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匣子说话
· GT:“强国梦”与“解放梦”
·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GT:余杰投机基督教,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GT:毛氏文革目标究竟何在?
· GT:毛邓江胡习:一丘之貉,良可哀也!
·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GT:在共产魔教主义专制统治下,维护与发展宗教信仰自由,意义特别巨大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黑匣子主义认为,所谓“恐怖主义”,说到底,它其实也是一种独裁专制主义,而且是极端的、垂死的独裁专制主义。恐怖主义分子就是极具恐怖性的独裁专制主义者,他们出于篡夺或维持独裁专制主义政权之目的,不惜甚至专门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有组织仇恨犯罪,且以滥杀无辜为手段,或采用突然袭击的办法杀,或有计划按比例分期分批地杀,甚至于还要上演惊天地而泣鬼神的“杀人秀”,以尽一切可能制造恐怖气氛。
    也就是说,恐怖主义之所以成为恐怖主义,决定因素不外两个:一是其目的无非是为了篡夺或维持独裁专制主义政权;一是其手段则是不惜甚至专门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有组织仇恨犯罪且以滥杀无辜来制造恐怖气氛。二者缺一不可。仅有恐怖行为不足以构成恐怖主义,或者说,并非凡有恐怖行为便是恐怖主义。个人仇恨犯罪也有可能采用恐怖方式进行的,但并非恐怖主义;面对武装到牙齿而又无法无天的独裁专制主义者,为民主自由主义而战斗的组织(或个人)往往也难免采取恐怖行动予以反抗,但也并非恐怖主义。
    恐怖主义古已有之,只不过现代,即十九世纪中叶尤其二十世纪以来,由于民主自由主义潮流滚滚向前,把某些顽固不化的独裁专制主义者逼到了墙角,走上了穷途末路,退无可退,逃无可逃,惟有负隅顽抗,拼死一搏,且不惜与全人类为敌,来个玉石俱焚,鱼死网破,同归于尽,以求一逞,因此越发突显了现代恐怖主义的恐怖性与毁灭性。西魔马克思发明的共产魔教主义,尤其东魔毛泽东的有中国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便是一种现代恐怖主义,且其自我标榜为“红色恐怖主义”。本·拉登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也是现代恐怖主义的一种。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一】

   

新疆巴楚事件,美国为何“无同情心”?/茉莉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骆家辉在新疆大学演讲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巴楚县,是古丝绸之路上的一颗明珠。4月23日,这个生长胡杨树的地方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暴力事件,导致15名警察和社工死亡,6名维族人丧生,8人被抓。中国政府将这起事件定性为“严重恐怖袭击事件”。
   
   很凑巧,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那时正随同美国贸易代表团在新疆访问。4月25日,骆家辉到乌鲁木齐国际大巴扎,品尝维吾尔族商人摊位上的特色果品。他还去了新疆大学演讲,畅谈美国发展成功的秘决:“多样化。”
   
   

◎ 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不肯“投桃报李”

   
   
   让中国政府大为恼怒的是,美国政府居然不肯在巴楚事件上和中国政府一起高唱“反恐调”,而是指手划脚地教诲了中国政府一番。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说:“我们敦促中国当局对这一事件进行彻底和透明的调查,向包括维族人在内的所有中国公民提供他们应有的法律权益。”
   
   美国人如此不仗义,中国政府实在想不通,很是气难平。因为就在新疆巴楚事件前不久,美国波士顿发生了炸弹恐怖袭击,当时习近平曾致电表示同情和慰问,而现在美国人却不肯“投桃报李”。
   
   于是中国政府发言人不客气地指责说:“中国人和美国人都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华盛顿应该表现出更多的同情心。”带有官方背景的《环球时报》,直批美国政府“无同情心”,并指责美国官方和海外“疆独分子”互相呼应。
   
   为什么美国人在反恐问题上不肯“投桃报李”呢?美国人是否缺乏应有的同情心,是否持有双重标准?如果分析一下巴楚事件的实际情况,稍稍了解美国对新闻自由与公民知情权的重视,了解美国历史上对待新疆问题的态度,以及对新疆民族关系、人权和宗教自由问题的现实看法,或许中国政府发言人及其媒体人士能够明白一点事理。这一切都源于民主国家和专制天朝的不同价值观。
   
   对于美国人来说,公众了解事件真相的知情权(right to know)最为重要。作为被法律确认的政治民主权利,知情权意味着公民对国家机关掌握的情报有知道的权利。在恐怖事件上,只有向公民公开真相,才能采取措施实现正义。也只有在事实清楚的基础上,来自他人的同情心才是真实的、可贵的。如果真相都模糊不清,只是让别人为了同情而表示同情,那种同情难免虚伪、廉价和浅薄。
   
   那么,当一个暴力事件发生,公众要怎样才能获得真相呢?我们可以看看美国波士顿发生恐怖爆炸后的情况。与当今世界所有正常的民主国家一样,美国政府在波士顿恐怖爆炸之后,积极发布有关的信息,鼓励公众提供线索。各新闻媒体全力跟踪报道事件动态,公众随时可以获知案件实情,因此消除恐惧心理,齐心合力防范、追捕暴徒。
   
   由于真相透明,那几天,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可以从电视报纸、网上视频上关注波士顿暴徒的去向。有关街道爆炸、暴徒逃跑和被捕经过,都有大量图片、视频和文字报道。正因为美国警方尽快公布了炸弹细节和两名嫌犯的照片录像,才得以迅速破案,抓捕嫌犯。与此同时,嫌犯的父母和亲友,都可以通过媒体发出声音,表达他们的不同看法。
   
   

◎ 官方一家之言,民间不同版本

   
   
   与美国在波士顿恐怖事件发生后的做法相反,中共当局在新疆巴楚事件发生后,不但不在第一时间公开事件的真相,反而采取强力措施,对该事件的来龙去脉实行信息封锁。
   
   4月24日,新疆政府发言人侯汉敏简单报道了该事件,说新疆喀什巴楚县周二发生一起暴力恐怖袭击事件,造成21人死亡。暴力袭击涉及斧头、刀具、枪支,且有房屋被焚烧。此时离案发已经过去一昼夜,但政府发言人的报道还是语焉不详,外界看不到任何现场的图片,不知道嫌犯和受害者的名字,更不知道“暴徒”及其家属有何说法。整个事件,只有中国政府模糊其词的一家之言。
   
   就在中国官方媒体统一口径模糊其词之时,BBC驻北京记者顾求真(Damian Grammaticas)前往巴楚实地采访,但很快就被当地警方以安全理由勒令离开。为什么官方只做千篇一律的模糊文章,不容许外界做公开的、独立和中立的调查?对此,西方媒体和中国民间都产生了很大的疑惑。
   
   面对外界的质疑,中国官方于4月29日发布了一些较为详细的资料和现场照片。此时离暴力事件发生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新发布的资料仍然是官方统一制作的新闻产品,这种单方面公布的“事实真相”仍然不能令人信服。
   
   长期以铁腕手段垄断国内信息渠道和话语权,中共当局本来就毫无信誉,他们这次的做法更是令自由国家和中国民间人士疑窦丛生。于是,人们从其他方面去了解巴楚事件的真相,出现了截然不同于官方的版本。
   
   被认为最有根据的版本来自BBC记者顾求真。这位英国记者在被新疆警方驱逐之前,已经采访了巴楚当地的一些目击者。在题为《新疆巴楚事件:受害者还是恐怖分子?》的报道中,顾求真写道:
   
   “当地人告诉我们,卷入这起暴力事件的这家人不是什么‘恐怖分子’,长期以来,他们与当地官员有争执与不和。当地人说,这家人在宗教上很虔诚,当地官员反复要求这家的男人剃掉胡子,要求女人停止戴遮盖整个面庞的面纱。当地人告诉我们,地方政府规定,女性不能佩戴遮盖整张脸的面纱,而男性只有到40岁以后,才能蓄胡子。……‘我觉得是政府一再找他们,让他们很恼火。’”
   
   从BBC记者的现场报道来看,“胡子面纱”所代表的宗教身份,才是产生这场暴力冲突的根源。这看起来像是一场临时爆发的官民冲突,不太像是中国官方宣称的“预谋已久的恐怖攻击事件”。
   
   同时,世界维吾尔大会的发言人向西方媒体提供了另一个版本,说暴力是由“中国武装人员”开枪打死一名年轻维吾尔人而激起的,维吾尔人之后予以还击。
   
   由此看来,美国政府是对的。无新闻自由即无真相,美国不应该在真相出现之前急忙付出同情心,当然应首先要求中国政府对巴楚事件进行“彻底、透明和可靠的调查”。
   
   

◎ 美国关注新疆问题的历史和现实

   
   
   但北京的怒火未熄,中国官方媒体沸沸扬扬,一致痛责美国。看看这一类标题,就可知道他们的火气有多大:《搞双重标准无异于纵容恐怖主义》、《美国的双重标准凸显霸权逻辑》、……。
   
   亲中国官方的《凤凰卫视》评论员认为:“美国在9・11后一方面坚决反恐,另一方面却对中国范围内的恐怖势力,比如疆独、藏独和东突等持默许态度。之所以美国会有此暧昧之策,有此双重标准,自然是出于自身的利益考量。”
   
   然而在美国看来,他们反对的恐怖主义,和藏独、疆独并不是一回事。众所周知,西藏人的反抗一直是和平抗争。而疆独虽然有暴力行为,但是否应该定性为“恐怖主义”,恐怕不是很简单的事情。恐怖主义是有其特定指向的,不能因为有人在暴力冲突中伤亡,就一概视为恐怖主义。
   
   其实美国还是比较了解新疆问题的,从近代以来,美国就开始关注新疆地区。在二十世纪初进入新疆的美国人,大都是基督教传教士和学者等民间人士。据说,最早到新疆传播基督教的是瑞典传教士,最先在新疆进行科学考察的,也是瑞典著名的探险家斯文赫定。斯文赫定于1890年由俄国进入中国新疆,抵达最近发生巴楚血案的喀什地区。而后,美国人步欧洲人的后尘进入新疆。
   
   二战开始之后,由于新疆具有地缘政治地位,美国政府产生了现实主义的战略考量。在整个冷战期间,美国一直关注在新疆边境的中苏冲突。随着冷战的结束,美国对新疆的关注重点就从地缘战略逐渐转为对于宗教、人权的重视。
   
   美国政府的这个转变,与本国兴起的人权外交理念有关。和国际关注西藏运动一样,促使政府接受具有理想主义色彩的人权价值观的,主要是来自民间的力量——美国人权组织和人权人士、学术界和国会。美国有各种关注人权和少数民族权利的非政府组织,是他们推动国会议员提出新疆维吾尔族的人权问题。
   
   对于新疆问题的关注,美国国会主要通过相关的委员会来执行。这些委员会通过召开听证会、提出决议案、发布个人声明以及给行政官员写信的方式,来影响美国政府。他们具体关注新疆维吾尔人的政治权利问题、宗教信仰问题、文化语言传承问题和就业问题,以及新疆的人口迁徙与计划生育政策等问题。
   
   此外,美国学者撰写有关新疆的学术著作、论文和研究报告,对美国政府制定新疆政策也有相当重要的影响。美国学者的学术研究涉及新疆的一些重大问题,例如,有关新疆的历史评估和定位、新疆分裂主义和“东突”,中国政府的新疆政策,对新疆未来局势的预测与评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