义者视美国为不共戴天的头号帝国主义而数十年如一日的仇美恨美反美宣传乃至于倾毛氏家天下之全力誓与美国决一死战的愚鲁而疯狂的政治大赌博表演,更招致了本·拉登之流的伊斯兰教恐怖主义者即伊斯兰独裁专制主义者居然采用“9·11”恐怖袭击事件那样的方式将满腔无名孽火一股脑儿地投向美国;而有些个政治投机商,或政治流氓,诸如戴高乐、希拉克、阿桑奇、曼寧之类,则趁机出尽了风头,也捞足了渔翁之利,眼下冒出的棱镜“揭秘者”斯诺登也只不过是其中小小的一例罢了。而美国,尽管因此承受了太大的压力,付出了太多的牺牲,又蒙受了太深的误解,但却无怨无悔:这,就是美国精神!
    美国国会、美国政府、美国人民、美国军队,都是好样的!
    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只要美国精神不倒,世界自由化就有希望!
    自由主义万岁!
    人类尊严永存!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一】

   
   

   
    “棱镜”揭秘者自曝身份

   
   

   
    来源:京华时报

    据新华社、人民网报道美国前中央情报局(CIA)雇员、现国家安全局防务承包商博斯公司雇员爱德华·斯诺登9日经由英国《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自曝身份,承认他揭露包括“棱镜”项目在内的美国政府多个秘密情报监视项目,说自己无惧无悔。
   
   爆料者曾供职CIA
    应斯诺登要求,英国《卫报》9日公开他前中情局技术助理和现防务承包商博斯公司雇员的身份,证实斯诺登向媒体提供机密文件,致使美国政府多个秘密情报监视项目“曝光”。
    斯诺登告诉《卫报》记者:“我愿意牺牲一切的原因是,良心上无法允许美国政府侵犯全球民众隐私、互联网自由。”
    美国《华盛顿邮报》同样证实斯诺登是秘密情报监视项目曝光幕后消息源。
    这两家报纸上周曝光美国两项秘密情报监视项目。一项为代号“棱镜”的互联网信息筛选项目,国安局和联邦调查局经由这一项目直接接触9大互联网企业的用户数据,侦查可疑行为。另一项是电话记录监视项目,国安局利用每天收集的数以百万计电话记录创建一个数据库,从中可以获知恐怖分子嫌疑人是否联系美国境内人员。
    斯诺登认定,声称这些项目安全的说法不实。斯诺登说,“我有权限窃听任何人,包括你、你的会计师或者是一名联邦法官。如果能获得(总统贝拉克·奥巴马的)一封私人电子邮件,我甚至可以窃听奥巴马。”
   
   早有公开秘密想法
    斯诺登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州伊丽莎白城长大,随后移居至马里兰州,靠近米德堡的国安局总部。他没有获得高中文凭,一度在马里兰社区学院学习计算机。斯诺登说,他曾在陆军服役,因在训练中受伤离开部队,在国安局担任安保人员。
    随后,他作为中情局信息技术员派驻瑞士日内瓦并工作至2007年,在那里接触到一些机密文件。他说,自己在那段时间一度考虑公开那些秘密监视项目。不过,他最后决定放弃,原因是不想致任何人于危险之中。
    《卫报》报道,斯诺登2009年离开中情局,为戴尔计算机公司工作,随后作为博斯公司雇员在国安局工作4年。在国安局位于夏威夷的办公室工作期间,斯诺登拷贝打算公开的最后一批文件,告诉管理人员需要离开几周治疗癫痫病。
    白宫、国家情报总局、国安局和中情局9日没有确认斯诺登是否曾为一些情报机构工作。博斯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证实,斯诺登为这家防务承包商“工作不到3个月,如果斯诺登泄露文件的报道属实,“这一行为严重违反企业行为准则”,将就事件调查与执法机构密切合作。
   
   或面临叛国罪起诉
    斯诺登说,政府可能会以叛国罪起诉他,不过,他不畏惧,不后悔。国安局上周向司法部提交一份关联这起文件泄密事件的报告,申请调查。司法部发言人南达·奇特尔9日说,已经启动初步刑事调查。
    上个月,斯诺登已逃离美国前往香港并藏身于当地一家酒店。斯诺登说,不期望再回美国,准备寻求在任何一个他认为有着言论自由和拥有广泛隐私权的国家寻求避难,最理想国家是冰岛。
    《卫报》网站公开的视频中,斯诺登说:“我唯一担心的是(这件事)对家人构成不利影响,我不能再帮助他们,”斯诺登说,“这让我难以入睡。”
    熟悉国家安全案件处理的律师马克·扎伊德推断,斯诺登如返回美国接受审理且罪名成立,可能面临几十年监禁。如果斯诺登直接泄露机密文件,政府可能以每份文件为依据分别指控,每项指控都可能导致10年以上监禁。
   
   【附件二】

   

   
    美國安全高官出席聽證會維護反恐監控計劃

    路透華盛頓6月12日(記者John Whitesides/Susan Cornwell)美國國家安全局局長亞歷山大(Keith Alexander)週三表示,美國進行的大範圍網絡監控為阻止“數十次”可能的攻擊行動做出了貢獻,而揭露這項高度機密計劃的承包商僱員則表示將盡全力阻止自己被送回美國受審。
   
    亞歷山大首次在公開聽證會上發言,維護國安局對電話和互聯網數據實施的監控行動。他表示,監控行動在截斷可能的攻擊方面發揮了作用。 “這些行動幫助防範了數十起恐怖事件,”兼任美國網絡司令部司令的亞歷山大向美國參議院撥款委員會表示。 “在這里和海外,在阻攔或是幫助阻攔恐怖攻擊方面做了貢獻。”
   
    有關這項監控計劃的爭議也引發了9·11事件之後美國如何在保護個人隱私權利和保障國家安全方面實現平衡的爭論。亞歷山大表示國家安全局在行動中始終將對該問題的平衡牢記在心。 “我想讓美國民眾了解,我們正在努力做到透明,保護民眾自由、隱私,但也要確保國家安全,”他在有關網絡安全預算問題的聽證會上說道。“我寧願遭受公眾的責難,讓大家認為我有所隱藏,也不願意讓國家安全遭到破壞,”亞歷山大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